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踏進魔法陣,我們又回到天堂島神殿。 離開神殿之前,三個紅衣祭祀嘮叨了大半天,大多是一些效忠、傳統等聽得讓我想打人的論調。不過在知道我已經是神佑騎士之後,他們對我的態度倒是客氣了許多,不再斜著眼睛瞄我。 班塞帝國和坦西帝國的四個大臣可沒什麼好待遇,他們因為在光明聖山衣著不整和破壞神族花園而被紅衣祭祀嚴厲訓斥,神殿原定授予他們的稱號也被暫時擱置。 離開天堂之島不久,三位王子互相客氣幾句後隊伍隨即就分開行進。這樣倒好,反正大家待在一起就不斷的發生小摩擦。 當日向天堂之島行進,因為大家的心情有些激動,再加上時間很趕,一路上都是在飛奔,途中的景色從位好好看上一眼,現在好了,隨著心境的逐漸平複,使得我們也有閑暇來欣賞沿路的景色。 離開神殿的第三天,我和兄弟們擠在馬車里說笑。 菲謝特雖然還一如往常和我們交談,但他深藏在眉宇間的心事又怎麼能瞞得過我。 “啊!快看,”心中一動,我指著馬車外說,“下雪了,誰要和我出去走走?” “好啊好啊!我要……”本來興致很高的杰克被我一個眼神阻止,“要待在馬車里。” “哎!”我拍拍菲謝特的肩,“他們都不去耶,我們去吧!” 菲謝特點點頭,和我下了馬車。 馬車旁的精靈魔法師忙跑過來,撫胸一禮後就要給我們加持抗寒術,但被菲謝特拒絕。 “我們就這樣走走吧,”菲謝特對我說,“也許頭腦可以清醒點。” “好啊!”我對一邊的傳令兵說,“告訴車隊走慢點,不要讓那幾個祭祀來煩我們。” “是!”傳令兵一夾馬腹跑開了。 風不大,漫天的雪花正畫著斜線緩緩飄落,還有些頑皮的雪花掉落在我們臉上,點點冰涼。 “真是個好天氣啊,走吧!”菲謝特戴上手套,裹緊了神殿送我們的皮袍走在前面。 幾步追上他,我們並肩走在路邊的原野中,腳下的積雪“嘎吱”作響,菲謝特一直沒說話。 我止不住先開口,“我親愛的殿下,你在想什麼?” “我想什麼你還不知道嗎?” “知道,所以我才給你三天的時間,”我笑著說,“現在你該想好了吧!”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菲謝特轉過頭來看看我,“光明神族讓我吃驚。你注意到了沒有?神族和我們原想的很不一樣。” “是啊,注意到了,”我點點頭,“雖然神族的夏洛特公主對我不怎麼樣,但是麗瑞塔公主和戰神對我還不錯。” “夏洛特公主?”菲謝特一楞,“你不喜歡她嗎?” “說不上喜不喜歡,但是她逼你插花的事就讓我有些接受不了。”我極小心的回答,因為菲謝特的緣故,我這句話說得非常委婉。 “別放在心上,”菲謝特說,“其實在後來的宴會上,夏洛特公主還稱贊過你。在她的提議下,麗瑞塔公主和戰神才同意授予你神佑騎士。對了,你應該沒見過麗瑞塔公主吧?怎麼說她對你不錯。” 我哈哈一笑,對菲謝特猛眨眼睛,“我不能告訴你任何事,但如果你夠聰明……” “知道了,”菲謝特想了想,對我一笑,“我們的新交的朋友。” “呵呵,我可沒告訴你哦!”我點著頭說,“你覺得夏洛特公主怎麼樣?” “說不上來,”菲謝特搖搖頭,“真的說不上來。” “了解,”我說,“那你……在她面前是否會有一種想表現自己的沖動?想知道她的事多一點?又或者……” “嘎吱”一聲,菲謝特的腳步停下,他看著我,非常鄭重的點了點頭,但隨既神情又變得有點沮喪。 “放心吧,不是有我在嘛……”我把嘴湊到菲謝特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 “這……不太可能,”菲謝特搖著頭說,“畢竟太遙遠了。” “你看那棵樹,遙遠吧?”我拍拍他的肩,指著遠方的一棵枯樹,“但只要我們向它的方向前進一步,我們之間的距離就會縮短一點,多走幾步總是可以走到的!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得想辦法不要讓別人在我們到達之前砍掉它。” “去你的!”菲謝特笑著罵我,“你這個比喻糟透了。” “俺是什麼人物啊!”我拍著胸口,“前些日子的迪爾*梅林小姐還不是如此難以接近,結果又怎麼樣?” “這不一樣啊!”菲謝特歎口氣,“這棵樹和我們不在同一個空間。” “切!有什麼不一樣?不在同一空間什麼的那只是你的幻覺而已,事實上你曾離她如此接近,”我攀著菲謝特的肩,“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說吧。” “女性!不管她是人、是精靈、還是神!當然,我還沒見過魔族,不過想來也差不多……但只要她是女性,會思維的女性,她身體中天生就帶有幾種烙印,”我說,“她會有……就是看到弱小的東西止不住要去關懷那種,還會有向人撒嬌那種……很多種很多種,就惟獨沒有你現在想的那種!” “繼續。” “會思維,就會有情感。可能這棵樹的情感藏得要深一點,但她藏得再怎麼深,只要你的斧子夠鋒利,你就可以劈開她的外殼,看到她的心!” “然後呢?” “然後?當然就是給她所沒有的,在她心里烙上你愛的印記啊!”我眉頭一挑,“她都毫不客氣的給你烙上了,你不會手軟吧兄弟?” “你在那里學來的這些論調?”菲謝特皺起眉頭看著我,“看你很有經驗的樣子……你烙了幾個了?” “去你的,怎麼說到我身上來了?”我推他一把,“你就說你烙不烙吧!” “這是不可能的……” “站在這里想當然不可能,你要行動啊!”我說,“俺以前做過的那一件事又是有可能的?將原本想來不可能的事做到……生活的樂趣不就在此嗎?” “你干嘛煽動我犯這樣的錯誤?”菲謝特苦笑著說,但我知道這小子正在尋求支持。 “沒有一件事是完美的,對誰都一樣,”我伸出一個指頭在他眼前晃晃,“美麗的事物之所以美,都是因為它伴隨著錯誤的原因……” “很高興你能說出句有哲理的話,不過你得舉個例子,”菲謝特一本正經,“我懷疑你是在胡說八道。” “你那瓶插花不就是這樣嗎?”我嘿嘿一笑,“如果你不打破那個花瓶,你怎麼能插得出來呢?雖然你的插花風格有些悲戚,但悲戚本身也是一種美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菲謝特說,“你是說我只能達到一種悲戚的美……” “去你的!”我打了他的頭,“你不是還有我嘛……我會讓你這悲戚的風格改變。” “有你插手的話,”看得出來,菲謝特的心情已經好轉,“前景也許會更加不妙!” “這要試過才知道,就這樣說定了!你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我會提醒你的,”我拉著他向前走去,“現在說說其他的事。” “這個我倒是想很久了,神族和神殿,”菲謝特考慮了一下,“除了神魔大戰,似乎光明神族對一般的事務並不關心。我們以前所看到、所想的事都是神殿造成的結果,和光明神族一點關系也拉不上。” “是啊,”我看看滿天飛舞的雪花,“似乎是神殿在自身管理上出了問題,才造成神屬聯盟今天的局面……不然的話,用頭蓋骨做酒具這樣的事絕不可能發生,你對麗瑞塔公主提過這些事嗎?” “具體的事我是沒說,”菲謝特搖搖頭,“但我委婉的提醒過她。” “她什麼反應?” “直接的結果就是你被破格授予神佑騎士的封號。”菲謝特說。 “但是,有了神佑騎士的封號這麼好嗎?”雖然我現在已經是神佑騎士,但我對這個封號的理解一直不怎麼透徹。 “確切的說,”菲謝特認真的看看我,“應該是非常之好。” “算上我們這一批,神佑騎士一共也才授予了三次。神佑騎士的地位很高,所在帝國的法律對其無效,所在帝國的神殿對其行為也無權過問,甚至連三位紅衣祭祀都無法判定一個神佑騎士有罪,只有光明神族才可以。”菲謝特對我詳加解釋,“不算你在內,所有得到這個封號的人都是皇族成員。如果神佑騎士要繼承皇權,這個封號必須先被神族撤消掉。” “你的意思是說……”我想了想,“神殿不再對我們構成約束!” “是這樣,但你也不要高興得太早,”看到一臉興奮的我,菲謝特說,“同樣,你也無權對神殿的日常事務指手畫腳。” “這是為什麼?” “因為神佑騎士和神殿的權利覆蓋面不一樣,”菲謝特說,“雖然也有重疊的地方,但是不多。” “說詳細點。” “舉個例子,如果神殿判決處死一個異教徒,或者魔屬聯盟那邊隨便一個什麼人,而你又恰好認為這樣做不對的時候,”菲謝特說,“雖然你無法否決這個神殿判決,但你可以用你神佑騎士的身份制止這個人被處死,幾乎可以說是無限期的阻止。你還可以直接向神族報告此事,因為對神佑騎士的信任,光明神族從未做出過不利于神佑騎士的裁決。” “要是每件事都去找光明神族,那不是太麻煩點了嗎?”我抓抓頭。 “捅到光明神族那的都是大事,如果是小事,各國的神殿大祭祀那會不給你面子,你可以直接與神族交流,他們可還沒資格。”菲謝特哈哈一笑,“這就要看你的權術運用得怎麼樣了。” “原來是這樣!”我點點頭,“那神佑騎士真正厲害的地方在那里?” “應該是在特殊或突發事件的處理上,”菲謝特說,“如果我們斯比亞帝國的鄰國發生叛亂或者嚴重的災害之類的,在來不及回報神族的情況下,神佑騎士有權依形勢處理。” “你是說……” “一個神佑騎士可以跨國界鎮壓叛亂,”菲謝特說,“三個神佑騎士一起就可以命令倆個正在交戰的神屬聯盟國家立即停止戰爭。” “不會吧!” “記得我們小時候里瓦帝國和波塔帝國的六月戰爭嗎?”菲謝特說,“那就是在三個神佑騎士的干預下停息的。” “那場戰爭我當然記得,”我點點頭,“這樣看來的話,這個封號的設立好象是用來牽制某種勢力的。” “當然,我想這是針對神殿,”菲謝特肯定的說,“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神殿的權利太大,與所在國家的皇權不可避免的會有一些沖突。這倆者之間設立神佑騎士就可以起到緩和牽制的作用,又因為神佑騎士全是皇室成員擔任,所以神佑騎士的權力又被控制在……只能中斷一個決議的執行,而不可改變決議本身的范圍內。” “有這點就足夠了,”我笑著說,“至少我們現在就不受神殿的管束。” “是啊,”菲謝特對我說,“現在聖都神殿的大祭祀見了你還得先行禮呢!” “是嘛!”我說,“那如果你老爸要打我的屁股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菲謝特壞壞的笑著,“乖乖躺下去挨打呀!” “可我是神佑騎士!” “你一個人沒用,我投我老爸一票,”菲謝特說,“如果還不行,我老爸可以叫你老爸親自打你!看你怎麼辦!” “好吧,不說你老爸。我可以打左相的屁股嗎?” “恐怕不行,”菲謝特搖搖頭,“那個老狐狸的把柄可不好抓,就是被你抓到他的把柄,因為是神殿和我們是倆個派系,也要把他交給神殿處理。” “是嗎?”我說,“那我們可以把他當作是突發事件來處理……” “呵呵,就看你怎麼使用你的權利了。”菲謝特也沒反對,“歸根到底,這個封號只是給了你一個施展才能的舞台,你還得有實力才行。” “是啊,實力!”我點點頭,“吸引人的東西,我要怎麼做才能在短時間里聚集更多呢?” “這是你自己的問題,別問我,”菲謝特說,“不過眼前倒是有個機會。” “你是說神魔大戰……”我想了想說,“我是可以去趁亂撈上一把,可是不知道神殿把我安排在什麼位置上啊!” “如果我沒想錯,”菲謝特說,“左相一定會玩弄手段,把你調去訓練指揮奴隸軍。” “可馬丁爺爺告戒過我們,奴隸軍指揮官是非常危險的!”我看著菲謝特說,“你的意思,是要我接受這個職務,然後再想辦法……” “對,你的身份改變了,不管是做什麼事,結果也會跟著改變!”菲謝特的手在空中揮動了一下,眼睛里閃出光彩,“現在只要你不得罪光明神族就可以!左相不是明目張膽的謀反的話,他就拿你沒辦法,你應該投入更多的精力提防他的暗算。” “的確需要注意這點,”我說,“不過先要知道左相在這次神魔大戰中擔任什麼職務,我才好應對。” “我們回到聖都的時候,”菲謝特說,“神族和神殿聯合頒發的戰爭動員令也差不多該到了,里面會有主要官員的任命。” “是不可拒絕的任命嗎?”我問。 “當然,”菲謝特對我說,“好在你的腦袋夠滑,相信你會有辦法的。” “那神魔大戰時由誰指揮呢?”我問,“如果左相陷害我怎麼辦?” “有倆名最負盛名的將軍負責全面指揮,一般戰斗是由各國將軍們自己負責,”菲謝特想了想,“同時還會有神族督戰,在這樣的情況下,左相要陷害你可不容易……頂多也就是聯合和他相同派系的家伙們給你多點為國捐軀的機會。” “是啊,魔屬聯盟那邊可認不得我是神佑騎士。” 菲謝特笑著拍我的肩,拉著我向路上走去。 “我決定了,”我說,“我們還要一段日子才能回到聖都,不如用這點時間干點什麼。” “是嗎?你又有什麼壞主意?” “就是這些家伙,”我指著緩緩前進的車隊,“我覺得他們過于懶散了些,需要活動活動。” “我想知道一件事……”菲謝特看著我,“跟著你的人有不倒黴的嗎?” 雪停了,我下令就地宿營,所有的近衛團員在我帳篷前集合。 海爾特等人很快就整好了隊列,跑過來向我和菲謝特行禮,菲謝特“恩”了一聲後看我一眼,一動不動。 無奈,俺只有一個人走到隊列前,接近三百人的近衛團在雪地里站著,黑鴉鴉的一片。半獸人士兵高大威猛,人類士兵衣著臃腫,精靈們老樣子——飄著。 “在這段日子里,你們是好吃好穿好玩,”看著這些家伙,我還沒說話就想笑,“感覺怎麼樣啊?” 看我的表情,近衛團員們“呵呵”笑著,算是回答了我 “現在,我們回到聖都的話還要將近二個月的時間,”我接著說,“在這段日子里,你們想怎麼打發時間呢?” 沒人笑了。 “好吧!看來你們沒想過,但我替你們想過了!”我點點頭,“就是一路給我練回去!” “是——”三百人一起回答我。 “或者有人會想,在這冰天雪地里有什麼好練的?我們可是斯比亞的兵,在我們那連一片雪花都沒有。是吧?” “呵呵——” “你,”我指著一個衣著臃腫的人類士兵,“出列!” “是!”他嘎吱嘎吱的走出來站好。 “假如現在,你親愛的總督大人,你的長官,就是我。我在離此地三百里的地方看到一個漂亮小妞,非常漂亮!漂亮到沒有她我就活不下去!”我大聲說,“命令你去把她給我搶回來,你辦得到嗎?” “辦得到!”人類士兵把胸一挺,“俺對付十個士兵或者二十個農夫不成問題!” “好!就算你搶到了這個小妞,”我笑笑,“但是你突然發現倆個人只有一件禦寒的衣服,你給誰穿?” 人類士兵想了想,“我給她穿!” “可以,”我雙手一攤,“走到半路你凍死,我要的小妞不見了。” 他又想了想,“我給自己穿。” “也可以,”我說,“我要的小妞凍死了,你沒完成任務被我砍掉腦袋。” 他傻了,“那……” “那你個屁!有個抗寒魔法不就好了!”我踢了他屁股一腳,“回去站好!”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