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終于,我們又看到黑暗城那高大雄偉的城牆,半年不見,黑暗城的主體工程應該差不多完工了吧。 一隊輕騎護著我們進從寬大的城門進入,踏上了青石板鋪就的大道。平坦筆直的街道倆旁栽種著秀麗挺拔的小樹,後面是倆層或三層的小樓。樹樓之間站滿正在歡呼的黑暗城居民,人類向我們投擲鮮花,矮人小孩們很整齊的跳著他們自古相傳的野人舞,半獸人用拳頭捶打胸膛發出高聲的嚎叫,還有數量極少一笑就露出撩牙的吸血族…… “咻——砰!” 精靈們輕彈手指,一個個超小型的絢麗魔法球飛到街道上空爆開,散發出五光十色的異彩。有的魔法球不小心射偏,掠過我們的頭頂在高高飛著的翼人身邊爆開,天性愛玩鬧的翼人們裝腔作勢,大叫著從空中跌下又飛起,引得大家發出善意的哄笑…… 他們不是在歡迎神佑騎士,也不是在歡迎貴族領主,更不是在歡迎總督將軍……他們只是在歡迎朋友而已。 “科恩!菲謝特!” “菲謝特!科恩!” 真高興他們肯叫著我們的名字,事實上,很多異族人甯願叫你大人老爺而不直接叫你的名字。直呼其名,他們通常用這樣的方式來稱呼最親密的人。 當我們踏上總督府的台階後,一名市政廳的官員走到街道正中大聲說,“各位市民——殿下和總督遠途勞頓,回到府中還要處理很多公務,各位就散了吧!” 市民們哄笑著散去,這些平時在神殿文書上被稱為“刀劍相加亦不退讓半步的愚民” “渾身散發惡臭,不知廉恥為何物的鼻涕蟲”正面帶微笑向我們揮著手散去。 一個行省總督做到如此地步,我想得過。看到各族市民如同對待自己親人般的真心待我……盡管我還有可能要在將來的日子里為他們付出更多,我也想得過! 我轉過身來正對大門,守衛府門的士兵齊聲高喊,“殿下好!總督好!” 我微笑著對士兵點頭,英氣勃發的邁開大步正要走進府門,身後卻有人說話了——很大聲那種。 “不能這樣!” 我頭皮一麻。 “殿下容稟,”是羅倫佐這個老混蛋,只見他對菲謝特躬身一禮,緩緩說道,“作為一名高級官員,對屬下的問候與敬禮一定要做出明確而干練的回應,絕對不可以敷衍了事!這是一個貴族應該具有的基本禮儀常識。” 知道我的頭皮為什麼發麻了吧?這個老混蛋自從一上路就開始對我指手畫腳……不滿意我的言談,不滿意我的舉止,不滿意我的一切! 說實話,自從菲謝特決定收留他我就有這個心理准備,我也承認他的確是一個人才,而且是行省目前很缺少的人才。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就得忍受他的全部。 對我指手畫腳也就罷了,令人氣憤的是他從不對我明說。通常是在我說出或者做出點他認為不妥的事時,他就會非常鄭重的向我——身邊的某個人,不特定是誰,反正誰的官大就挑誰。向這個人列指出我的錯誤……這讓我很沒面子!現在,就連身邊的軍官們看我的眼神里都滿是憐惜。 我問過菲謝特,這些事他為什麼不直接對我講,那樣的話我的感覺會比現在好很多。 菲謝特笑著回答我,“我早幫你問過了,院長說他自聖都皇宮事件後就發誓不和你說一句話的。做為一個貴族紳士,他得遵守自己的誓言……” 我茫然…… 如果我對他的話沒反應,他就會一遍又一遍的說下去,沒人在旁邊他就對天大呼一聲“光明神啊——”然後就唧咕唧咕唧咕……一直說到你想去撞牆自殺都不停,一直說到你改得讓他滿意為止。 “你們好!”我舉右手橫放胸前,大步走進總督府。心里的輕快已經不翼而飛,想的都是用什麼辦法才能將他早日關進籠子里給大家觀賞。 身後的兄弟們和官員小心翼翼,一一向門口的衛兵還禮之後才敢進門。 因為我們還從未進過總督府,所以吸血族人凱南——也就是威紗的哥哥,這位黑暗城的建築總監陪在我們身邊,為我們詳細介紹。 竣工不久的總督府風格非常的樸實,線條流暢自然,也沒有任何多余的裝飾。進入大門後就是一個小廣場,三層樓的前議事樓正對著大門。這是市政廳各部司主管官員處理政務的地方,出于多方面的考慮,在一牆之隔的市政廳里辦公都是他們的副手,總督府與市政廳之間有多條通道相連。 以總督府和市政廳為中心,明哨暗崗守衛得相當嚴密。 前議事樓後面三十米就是小議事樓,也就是本總督處理政務的地方。比起前面規模雖然小點,但卻是目前為止黑暗城里最高的建築,共有六層。聽凱南講,站在最上面的一層可以將全城景象一覽無遺。 再後面點就是一個大花園。花園和圍牆一起將整個總督府隔成前後倆部分,後面的建築當然就是我居住的地方了。 才剛剛穿過花園,就看到有三位容貌端莊的麗人站在後院的門前等著我。正中風姿卓越的那個是菲琳*羅娜;左邊的豔麗異常的是凱麗*羅娜;右邊柔情似水的一位當然就是溫絲麗啦! “親愛的,”我呵呵笑著,向她們伸出了雙手,“我回來了……” “哦?你還知道回來呀?”菲琳微笑著橫了我一眼,小聲問我,“我的總督大人,你知道我們總督府的大門向著那個方向嗎?” “呃……”我回答不上,我的真的沒注意! “是朝著南方,”溫絲麗抿嘴一笑,“看你,還是這麼粗心。” “是啊,”我嘿嘿笑著,“朝南!” “哼!不是溫絲麗妹妹告訴你你會知道嗎?”凱麗的眼睛一鼓就更可愛了,“在外面玩得太高興了吧?把我們都給忘記了!” “沒有!絕對沒有!”我一手指天,一手撫胸對妻子們說,“我還給大家帶了很特別的禮物,整個大陸的市面上都買不到哦!” “好了好了,”身後的菲謝特快步趕上,“我證明,科恩這些日子以來可是辛辛苦苦的熬著,沒干過一件對不起大家的事……” “是啊!”我連忙接過話來,“我們進去吧……” 眼看三位妻子微笑著開始轉身,突然從身後又傳來一聲大吼! “不能這樣!” 我的頭皮又麻了,拳頭捏得“咯咯”響。 “呵,呵呵……”這次連菲謝特都非常尷尬,“我,我來給大家介紹,這位老先生是新任黑暗行省學院的院長——羅倫佐先生,在他身邊的人是他的夫人和孩子。” “羅倫佐?”我的妻子們一楞,還是凱麗反應快,馬上狐疑的問道,“就是聖都學院的那個老混……老院長?” 這可怪不得凱麗,因為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一向就是用“老混蛋”稱呼羅倫佐的。好在凱麗頭腦還很敏捷,沒把老混蛋三個字說出來,不然的話氣氛會更加的尷尬。 “三位夫人好!”羅倫佐上前幾步向我三位夫人行了禮,行禮的鄭重程度看得我心酸不已,“我就是聖都學院的那個羅倫佐,現在受王子殿下之命前來黑暗行省組建一所新的學院,以後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麻煩三位夫人!” “是嗎……”就算是很有主見的菲琳,也被這種情況弄得有些措手不及,“那……” “三位尊貴的夫人!我認為,”羅倫佐干咳一聲,法寶出手,“一位高級官員,回到領地的第一件事應該是處理政務而不是先與家人團聚,這是一名帝國官員應該具有的基本敬職道德。三位夫人以為呢?” “是的,但……” “三位夫人請回吧,”羅倫佐這個混蛋繼續說,“先公後私,天經地義。” 三位妻子無可奈何的看我一眼,向大家告別後轉身離去。菲琳更是拖著羅倫佐的夫人一起走掉……天啊!一會沒人帶俺進去,俺會在自己家迷路的! 無奈啊無奈……我們一干人等只有登上小議事樓,處理起離開後就堆積起來的政務,各部司的官員跑前跑後,將大量需要我親自決定的公文堆到我的書桌上。 別看我這個黑暗行省才建立不久,事情可不少。就在我們離開的這半年里,或者是成批遷入,或者是零零散散的從帝國各地湧來大量無地無錢的難民,各族人口都在不斷攀升中,據最近的一次統計顯示,行省總人口已經接近三百萬之多,比帝國原先預計的人口遷徙速度快太多了。 說起來,我的運氣真的是很好,如果不是在黑暗城建設初期就開始周圍幾十個小城鎮的建設的話,這麼多人怎麼都不干就可以把黑暗城擠個大窟窿! 現在,我的市政廳也已經進入了正常的運轉之中。各部司團結協作,以均勻分布在黑暗行省的幾十個城鎮為支點,在其周圍建立了很多大小村莊來安置難民。要說這些難民的生存能力真是很不一般,只要你給他一塊地和產糧前足以糊口的糧食,不用太多幫助……隔上三五天你再去看,一座小茅屋就已經出現了,一家人高高興興的在自己的土地上辛勤耕作著。 因為傳統與風俗的關系,我發布命令,把幾個主要的異族聚居地劃分出來成為單獨的區域,不再安排更多的難民進入,從根本上避免發生諸如大規模爭地爭水的沖突。這類沖突在難民中很常見,一般來說不難解決,但是混雜了種族爭斗就很難控制。 “總督大人,人口再怎麼多,大家也得有飯吃才行。”一個官員走到我身邊報告,“但從現在到新年春耕,一直要到夏末的第二次收成我們的民眾才能自給自足,在這之前的一次收成因為太多人口的沖擊而解決不了所有人的肚子……我們該怎麼辦?” 菲謝特眉頭一擰,抓住了問題的關鍵,“在我們想出辦法前還可支撐多久?” “我們下發的存糧還可吃上大半個月,省著點吃一個月,”官員立即報出一大串數字,“都是上次從暗月和聖都運來的,此外我們也要求居民們盡量自己找東西吃…… 但是,居民們沒有太多選擇,會打獵的都快把動物殺絕種了。此外還有挖野菜的,也把野地里都掏得到處是洞……” “漁獵要適度……不能趕盡殺絕!這樣吧,你們先把需要援助的地域劃成倆塊,”拼命揉著可憐的腦袋,我想要拿出更好的方案來,“靠近暗月邊境一塊,靠近萬普的劃成另一塊,立即造好名冊並維修道路等待我的命令!” “是!” “你下去吧,放心,”我用手指敲著桌子,“我會在近期——十天之內想出辦法來。” “這樣就太好了!謝謝總督!” 沒心情理他,我擺擺手讓他滾蛋。 “報告總督!”輪到另一個官員走過來,“我有問題。” “講!”我對他點點頭,不管什麼問題,都他媽的全部給我堆上來吧! “是這樣的,”看來這個官員准備很久了,講得很有條理,“您知道,我們建立了太多的村莊。這些村莊我們一時之間根本分不出人手去管理,目前連村長都是居民們自發推選的。我們很擔心,如果這樣下去市政廳將會很難有效管理他們,而且還不能排除有敵人利用這個機會大規模潛伏進管理機構的可能。” “市政廳有什麼對策?”菲謝特問。 “我們目前可以說是一愁莫展,雖然是村長但也馬虎不得,那可是行省最基本的管理階層,”彙報的官員倆手一攤,“學校里的第一期學員最起碼還要學習一年半的時間才可以用,就是各機構本身培養的那點後備官員也得在半年後才具備基本的管理能力……” “知道了,安靜!”我站起來在房間里來回走動,“讓我想一下。” “記錄命令,”我對身邊的記錄員點點頭,記錄員立即將蘸滿墨水的鵝毛筆放到紙面上,抬眼看著我,“黑暗行省境內所有城鎮及村莊,其行政長官都是由科恩*凱達總督直接任命。市政廳不承認任何民間推選的的管理人員與機構,任何一個黑暗居民都有權拒絕他們的調遣。此類人員與機構只能暫時擔任協調角色而沒有下達任何命令的權利,也必須在正式官員到達後立即停止一切活動!如有任何人違抗命令,均會被處以驅逐出境直至死刑的懲罰!此令,黑暗總督,科恩*凱達!” 在我一句一字發布命令的時候,菲謝特就站到記錄員身邊將我的話逐句修改。並沒有改變我的原意,但語法就變得既嚴謹正規又通俗易懂。 我看看經他修改後的命令原本,非常滿意。 “立即下發,但只能張貼在城鎮一級,不要發到村莊里去了!”我轉身吩咐主管官員們,“這樣的話,不管這些村長級的家伙是什麼人,都可以讓他們先幫我們管一段時間……時間一到,本總督通通不認!將他們及其親信全部罷免還要另遷別處外加三代不得當官!跟我來這手……我呸!” “這……”一個官員欲言又止。 “沒關系,”我對他笑著說,“你又不屬這類人,有什麼問題就說。” “是,總督大人,”他說,“你這樣做……不是有些不公平嗎?他們幫我們管理居民,什麼都不求,出于多種考慮將他們罷免也就是了,為什麼還要另遷別處這麼過份呢?” “我很高興你肯動腦子,但就和你們想得一樣,在這個時候自己跑來當官的只有倆種人。一種就是真的什麼都不求一心幫助大家的人,另一種當然就是我們所擔心的敵人。”我笑得很開心,“前一種人嘛……我感謝他們,但他們本來什麼都不求,既然他們不要錢也不要官,我這樣對待他們也沒什麼不對。第二種人嘛,一但發現格殺勿論,沒發現的這樣對待他們就夠寬厚的了,你明白了嗎?” “明……明白了!” “那你明不明白怎麼當官?”處理完最後一件政務,我很輕松,也不介意在下屬面前開個小玩笑。 “不明白!”他一臉茫然,所有官員都茫然,心想當官這麼複雜的事那能一倆句話就可以說明白的? “我告訴你們,不管一個官有多大他都是人,腦袋不可能比你們更聰明,事實上有很多官員沒你們聰明,眼界也沒你們這麼開闊。但重點不在這里,”我站起身來,將我剛剛脫掉的衣服重新穿好,“重要的是他做事的手法!同樣一件事,有人來做大家就怨聲四起,有人就偏偏做得滴水不漏,這才是重點!” “還有嗎!”一個官員情急之下拉住了我,我一看他馬上放手,“對不起,總督大人!” “還有嘛,那就是……”我突然想起在神殿浴室中教那個祭祀欺上瞞下的事,“還有就是極度的忠誠,仁愛,敬業和道德!” 說完,我拉著菲謝特下了樓,向後院走去。 憑著直覺,當然還有侍女們的指點,我和菲謝特來到了後院的小客廳前。 “等一下!”菲謝特一把拉住了我,“我差點忘記,你的夫人們好象在跟羅倫佐院長討論問題。” “你怎麼知道的?”我問他,“我說那個老混蛋怎麼不見了呢!她們是不是要扁他?” “你想得美!是我們處理政務時凱麗把院長叫走的,你沒留意,”菲謝特壓低了聲音,“怎麼辦?也許她們正在和院長簽定一個對付你的重要協議……” “我們去看看,”我被嚇到了,“偷偷靠近,不要出聲!” 我和菲謝特伏下身子,慢慢潛行到小客廳的一個窗口下蹲好,支起耳朵聽著里面幾個人的談話……!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亂世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