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一聽可以和女神同游花園,誰不興奮?當然是連連點頭,請夏洛特公主先行。 我也興奮啊,可一想到這可能又是新一輪的測試,心中熱情不免冷卻了一大半。 我這才注意到,夏洛特公主的一個侍女手中捧著一個大花瓶,另一個侍女手中還拿著一個托盤,上面是幾把金色剪刀。 乖乖!看樣子是要插花呢。可別挑上我,這活我可干不了,我一向都是看到那朵花不錯……趁沒人看我的時候偷了就是。 去花園的路還不短,夏洛特公主領著三位王子走在前面,我們一干陪襯大臣跟在後邊,距離逐漸拉開,幾個彎一過已經看不到前面的人。前面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可我們這群人里連相互對看的眼神都是“噼里啪啦”閃著火星那種。 敢瞪我?我馬上就要你好看!不過……先從那一邊下手呢? 我對兄弟們打著眼色,身子一擠,已經插進班塞帝國倆位大臣中間。 “啊——這位兄台——”我對左邊那位抱胸行禮,此人是文官著長袍,“看你穿衣服這麼有品位,顏色又這麼高雅,真是讓我羨慕不已——” “是啊!是啊!” “高雅高雅!” “的確非常有品位!” 兄弟們同聲贊歎。 “這是神殿供給的服裝,”那官員一楞,“大家都有,那來顏色品位的差別?” “可是穿在兄台身上就不一樣啊——”我伸出手來一一指點著他的長袍,“兄台身型修長,體格健美……穿起這件長袍更是瀟灑飄逸。兄台的俊雅風度,其他人可是學不來的……” “是啊是啊!” “體格健美……瀟灑瀟灑!” “是俊雅之風度呢!” 此人再楞,雖然無言以對,但眼神中已有戒備。 我的眼神卻是真誠無比,“我本文臣,兄台可知我又為何身穿盔甲?” 他搖頭。 “那是在沐浴之時,神殿給我的長袍遠不及兄台這件!”我憤憤不平的說,“穿起來極不合身,又如何見人?只好穿著這沉重的盔甲了!兄台被神殿的看重程度,已經在這長袍上體現出來了!” “你看,這布料,這針線,這下襟,這領口……”我說著話,頭一靠近他耳邊聲音就立即壓低,“我們合作,先瞥掉坦西帝國的人!” “啊——是的是的!”他本來就心存不軌,聽到我的話眼睛一亮,開始和我作多年密友狀,“我說呢,這長袍就是不一樣啊!多虧兄台提醒……” “不過在那之前,”我的手捏到他的衣領上,冷笑一聲,“我想先瞥掉你——” 在他驚恐的眼神中,我手指開始用力,幾聲細微的的聲音響起,他那亞麻布的長袍被我從領口開了一道口子直達腹部…… “啊——兄台!”我立即退後一步,驚恐萬狀的指著他大叫起來,“你的衣服破了!” “你!你……我……我……” 他用手握著倆塊破裂的布料,掩在自己的胸口,眼神無辜到極點。 坦西帝國的另一個武將忙轉頭過來看,我看他很急的樣子,于是我退開,把我的位置讓給他。 “是啊是啊!” “破了破了!” “這可怎麼辦呢?” 兄弟們一邊圍著起哄,一邊把手里的黑色顏料塗在後來那個武將的銀色盔甲上。 其中最大最粗那條線是莫亞畫的,海爾特就上下左右到處亂塗……杰克這小子是最象我的一個,他在別人的盔甲上寫字——我愛xx! 坦西帝國的倆個大臣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只看我們一湧上去再退下來就剩下這倆個手忙腳亂,欲哭無淚的家伙……于是對看一眼,走到我們前面,不肯再與我們並肩而行。 我帶著兄弟們繼續前進,要趁著我們的威懾力還沒消退之前撇下另倆位。 但坦西帝國的人和我們拉開了五步以上的距離,而且打死都不讓我們靠近。他們一定是以為這樣就安全了,但是……這樣就真的安全了嗎? 再讓你們見識一下俺殺人不見血的手段!哼! 這倆個人邊走邊回頭看,我們走慢他們就走慢,我們走快他們就走快。 我笑笑,招呼著兄弟們,四個人的頭湊到一起,開始“唧唧咕咕”的商量起來。一邊小聲商量,一邊還時不時的抬起頭來對他們陰陰一笑……嚇得倆人草木皆兵,更加緊張。 其實這種小伎倆,每個在市井之中長大的人都清楚。成群結隊的小孩瘋在一起,對付別人的手法雖然可以說是層出不窮,但道理都是一樣,不外呼孤立,欺騙,恐嚇。 可這些花樣,就不是重門巨鎖,高牆深院中長大的貴族可以看破的。他們在會走的時候玩的是金銀玩具,會跑的時候學的是詩歌官話,剛會跳就開始追求權色美食……今天的菲謝特夠狡猾吧?可那都是在一次次上當受騙中學乖的。當初他不也是一只傻鳥嗎!更何況是這些草包? 但是要把這些伎倆用好,不僅需要幾個人在語言,表情,神態上全身心的投入,無間的配合更是重要。 比如說現在,這倆人就已經成了驚弓之鳥,回頭張望時腳步凌亂不堪。 暴風雨來臨前的那一刻,往往是最難熬的,更別說還不知道是怎麼樣的暴風雨。 快進花園了,花園邊上是一排翠綠色的植物,它們用細嫩的枝條組成一道低矮的籬笆把花園圍在里面。我低聲告訴兄弟們行動的步驟,兄弟們非常配合的“哦——”了一聲。 我們四個人的腳步放緩,眼睛死死盯著這倆個人,陰風籠罩,殺氣彌漫。 這倆家伙不敢大意,轉過身來開始倒退著走,我們之間的情形就象捕食者與被捕食者。 大概是看到我們還沒有跟上,已經有一個夏洛特公主的侍女遠遠的從花園里向我們走來。 時間緊迫啊! “五……四……三……”我用所有人都可以聽到的聲音慢慢數著,兄弟們開始隨著我的聲音邁著腳步,一個個眼冒綠光,呲牙裂嘴,做餓虎捕食狀……而那倆個被嚇破膽的蠢膽也跟著我倒數的節奏倒退著。 “二……一!” 張牙舞爪的四個人同時縱身一跳! 倆個蠢蛋冷汗橫流,跟著向後一跳! “噼里啪啦” 只知道注意我們,卻忘記自己退到那里的倆個蠢蛋——往後一跳壓塌了籬笆! “啊——”我們齊聲驚呼,“你們慘了——” 我走過他們身邊,誇獎他們,“有膽色!光明神族的東西你們都敢弄壞!”說完昂首闊步,走進花園。 莫亞跟在我後面,他是個老實人,好心提醒他們說,“夏洛特公主的侍女來了!” 海爾特走在第三個,對著他們大歎了一口氣,“永別,你們會被神殿砍頭……” 杰克走最後,給他們出主意,“還不快扶起來……用東西綁好!千萬別被發現!” 可惜瑪法沒來,他要是來了一定會說,“快呀快呀!沒東西綁?撕衣服啊!” 現在看來用什麼東西綁要靠他們自己領悟了……不管怎麼說,我們已經完成就任務,在花園測試結束前那四個人可能不會出現了。 “科恩總督,”一個侍女走過來問我,“其他倆國的大臣在那里?” “他們都說自己的儀容不整,要整理一下再來,”我笑著回答,“您是來給我們帶路的嗎?那我們先走吧,他們還在忙。” “好的,”侍女說,“這邊走。” 我們被帶到花園中一個水謝上,水謝中間的一張石桌放著那個大花瓶。 在花園深處,菲謝特,勒圖還有里貝拉,三個人都跟在夏洛特公主身邊,看著夏洛特公主在花叢中挑選插花所需要的材料。夏洛特公主一邊挑選,一邊問著各種問題。隔得遠,聽不到她們在談什麼,但在夏洛特輕描淡寫的問話下,三個人的神態都不怎麼輕松。 看來她們還得挑一陣,我們就站著等。 夏洛特公主終于選好了材料,幾個人從小徑上走了回來。在夏洛特踏上水謝的那一瞬間,我有感覺到她的眼神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下。 和我想得不一樣,她並沒有問其他人為什麼沒來,而是讓侍女把裝著各種材料的籃子也放在石桌上,准備插花。 “各位,難得今天的花這麼好,”夏洛特公主站到石桌旁邊,“不如大家一起將這瓶花完成,花園里所有的花任由各位選擇。” “當然好!”勒圖王子搶先說,“請夏洛特公主先插第一支。” 夏洛特公主一笑,侍女已經將幾盆顏色各異的花放在桌上。 “先說好,不管你們用什麼花,怎麼插,”夏洛特公主先往花盆里放了幾根形態各異的枝條草葉,花還未插一朵,卻已經把花瓶裝點得古樸自然,“都要說出寓意來,不然就算輸。或輸或贏,我自有相應的賞罰。” “每次插花,我都有個小習慣,第一支放下去的必是這種單色花。”夏洛特公主拿起一把金色剪刀,選了一支白徑紅瓣細芯的花,“好了,里貝拉王子,到你了。” “遵命!遵命……”里貝拉王子接著剪刀,這才發現應該在身邊的人不見了,“我想去花園里找找合適的材料!” “請便。” 里貝拉王子拿著剪刀在花園里上竄下跳,東跑跑,西跑跑,終于在所有人都快失去耐心之前抱著一大堆東西回到水謝上。 “對不起!對不起!”他有點緊張,“我回來晚了嗎?” “沒有,請開始吧!” 為什麼夏洛特公主對這個白癡的態度這麼好呢? “這個……不好!這個……也不好!”里貝拉王子把懷里的花草堆放到桌子上,一朵朵一根根的來選,“這個……這個……不好!不好!” “啊!就是這個!”里貝拉王子大叫一聲,“好了!” 一顆低矮,肥厚,形狀奇怪的草被里貝拉王子插在花瓶里……本來夏洛特公主那支花的花莖細長,花瓣挺拔,而且並未全部開放,整支花還有一種一支獨秀的意境。接著插的話,不論是主干還是旁支,都必須注意倆者之間的空間填補,顏色的差異,以及風格上的統一。 現在卻給這笨蛋插上這一支幾乎是“趴”在花瓶邊的闊葉草,所有意境啊,風格啊,全給破壞完了……說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一般人絕對插不出這麼難看的東西來……白癡到這種程度,不知道他苦練了多少年! “里貝拉王子,”夏洛特公主居然不動聲色的問他,“請向大家解釋,你為什麼這樣插呢?有什麼寓意?” “這個……這個……”里貝拉王子頭上冒汗,說話很艱難,“不是說……鮮花需要……要綠葉襯……襯托嗎!夏洛特公主的插花寓意深遠,鄙人那敢爭鋒?只願做這花下綠草,永遠襯托夏洛特公主的仁慈與美麗!” 我強忍著不笑,真的很辛苦。不聽他的話還沒感覺,聽著他的話,再看看那片闊葉草,他們倆還真象! “一瓶插花,不用如此在意,”夏洛特公主轉頭對勒圖王子說,“到你。” “遵命,吾神。”勒圖王子拿起剪刀,“我想多插幾支。” “請便。” 就著里貝拉王子剛剛放到桌上的一大堆材料,勒圖王子從中拿起合適的或剪或修,按自己的意圖插在花瓶之中,第一支花一插,就讓里貝拉王子的闊葉草下到瓶底做了墊子。 在他插第五支時,我就知道這家伙不簡單,他的每一支花看似隨意插下,其實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看來他練這個不是一天倆天。 接下來的事就更讓我驚訝,勒圖王子對花瓶里釋放了一個冰凍術,讓所有花草的瓶中部分全部凝結在一起。接著拿起一些枝葉裝飾起來。 可勒圖王子插下的花多半還不是在最理想的位置上啊!這麼早就將下面固定……一會又怎樣調整呢? 只見他單手握住一朵花的花莖,微一用里,花莖上就冒出絲絲白煙,在我驚訝的眼神中,這根花莖已經被他用魔法做成自己需要的形狀! 他圍著石桌走了一圈,雙手不停,加加剪剪中,一瓶依紅疊翠的插花已經完成,瓶中倆支主花一左一右,在各種裝點襯托下相應成趣……不但是這倆支主花,就連裝點其間的一根小草都是那麼完美而不可改動。整瓶插花的風格形態已經固定,沒有留下一絲可以讓後來人插上那怕是一根針的余地。 可可可……菲謝特還沒插呢! 勒圖王子放下剪刀,“完成!” “請勒圖王子解釋。”夏洛特公主仍然不置可否。 “是的,吾神。”勒圖王子指著插花用的花瓶,“此瓶碩大而口闊,如果僅有一支主花未免顯得單薄,再加上一支主花的話才可相得益彰,在風格上趨于完美。” 我我我……決定冒險! “對不起!”我舉手說到,“夏洛特公主,我可以說話嗎?” “當然,”夏洛特公主看我一眼,“在場的人都可以說話。” “勒圖王子,”我說,“你用倆支主花,難道不怕主次不分嗎?那只主花可是夏洛特公主插下的!你怎麼好和夏洛特公主的花插得一般高?” 我已經豁出去了,能栽贓就栽贓,能扣帽子就扣帽子……可氣的是菲謝特這家伙卻在一邊非常悠閑的站著,好象這一切與他無關! “科恩總督,主次之分不僅只在高低。”勒圖王子說“更重要的是顏色上的主次,這整瓶插花的顏色搭配都以突出第一支花為宗旨,更何況……我這第二支主花還要比第一支主花矮上半分呢!” 仔細一看,果然如此,我心中不免有些頹然。 “看來科恩總督倒有插花的經驗,”勒圖王子趁火打劫,“不如你接著來?” “我可以嗎?”我望向夏洛特公主,“我真的可以嗎?” “可以。”夏洛特公主微微點頭。 一絲笑容浮上我的臉,嘿嘿……這正何我意!別看我不懂插花,搞破壞我可是一流! “請大家等我一下!”我連剪刀都不拿就跑進就花園,尋找起我所需要的花。 這棵……小了! 這棵……太小了! 這棵……還是小了! 終于,我在花園一角找到了我所需要的材料,歡呼一聲將它連根拔起。 我轉回水謝時,除了夏洛特公主,其他的人全部臉色發白。 “等一下!”看我做勢要插,勒圖王子首先發難,“科恩總督你要干什麼?” “插花呀,”我把扛在左肩的“花”換到右肩,“夏洛特公主允許的!” “可這是花嗎?這是花嗎?”他指著我肩上的龐然大物,“這明明就是棵樹!” “夏洛特公主說過,花園里的材料任由我們挑選!”我大聲反駁,“更何況這的確是一支花,只不過它長得比較象一棵樹而已……這不是它的錯,更不是我的錯!” “好!就算這是花!”勒圖王子不在花與樹的問題上和我糾纏,“可你這樣一插下去,整瓶插花都給你弄壞!” “不會啦……”我笑著說,“讓我試試嘛!我沒還插你怎麼知道花瓶會壞?” “如果花瓶壞了,我看你陪不起!” “怎麼會呢?我會很小心的,”我說,“就是花瓶壞了,那也屬意外!” 我就是要插!就要插壞花瓶!不這樣的話,菲謝特是躲不過這一關。 “科恩總督,”正在倆邊爭執不休的時候,夏洛特公主說話了,“勒圖王子,你們不用爭了。” “科恩總督手上拿的的確是花,而這個花瓶,它既然是用來插花的,有損壞也並不奇怪。”夏洛特公主的話讓所有人吃驚,“但是,科恩總督,在明知會有損壞的情況下,是否該讓菲謝特王子先插呢?” 夏洛特公主都這樣說了,我再胡鬧下去也沒意思。 我看著菲謝特,用眼神告訴他:兄弟,這次我可真的幫不了你!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