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殺戮之魔其實本不是魔族,而是一個人類,因為被魔族引誘轉投到魔王麾下,被魔王封為第一代殺戮之魔,身體與心靈都被全部魔化,”維尼納的聲音聽起來好遙遠,“當時正是神魔大戰前一年的緊要關頭,就在半年之內,神屬聯盟死在他手下的皇帝,大臣,將軍就不下二十位……一時之間,比斯大陸各族對他都是束手無策,直接影響到當次神魔大戰的結局。” “為了阻止他繼續殺戮,不但神屬聯盟各國精英盡出,神族戰神達威德還親自帶領十二位神將銜尾追殺!終于在一片沙漠中將他包圍。僅僅只是為了包圍他,神屬聯盟就付出三百多位精英的生命……當時比斯大陸上一共只有七個魔導師,神屬聯盟有五個,可以說是有史以來神屬聯盟魔導師最多的一代,卻全部死在他劍下。” “他也曾來過這里,也曾在這台階上走過,也曾是我接待……當我趕到時,我看不到那個當初就如你今天這般來覲見過我的年輕人的影子,站在我眼前的,已經完完全全是一個魔族了。” “在戰神和十二神將的圍攻下,他一直在笑,笑得那麼從容,笑得那麼暢快……仿佛他全部生命就只是為了這一戰而存在。就是在被我神族圍攻的間隙,他竟然還可以奪去那麼多人族的生命。” “武技到了他那個地步,就不是可以在數量上對他形成優勢的了……幾乎所有的魔法都不可以對他造成傷害,十二神將應付得非常吃力,就連戰神達威德都已經受傷……” “但是十二神將最終還是將他殺死……至死他的笑聲都沒停止,而他一直為之效力的魔族也沒來救他。他是很倔強的,倔強的站著死去,頭高高仰起,很驕傲,也很孤獨……” 我聽著這故事,沒有一絲憤怒與悲戚,充滿我心中竟只是不能一睹殺戮之魔強悍之風的深深遺憾…… “他的死,和你有關嗎?”我輕聲問麗瑞塔殿下,“你當時在場的。” “在他被打敗之前,我解除了他的盔甲,”麗瑞塔公主說,“是我親手解除了他的整套盔甲,也就是你現在穿的這副。” “這盔甲是我當日賜予他的,本是金黃色,”麗瑞塔看著我,“被魔族加持詛咒後變成了黑色。我拿回它,請求父親除去上面的詛咒,但已經不能再加持任何魔法了……知道我為什麼告訴你這個故事?” 我搖頭。 “你性情放肆,氣焰張狂,和他很相似。但我神族並非是容不下你,”她說,“我只是要你知道,如果有一天你敢背叛,我會……” “你會親手將我處死嘛!”我說,“你說過很多次了!” 麗瑞塔殿下深深看我一眼,“他當日沒你坦率,也遠沒你這麼討厭。” 我哈哈一笑。 “請問您啊,”我坐到台階上,從下面看著她的臉,“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怎麼說我也是個總督,怎麼從未聽說過呢?” “三千多年前。” “三千……千……”我目瞪口呆,“那你……你……不是就……” “怎麼?” “沒沒沒沒……沒什麼,”我指著山下小徑,“你看,他們已經快到山下了!” 麗瑞塔微微點頭,“你自己下去吧,記住,不可對夏洛特公主沒禮貌。” “是!” 看麗瑞塔不再說話,我戴上頭盔順著一級級台階走下去……我居然跟在一個起碼三千多歲的女神後面跑了好半天! 算起來,她可是我奶奶的奶奶的奶奶……那一輩,很有可能在她衣服掩蓋下的軀體是慘不忍睹的,還好我沒看到!不過說回來,也有可能不錯哦! 不管了!想什麼辦法也要看看,好的話就自己留下,不好的話把菲謝特給她! 恩……聽說還有個夏洛特公主哦!姐姐已經是這樣,妹妹不就更是讓人期待……怎麼流口水了? “科恩總督!”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抬頭看,原來是戰神達威德,他的聲音柔和多了。 “大人!”我靈機一動,對他行了個軍禮,免去下跪之苦。 達威德對我點點頭,“他們快到了,你就站在我旁邊吧。” 我乖乖站在一邊,達威德卻又轉頭看我。 “大人,”我被他看得心里發毛,“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你手臂上的圓盾,”戰神說,“麗瑞塔公主有沒有對你說怎麼使用?” 我搖頭。 戰神眉頭一皺,“這樣啊,那你只有自己去領悟了。” “大人,這只是一面盾而已,”我疑惑的問,“有什麼好領悟的?” 這次輪到戰神搖頭,“你要明白,麗瑞塔公主給你的每一樣東西都是針對你的特點,決不會把無用的東西給你。而麗瑞塔公主的所有收藏品中,又有那一件是普通的?你不要辜負麗瑞塔公主對你的信任。” 我無語……把我的身體弄到空中飛來飛去算是信任?那你去啊。 “我只能告訴你一點,”戰神接著說,“這不只是一面盾。” “是啊,”我在心里想,“如果我願意的話,還可以拿它當菜墩用。” 這時,菲謝特他們一行人已經踏上了平台,在維尼納的帶領下走到了戰神面前。 “各位,”維尼納的聲音雖然好聽,卻是很平淡,“這位是戰神達威德。” 坦西帝國的勒圖王子本就走在前面,聽到維尼納的介紹,立即上前三步,嘴里詠誦著神之禮贊,已經“噗”的一聲跪在地上行起禮來。 好奴才! 戰神沒說什麼,抬手讓他起來,誰知他剛剛站起,對著我又是“噗”的一聲跪下,還親吻我的戰靴! 我這才醒悟過來,現在的我身體全部罩在盔甲里,再把頭盔一戴。在盔甲披風的襯托之下,簡直就是氣沖霄漢!在其他人看來,誰知道這個威風凜凜的家伙是神是魔?當然是跪了再說! 戰神是個壞蛋,他真的是個壞蛋,他居然站在旁邊一聲不吭……既然如此,我就讓這位勒圖王子親我的戰靴個夠! “勒圖王子……”我看他也親了很久了,于是脫下頭盔,“你在干什麼?” “啊!怎麼是你?”勒圖王子大吃一驚,“你好大膽!竟敢欺騙本殿下!” “我騙你什麼?”我很無辜的說,“我剛剛才為偉大的神族辦事回來,想站在這里睡一覺,誰知道一睜開眼就看到你……我騙你什麼了?” 我可不是胡說,我真的可以站著睡覺…… “倆位,”戰神已經和另倆位王子說過了話,走過我們身邊,“我們該走了。” 我不再理會勒圖王子,跟在菲謝特身邊,和他邊走邊說。 菲謝特很喜歡我盔甲上的披風,兄弟們就對我的盔甲贊歎不已。 “你們也會有的,”我呵呵笑,“看運氣啦。” 戰神帶著我們走到一座宮殿前,把我們交給另倆個神族女性就離開了。 這處宮殿與麗瑞塔公主的宮殿不同,更象是一個大花園,所有建築都是在奇花異草的環繞之中……雖然外面是白雪皚皚,宮殿里卻是氣候溫和。 我們被倆位神族女性帶到其中一個小平台上,玉石平台上有很多高靠背的石椅,它們和每倆張椅子之間的矮幾圍成一個圓圈,象是一個舉行會議的地方。 “各位請坐,”帶我們來這里的一位神族女性說,“夏洛特公主殿下馬上就到。” 十一個人分成三處坐下,我坐在菲謝特左邊,三個兄弟就坐在我們倆旁。 可是很久都沒看到那怕是一只鳥飛過,四周就是靜,靜得讓我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 不管是等誰,等待都讓我異常的難受。 我轉頭看其他人,他們全都雙眼平視前方,身體一動不動。菲謝特倒還氣定神閑,象是在考慮什麼事情。 終于,在我忍不住想倒立的時候,她們來了。 不用誰來告訴我,我知道她就是夏洛特公主,走在四個女侍前面的她讓我眼前一亮! 她的長相,她的穿戴,和她姐姐幾乎是一模一樣。 如果說她姐姐——麗瑞塔公主最美的地方是善變,那她的最美之處就在于永琚A永琱妞,平淡的,輕柔的,卻美的讓人幾乎透不過氣!我看著她,眼都不敢眨一下。因為我一但眨眼,就會發現她比我眨眼之前還要迷人,雖然還是那樣的臉,還是那樣的眉……但卻越看越讓人不可自拔,看她越久,陷得越深。 她的眼神掃過在場所有人,就立即有人呼吸沉重,甚至有人呼吸停頓! 被她的眼神掃過,我終于知道三個紅衣祭祀的眼神是在學誰了!就是在學我眼前這位夏洛特公主!但這對她來說……幾乎可以算是一種褻瀆! 菲謝特的呼吸依然平穩,臉色也很慎重,但眼睛里仿佛有光彩溢出,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他臉上出現這樣的慎重表情……他心動了。 我得承認,在看待女性這點上,我不如菲謝特。如果是我心動,我的眼光永遠都是狂熱的,而且表情嚴峻無比,腦袋里想的全是如何除掉一個個障礙將其占為己有。 而菲謝特,他甯願將自己心愛的東西捧得比自己還高,無論代價是什麼。 “夏洛特公主殿下,”在其他人迷亂不已的時候,菲謝特就已經站起來,行了一禮“我是斯比亞帝國的菲謝特,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菲謝特王子,請坐,”夏洛特微微點頭,“這還不是正式覲見,不用拘束。” 其他倆國王子及其臣下這才醒悟過來,紛紛見禮。對于他們的失態,夏洛特公主也並不在意,一一對答之後,大家入座。 我知道,這一定是她負責的測試,希望我可以過關。 “里貝拉王子,”在所有禮節過後,夏洛特不動聲色的開始了,“班塞帝國今年的物產還好嗎?” “是的,我的神,”高瘦的里貝拉王子站起來,右手撫胸,躬身為禮,“近年來鄙國的物產豐盛,完全可以對這次大戰中的神屬聯軍以有力支持。此外,鄙國的軍隊也已進入戰前訓練,規模比起前次更顯龐大。” “上次大戰,班塞帝國功勳卓越,希望里貝拉王子可以不負父輩威名。” “是的,我的神,”里貝拉王子說,“請允許我國同行官員回報詳細目錄。” 夏洛特點頭同意,我卻是在心里冷哼一聲:以我一路上的觀察,里貝拉王子是個愛出風頭的人,決不可能把這樣的機會讓給自己的大臣。自己帝國的情況都不清楚,你還當什麼狗屁王子? 班塞帝國的倆名隨行官員分別站起,一大串數字從他們嘴中口若懸河的說出,其中用得最多的倆的詞,一個是“預計”,一個是“可能”。 這倆人純粹草包,班塞帝國的真正主事的人決不可能是他們。可夏洛特公主象是聽得津津有味……但我敢肯定,她早就知道班塞帝國的真實情況。 “勒圖王子,”夏洛特轉頭問,“坦西帝國的准備情況又如何?” “回稟吾神,”勒圖王子恭敬的說,“鄙國物產貧乏,只有多練精兵以效我神。” “自從上次大戰之後,鄙國上下無一官員貴族不是勵精圖治。現在鄙國大軍已然成形,隨時可戰!”對自己帝國的情況了然于胸的勒圖王子娓娓道來,倒是有點看頭,“新組建的遠征軍共有二十萬人,都是鄙國近百萬士兵中的精英!分成十三個軍團,全由鄙國最出色之將領擔任指揮官。” “其中重騎軍團八個八萬人,重步軍團四個五萬人,剩下一個七萬人的皇家軍團由我擔任指揮官。”聽勒圖王子的話,好象對自己的軍隊很有信心,“所需的武器盔甲全部齊備!特殊軍種訓練完成!鄙國大軍將以最嚴整之軍容,最高昂之士氣抗擊魔族!” “辛苦你了,勒圖王子。”夏洛特手臂輕舉,“聽說你曾有四年時間住在軍營未回府邸,年輕一代中象你這樣的王子不多,請坐。” “吾神誇贊,令吾惶恐!”勒圖王子坐下,止不住的一抹笑意掛上嘴角。 夏洛特的眼神停留在菲謝特身上。 “菲謝特王子,斯比亞帝國地處前緣,准備好了嗎?” “是的,我國一切戰前准備都在順利進行之中,”菲謝特站起來說,“為神屬聯軍准備的各種物資都已完成,但糧食一項卻要等到明年夏收之後才可准備好。” “其他帝國都是提前完成,”夏洛特問,“為何斯比亞帝國卻是不可以?” “因為在四年之前,我國有連續三年的時間糧食欠收,”菲謝特平靜的回答,“而且在同時,每年都從神魔分界線上湧來大量難民……這些剛到難民沒有土地可以耕種,沒有領主領導,卻要耗費糧食。剛把這些難民安置好,新一批的難民卻又湧來了。” 夏洛特微一點頭,“斯比亞帝國是如何安置這些的難民的?” “關于這點,我國已有妥善辦法。就在我國新建的黑暗行省,那里地域寬廣,人煙稀少,肥沃的土地可以容納千萬人口耕種。”菲謝特說,“雖然目前黑暗行省還在建設中,但是已經開始了難民的遷徙。到明年春播之前,黑暗行省的總人口將達到三百萬之多。夏收之後,黑暗行省就可以自給自足,不再需要帝國扶持。” “那麼黑暗行省的管理怎樣?” “黑暗行省由我國名門,凱達家族的三公子,科恩*凱達總督管理。”菲謝特看我一眼,我用眼神告訴他繼續說下去,“一切建設正常,管理機制完備。” 聽到這里,夏洛特公主沒有說話,卻把目光在所有人一掃,眼神暗含鼓勵。 我心一跳,來了! “那能因為難民而延誤神族交代的重任?”里貝拉王子冷哼一聲,“還用專建行省安置?幾個難民而已,殺就是了!” 夏洛特公主微微一笑,並不阻止。我卻在心里記上里貝拉一筆,並不說話。等著看菲謝特怎麼回答。 “里貝拉王子,我國與貴國不同,”菲謝特搖頭,“我國地域特殊,亂開殺戮極易引發民變,民變一起全國嘩然,到那時才叫延誤大事。更何況至明年夏收之時,我國仍屬如期完成任務,根本談不上延誤。” “斯比亞帝國這麼做,”里貝拉還在嘴硬,“就是對神的不尊重!” “我國是否對神尊重,光明神族自然了解。”菲謝特說,“各國的國情不同,不可能手法僵硬以至民怨沸騰,應該根據時勢分別對待,你明白了嗎?” 菲謝特前半句話是用祭神古語說出,里貝拉這種蠢貨根本聽不懂,卻又怕在神族面前丟臉,只好象個小學徒一樣眨著眼睛乖乖點頭,掉進菲謝特後半句“你明白了嗎?”的圈套。頓時神情頹困,不敢再多嘴。 如果換成是其他人,就算聽不懂前半句,也可以用菲謝特後半句話為基礎反擊,只有這種不懂裝懂又患得患失的草包才會啞口無言。 菲謝特這家伙,平時看起來象團棉花。可現在幾句話就弄清楚里貝拉的虛實,這一擊可是又准又狠,將對方的膚淺顯露無遺。他的機智讓我幾乎要拍手叫好。 夏洛特公主含笑不語,而坦西帝國的三個家伙也樂得在一旁看笑話。 “勒圖王子,”看來夏洛特公主不打算放過任何人,“你對這件事又是怎樣的看法?” “回稟吾神,鄙人是武將,可能對這樣的事要多加考慮,”勒圖說,“不過聽菲謝特王子的話,這樣的方法倒也妥當。” 勒圖這個混蛋!一句話就表明自己很謙虛很上進兼肚子里有貨,竟然敢用長者的語氣評價菲謝特的話“倒也妥當”! 菲謝特笑笑沒說話,可見他的目標現在不在勒圖身上。那我就在心里也給勒圖記上一筆好了。 “既然這樣,這件事就偏勞菲謝特王子了,我希望斯比亞帝國可以早日做好准備。”夏洛特公主從她的坐椅上站起來,“我剛才過來的時候,看到路邊花園里的花開了,各位有興趣去陪我去看看嗎?”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