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給我說說嘛!”我笑著問依弗,“她是個什麼樣的神啊?還有戰神達威德,聽起來這名字好象挺威風!” “想知道?”依弗說,“見面你就知道了,我是不可以告訴你的。” “為什麼不可以?” “你現在還不應該知道,而且,”她說,“我眼中的她和你眼中的也不會一樣。” 我真是小看她,這樣的理由簡直無懈可擊,我就象是撞在一堵又軟又厚的牆上,呆了一下,從見面之時起的種種努力都算是白玩了。 “那我呢?”我不點不甘心,“我該怎麼表現自己呢?” “其他神我不清楚,但是在夏洛特殿下面前你不可以胡鬧,”依弗說,“比如象你對付紅衣祭祀那樣。” “是嗎?那你們神族對我有什麼看法?” “你很在意神族對你的看法嗎?”她淡淡一笑,“我想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為什麼?”我不明白。 “原來嘛……”她拿出手來,張開拇指和食指,“沒見面之前,你就象這樣。” “然後……見了面,”慢慢的,她拇指和食指之間的距離漸漸縮小,一直到倆個指頭中只剩下半顆沙礫粗細的一條線,“明白了吧?” 我苦笑著搖頭,“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再把手指張開一點點……以安慰我這善良而脆弱的心靈?” 依弗很認真的點點頭,手指動了一下,多給了我三顆沙礫大小的空間。 “謝謝!”我說,“我好感動。” 于是轉身向小徑走去,心想這次太虧了,不但沒套出有效的情報還被個小小神族奚落一翻……能不能找回面子還倆說呢! 仿佛有一絲風拂過臉頰,依弗已經和我並肩而行。 “大姐!大大姐!”我心灰意懶的說,“拜托你下次出點聲好不好?我會被你嚇死的!” “出聲啊,好的。”她說,“現在開始咯。” 我以為依弗要再次變來變去,于是就睜大眼睛看她怎麼做。 誰知……片刻之後,我就站在一座巨大的宮殿前的平台上,身上的盔甲松脫不少,臉上也全是灰塵。回頭一看,發現我已經被帶到剛剛還覺得遙不可及的大雪山下。 “大大大大……大姐!”風一吹,我又發現我的發帶不見了,頭發正四下亂飛,“你不要再耍我了……我想我還不太適應這樣……飛來飛去,而且蓬頭垢面也並不好玩!” 最後一句我是用吼的,但是旁邊立即就傳來一聲巨響,“神王腳下,不得喧嘩!” 我的耳朵“嗡嗡”叫。 我用雙手掩住耳朵看過去,發現一個比我高很多的大個子站在身後,剛才這里還是什麼鳥東西都沒有的!他穿著一身閃著金光的威猛盔甲,正用倆只巨大的眼睛瞪著我。 我轉頭看看依弗,“他這樣的聲音算不算喧嘩?” “對你而言,算是吧!”依弗說,“因為只有你一個人可以聽見,你不是要見戰神嗎?他就是達威德。” 我正大歎倒黴,就看到戰神達威德給依弗行禮,嘴里還說著“公主殿下你回來了”之類的話,而依弗對達威德寒暄幾句,身後的羽翼已經變成六只,連臉形都變了。 我很希望現在有個兄弟在身邊,起碼還可以叫他打我一頓,不用覺得這樣丟臉兼無聊。 “你剛剛不是說話很大聲嗎?”依弗伸展著背後的羽翼,“怎麼現在低著頭不看我?” “因為在偉大神聖的光明神族面前,我所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而是代表著整個神屬聯盟以及神屬聯盟屬下的億萬民眾!如有失禮,就是仁慈英明的神族不處罰我,我這一生也會在自己內心的譴責下度過!” “背得不錯,”依弗淡淡的說,“但我認為最後一句不是這樣。” “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我抬起頭來說,“請問,我該叫您什麼啊?大人?” “我現在這個樣子你就得叫我麗瑞塔公主殿下,因為現在的我就是夏洛特公主的姐姐,”她說,“如果是剛剛那樣你就得叫我依弗……你在疑惑什麼?” “但是你經常這樣變來變去的話我會昏頭……”我說,“為什麼光明神族如此仁慈寬厚,卻不親自領導我們神屬聯盟?還要在我們之間設立神殿?” “我悶啊,我就喜歡變來變去,神族也沒有叫依弗的侍女,如果這個消息泄露我就拔掉你的舌頭……”麗瑞塔說,“因為神族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做,此外還有種族之間的差異,所以不益直接管理神屬聯盟。在倆者之間有神殿緩沖就要好得多,同是人族,至少在思維上要接近一些。” “原來是這樣啊!我知道了,”雖然還是想不通,為了保持這點來之不易的交往,現在我也不好深問下去,“可是,麗瑞塔公主殿下,您認為我現在這個樣子是否有不妥?” “達威德,”麗瑞塔對戰神說,“麻煩你帶他去武庫換一身盔甲吧,這是我造成的。” 我心好一通亂跳!神族盔甲呢……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如您所願,公主殿下,”戰神達威德說,“但這是正式賜予嗎?” “不,這不能算是賜予,”麗瑞塔搖頭,“這只能算是私下賠償。” “不行,公主殿下,”達威德一口回絕,“戰神武庫中所有武器盔甲皆有詳細目錄,如果不是賜予……很抱歉,請恕我無能為力。” 我不禁愕然,光燦燦的神族盔甲看來泡湯了。 “是這樣啊……是我的要求過份了,”麗瑞塔想了想,“你不用在意。” 然後轉頭對我說,“科恩總督,你跟我來。” 雖然心里很不情願,但想到以後有可能要在戰神手下混飯吃,我還是對他行了一個禮,跟著麗瑞塔公主走了。 麗瑞塔公主的宮殿布置得倒是很清雅,景致也非常好。可就是顯得空曠了些,加她在內才十來位神族女性。 我走在她後面,左右傾斜著身子去看她的臉,雖然每次都只看到側面,我卻是樂此不疲。麗瑞塔公主的本來面目充滿活力和靈性,屬于是任何正常男人看了都……甯肯殺錯,不可放過那種!而且……她還時而象個成熟女性,時而象個清澀少女,時而平靜淡括,時而天真浪漫,頭腦機智而性格多變……但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不論她變成什麼樣子都不會讓我感到一絲一毫的不和諧,她吸引我,我想一直看下去,看看她到底有多神秘。 恩……我並不認為是我有點變態,而是她太有韻味的緣故。 “就是這里,”麗瑞塔終于在一堵牆邊停下來,“我很久沒來了。” “很久?有多久?”我一頭霧水,“您帶我走這麼遠的路,就是來看這堵傳說中的牆嗎?” 麗瑞塔伸出手來在牆上一點,一道大門就無聲無息的出現。 “進去吧!”她說,“里面都是我以前玩膩的東西。” 我跟著她走進去,立即就被里面的東西晃花了眼睛。 左邊,上百件各式武器一排排整齊的浮在半空中,幅度一致緩緩轉動。單手劍,雙手劍,長槍,戰弓……浮在右邊的是近百套形狀顏色各異的盔甲,木制抗魔甲,皮制輕甲,金屬全身甲……還有房間中間的長短法杖,它們都散發著各色繽紛色彩,仿佛在向我述說多年的苦悶等待。 “不要發呆了,”麗瑞塔對我說,“快選吧!他們快到聖山腳下了。” “能不能給我做個介紹,”我可憐兮兮的說,“我都快暈了……” 麗瑞塔淡淡一笑,“好,先看盔甲!” 她帶我一件件看下去,每一件盔甲,武器,法杖的功用,來曆,加持的魔法與特殊效果她都記得清清楚楚,沒有一點遺漏。 “選好了嗎?”她轉過頭來對我,“時間不多了。” “可……可我覺得每一件都很好……我可以多拿點嗎?反正也是你玩厭的。” “不可以。”麗瑞塔拒絕。 “那好吧……”我不無惋惜的看看幾副很合適兄弟們使用的盔甲,指著給自己選好的一副黑色全身盔,“我選這副。” “這副啊?”麗瑞塔微一皺眉,“不是對你說過這副盔甲有些損壞嗎?” “可是它看起來很帥,”我說,“而且還自帶披風……” “好吧,”麗瑞塔一笑,“隨你了,我教你怎樣使用。” “首先,你應該戴上這個,”麗瑞塔取下盔甲胸部的一小塊護胸,再教我一段咒語,“到你要使用它時,念出咒語它就會自己出現在你身體上,你試試看。” 我從她手中接過護胸,正想脫下自己原來的盔甲……卻發現麗瑞塔一直看著我,沒有一點想要轉移視線的意思。 “您……”我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可以轉過頭去欣賞其他東西先?” “不必,你只是一個普通人族男性,”她說,“對我來說,你的身體和一棵樹,一滴水一樣,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所以你不必擔心我有這方面的困擾。” “你沒有,但我有啊!”我哭笑不得,“要是被神殿的祭祀知道,我曾當著你的面換盔甲,我會被他們挫骨揚灰的!” 她沒有和我廢話,手指對著我一點……就聽“叮叮當當”一陣亂響,我身上的銀色盔甲就全部掉到地上。 還好……我里面有穿一點點衣服。 “你喜歡黑色是吧?”麗瑞塔想了想,纖纖素手在空中一晃,一件黑呼呼的武士裝就開始往我身上套,再一晃,一根銀色腰帶出現在我腰間,腰帶還“呼”的一聲系緊! 我好怕!我不知所措!我被迫擺出各種姿勢來迎合這一切!在這一刻,飛舞在空中的身體根本就不是我的,剛剛雙手才生硬的同時上舉套好衣服,馬上倆只腿就被不知道從那里來的力量粗暴的並攏,被張著倆個洞飛舞的褲子“呼呼”的吞下…… 不知道其他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是什麼反應,但我是不敢反抗的。只是身上莫名其妙的多件衣服腰帶什麼的倒沒什麼,要是惹她不高興,頭上一把巨斧“嘩”的掉下來……那我豈不是很冤枉? “還缺點什麼?”她的自言自語我可不敢打斷,“對了,鞋!” 在麗瑞塔的催促下,我開始戰戰兢兢的裝備那塊盔甲護胸。 護胸並不大,剛好可以蓋住整個左胸,它下寬上窄,象是個不規則的三角形。我剛剛放好,護胸下緣的倆個角就各伸出一條帶子到我背後包住我的身體,帶子的一端還從背部繞到我左肩垂下,直插進第三個角。 在帶子自己收緊的時侯,護胸的邊角形狀開始變化,慢慢變得和我左胸的肌肉形狀相一致,貼合緊密的程度就仿佛是我的第二層皮膚一樣。 “不錯啊,”麗瑞塔看著我點點頭,“雖然不是完全一樣,也差不了多少!” “大姐!”我說,“我可以發表意見嗎?” “當然可以。” “請問我現在這個造型的原版是誰?”我小心翼翼的說,“看起來好有品位的樣子……” “原版?這詞倒用得很貼切,”麗瑞塔說,“這是魔族第一代殺戮之魔的穿戴!” 一陣天昏地暗,我“啪”的一聲摔在地上……千挑萬選,結果卻是套魔族的裝備! “你干什麼?”麗瑞塔笑著說,“這是你自己選的。” “可是你剛剛沒說這是魔族的盔甲啊!”我呻吟著說,“還……還是什麼殺戮之魔穿過的?我要是穿成這樣子,一走出你的宮殿就會被所有……神和人砍成肉醬!” 麗瑞塔搖頭,“不會的,盔甲就只是盔甲而已,它本身並沒有立場可言。” “但是,這名聲總不大好啊,”我說,“可以重新換過嗎?” 她搖頭。 “你先把盔甲穿起來,”看我很居喪,麗瑞塔對我說,“我再告訴你一些事情。” 我無奈的點點頭,開始試著用咒語招呼出全套盔甲。 隨著咒語的詠誦,原來漂浮在空中的黑色盔甲從胸部開始逐片消失,轉眼間就出現在我胸前的護胸周圍,速度越來越快……在不絕于耳的“鏘鏘”聲中變得完整,我不由自主的雙臂一揚,一襲巨幅披風無風自動,“呼”的一聲在我身後展開! “自己看看,”麗瑞塔在我身前用了個水鏡術,“怎麼樣?” 鏡面瑩瑩,水紋漫漫,我端詳著其間的雄偉倒影,不禁在這一瞬有那麼一絲恍惚。 在飾有數根長短飄帶的頭盔里,在平直寬整的肩甲下,在菱角分明又不失柔和美感的胸甲中,在這流轉著晦暗光澤的全身盔甲下的那個人是我嗎?這渾身包裹著在黑色金屬之中的……真的是我嗎? 恍惚間,鏡中的倒影仿佛活了過來,他對著我陰陰一笑,我居然從鏡中看到千軍萬馬嘶吼著向我撲來…… 這不是我! 在這不明來由的沖動之下,我幾乎控制不住的想要沖到鏡中的倒影邊,扒下他的盔甲來看個究竟! 在伸手向鏡面探去時,我心里一驚,知道自己差點被這景象所迷惑。 轉身看著麗瑞塔,雖然心里還不是很明白,但我知道這一定跟她有關! “恭喜你,”誰知道麗瑞塔平靜得一如往常,只淡淡的說了一句,“科恩總督,你的目光比來這之前要清澈多了。” “如果麗瑞塔殿下願意,”我取下頭盔抱在胸前,“我想聽聽你剛才就要告訴我的事。” “這是我所負責對你的一項測試,”麗瑞塔走到一排武器邊,一件件查看著,“所有人都得經由我測試,你已經通過了。” “如果其他人不穿這件盔甲呢?”我跟在她身後,“那麗瑞塔殿下您准備怎麼辦?” “穿什麼不重要,”她拿起一柄單手長劍細細把玩,“我會在對方無意間完成測試。” “是嗎?” “不要想著去告訴你的朋友,”她看看手中的劍,再看看我,搖搖頭又拿起另一把,象是在給自己的玩偶挑選裝飾,“這樣反而不利于他們的測試。” “這樣啊,”我說,“我明白了。” “好吧,”她終于選好了,“這個看起來不錯。” “這個……”我看著她把手中的一面迷你形橢圓小盾安放在我左小臂的盔甲上,“也太小了點吧?” “不小了,”麗瑞塔滿意的看著我,“完成!” 我苦笑著說,“麗瑞塔殿下,每一個經你測試的人你都這樣對待嗎?” “你說那些在跪在地上頭都不敢抬起的人族?”麗瑞塔眉角一揚,“看到一張張汙媚,乞求,卑劣的臉,聽到的是低微,畏縮,毫無生氣可言的聲音……你會這樣做嗎?” “如果有好處,”我脫口而出,“我會。” 麗瑞塔殿下眉頭皺起來,隨即又舒展開,可就是這樣小小的一個動作,又嚇得俺出了一身汗! “這就是你和他們不同的地方。” 我沒聽錯吧!她是在誇我嗎? “走吧,科恩總督,”她向外走去,“鑒于測試的結果,我賜于你……可以和我並肩行走的權利,但如果你敢超出一步,我就會懲罰你。” 現在可不是講價錢的好時機,我急忙幾步跟上。 “你身上的每一件東西,包括衣服和盔甲,只能是你自己使用而且不可遺失,”麗瑞塔邊走邊說,“不然的話我會親手將你處死。” “是。” “不准對其他所有種族的生命泄露我的一切事情,包括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麗瑞塔語氣冰冷,“如有違反,我也會親手將你處死。” “是。” “有什麼疑問?”麗瑞塔說,“看起來你興致不高。” 很奇怪我興致不高嗎?那換我對你一口一個死字試試看! “疑問就太多了,”我說,“我身上這些東西到底什麼來曆?” “那件武士服叫‘沉睡之服’可以在激烈在搏斗中催眠你的敵人,”麗瑞塔說,“腰帶的名字叫‘風之束縛’,戰靴是‘怒之咆哮’……如果你本身能力增加,它們的效果也會相應提高,可以幫助你戰勝更強大的敵人。” “這麼厲害?”我說,“那我怎麼沒感覺?” “這些裝備都需要逐漸熟悉你的氣息,”麗瑞塔說,“到它們認同你時,你自然就可以使用它們了。” “那這盔甲呢?”我一直最想問的就是這個,“整套盔甲都沒有損壞啊!” “你不明白,我所指的損壞不是盔甲本身,”她一笑,“而是原本加持在這副盔甲上的九重魔法詛咒。” “魔法詛咒?還是九……九重?”我腦袋差點不靈光,“我從未聽說過這種魔法!” “沒聽過才是正常的,”麗瑞塔說,“那是魔族的特殊魔法。” “殺戮之魔,是個強橫的生命。”麗瑞塔停下腳步,用手攏攏有些散亂的頭發,“當日圍殺他時……那情景現在想來還曆曆在目。” 我們已經走出了她的宮殿,正並肩站在長長的玉石台階上。山風掠過,帶起我盔甲上的巨副披風,讓它舒展開來“獵獵”作響。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