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我和菲謝特分開,各自被白衣祭祀帶進沐浴的房間。 帶我進入房間的是個三十來歲的家伙,他一一指點房間里的各種沐浴工具給我看,解釋著沐浴的步驟。 “……閣下應該都清楚了吧?”他說,“那麼,我就不耽誤您的時間了。” 我早已被一大堆沐浴規定搞得頭昏腦漲,點著頭想讓他早點滾蛋。 “還有一個問題……”他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說,“閣下是文職,又是武將……那您到底應該穿什麼呢?” “我……”是啊!我應該穿什麼呢? “我想您還是穿盔甲好了,”他想想,“這樣的話更符合閣下的氣質,可以嗎?” “好吧!”我並不在意。 “那我就給您准備了。”他走出去,不大會就拿來副盔甲放在一邊的石桌上。 “你怎麼不出去?”我看他連一點離開的意思都沒,“不要看著我!” “是這樣的,總督閣下,”他挪動了一下身體,“您第一次用聖水沐浴時我必須看著您,以便正確指導。” “這件事我自己會,”我一楞,想到這是神殿,終究沒有出口成髒,“你給我出去!” “不可以的,總督閣下!這是我的責任……”也許看我臉色不是很好,他有點畏縮,“如果我現在出去,會受到懲罰……” “看來你是一定要和我待在這個房間了?” “是的……” 我低下頭想了想,要不打他一頓?好象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過來,”我對他招手,“我想好了……” 穿好漂亮銀色盔甲的我,開始坐在椅子上看著某人匆忙的背影,他正苦著一張臉收拾被我弄得一團亂的房間,並把我換下的衣服疊好放進櫃子。 “剛剛教你的話你記住了吧?”我問他,“一會就照著說啊!” “我知道了,”他小聲說,“但是您的神情不要太得意,會被看破的……” “好樣的!看不出你還是個細心的家伙,”我拍拍他的肩,“你放心好了,我教你的這種方法很好用,如果你再靈活點,保證你很快就升。” 走出了房間,我開始讓臉上帶著點不高興。因為在我盔甲里面,違禁品總計三大類幾十件:包括黑鐵及魔法匕首各一,魔法項鏈及戒指各一,各種用途不明的藥粉十數包…… “科恩總督准備好了嗎?”一個地位高點的白衣祭祀站在外面,問我話的同時眼睛卻看著陪著我沐浴的祭祀。 “是的大人,科恩總督已經准備好了,”我身邊的家伙平靜的說,“我一直陪著科恩總督,沒有看到任何違反規定的事發生。” 我忍住不笑,這個倒黴蛋被我用麻痹術杵到牆角當衣架用,頭上還罩著我的衣服,看得見什麼東西才怪!不過這家伙倒是很鎮靜,將來前途遠大。 “好的,那麼科恩總督,我們這邊走。” 人漸漸的到齊了,三個帝國得到覲見資格的一共是十一個人。坦西帝國三人,班塞帝國三人,剩下五人全是我們斯比亞帝國的。或者是我多心吧,怎麼大家站在一起,另倆個帝國的人看我們時眼神都不是很友善……不是說神屬聯盟親如一家嗎? 一邊走,一邊把我的想法告訴菲謝特。這小子沐浴後穿著一身合體的禮服,飄逸的長發用一根發帶系在腦後。在倆只悠藍眼睛的襯托下,一張臉象是在散發著淡淡的光彩……我,我真的好想打他一頓,再把他的臉塗黑。 “不奇怪,就算是一家人也會有摩擦,”菲謝特看看我,“在覲見時誰可以表現得更好一些,那麼在將來也就更受重用。就算是王子,登基之後的日子也會好過不少。” 原來如此,為了我們以後的好日子,看來我得想點辦法突出菲謝特的優點才行。不過,這家伙好象也沒什麼優點吧……反正比我的優點少多了。 我們被安排站在一個小廣場邊,廣場地面被鋪上了厚厚一層新鮮花瓣,清冽的花香彌漫四周。而三位紅衣祭祀就指揮著手下祭祀以一塊寶石為中心畫起了魔法陣。 他們詠唱著咒語,以手指為筆先在地上畫出一大一小倆個圓圈,圓圈套在一起,之間的距離不超過倆尺。只要是他們手指畫過的地方,立即就會閃現出微弱的白光形成線條,並漸漸變得清晰明亮。 畫完圓圈,一部分人開始在圈外四個相對的角上寫符文,一部分人就在倆個圓圈內外填充各種圖案……沒過多久,這個有菱有角的小魔法陣就畫完了。而所有參加的祭祀們都是滿頭大汗,好象這耗費了他們大量的精力。 三位紅衣祭祀互相點點頭。 “世間萬物的主宰,所有次序的制定者,我終生侍奉的主人,光明神王陛下!”三位紅衣祭祀分別手持法杖,齊聲詠唱,“請允許您最謙卑的仆人,以您賜予我們的方法,打開這通向您,通向無數生靈向往的神聖地域——光明聖山之路!” 隨著他們的詠唱,法杖上開始發出紅光,氣霧狀的紅光又凝聚成三條光束照射在魔法陣中央的寶石上,寶石刹那間就被映襯得鮮紅欲滴。 圓圈之外的符文先有了反應,同時向上投射著微弱白光至三人高的距離,就象是被倒映在水中的影子,然後是散發著強烈光線的符文本身整個的飄起,在這三人高的空間里上下游弋…… 當里外倆個圓圈,以及所有的線條圖案全部飄了起來時,魔法陣中央的紅寶石仿佛被喚醒一般,開始發出五顏六色的光茫,最終形成包裹整個魔法陣的淡淡七彩光幕。 魔法陣,活了。 看著這個絢麗的魔法陣一點點成形,我得承認,祭祀們的確有些厲害。反正威伯大叔是做不出來,至少我沒看他做過。 強光一閃,打斷我的胡思亂想……定睛一看,陣中已經出現了倆個影子,因為光幕的關系,我看不太真切。 她們慢慢走了出來,白皙小巧的腳赤裸著,踩在鋪滿地面的鮮花上走到陣外,眼光掃過所有人,停在三位紅衣祭祀臉上。 紅衣祭祀們高聲贊頌著單膝跪下,躬身行禮。 看過眾神廣場的塑像,我就知道光明神族是有羽翼的,大概的樣子也明白了。按理說不應該感到很吃驚才對。 可當這倆個光明神族的女性出現在我眼前時,我還是呆住了。 她們身穿白色的長袍,樣式簡潔到就象是把一塊布料隨意披在身體上,只在左肩部位用一顆胸針大小的銀色飾物扣住,一條細細的銀色腰帶系在腰上,結扣的地方垂下一點。頭上沒有發帶,只戴著一只不知是用什麼植物枝條編制的桂冠,金黃色的長發一直垂到腰下。皮膚的顏色……看不出和衣服有什麼區別,都是純白色,顏色上減一分讓人覺得不夠,多一點就白得過份。五官極其端正,又細又彎的眉毛,大而明亮的眼睛,修長挺直的鼻廓,小巧紅潤的嘴唇……雖然她們長得並不完全一樣,但我總覺得她們符合一定的比例,或者說是……模式? 就這倆位女性而言,除了背後的倆只白色羽翼,她們的體形和人族差不多。甚至可以這樣說,我四位妻子中隨便一位都要比她們來得漂亮。 但從她們眉宇中流露出的不經意的神情才是重點,讓人心折的平和和看不到底的深邃,使我不得不把目光放在她們身上,該死的!我應該看她們裸露出來的腳或是圓潤的雙肩才對,那嘴唇要是再翹一點該有多好,還有她們的胸…… “科恩!”有人在扯我的衣服,我轉頭一看,是菲謝特。 “你干嗎?”我不高興的問他,隨即反應過來,“殿下?” “行禮啊!”菲謝特瞪我一眼,我才發現所有人都跪在地上了,就我一人傻站著。 “啊?行禮?哦……不好意思!馬上,馬上!”這可不是一般場面,我打著哈哈希望大家可以原諒我,但是所有人都對我怒目而視。 “倆位大人!”紅衣主祭低聲說,“請倆位大人原諒科恩總督的過失,他一定是被大人的聖顏震撼,以至于忘記了禮節。” “紅衣主祭,你不必在意,”左邊一位神族女性轉頭看看我,“大家都起來吧!” “多謝倆位大人!請放心,”紅衣主祭這個老混蛋卻接著說,“我會讓科恩總督留下,我們會教育他直到合乎禮儀為止。” 雖然另倆個帝國的家伙們都不露聲色,但我知道他們心里一定非常得意,而菲謝特四人卻一臉擔憂的看著我。 左邊那位神族沒有直接回答紅衣主祭,卻轉過頭問我,“科恩總督,你怎麼想?” 我歉然一笑,“您說我可以去我就去,您要讓我留下我就留下!” “我沒權利讓你去或不去,我們只是來接你們,”她看了我一眼,再看一眼身邊的同伴,“是不是,維尼納?” “今次的名單上應該是十一個人,”名為維尼納的神族說,“紅衣主祭,你真的是這樣想嗎?” “啊!不是的,”紅衣主祭搖著頭說,“我只是怕科恩總督會失禮……” “即使是科恩總督有什麼做的不妥,我也會親自告訴他,”維尼納說,“這不是你應該關心的,你們退下吧!我們得走了。” “是,”紅衣祭祀們再次伏在地上,“送倆位大人。” “大家跟我來。”維尼納轉身進了魔法陣,白光一閃,已然不見。 大家一個個接著走了進去,我拖在最後,走過那位神族身邊時,我對她笑笑。 “我應該叫您什麼呢?”我說,“高貴的女神。” “依弗,”她說,“快進去。” 步出魔法陣時,我們已經身處光明聖山的一個山谷之中。 四周都是皚皚雪山,但是山谷中卻陽光明媚,溫暖的陽光照在身體上感覺很舒適。畫著魔法陣的玉石平台邊,全是茂密繁盛,色彩繽紛的各種花草。很慚愧,其中絕大多數我沒見過,我只在其中找出一種比較熟悉的蘭花,這里的氣候讓它們爭相盛開,姹紫嫣紅。 沿著玉石鋪就的小徑,我們在山谷中穿行。花叢流水間,一只只奇異的動物時不時的跑過,或者就干脆待在路邊,一邊享受陽光一邊從頭到腳的細細打量著我們,有的四腳朝天憨態可鞠,有的悠然緩步溫順馴服。 “大花園,動物園,還有溫泉……”我東張西望,“依弗大人,這地方可真不錯啊!” “你走快一點,”依弗在我身後說,“不要叫我大人。” “那我該叫您什麼?”我停下腳步回頭說,“是不是……” 我還沒說完,她的身體一閃就不見了,轉回頭卻看見她在我前面走著。 “大人您不要嚇我啊,”我說,“我膽子可小了……” “你膽子小?不是吧?”依弗回答我,“不要叫我大人。” “您都聽說什麼了?您可千萬不能相信,那都是謠傳,”我對著她的後背,仔細看著她雙翼上的潔白羽毛,心想著怎麼才能搞幾支帶回去,“謠傳都是不可信的啊大人……” 轉過幾道隘口,我們眼前是一片極其廣闊的平原,眼力所及的盡頭有一座巍然屹立的大雪山,風格迥異的各式宮殿從山腳順路蜿蜒而上,直達山頂。 前面的人走出了小徑就呆住,一個勁的驚歎,而且倒吸涼氣。 他們突然站住可就苦了我,因為正在想事情啊,沒有注意啊,所以就一頭撞到依弗的背上!要死不死,我那脆弱的鼻子正好碰到她雙翼最堅硬的部分…… “啊——”的一聲慘叫,我就蹲在地上。 雖然撞上去的力量不大,但我首次接觸神族身體的代價卻是慘痛的,不知道我著了依弗什麼道,反正我整張臉一麻一酸,鼻血就伴著眼淚一起出現。 “怎麼這樣不小心?”依弗轉過頭來看著我,眼神不太自然。纖細的手指一揮,我的鼻血已經止住,難受的感覺也消散了不少。 “我……我……”我站起來,沖前面喊,“剛剛前面誰走第一!” “是我國勒圖王子!怎麼了?” “怎麼了?我問候你老……嗚!嗚嗚嗚嗚!”還沒罵出來,我的嘴已經被依弗用魔法封上。 “沒什麼,你們先走吧,”依弗不動聲色的其他人說,“我帶科恩總督去洗洗。” “好,你們要快點趕上。”前面的維尼納說。 我非常老實的跟著依弗到了一個小噴泉邊,用沒戴戒指那只手清理著身上的血跡。 “洗好了吧?”依弗把一只手伸出來,“還給我。” “還什麼啊大人?”我真誠無比的說,“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呢,我沒欠大人您什麼東西啊……至于說,大人您想要見面禮的話……我可是個窮總督呢……我從不貪汙受賄……本總督一心為民,廉潔清正……” “把從我羽翼上拿走的東西還給我,”依弗說,“還有,不要叫我大人。” “羽翼上有什麼?”我大驚,“你確定是我嗎?其他人混水摸魚也有可能啊!” “我知道,就是你,”依弗不怒不笑的神情讓我疑惑,“你撞上我時咬下的,雙手捧臉時藏到你的護腕里,你罵人是想轉移我的注意力對嗎?” “……” “我說對了吧?” “你想怎麼樣嘛?”我一臉沮喪,“是把我大卸八塊?還是綁在某個廣場上‘呼呼’的燒成烤肉?” “我沒想好,”依弗看了看自己的纖細的手指,“或者我直接讓你消失也不錯。” “不會吧?您可是我最崇拜的仁慈的女神啊……有沒有商量的?” 依弗搖頭,但她很專注的在聽。 “商量一下嘛……女神,”眼看有機可趁,怎可無故放過?“在我的行省,那里物產豐富,要不我給大人您特別建上一座神殿?您有空的時候還可以來走走什麼的……“ 依弗還是搖頭,“我對這些不感興趣。” “這……女神您這就難住我了,”我小心翼翼的說話,眼神曖昧,准備向她推銷某人,“難道您……是……想?沒關系,放心的交給我就好了!” “科恩啊科恩,你總有一天會被拔掉舌頭的,”依弗看了我一眼,嚇得俺立即閉嘴,“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聽她這樣講,我就知道我今天沒事了,誰管以後啊! “是這樣啊,我有四個妻子……”我說,“我想送給她們當頭飾,看到頭飾就好象看到您一樣……” “你那里可不止四片羽毛。” “哦,是這樣的,雖然小的我現在才四個妻子,”我有點不好意思,“不過以後說不定會多個幾位……所以我早做准備嘛。” “你為了取悅妻子就拿我的羽毛?”依弗有些生氣的樣子。 “不是!這只是借口,”我立即改口,“其實我是看你走得很悶的樣子,這樣的話大家就有借口出來散心一下,你看這里陽光多好……” 我還沒說完,她嘴角一翹就笑了。這一笑,就象嚴冬里溫暖的陽光一樣。 “原來你剛剛是嚇我的,”我拍著胸口,“嚇到了嚇到了。” “原來你不知道我是在嚇你啊?”依弗說著話,把腳放進泉水中,再遞給我一個小盒子,“狡猾的家伙,早就想好了吧?” “把羽毛放進去吧,”她的腳在水中劃來劃去,“不要掉了。” 看我把羽毛放進盒子,她接著教我一段咒文,盒子在我手上一閃就不見了。 “需要的時候再念一遍就好,”依弗說“不准放其他的東西在里面……算了,跟你說這個也白說。” 因為我又一次念出咒文招來盒子,已經把匕首啊項鏈啊什麼的全部放了進去。 “我尊敬的依弗女神,”我在她身邊坐下,“為什麼你對我這麼好?” “我對你好嗎?我不覺得,”依弗轉頭看我,“第一,羽毛拿回來也已經放不回去了。第二,我也不能把你怎麼樣。第三,我是真的很悶。” “為什麼會悶啊?”我說,“你是神,神呢!” “神也會悶,而且我又不是神官,我只是一個小侍女。” “小侍女?”我這次是真的吃驚了,“把三個紅衣祭祀嚇得不敢動的小侍女?” “不行嗎?”依弗說,“三個老頭子煩死了,每次來都很羅嗦,不管是誰都下跪,聽他上句就知道他下面會說什麼!”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把擁抱的事告訴她,笑得她直不起腰。 “好了,我們該走了,不然等一下就追不上他們了,”好一會,她才站起來,“我得告訴你,見了其他神可不能沒禮貌,不然你會很慘。” “比如說……誰呢?” “我不知道這次還有誰負責接待你們,”依弗對我說,“但你一定會見到夏洛特,還有戰神達威德。” “為什麼你就知道一定是這倆位神接待我們?”我們已經熟悉,所以我不再用“您”來稱呼依弗。 “因為我就是夏洛特的侍女,而戰神達威德會給你加封。” “是嗎?聽起來夏洛特象是個女性的名字啊!”我說。 “你應該稱呼她為光明神族——夏洛特*克納赫公主殿下!因為她是光明神王帕米齊*克納赫陛下的小女兒,”依弗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她會和你們見三次面,你還是想好該怎麼表現自己吧!”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光明神殿之行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