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第二天,在和所有軍官包括臨時軍官開過會後,我給士兵們下達了最後一次訓練命令。 命令很簡單,三個小隊在最短時間內到達斯比亞的一個邊境城市,途中不得被人發現真實身份,也不得被人逮到,方法不限。 我敢說,沒有那一個指揮官有我這樣的膽子,至少在神屬聯盟里沒有——敢命令部下在不經通報的情況下橫跨倆個國家。不要說路上的給養要自己解決,還要躲過所在國的軍隊。 可士兵們不怕,好象他們自從跟著我還從沒怕過什麼,命令一下,個個摩拳擦掌。 丟棄了車隊,將祭祀們按在馬背上,我和菲謝特帶五十人先走。 我們每天都先沿著商路行進,然後在事先規定好的某個地點留宿。 等待著,等什麼呢?等著一個商人或者乞丐從身邊經過,突然露出牙來向你一笑,“報告長官,我隊已到達指定地域,一切正常……” 一天三個人來報到,從不間斷。 從來人的只字片語中,我和菲謝特可以大致推斷出三個小隊的行進方式和逐漸成型的風格。 奔狼小隊,那是霸氣十足的一伙強盜。在海爾特的帶領下,他們每到一地必先趁夜襲擊一支該地守軍,將可憐的守軍扒成光豬,然後穿著搶來的服裝大搖大擺的“沖”向目的地。一路上坐船騎馬,好吃好喝。 蒼穹小隊,和他們的指揮官一樣,屬于吃苦耐勞形的。翻山越嶺抄近路,練就日行百里的本事。晝伏夜出躲守軍,身法快得如同幽靈一般。狂奔過處,留下新開辟的小道幾百里,架設的獨木橋幾十座,沿路的飛禽走獸當年大減產…… 夜鷹小隊……在一個活寶指揮官的帶領下,他們不再是一支合適在戰場上拼殺的隊伍,或者我該認真考慮一下這支活寶小隊的用途。 說起來就有氣!杰克這小子把士兵們化裝成各種各樣的角色,什麼要飯的啊,什麼貴族公子啊,什麼異族傭兵啊……這些不可氣,可氣的是他們都會瞬移,你剛剛還看到一個乞丐在商路上溜達呢,到下一個小鎮時就發現他正坐在街邊一副可憐相,“大哥大姐,仁慈的老爺,給點吃的吧……” 貴族公子追女人不奇怪吧?可如果拉幫結派的貴族公子們追一個——丑得可以嚇死魔族的“女人”,而且一追就是上千里就得另當別論了。他們帶著仆人,一路上大吃大喝還住高級旅店,天知道這些錢是從那來的…… 傭兵們好點,他們就是喜歡在吃飯的時候打點架。一到吃飯的時間,你會看到傭兵們在飯店里大吃大喝,當傭兵甲吃完飯擦擦嘴正准備付錢時,傭兵乙大叫著“還我老婆!”手持武器沖進去,倆人一通亂砍打得天昏地暗……然後傭兵甲力有不逮開始逃跑,傭兵乙氣勢洶洶銜尾追殺…… 到下個小鎮,你就可以看到傭兵乙正端坐在飯店里點菜,“我說老板,給俺來個烤全羊……” 這種事,一件倆件大家會覺得有趣,三件四件就覺得驚訝,五件六件就覺得不安,再多點就是害怕。又因為這些事實在說不上嚴重,所以一時之間,向神殿飛去的都是雪花般的咨詢文書,神殿答複,“……神魔大戰在際,必是魔孽滋事,各地官員領主不必多濾,安心防守為要……” 十五天後,我和菲謝特到了斯比亞的邊境城市康奎克,收攏部隊並在四天後到達聖都。對我來說,聖都是另一個戰場,而到聖都的這一天,離斯比亞法定的新年也不遠了。 夾道歡呼的民眾,漫天飄舞的彩帶……看著這些,我卻沒有上次回聖都的心情。 為了慶祝帝國同時擁有倆位神佑騎士,克里默陛下一反常態在皇宮大殿接見了我們,陪同的還有各主要官員和聖都神殿的大祭祀。 我和菲謝特穿著戰神賜予的銀色盔甲,在雄壯的宮廷禮樂中進入大殿,向克里默陛下行禮致意。 雖然我們倆是神佑騎士,但仍然是克里默陛下的大臣和晚輩,給陛下行君臣大禮是應該的。但我們現在的身份,我們與陛下之間的親密關系,對神殿和左相派系的人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陛下還是老樣子,大臣們也還是老樣子,但我親愛的老爸沒在。 “想我自繼承皇權以來,斯比亞帝國就連一個神佑騎士都沒有了,”看起來陛下非常高興,“誰會想到,今天竟然有倆位神佑騎士出現在我斯比亞帝國的皇宮中!出現在我眼前!” 站在倆側的群臣都微笑著大聲附和,不過要分清是假笑還是真笑就有點困難。 “起來吧!接受大家的祝賀,”克里默陛下親自走過來拉起我們,“你們當之無愧!” 陛下說著話,將我的手微微一捏。 “遵命!” 我把頭用力一點,腳後跟再碰在一起,戰靴“啪!”的一聲響。這樣子很有風度,是昨天菲謝特給我特訓的結果。 我們轉過身,大祭祀已經笑著走了上來。 “倆位尊貴的騎士,真是值得慶賀,”大祭祀在我們眼前比劃著祝福的手勢,“光明神永遠眷顧你們。” “謝謝祭祀大人,其實您不用太客氣,”菲謝特笑著說,“我們都還年輕,有很多事情需要您的指點。” “是啊是啊……” 我打著哈哈,盡量讓自己表現得謙虛些,可以不得罪的人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呵呵,真心祝賀倆位,”接下來是左相,他臉上的笑容象是塗了蜜,“菲謝特殿下和科恩總督真是不簡單,為帝國贏得如此殊榮……” “多謝左相大人了!”我也笑著握著他的手,“感謝您以前的教導啊!哈哈哈哈……” 煩瑣的接見儀式之後,陛下帶著我和菲謝特,還有左相以下幾位核心級別的大臣來到大殿後面的小議事廳,說有重要的事和我們商議。 在議事廳大門關上之後,陛下神色凝重的拿出一個卷軸。 “倆位神佑騎士回來了,帝國的重要大臣也都在這個房間里,”克里默陛下緩緩打開卷軸,“現在,我宣讀光明神族和神殿下發的戰爭動員令。” 我們站直身體,同聲禮贊,“贊美仁慈的神!” “致,光明神族聯盟斯比亞帝國皇帝及下屬各官員、神殿大祭祀及下屬祭祀,”陛下手捧卷軸念道,“受光明神族命令,天堂島神殿以光明神族的名義下達戰爭動員令。” “邪惡魔族在經過二十年的恢複後,正在密謀進攻光明神屬聯盟,為了保護各帝國的共同利益,為了保護各帝國的共同信仰,為了……”才聽了一小半,我已經開始頭暈,“……現決定各帝國組建聯軍,共同討伐魔族!” “……命令斯比亞帝國派遣騎兵三萬,並負責神屬聯軍三分之一的日常消耗……” 負責三分之一的物資,這是每次神魔大戰時斯比亞帝國的主要任務。相比之下派遣三萬騎兵只具有一點象征意義,事實上這三萬騎兵連戰場都不用上。 “……命令神殿下派官員,斯比亞帝國左相魯曼,出任神屬聯軍總軍需官。命令神佑騎士,斯比亞帝國王子,菲謝特*夏麥出任神屬聯軍斯比亞境內調度官。命令神佑騎士,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總督,科恩*凱達出任神屬聯軍第九軍團指揮官。命令……” 左相和上次神魔大戰一樣,負責聯軍的後勤事務。菲謝特的職務更好,負責調度所有途經我國的物資,甚至不用離開聖都。 和他們比起來,我就苦命了,第九軍團就是奴隸軍團!就是每次戰斗時沖第一,和魔族奴隸軍混在一起給雙方投石車當標靶的那個軍團,就是在神屬聯軍名冊上被注明是“戰爭消耗品”的那個軍團。 “今次聯軍陣容強大,兵員共計七十余萬……以上內容盡屬聯軍最高機密,各位知情者不得有絲毫泄露!此外,所有被命令出任聯軍職務的官員與祭祀,必須在明年二月前做好一切准備向聯軍報到,不得延誤!” “動員令宣讀完畢!”克里默陛下長出一口氣,放下卷軸。 “贊美仁慈的神!”大家低下頭,雙手合十禱告。 “各位都應該清楚,事情就這麼多。最好是動作快點把物資經費准備好以備聯軍隨時調用,”克里默陛下看看身邊的人,“誰出了差錯我要誰的頭,散!” 菲謝特被陛下留在房間里說話,我就抱著頭盔在門邊晃來晃去。 “科恩總督……不,應該是神佑騎士大人,”左相靠到我身邊來,“能和您聊上幾句嗎?” “當然,您是左相大人,”我漠然的點點頭,“您還是叫我科恩好點。” 左相呵呵一笑,又靠近了點,仿佛我倆之間從無一點芥蒂。 “該怎麼說呢?我得承認,我與科恩大人之間的關系不太好,但這其中有很多原因,”他微微搖頭,“可以說我們都是身不由己,是形勢逼迫著我們在這樣做……我在想,是不是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們重歸于好?” “左相大人有什麼好主意?我在聽著。” “您知道,您本來應該是我女婿,”左相說,“在那件令人難過的事之後,您與我女兒的婚約就解除了,這件事曾讓我很痛心。” “是嗎?”我仿佛是在聽著別人的故事,“我很遺憾。” “象您現在這樣成熟又有著高貴身份的人,應該了解政治是怎麼會事,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左相看著我,“如果您願意,我們可以試著變成朋友,至少在神魔大戰期間是朋友。” “做朋友?”我想起一些事,“那得先有誠意才行,您認為我這個管奴隸軍團的倒黴蛋能拿出什麼來?” “您別給我出難題就好,您知道,我這個軍需官可不怎麼好當。如果我們在聯軍中出現矛盾……那很不合適。”左相笑著說,“為表示我的誠意,從現在起,一切可能導致我們的關系進一步惡化的事我都會制止。” “這樣當然很好,”我說,“您對我還有什麼忠告嗎?” “帝國將有一系列的人事變動,如果其中涉及到我們的朋友,我希望可以和您先溝通。”左相說,“此外,希望您可以把我的意思轉告您的父親。” “沒問題,我想您可以直接與我父親聯系,”我點點頭,“就這樣嗎?” “基本上就是這些,”左相說,“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熬過神魔大戰。不管戰局如何,神魔大戰一結束我們就會有二十年的好日子……再見!” “恩!” 我看著左相離開,轉身敲門走進議事廳,把左相的話告訴了陛下。 陛下聽完我的話,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可眉頭卻又皺了起來。 “科恩,你就當今天和左相什麼都沒說,安心做好你的事。”陛下拍著我的肩,“還要更小心的提防他。” “您是說……左相這樣做是降低我的警惕嗎?” “左相和我共事這麼久,他想干什麼我不知道嗎?”陛下笑笑,“他這是借你向我傳達和解的信息。” “那這些話……可信嗎?”菲謝特問。 “一半對一半,”陛下說,“左相離開,國內的派系之爭會暫時停止,我們之間的戰場就轉移到聯軍中去了。科恩你得早做准備,左相在聯軍中必定先對付你。” “這個我不怕,”我說,“我有准備,不管是他親自下手還是借刀殺人我都有考慮過。” “你要有嚴密的准備才好,”陛下說,“其實在你們去天堂島覲見光明神族時,我們就在人手的安排上與左相爭斗過。” “結果如何呢?” “除了你之外,其他人的任命左相方面都做出了讓步。” “是嗎?” “是啊,當時還不知道你們倆會被授予神佑騎士的稱號,左相費盡心機將其他職務推給其他國家。留給我國的職務中,合適你們擔任的只有第九軍團指揮官和調度官倆個位置。在和你父親商量後,我們決定調度官由菲謝特擔任,希望你明白我們的心意。” “本來就該這樣,”我說,“這下我就不必擔心菲謝特的安全了!” “你能明白就好啊,”陛下微笑著說,“這是根據你們的特長做出的安排,身份倒是其次。” “陛下,您不用擔心,”我說,“菲謝特能留在帝國我真的很高興!” “呵呵,你們知道嗎?這次戰爭的規模遠遠超過上次,”陛下說,“而科恩你指揮的奴隸軍團也不再是倆萬來人,而是一個七萬人的大軍團。這可是左相當初做夢都想不到的,當光明戰神要聯軍擴充第九軍團的命令下達後,左相都呆了。” “為什麼會這麼多人?”我心里一驚,“我沒有那麼多軍官啊,我才訓練三百來個。” “本來聯軍准備了四個奴隸軍團,加起來是八萬人,”陛下為我解釋,“但是以一個神佑騎士的身份去指揮一個倆萬人的小軍團,這有些說不過去。所以聯軍就把倆個奴隸軍團合在一起,此外還臨時征召了一些奴隸,你的軍團就成了現在這個規模。” “是這樣啊!”菲謝特在一邊說,“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那三萬人可能不是征召的吧?” “說的沒錯,這些奴隸是臨時從神魔分界線上抓的!”陛下的表情嚴肅起來,“科恩你一定要注意,這個軍團的士兵結構已經變得非常複雜。” “我知道,馬丁爺爺給我說過,”我點著頭說,“奴隸軍團里的奴隸士兵是從曆次戰爭中存活下來的,都是些不好管的兵痞老油條。” “現在加上這些沒訓練的新兵,你面對的將是更困難的局面,”陛下說,“他們一直居住在倆個聯盟的分界線上,什麼種族都有。長期在夾縫中生存使他們成了一個神魔觀念相當淡薄的群體,想用信仰的力量來統領他們是不可能的。可以這樣說,如果你處理得不好,他們在聯軍中給你帶來的危險不下于左相。” “好吧,我再想辦法,”我說,“只要是問題,總會有辦法解決的!” “你訓練軍官的事菲謝特已經告訴我了,基本上你的思路是正確的。”陛下點點頭說,“軍官缺乏的事你不用擔心,我已經給你准備好了。” “是!我早知道陛下不會不管我的!”我呵呵笑著,“給我多少?” “你現在是神佑騎士,不要這樣笑!”陛下敲了我的頭,“不多,就一百來人,絕對合你口味。” “合我口味……”我眨著眼睛,“這什麼意思?” 陛下對我說,“都是些因為犯錯而被發配邊疆的軍官,怎麼樣?我把他們全部給了你。” “不會吧!”我傻了,“那現在複雜的不止是士兵,連軍官都複雜了!” “不過呢……這些軍官都是你老爸的手下,”陛下說,“你要是覺得不滿意就讓他們繼續種果樹去。” “種果樹的?”我忙說,“我要我要我全要!” 一聽他們是種果樹出身,我和菲謝特都笑了。 “從現在到神魔大戰,這段時間里局面會比較平靜,”陛下親手為我們打開了門,“維素會告訴你們該怎麼做,你們把他交代的事做好,其他問題交給我們就好。” “是!” “你們先回黑暗,把自己行省的事處理好,特別是要布置好黑暗的防務。”陛下小聲說,“有一筆錢已經轉到維素那里了,你們可以用這筆錢擴充一下你們的軍隊。” “是!” “去吧,我的孩子們,”陛下摸著我們的頭,“是雄鷹——就該飛翔!”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