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我踩著“嘎吱”做響的積雪,從隊列的一頭慢慢走到另一頭。我知道自己歪著腦袋看人的樣子很吊,不過……我故意的。 “不可否認,你們是好士兵,遠比一般士兵來得優秀!”我大聲說,“但你們現在是在那里?你們是待在近衛團里!在這里,一般程度的優秀遠遠不夠!” “想必你們都已經知道,我和菲謝特殿下已經是神佑騎士!”我開始從隊列的另一頭往回走,“確切的講,連我都不知道,在未來的日子里我這個神佑騎士會干點什麼。但是有一點我清楚,很簡單的事輪不到我!” “所以,雖然你可以打十個普通士兵……”我給了那個回答問題的士兵一巴掌,當然不會很用力,“也同樣不合格!” “是!”他挺直身體回答我。 “你覺得委屈嗎?”我問他。 “沒有長官!”他說。 我“啪!”的又一個巴掌過去,這次比較用力了,“說真話!” “有一點!長官!” “委屈……我也覺得委屈!我才十七歲不到就得上戰場!”我沖整個隊列大聲嚷嚷,“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從今天起!為了保住性命,你們這些混蛋最好是給我多練點東西,練武技,練魔法,也要練腦子!” “如果在回到聖都那天還有人不合格,我會把他踢出近衛團讓他去吃屎!”我說,“海爾特!” “是的!長官!”海爾特“啪”的一個立正。 “把近衛團分成三個小隊!你和莫亞杰克每人負責一隊,”我對他說,“現在就分!” “是的!長官!” 趁著他們分人時,我走回菲謝特身邊,問問他的意見。 “意見倒沒有,”菲謝特一笑,“感想倒是很多。” “有區別嗎?”我楞了一下,“不管是什麼,說來聽聽吧!” “其實要說起來,天照才是真正干流氓的吧?”菲謝特說,“可我看呢……你對屬下說話時的流氓口氣,一百個天照都比不上你。” “你是說這個?”我笑笑,“小事,士兵們都是些粗人,要想他們喜歡你,你就得表現出和他們近似的地方,如果我站上去就是一通大道理,那首先就和士兵們有隔閡了。我現在還做不到讓士兵們深入的了解我,只有在語言形態上遷就他們。” “你想過沒有,雖然你現在這樣做可以取得士兵們的認同感,”菲謝特不無憂慮的說,“但長此以往就……說不定會導致軍紀渙散。” “你放心,我有辦法解決的!”我說,“但是現在時機不成熟,還差一個人。” “差一個人?”菲謝特問,“差個什麼人?” “差一個……呵呵,”我笑笑,“這個人和我相比是倆個極端,最重要一點是他有自己的理念而且到偏執的地步!此外他還必須很有學識,做事周密嚴謹,還敢頂撞我!” “然後你就給他一個可以約束全部士兵的職務,讓他出面修理那些出格的士兵,士兵們來向你求援你就裝作無可奈何,逼急了還會和他吵上一架。其後果是士兵們苦不堪言,既守了規矩又覺得你是個好長官。”菲謝特點著頭說,“是這樣的吧?” “對!而且要讓他在無意間幫我完成這一切,”我說,“不能讓他本人知道。” “這樣的人很難找啊。”菲謝特搖頭。 “所以現在就得留意啊,”我把手一攤,“不然以後就慘了!” “你還是注意現在吧,”菲謝特向著隊列那邊揚頭,“去看看他們分得怎麼樣?” 我走回隊列前,看著剛剛分好的三個小隊。 海爾特一臉得意的站在自己是小隊前面,他那隊糾集了戰斗力最強悍的士兵和魔法師,相比之下,莫亞和杰克的倆個小隊的戰斗力要弱一些,看得我直搖頭。 海爾特這個家伙,什麼時候才能把這性格改改? 我招手,讓他們三個過來。 “現在,你們再分一次,”我說,“分好之後我再給每個小隊指定指揮官。” 一陣雞飛狗跳,因為不知道那隊歸自己,海爾特拼命的把三個小隊的實力分得均衡無比,看得我和菲謝特差得笑出聲來。 “好!從明天開始,每天一個小隊輪值,另倆個小隊訓練,”我對三個排列整個的小隊說,“訓練的倆個小隊由我和菲謝特殿下帶領!現在,各小隊的長官自由任命下級軍官,也可以給自己的小隊取個響亮的名字!” “是!” “解散!” 所有的士兵都笑嘻嘻的圍在自己的長官身邊,有的推薦自己,有的討好長官,一片喧鬧聲中,關系倒還融洽。 “你想訓練出什麼樣的士兵來,”菲謝特對我說,“看樣子你這次很認真。” “不是士兵,是下級軍官。”我對菲謝特小聲說,“現在幾乎可以肯定我是帶領奴隸兵上戰場,左相那個混蛋會交給我什麼樣的部隊?如果要從黑暗軍隊中大量抽調軍官,那黑暗就危險了!只有先把近衛團的士兵變成合格的中下級軍官,到時才不會手忙腳亂。” “這樣也好,”菲謝特點點頭,“多一個是一個。” “好了!兄弟,”我對菲謝特一笑,“從明天開始,我們倆可得好好配合,修理這些倒黴蛋!” 第二天清晨,帳篷外站著一片黑壓壓的人。 三個小隊全部換下臃腫的衣著,士兵們穿著盔甲,魔法師們也換上了緊身的長袍。 每個小隊都有了自己的名字,海爾特給自己那隊取名“奔狼”,杰克給自己把那隊叫“夜鷹”,莫亞想了一夜也沒決定好叫什麼,最後在菲謝特的幫助下取了個“蒼穹”的名字。 這一天,蒼穹小隊負責輪值勤務,奔狼和夜鷹倆隊參加訓練。 我讓蒼穹小隊先隨車隊出發,另倆個小隊留在原地。 “在陌生的地域作戰,要想保持戰斗力,首先就要適應當地的環境!”我和菲謝特也是一身戎裝,“你們現在冷不冷!” “冷!”士兵們吼著。 “不冷!”魔法師們說。 “魔法師會抗寒術,當然不會冷!”我說,“當然,你們可以要求魔法師給你們加持魔法,可魔法師的魔力是有限的!如果現在就開始消耗魔力,遇到戰斗怎麼辦?” “所以,你們的第一個訓練目標就出來了!”我接著說,“在短時間內,有魔法基礎的戰士必須在魔法師的幫助下熟練掌握中級抗寒術!魔法基礎差點的必須掌握低級抗寒術!不能學習魔法的戰士我另有安排!” “是——” “當然,我們不要求你們今天就得學會,那是不現實的,”論到菲謝特說話了,“但為了大家的生命著想,你們還是早點掌握的好!” “現在!”我大聲下令,“無法使用魔法的士兵跟我走!可以學習魔法的士兵留在原地由菲謝特殿下帶領!” 我帶著倆個小隊分出的五十多個士兵走到一邊,這些士兵由于種族的關系,天生就無法掌握魔法。 先是手把手的教他們如何在嚴寒氣候下預熱身體的每一部分,活動僵硬的關節,拍打縮成一團的肌肉,再陪著他們跑上幾圈。 等到大家都出了一身汗之後,我再把自己當成樣本,教他們如何在穿著作戰裝束的條件下防止凍傷。 “要想不被凍死,要注意倆件事!第一,你必須給自己制造出足夠的熱量,身體各部位有不同的方法……另一個就是把自己的熱量的保護好,別他媽的讓風給吹走了……” 我從一個人會感覺到冷的原因講起,一直到衣服盔甲的正確穿著,重要部位的保護,食物的選擇,凍傷的治療……不但把我知道的一切全部灌到他們腦子里,還安排了幾個魔法師站在旁邊把我的話一字不漏的記下來。 三個小隊各在六天里輪訓了倆次,在我和菲謝特的嚴厲督促下,差不多所有的士兵都能以適合自己的方法抵禦嚴寒。有魔法基礎的士兵再遜也有個低階抗寒術,不會魔法的士兵知道了怎樣用適當的活動和正確的穿戴保持身體的熱量,站崗時也會堆個小雪堆把自己藏在里面…… 有了這樣的基礎,我們開始了第二階段——急行軍的訓練。 所唯的急行軍,不是說大家撒開腿就跑,那個應該叫逃命。 既然是行軍,不管是急是緩,那就得前有偵察,後有保護,所有的建制都不能亂。在狂奔中要保持隊形整齊,小兵兵要知道長官在那里,長官的命令也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達給每一個下屬。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太難了。在前幾天的訓練中,不是翼人偵察兵被大風吹得偏離方向,就是傳令兵在雪地里迷路……甚至有更過份的,有一天海爾特的奔狼小隊跑得太快,結果在風雪中和翼人偵察兵失去了聯系,整隊人不小心跑上一個冰凍的大湖,四面風雪環繞,一點參照物都沒……找到他們時,奔狼小隊百來人擠成一團動都不敢動。 不過他們士氣不錯,個個嘴唇發紫還死撐著大唱軍歌。 在相互的配合默契之後,單一的訓練就變成了對抗。 先規劃出一個區域,然後一個小隊先出發,當風雪完全遮蓋他們行進的痕跡之後,另一個小隊就得在規定的時間里把他們找出來。不管是躲是找,方法都不限。 在這種訓練開始時,幾乎所有人都喜歡扮演躲的一方。因為躲的簡單啊!只需在風雪中掩蓋好自己的活動痕跡,再找塊雪地,挖上幾十個洞往里一鑽完事! 于是,我每天親自帶隊追蹤。 教搜索小隊的士兵怎樣分析整塊地形,怎樣依據形勢和天氣判斷出對方的大致方向和速度,怎樣確認重點,怎樣分區域搜索……在我的教導下,搜索小隊的形勢開始好轉。 在躲藏小隊開始叫苦時,我就轉而帶領他們。 教躲藏的士兵們怎樣故布疑陣,怎樣在短時間內湮滅自己留下的各種痕跡,怎樣利用大自然偽裝自己,怎樣才可以在對方的搜索區域之間找到空隙…… 在各小隊熟悉這些方法之後,我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我再這樣換來換去的指揮弱勢小隊……我會累死不說,這些家伙還不肯自己動腦筋。 于是我不再帶隊,而是在每天訓練結束後招開一個全員參加的通報會。在會上,獲勝的一方介紹所使用的方法,失敗的一方檢討自己所犯的錯誤,當天沒參加訓練的那隊就乖乖聽著。 我和菲謝特會當場點評,再將一些表現突出的士兵任命成臨時軍官,如果這些臨時軍官所在小隊輪訓三次都沒輸,他們就會轉為正式軍官。 這一下近衛團可炸了窩,本來近衛團就是由表現最傑出的戰士和魔法師組成,大家都是傲氣十足,那能容得下別人比自己更傑出?于是所有人挖空心思、絞盡腦汁的要在下次訓練時把臨時軍官拉下來,被摘掉領花的人當然也不會服氣…… 深挖地這招太遜了,我的近衛團里有人會躲到樹上的積雪中,還會躲到車馬過往繁忙的商路下,甚至躲進厚厚的冰層里……拿武器到處翻找這類傻事也沒人干,我的士兵會在雪地上挖坑聽遠處的響動,看一眼地上的印記就知道這是什麼種族在什麼時候留下來,用手指一量再看看空中飄落的雪花就知道眼前的積雪是否經過加工…… 在我和菲謝特的苦心營造下,整個近衛團進入一種嚴酷的競爭狀態!在一次次輪訓中,士兵們詭計頻出:躲的人異想天開,連最狡猾的狐狸都望塵莫及。負責搜索的更是精明干練,最老練的獵人看了也得自歎不如…… 看著他們一天天成長,我已經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可以從他們手中逃掉,或是在短時間內把他們從各種匪夷所思的地方拎出來……但總的來說,他們的學習能力超過我的預計,這是好事。 訓練再次升級,這回,搜索小隊不但要找到對方,還要負責將其“消滅”。同時允許另一方在躲過規定時間之後發起反擊。後來干脆就不規定時間,完成一個任務就可以反擊。 任務由我和菲謝特隨意制定,一方面為了掩蓋我們的真實意圖,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訓練士兵們的應變能力,我們制定的任務多半希奇古怪。或者是趁著夜色到旁邊的小鎮上偷上十頭牛給我們看過再送回去,或者是到什麼地方砍倒一片樹林什麼的…… 當然,這些任務是會告訴搜索小隊的,不過同時混雜著其他三個假任務罷了。 躲藏小隊就結合以前掌握的各種訓練結果,欺詐引誘無所不用,極力隱瞞自己的真實意圖,好在完成任務後來個大反攻,而這時,搜索小隊往往力量分散。 搜索小隊得學習分析手里模糊的情報,再根據自己找到的一些蛛絲馬跡,在極短的時間里判斷出躲藏小隊的真實任務,如果對方任務沒完成就得立刻布置圍殲計劃,如果對方任務完成就得收縮力量以求自保…… 參加訓練的倆個小隊,我和菲謝特一人一支全程跟隨。在他們行動時,我們記錄下他們每一個戰術,就是有錯誤也不會告訴他們。在此小隊訓練結束後,才會將他們所犯錯誤一一詳細講解。 三個小隊輪流上場,每個小隊都得先扮演搜索小隊,再扮演躲藏小隊,在這之後經會議任命一批臨時軍官。然後士兵就輪值,臨時軍官們抓緊時間碰頭,總結經驗制定戰術研究地圖准備下一次的輪訓。 隨著地形和氣候的逐漸改變,對抗訓練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半天,一天,最長的一次是三天三夜。 與近衛團的進步相比,這次訓練也帶來很多負面效果。首先,是近衛團經過的地域內各種怪異事件層出不窮,象某位領主老爺的馬車被人拆成散件啊……又比如某某倆位領主老爺天亮醒來發現睡在對方的廚房里呀……某條主要商路上不知是誰在一夜之間堆了上千個雪人啦……雖然沒有人敢把這些事強加在我頭上,但各國地方官來見我時總會不經意的提到這些事,還時不時問上一句“光榮的神佑騎士,科恩大人,您會在近期離開我的轄區嗎?” 其次,就是我們因為訓練耽誤了大量的時間。本來倆月不到的路程,現在時間快到了,我們才走了一半,再不快點回去的話我們會挨扳子。 最後嘛,當然是隨行祭祀的強烈抗議,抗議我時不時的粗暴態度,因為我曾對一個祭祀不太禮貌。還抗議我的粗心大意,因為我曾經將他們丟在荒野里倆天沒管…… 這天,意識到問題嚴重的菲謝特來蒼穹小隊找我。 “你擔心這個?好辦,”我說,“三個小隊的訓練差不多好了,冰雪地形和半冰雪地形也被他們熟悉,我們來安排最後一次的訓練吧!” “還訓練?”菲謝特搖頭,“你不覺得回黑暗去訓練更好嗎?” “你聽我說完嘛!”我說,“就是為了早日回到黑暗,我們才需要這次訓練啊!” “好吧,”菲謝特在聽到我的解釋後同意,“但是今晚開會就得安排好!” 當天,我宣布訓練即將結束,晚上犒勞大家。 宿營地燃起了熊熊的篝火,整只的野味被串在烤架上轉動,它們向火堆里滴著油,讓濃郁的香味隨風飄散。 士兵們以小隊建制分坐成三堆,各族的士兵擠在一起,長時間的訓練已經讓他們了解到種族之間不存在太大的差異。與訓練中產生的情誼和信任比起來,異族戰友的那些怪異習俗和相對冷僻的性格算個屁…… 士兵們已經知道怎樣去接近一個其他種族的戰友,該怎麼去取得他的信任,怎樣做才能讓對方喜歡自己,該怎樣處理矛盾……從軍隊管理角度看,又或者從軍事指揮來看,近三百名士兵都已經具備下級軍官的資格。 精靈和沙人背靠背啃著水果,人類和翼人互相起哄調笑,半獸人和矮人抬杠吹牛……快樂而融洽的生活就是如此簡單,對每個人都一樣。 “立正——敬禮!”看到我和菲謝特從帳篷中走出,值星官大聲喊著口令。 士兵們站起來,“長官好!” 我和菲謝特還禮。 “坐下!” “大家應該知道,我們的訓練花了太多時間,”菲謝特先開口,“所以我們不得不提前結束。” “是的,大家今天晚上吃得飽飽的,”我接過了話題,“明天就進行我們最後一次訓練。” “是——” 士兵們大聲回答著,一張張臉被篝火映得通紅。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