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聖都的街上還是那麼熱鬧,熙熙攘攘的人或高興,或忙碌,他們都在為生計奔波著。 如果不是到我和菲謝特的高貴服飾和身邊的衛兵,都沒人會注意我們。 在整個帝國,除了我們這些貴族官員,好象沒其他人對即將到來的神魔大戰表現出哪怕是一絲一毫的關心,也許一般平民會認為這只是神魔和貴族的事吧! 說實話,我對這樣的情況感到吃驚,只要是戰爭,那就不可避免的會把每一個人都拖進去。不管你是否願意,沒人逃得過這個巨大的旋渦。 等我們回到城外的駐地,已經有很多人在等著我們了。 “參見王子殿下!總督大人!”一個中校軍銜的軍官快步跑到我們馬前,對我們行禮,“我是中校軍官卡羅斯,奉命帶領一百二十五名軍官向科恩總督報到!” 說完將一份報到公文交給我們。他有一張四方臉,年紀比我們大,應該是接近三十歲的樣子。還好,這個年齡段應該和我們沒代溝。 “知道了,”我接過陛下和父親親手簽發的公文,還著禮說,“你們的動作還真快,我和菲謝特殿下也才剛剛知道你們會來。” “報告長官!我們是十天前在暗月行省接到命令的,”卡羅斯說,“時間緊迫,下官不敢耽誤,好在一路上也沒什麼意外。” “從暗月行省到聖都你們只用了十天時間?”菲謝特有些驚訝,“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段路程起碼需要十五天的時間。” 聽到菲謝特這樣問,卡羅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稟殿下和總督,我們都是些下級軍官,別的不行,吃點苦是本份。” “別這樣說,本份和吃苦沒有必然的聯系。”菲謝特看了我一眼,“很高興你們的加入,你們先去休息,我們准備一下就要出發了。” “是的長官!”卡羅斯再行一禮,退開。 我看著一百多名軍官在卡羅斯的口令井然有序的下馬進帳,對身邊的菲謝特說,“這次來的軍官還不錯啊,沉著老練,剛剛好可以和我們的新進軍官搭配。” “倆位老爹培養的人,當然錯不了,”菲謝特笑著說,“說起我們的新進軍官……對了,好象還都還沒佩帶軍銜標志呢!” “是啊!”我這才想起來,近衛團的軍官都還沒有佩帶領花,連身上穿的軍服都在訓練中搞得破破爛爛,“你不提這個我還忘記了!” “快點准備吧,我們的時間可不多。”菲謝特下了馬,向帳篷走去。 “海爾特!杰克!”我對身後的倆個兄弟說,“你們拿著我的手令,馬上去軍部領取五百名軍官的標准裝備,要快點!” “是!”海爾特和杰克向我行禮後離開。這些日子以來,兄弟們已經知道在什麼情況下該叫我長官,在什麼情況下叫我老大,再不是以前那幾只遇事不知輕重的菜鳥。 看著倆個兄弟帶著人向城里急馳而去,我也下馬進了帳篷。 大概倆個小時後,他們就帶著領到的裝備回來了,聽他們說,領裝備的時候很順利,左相的人也沒有為難。 “對了老大,”杰克靠到我身邊,“我們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件怪事。” “什麼事?”菲謝特放下手里的文件,抬頭問。 海爾特說,“是這樣的,我們途中路過一座火災後的大宅院,看到很多人圍在那邊議論。” “這有什麼奇怪?”我說,“著火嘛,難免的事。” “老大,你知道那是誰的府邸嗎?”海爾特說,“如果你知道你會很高興的。” “誰的?” 杰克笑嘻嘻的說,“就是那個把你從皇家學校開除的……” “皇家學院院長?”菲謝特問。 “是那個老混蛋啊!”我果然很高興,“他的胡子燒掉沒?” “就是他家,不過我們聽人講,”杰克說,“前天晚上他家著火時,不知為什麼救火的人遲遲不到,他們家也沒逃出人來,連一個仆人也沒逃掉。” “死了?”菲謝特大吃一驚,“可惜!” 雖然我一直和這位院長的關系不怎麼好,但是聽到這個消息也有一絲惋惜,那畢竟是個有學問的老家伙。 “這件事不對啊!”我看著菲謝特說,“就算是起火,也不可能一個人都逃不出來,難道說是左相……” “恐怕是這樣,真是想不通左相為什麼要對他下手,”菲謝特點著頭說,“這位院長除了頑固與愛慕虛榮外,並沒什麼大錯。真是可惜……他還做過我的老師呢!” “算了吧,這又不是我們的事,”我轉身對兄弟們說,“你們把裝備發下去,我們一會就出發。” “好的!” 近衛團員們還是第一次穿軍官制服,雖說以前的訓練中也有叫他們當當臨時軍官,但那畢竟叫“臨時”啊!和現在比可差遠了!他們嘻嘻哈哈的穿起清一色的新裝,灰色亞麻襯衣被漿得筆挺,灰呢軍官服外套著盔甲,領口閃亮的領花,軍服上黃銅的紐扣……配著幾百張笑得快爛掉的臉。 “呵呵,這叫什麼?”我和菲謝特看著這些人摸狗樣的家伙們,“臉都笑開花了!” “可以當軍官,當然值得高興,”菲謝特說,“特別是那些異族士兵,如果在別人的部隊里,累到死也別想到手半個領花。” 我苦笑著搖搖頭,走上前去。 “你們這些家伙,有什麼好高興的!別再給我丟臉了,”我大聲罵著,“偵察和游騎派了沒有?該干什麼就趕快!准備出發了!” 幾百人被我一罵,立即就摸摸鼻子恢複了正常,開始有條不紊的安排著准備工作。 我把卡羅斯帶來的軍官分別安插到三個小隊中,這樣軍官們可以更快的互相熟悉,而卡羅斯本人就跟在我身邊。 一聲令下,全部出發。 夜鷹小隊負責外圍,派出翼人偵察兵和游騎兵在隊伍前後左右偵察。奔狼小隊的人一分為二,分別擔任前衛和後衛。蒼穹小隊在我們身邊組成本隊。遠離商路後,因為行人的減少,整個團隊的速度在逐漸加快。 卡羅斯眼都不眨的看著這一切,既驚奇又佩服。 “總督大人,”他問我,“這些軍官都是您訓練的嗎?” “是,”我說,“有什麼問題?” “沒問題,”卡羅斯搖頭晃腦的說,“下官當了半輩子的軍官了,可這樣嚴密的偵察,這樣快的行軍速度,還有這麼多的異族軍官……我都是第一次見到。” “那依你看來,”菲謝特接過話去,“這些軍官的表現怎麼樣?” “殿下,別的下官不知道,”卡羅斯說,“但就下官所看到的,這些軍官很出色。有了這些優秀的下級軍官,我們的戰斗力會有一個大的提高,別的部隊將很難和我們相比。” 我止不住在心里暗笑,如果他知道這些家伙不久前還都是愣頭青的話,他會更吃驚。 遠處,一個飛翔在左前方的翼人偵察兵突然把身體一轉,向我們所在的位置飛來。 “哦?”菲謝特也注意到了,“看來有什麼事。” “報告長官!”翼人飛到我們身邊,保持著與我們一致的速度,“在前面靠右五里的距離有一小片樹林,樹林邊大約有五十人形跡可疑!” “五十人?這里靠近聖都……非管不可。”我想了想,轉頭對卡羅斯說,“你和海爾特帶著前衛去,把這五十人全部拿下!” “遵命!”卡羅斯快馬加鞭,去和海爾特的前衛會合。 行進的隊伍在接到我的命令後,立即把隊形調整成合圍型式。在翼人偵察兵指引下,後衛也快速的趕上本隊,一左一右從倆邊插上,已經將目標完全包圍。 海爾特和卡羅斯帶著人長驅直入,在馬背上大聲喊出自己的名號,只用了幾分鍾時間就解決了戰斗。 對方那會知道“斯比亞帝國皇家軍隊近衛團奔狼營”是什麼東東?只看見被一伙鮮衣亮甲的帝國軍官包圍,還沒動手就已經氣弱三分,手里的武器也只是象征性的揮舞著。在一個倒黴蛋被海爾特一腳踢在臉上倒地之後,他們全部都放棄了抵抗。 “軍官先生們!軍官先生們!大家不要動手,聽我說,聽我說!”一個看起來是頭領的人越眾而出,來到我們的馬前,“誤會,這是誤會!我們都是左相府的侍衛……” 我和菲謝特對望一眼,左相府的侍衛跑到這遠離聖都一百多里的地方來干嗎?這其中必有緣故! “左相府的侍衛?”菲謝特一夾馬腹,仔細看了看這人的臉,“我常常去左相那,怎麼從沒看見過你?你說慌!” “竟敢冒充左相府的人,去你媽的!”站在後面的海爾特舉起手來,長劍連鞘打在這家伙臉上——刹那間皮開肉綻。 “嗚……”這人悲鳴著用左手捧臉,也顧不得指縫中流出的鮮血,右手已經從腰里抽出一塊令牌遞上。 海爾特一手奪過,再一腳將他踢飛,這才將令牌交給菲謝特。 “是左相府的侍衛,”菲謝特仔細看著手中的令牌,大聲對我說,“將軍,看來我們是搞錯了!” “也有可能這令牌是偷來的!”我向菲謝特點點頭,策馬上前對這群侍衛喊,“出來個知道事的!” “將軍大人!將軍大人!”又從這群侍衛中出來一個人,他連滾帶爬的跑到我面前跪下,“小人是左相府的侍衛副隊長,我知道……一些事情,不知將軍大人要問什麼?” 我瞪著他,“你說你是左相府的侍衛?” “是啊!小人真的是左相府的侍衛……”他連忙回答。 “除了這個令牌,”我說,“你還有什麼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 “將軍大人!我我我……”看著海爾特板著臉靠近自己,他幾乎哭出來,“我一時之間真的說不上來啊!我們平時就只帶著令牌外出的……” “我呸,我問你答,如果你有一點答不上來我就殺了你!”我吐他一口唾沫,“左相大人平時有些什麼習慣?還有些什麼愛好?有些什麼朋友?這些日子都有那些人去左相府做客了……” 不是我喜好這種侮辱人的壞習慣,我現在可是在扮演左相的朋友,所唯物以類聚,左相的武將朋友還能有什麼好習慣?吐你口水還是輕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全知道……”他被嚇壞了,一大串左相近日的生活細節從他嘴里奔流而出,如果是換個人換種方法,得到的情報不可能這樣詳細。 “看來你沒騙我,”我點點頭,“起來吧!” “是是,謝謝將軍大人……”他站了起來。 “你們跑過這里干嘛?”菲謝特說,“還好是遇到我們,你們不知道科恩*凱達今天晚些時候會從這經過嗎?碰上他你們可就完了!” “回大人話,”他點頭哈腰的說,“是左相差我們出來辦事的!” “事辦完沒有?”菲謝特親切的說,“左相大人的事我們當然要幫忙。” “回大人話,快辦完了。”這個副隊長說,“才剛剛抓到,還沒來得及抹掉……” 菲謝特看我一眼,我意識到這一定不是件小事,向一邊的杰克打出手勢。 “那好,我看著你們做完,”菲謝特想了想,對這個副隊長說,“然後我們一起去見左相大人。” “這……”聽到菲謝特這樣說,副隊長楞了一下。 “這什麼這!叫你做你就做!”我吼他一句。 “呵……呵,是這樣的,倆位大人,這事是左相大人交代我們辦的,”副隊長極小心的說,“大人們請先離開,我們馬上就來,馬上就來……” “你說什麼?”我眉頭一皺,“再說一次!” 在我們拖延時間的時候,杰克已經帶人在樹林中拖出幾個大袋子,遠遠的向我打著手勢。 “好吧,”我說著話,舉起左手摸了摸下巴,“那我們就先離開!” 副隊長喜出望外,連聲說,“謝謝將軍大人!謝謝!” 我左手一帶缰繩,右手“唰”的一聲抽出長劍砍在他脖子上。 一片慘叫聲,五十來個侍衛包括先前那個被海爾特打的那個,全部為左相大人“盡忠”。看得和我們還不怎麼熟悉的一干軍官驚訝萬分。 “總督閣下……”卡羅斯咽下一口唾液,“就,就這樣殺了?” 我點點頭沒吭聲,和菲謝特策馬向杰克那邊走去,幾十個軍官已在身後下馬,用東西挖起坑來。 “卡羅斯,相信你也明白我們和左相的關系到了何種地步……”這種事菲謝特解釋起來比較清楚,“殺戮是壞事,我們也不願意這樣做。但是為了保護自己,我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你應該他們回去後我們會有怎樣的結果。聽我說卡羅斯,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軍官……” 我敢肯定卡羅斯的頭暈了,因為他不斷的說,“是的殿下,是下官考慮不周,請原諒。” 杰克正在努力解著袋子上的繩結,知道我們走近,抬起頭對我們說,“長官,這里面有人,還是活的!” 我點點頭,看著他解,心里對這個左相要極力除去的人非常好奇。 第一個袋子打開了,是一個中年美婦,衣著普通,淚流滿面。在嘴里塞著東西被除去之後就開始大口的呼吸空氣……很顯然,她現在沒時間回答我的問話。 第二個袋子打開,是一個面目俊朗的少年,臉腫腫的好象挨過不少耳光的樣子,身體還被繩子綁著,已經拼命掙紮著向那夫人爬去。嘴里“嗚嗚”叫著,好象是在叫“母親”。 看到這個少年,中年夫人的眼睛里有了些活力,不再象剛才那樣死氣沉沉。 “解開他們。”我吩咐一個站旁邊的軍官,沒我的命令,沒人敢在敵我不分的情況下這樣做。 最後一個袋子被打開,出來一個我們大家都很熟悉的……老混蛋! “是你!”我吃驚不已。 “院長!”菲謝特跳下馬背,一把掏出“聖都皇家學院院長”嘴里的臭襪子,“院長,怎麼會這樣?左相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你?” 看著這個說不上是我仇人,也說不上是我朋友,甚至說不上是個陌生人的老家伙,我一時竟不知該說點什麼才好。倒是卡羅斯看王子殿下如此禮遇這人,于是取下隨身水壺先給“院長大人”漱口。 “殿下……”院長看清了眼前的人,嘴唇哆嗦著,“殿下……我的夫人!我的孩子!” “喂,這個……院長,”我在他身邊蹲下,用手拍他的肩,“不要慌,你家人沒事……” 本來神智有些昏亂的院長一看到我,立即恢複清醒,身子猛的向後一縮,大喊一聲,“怎麼會是你!不准碰我!” 他的反應之快,態度之激烈,讓我有些有知所措,本來要拍到他肩的手也懸在空中……下不了台,這讓我很沒面子。 好在這里除了幾個兄弟,沒人知道我與院長的往事。 “看來您的神智還沒有恢複,”我很認真的說,“我來幫你看看……” 說著一只手向院長抓去,卻被菲謝特攔住。 “院長您完全恢複了是吧?”明知道我想修理院長還攔我,菲謝特這小子!他一邊說話一邊對院長猛眨眼睛,“不用科恩總督‘親自’給您恢複了吧?” 院長看看我,再看看菲謝特,然後艱難的點了一下頭。 菲謝特轉過頭來對我一笑,“院長已經恢複了……科恩總督,麻煩你去看看院長的夫人和公子的情況好了。” 菲謝特都這樣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他是我兄弟,我只好摸著鼻子走人。 “夫人,公子沒受傷吧?請喝點水,”我接過一個軍官遞給我的水壺,拿給中年婦人,“我叫科恩,科恩*凱達就是我。” “科恩總督,謝謝您的救助,”中年婦人站起身體整理了自己的衣服,非常鄭重的給我行了一個禮,“我是羅倫佐的妻子瑟西,您的名字我丈夫經常提起。” “不用說,院長大人一定沒說我什麼好話,”我很是垂頭喪氣,可對著這位瑟西夫人又不好發作,“算了……夫人,你們這到底是怎麼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瑟西搖頭,“我丈夫前天回家後就帶著我們連夜逃出聖都,在這里躲了這麼久還是被找到了……” 我從瑟西夫人的話里推測,容易犯傻的院長大人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又得罪了左相,好在這次還沒傻到家,在回家的路上醒悟之後立即帶著家人逃了出來。 “你們一家三口,要到那里去呢?”我問瑟西夫人,“不是還有倆位公子嗎?” “我們……”瑟西夫人欲言又止,看著丈夫所在的方向。 我轉頭看去,院長大人已經在菲謝特面前老淚縱橫。 “夫人,您等一下,”我對瑟西說,“我去和院長商量,先找到另倆位公子再說。” “我丈夫……他是一個對自己的信念很執著人,還要偏勞總督大人。”她再行一禮,我忙轉身逃開,不知為什麼,有人給我行這樣的大禮我會覺得渾身上下不自在。 “好了沒有?”我走到菲謝特身邊。 菲謝特緊握著院長的手,好半天都沒松開。 “科恩,我想讓你幫個忙,”菲謝特轉頭對我說,“我想在黑暗行省辦一所學院,院長職務仍由羅倫佐擔任……” “不!”我堅決反對,“我和他沒話說!” “不!”院長也激烈抗議,“我與此人從無共同語言!” “是嗎?”菲謝特看看我倆,看得我心里發毛,“那你們這次為何又配合得如此默契?” 我說,“我沒想到會這樣!” 院長說,“意外!” “倆個笨蛋!就這樣定了!”菲謝特輕笑一聲,“我以王子殿下和神佑騎士的身份宣布,羅倫佐,你從現在起就是黑暗行省學院院長!科恩總督,你必須在最短的時間里找到羅倫佐院長的倆個孩子。以上倆項已是命令,立即執行!” “是!”我和院長站直身體回答,我窩了一肚子的氣,羅倫佐院長愁眉苦臉。 “就這樣吧,我們也耽誤了不少時間,”菲謝特開始戴上手套,“該出發了!” “卡羅斯!給這三位換衣服化裝,”我大聲下令,“海爾特!你帶三十人,按照瑟西夫人的指引立即去找到另倆位公子,不必與我們回合,直接去黑暗城!其他人湮滅所有痕跡,立即出發!” 輪不到任何人發表意見,軍官們在最短的時間里就做好了一切,帶著換過衣服的院長一家,我們繼續上路。 二天後,海爾特帶著院長的另倆位公子追上了我們,院長一家五口相擁而泣,看得我們也唏噓不已……我是沒想到,面目可憎的老混蛋也有如此人性的一面,還是瑟西夫人看起來順眼,哭起來都是那麼美麗,她和納舍爾皇後還有老媽是一個級別的,都屬于漂亮媽媽形。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