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海爾特!” “是!” “還要多久才可以到達神屬聯軍總部?”我抬頭看看昏暗的天空,“天已經快黑了!” “照聯軍配發給我們的地圖看,”海爾特用手指著前方,“在前面不遠的山下就應該有個兵站,再過去一點就是聯軍軍部了,今天晚上能趕到的!” “好,你先帶幾個人去兵站准備一下,”我點著頭說,“馬匹需要休息,飲過馬之後我們再去軍部。” “是!”海爾特向我行過禮,帶著十幾個人快馬奔去。 我這幾天的運氣實在不怎麼樣,一出國境就開始下雨。因為是春天,雨雖然不大但卻下個沒完沒了,隨行的軍官們天天就只得穿著又冷又濕的衣服趕路,好在他們還在當士兵時就久經考驗,一路上倒沒人叫苦。道路的泥濘程度更是可怕,馬兒用一分力氣下蹄,要想再把蹄子從爛泥里抽出來就得花上十分的力氣。 我穿的是神族公主麗瑞塔送我的黑色盔甲——就是自帶披風的那套,非常奇怪,它居然不會被雨水弄濕。而且不管我穿著它做什麼,這套盔甲帶披風都是既不髒也不壞,為了試驗這套盔甲的性能,我甚至還把它丟到火里去烤過,結果是盔甲沒事,火卻莫名其妙的熄滅了…… 我從未聽說過盔甲可以用來滅火的,更不明白這算怎麼回事,所以在這十來天的時間里我每天都用火去烤,結果還是一樣。不管我用多大的火,它都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摸樣。倒是海爾特他們說盔甲越烤越黑,但我又不覺得它真有變化。 進入兵站時,海爾特等人已經生起堆堆溫暖的篝火,在這種鬼天氣里長途行軍之後,最享受的事莫過于坐著喝上一口熱湯了。 軍官們得到命令,把馬交給兵站里負責照顧馬匹的士兵,然後很有次序的在篝火邊坐下來,一邊互相開著玩笑一邊喝水休息。 我帶著幾個人在篝火間巡視著,說是巡視,也不過是拍拍這個的腦袋再踢踢那個的屁股……正所謂拍一拍活力充沛,踢一踢就精神百倍! 開始我也是為了找點樂子才這樣做的,可後來這些家伙上癮了。特別是有幾個癮大的,我那天要是忘記踢,他們就會找著各種借口在我身邊晃來晃去一副渾身不自在的樣子。只要我過去“啪啪”倆下,他們馬上就正常了。 在別人看來,我們可以說是一支非常奇特的隊伍,全部一千多人都是軍官而沒有一個士兵。雖然這些家伙不久前還是小兵兵,但現在他們都成了貨真價實的軍官,他們的大名可都寫在斯比亞帝國軍部的軍官名冊上呢! 可以說,這一千多名軍官是值得我驕傲的力量,更是整個黑暗軍隊的精華所在。戰技指揮自然是一流,最可貴的一點卻是思維更傾向于我的模式。做為我的的下屬,理解我的意圖並與我配合默契這一點顯得尤其重要。 就是在形體上差異很大。 據我一路上的觀察,其他部隊是軍官構成基本上全是人類,異族軍官只占極少數。那象我的部隊,差不多有一半的軍官全是異族。對其他的高級將領而言,別說是讓這些異族軍官去指揮打仗,就是讓他們安靜的待在營地里不打架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所以我們一路走來,幾乎沒人願意和我們同行,就好象我們身上爬滿了虱子。這樣也好,他們要和我一起走的話我還嫌麻煩呢! “長官!”一個翼人少尉跑過來,“馬都飲好了,現在就出發嗎?” “走吧,”我點點頭說,“早點到軍部,說不定還可以找張床什麼的……” “是!馬上出發。”他轉身去找值星官。 不管從那方面來說,軍部都算是個很講排場的地方,里面的人也很臭屁。而我又向菲謝特保證過在聯軍里不亂來,所以只帶了十幾個軍官和我一起去。 從兵站出發一個鍾不到,我們就看到一個被大片帳篷圍繞著的莊園,這就是聯軍軍部的臨時辦公地點了。聽說在靠近神魔分界線上的一個大城市中,還有一個更大的軍部正在建設著。 在莊園門口下了馬,杰克幾步跑在前面把我的報到證明拿給門口的衛兵看。因為天已經黑了,所以衛兵讓我們等一下,自己跑去通知長官。 不一會,一個穿銀色盔甲的將領就從里面走出來,一直來到我面前。 “嘿嘿,好久不見,你怎麼還是這個臭毛病?”我笑著和她說話,只看她的盔甲和走路的姿勢,我就認出她就是和我並肩戰斗過的那位里瓦帝國的女將軍。 “跟我來,”她說話很生硬,“神佑騎士閣下。” “不用叫我閣下,如果你的態度能親切點的話更好,”我跟在她後面,“你怎麼會待在軍部呢?不是在這里當花瓶吧?軍部的花瓶就得穿盔甲嗎?那你現在……” “混蛋!”她生氣了,又是一劍鞘打在我腰間,“閉嘴!” “啊——”我很誇張的大叫一聲,“下次記得打輕點,打壞了你賠不起……誰是我們的總指揮官?” 因為在早先的動員令上並沒有公布總指揮官的人選,所以我有此一問。 “總指揮是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是坦西帝國現任皇帝的弟弟,”她轉過身來正眼看我,“很高興,你終于問了一個比較正經的問題。” “這樣啊?”我恍然大悟,“那麼我該怎麼稱呼你,只叫將軍的話可不怎麼好,現在軍部里隨便伸伸手就可以抓一大把的將軍。” “溫特哈爾*雷尼,這是我的名字,”她想了想,小聲說,“記得稱呼我的全名,不然你就得挨揍。” “我盡量記得就是。”我聳聳肩回答她。 我們走進了莊園里唯一的一座建築物,它是一幢三層的田園風格小樓,白晃晃的象是不久前才重新粉刷過。 穿過門廳,徑直上了樓梯,木制地板響動挺大。 “親王殿下,”溫特哈爾輕輕敲了門,“神佑騎士,第九軍團指揮官科恩*凱達前來報到。” “請進!”一個溫和,並不出眾的聲音隔著門傳了出來。 溫特哈爾替我打開了門,我走了進去。 一個面容平和中年人正坐在他那寬大的書桌後面處理公文,他的頭發梳理的一絲不苟,左胸上綴滿勳章,合體的軍服也熨燙得非常平整,領口處還露出點亞麻襯衣的蕾絲白邊。 我在房間正中站定,給他行軍禮,“長官好!” “晚上好,年輕的神佑騎士,”他向我點點頭,放下手中的鵝毛筆站了起來,“歡迎你來到神屬聯軍,路上還順利嗎?我希望你適應這里的氣候。” “氣候還沒壞到讓我無法忍受,親王殿下。”我很恭敬的回答他。 “很高興你這樣認為,”他在桌邊倒了倆杯紅酒,遞給我一杯,“來一杯吧,我們可以談談。” “好的殿下。”我雙手接過了酒杯。第一次見自己的上司,我可不想擺出神佑騎士的架子,我現在是一名軍人。 “是這樣,有關于你的過去……你知道有很多傳聞,而我並不在意,作為一名指揮官,我更多的時候是用我的眼睛去看。”親王喝了一小口酒,溫和的對我說,“我只想讓你了解一件事,那就是我們必須在一起共事一段時間,我個人當然希望我們可以更好的配合。” “好的殿下。” “我並不是在命令你,你知道我無權要求一個神佑騎士什麼,”親王微笑著,“但做為聯軍的總指揮官,每天我都很煩惱。我的工作太多了,以至于無力去顧及一些小事。” “親王殿下,”我很乖巧的問,“您所說的小事是什麼呢?” “事情大小的定義……這更多的牽扯到了哲學,”親王看著我說,“這可是神佑騎士所擅長的,一個沒有智慧的人怎麼當得上神佑騎士呢?” “請原諒我的無禮,”我點點頭說,“那您每天的重要工作是——” “當然是與神殿的官員們進行會議,決定一些你不用知道的事,”親王贊許的笑笑,“至于你所在部隊的訓練……諸如此類的小事你自己去辦吧!” “是的!”我明白了親王的意思,“我明白了。” “很高興你了解到這一點,”親王走回桌邊,“你現在就去看看你的部隊嗎?他們在離此地倆天路程的地方駐紮。” “好的殿下,我還需要注意什麼嗎?” “沒有了,但我相信你會留意到一些細節。”親王回答我,“溫特哈爾將軍,麻煩你為神佑騎士帶路去取他的東西。” “是的親王殿下,”溫特哈爾站到門邊,“神佑騎士,請您走這邊。” “再見,殿下。” 卡爾*尤里西斯對我笑了笑,再次把頭埋到大堆的公文中。 領到一切證明我身份的東西和部隊名冊,我在溫特哈爾的陪伴下走出小樓。 “哦?神殿給我的軍團配了不少的軍官,”我翻看著手上的名冊,問身邊的女將軍,“怎麼神殿還管這個?” “那些軍官是神殿前段時間臨時從各國抽調來的,基本上都是些貴族子弟,”溫特哈爾回答我,“你放心,他們在戰爭前都會調走的。” “調走?”我的聲音高了起來,“他們是來渡假的嗎?我的軍團難道是旅游團?” “差不多,反正第九軍團也沒什麼好名聲。” “你什麼意思,是這些人造成的?” “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說完話,溫特哈爾轉身回到小樓里,把我一個人涼在大門處。 “名聲不好?”我覺得情況不大妙,大聲對我的軍官喊,“上馬!直接去第九軍團,杰克你去叫兵站里的人跟上!” 倆天的路程,我們一天一夜已經趕到。 第九軍團的營地在一個小鎮旁邊,我沒有從小鎮上經過,直接帶隊向著軍營奔去。 夜色下,隔很遠就可以看到營地里東一堆西一堆到處都點著散亂的篝火,營地中央地帶更是燈火通明一片嘈雜。走近之後,我居然隔著欄柵看到幾個光屁股的女人! 這他媽的哪像個軍營,根本就是個天體營! 我舉起右手,比劃了幾個手勢。身後的軍官們立即分成小隊向營地的幾個大門奔去,還有幾個小隊開始靠近欄柵巡視,我就帶著剩下的人直闖正門。 營地正門還有人看守,這可真讓人奇怪。 “停下!”一個少校軍官站到路中間,身後站著一排小兵,“這可是第九軍團的營地,要找我們長官的話去軍部!” 順風飄來一陣劣質紅酒的氣味。 “你們的指揮官叫什麼名字?”杰克騎在馬上問他。 “誰知道呢!反正他還沒到,”這位少校軍官大大咧咧的說,“現在營地里管事的是約克*鮑爾准將,他也沒在。” “老大,這家伙是個貴族,你看他盔甲上的標記。”海爾特小聲的對我說,“他身後的臉上都沒有奴隸的烙印。應該是他的親兵。” “那你們的長官什麼時候回來?”我拍馬上前,“我有點事需要和他商量。” “這可不好說,也許明天,也許後天,”看門的少校仔細的打量我,“反正你今天別想進來……你是誰啊?” “我嗎?”我一腳踢在他臉上,再撩開披風,露出肩上的軍銜和領口的領花,“我叫科恩*凱達!” 少校軍官的親兵還沒來得及有所反應,已經被全部打倒。 “問問他們營地的情況,”我說,“不說實話的就給我吊死!” “是!” 不久之後,海爾特來我報告。 “老大,營地里軍銜高點的人全去了鎮上,他們每天都擲牌決定誰出去玩,”他說,“剩下的都是些倒黴蛋,士兵們都被他們關在帳篷里。” 其實不用他說我也明白事態嚴重。想想看,一個幾萬人的軍營,大門被我們“占領” 這麼久,都還沒個人出來問問……可見這個軍團的混亂程度。 “卡羅斯,先把他們綁起來,”我說,“我們進去,你帶人在外面看著,不管是有人回來或者出去,全部拿下!” “是!”卡羅斯有點迷惑的問,“但是我要用什麼借口呢?” “借口……軍容不整、精神萎頓、隨地大小便都可以!” “明白了!”卡羅斯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保證不放走一個!” 我揮揮手,帶著人進了營地。 “把所有不該在軍營里出現的東西都給我拎出來!”我把這個命令傳達下去,“所有軍官全部給我敲昏,不需要任何解釋。” 軍營的面積很大,但是里面的設施卻很好分辯。 奴隸士兵們睡在大帳篷里,黑呼呼的還很破舊,所以根本就不用去看。我帶來的軍官們全部分散開,每五人為一組,先用“摸哨”隊形逐一搜索低級軍官們住宿的雙人圓頂帳篷。 按建制,低級軍官的帳篷是設在士兵帳篷旁邊的,很好辦。一陣悶哼聲過後,里面的人全被綁了起來,堵上嘴拴成一串被拉到我的馬前。 “啊——” “哦——” “咦——” 在我旁邊就有個奴隸士兵帳篷,大帳篷里的奴隸士兵們已經醒了過來,睡眼惺忪的看著他們的長官受難。讓我驚訝的是居然沒有一個人做出高聲告警之類的動作……事實上他們都在很興奮的眨巴著眼睛,還用舌頭添嘴唇,一副幸災樂禍的摸樣。 有這樣的士兵,我的前景可不大美妙。要是我在戰場上不小心被人捉到……他們大概也會用這樣的表情目送我離去吧! “長官!外圍已經清理乾淨。” “長官!已經在清理中級軍官的單人帳篷了!” “長官!正門又抓了兩個!” 每一個消息都快速的傳遞到我這里,被抓住的軍官越來越多,光是堆到我身邊的都有百來人了。他們非常不安的扭動著身體,嘴里不斷發出“嗚,嗚?嗚!”的噪聲。 我心里又欣慰又擔憂,欣慰的是我從黑暗帶來的軍官表現得非常之好,擔憂的是這軍營里所有人的素質。這算什麼?我們千把人已經算是襲營成功了!這可是一個軍團啊,幾萬人的軍團……就這個樣子? “差不多,我們去大帳,”我說,“把這些人帶上!” 營地中心的指揮大帳里燈火通明,從傳出的聲音分辨,那里面有人縱情高歌,有人在調笑嬉戲。帳篷外面隨意散布著十幾個抱著武器或是酒瓶的親兵,偶爾從帳里傳出的一聲女性尖叫讓他們樂不可支。 十幾個近衛團出身的軍官伏下身體,憑借各種障礙物靜靜的潛行過去,分配好目標再以手勢通知後面的精靈族軍官。在親兵們被精靈用魔法麻痹的瞬間,伏在地上的軍官們一躍而起,幫親兵們接住從手上掉下的各種東西,再幫他們把身體緩緩放下。 “嘿嘿嘿……”對了,還得幫他們笑上幾聲。 我下了馬,在一伙體格彪捍的軍官的簇擁下走了過去。 “這帳篷的顏色真他媽遜,”我想了想,對身邊的人說,“給我拆了它!” 沒人對我的命令猶豫,對力大無窮的半獸人軍官來說,撕不爛這樣的帳篷簡直是在侮辱他們。 “噗!噗!”這是固定帳篷的木樁被拔起。 “咝——咝——咝!”這是帳篷布被分解的聲音。 “吱——呀——嘭!”這是立柱倒塌的聲音。 “哇——救命啊——!”這是……這個就不用說了吧! 煙塵散去,在四周無數魔法火炬的照耀下,坐在空地上的幾個衣冠不整的高級軍官顯得特別滑稽。 “你們——你們是誰?”好半天,一個懷里還抱著個女人的軍官才回過神來,“你們想要干什麼!這里是第九軍團的營地!” 我用手指戳了海爾特一下,再對著那幾個軍官一點,海爾特就大步的走了上去。 “啪!”的一聲,先讓那軍官重重的挨了一記耳光,海爾特大聲問他,“你的職務是什麼!狗雜種!” 我發誓,海爾特的這句髒話不是我教的! “我……我是約克*鮑爾的副官……”軍官的臉高高腫起,“你們到底是誰?” “我可以告訴你我是誰,”我走上前去,“我就是科恩*凱達,你們的頂頭上司。” 這位副官好半天才拿手指著我,“你……你就是……” “啪!”他再挨了一耳光,海爾特大聲喝罵,“要叫長官!你這雜種!” “海爾特,別打他。”我伸手指著這位軍官懷里的女人,“她是誰?” “長官……這個女人是鎮上來的,”他回答,聽到我叫人不用打他,他還對我感激的一笑。 我點點頭繼續問,“你們的長官去那里了?” “到鎮上的旅店去了。” “那一家?” “瞧您說的,長官,”他抽抽鼻子,“這鎮上就一家旅店。” “他去那干嘛?” “長官,您知道,這很荒涼,”他說,“所以旅店也做妓院的買賣。” 我長歎一口氣,背過身體。 “第九軍團!哈!這就是第九軍團!”我干笑兩聲,“海爾特!” “是!” “帶上三百人跟我到鎮上去開心一下!”我說,“杰克!你把所有的奴隸士兵都集合起來!在我回來的時候,我要看到這幾個人衣著整齊的——” 我頓了一下,用手指著幾個還坐在地上的“高級”軍官,“他們必須衣著整齊的被吊死在營地正門上!”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亂世的序幕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