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我可沒想到,就因為軍團駐紮的關系,竟然會把一個只有幾百戶人家的小鎮子變得非常熱鬧,甚至在夜間也是這樣。 我在一個小山坡上看著鎮子上的燈火,身後是鴉雀無聲的三百名軍官。 “長官,已經到午夜了。”海爾特低聲說,“我們可以干了嗎?” “可以開始,”我說,“教你們的話都記住了嗎?” “記住了!”海爾特說,“大家注意——出發!” 軍官們在海爾特的帶領下策馬駛進鎮子,我也讓馬匹慢慢前進,身邊只有幾個參謀和近衛軍官。 根據我近段時間的觀察,讓海爾特當軍官實在太浪費了,他應該去當土匪。小時候的海爾特多乖啊,那象現在這樣一身匪氣? 我讓海爾特挑選的三百軍官和他有著直接的上下級關系,活生生的是一窩小土匪。在海爾特的大聲催促下,他們絲毫不顧及身上的軍官裝束,凶神惡刹的撞開一家家居民的房門,毫不留情把留宿在民居里的神殿下派軍官丟到大街上…… 這批神殿下派軍官多半是些還沒來得及長出胡子的貴族子弟,又是在黑咕隆咚的半夜,哪能和這些與野獸無異的軍官抗衡?何況這些家伙一邊把他們從溫暖的被窩里拎出來,一邊還在大聲恐嚇—— “起來!你這雜種!”很多倒黴蛋被耳光打醒之後就聽人在耳邊嚷嚷,“我們是神佑騎士執法隊!” 倒黴蛋們被勒令排列在街道上,半裸著身體在半夜的冷風中發抖。在賭桌邊被抓住的手里拿著撲克牌,流連酒館的手里還拎著酒瓶,沉迷女色的身邊就有個臉色發青的女人……有的倒黴蛋還想抬出自己的貴族頭銜,但往往是話才出口就招來一頓沒頭沒臉的皮鞭。 我順著大街來到鎮上的那家旅店門外,看著一個身上只穿著內衣的中年人被幾個獸人軍官帶了出來。因為這家伙一直在掙紮,所以挨了不少拳頭。 “你們放開我!你們這群豬玀!”他一路叫著,“我是貴族准將!衛兵——衛兵!” 一個半獸人軍官終于受不了他的辱罵,一腳踢向他的屁股,讓他提前來到街面上,不過是臉朝下而已。 “你們……你們會被通通吊死的!”他撐起身體說,“我發誓——我一定會親手吊死你們!” “我想你沒這個機會,”我連馬都不想下,就這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你剛剛說你是什麼軍銜?” “准將!我是准將!” “是嗎?”我用馬鞭點點自己肩上的軍銜,“那你最好看清楚我是什麼軍銜!” “少——將?”他仔細看看我的肩,“就算是少將,閣下也無權這樣對待我!我是第九軍團的副指揮官!” “我還忘記告訴你,我就是剛剛上任的第九軍團的最高指揮官,”我說,“同時還是神佑騎士。” 准將徹底的楞住了,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長、長官,請原諒我,我我我失禮了……”他變得結結巴巴,“命令上說您還得過幾天才到——” “很不幸,我今天就到了。”我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你說你是准將副指揮官,那麼你的軍服呢!” “軍服?請原諒閣下……我、我把軍服落在房間里了,我想它應該還在床上,我我我這就去取……” “不用了,你就這樣回營地好點,”我對一個參謀軍官說,“告訴海爾特,把所有抓到的人全部帶回營地!” “是的長官!”參謀軍官複述我的命令,“所有抓到的人全部帶回營地!” 帶著這群神殿下派軍官回到了營地,可在我經過營地正門時,我發現沒有任何人被吊在上面。 上千支魔法火炬把營地照得一片明亮,幾萬奴隸士兵已經被集合好了,我的軍官在隊列里來回巡視著,並沒有任何士兵嘩變的跡象啊!那麼是什麼阻止了杰克執行我的命令呢? “是怎麼回事!”我問一個翼人軍官,“杰克在那里?為什麼還不執行我的命令!” 我有些生氣,因為在軍隊中處理這類事件,最重要就是一個快字,不然就會有更多的麻煩跟著來。 “報告長官!”翼人軍官回答我,“杰克長官正在和一個祭祀爭吵!” “祭祀?我的軍營里還有祭祀?”我很吃驚,“他們在那里?” “報告長官,他們在操場上!” 我快馬加鞭的趕去操場,隔很遠就看到杰克和一個白衣祭祀在操場前方的觀禮台上爭吵著,非常激烈。 面紅耳赤的白衣祭祀揮舞著手里的法仗,在觀禮台上亂噴口水。杰克站在旁邊一臉憤然,因為不知道是否會因為得罪祭祀而給我惹上麻煩,所以他在忍。 觀禮台周圍站立著好幾千奴隸士兵,他們都是一臉漠然的看著這一切。這倒不奇怪,能站在觀禮台周圍的都是些老兵,類似這樣爭權奪利的事情他們肯定見過很多次了,明白在目前不吭聲是最好的辦法。 我走上台去,一腳就讓這個祭祀趴下。 “好了,你先去做自己的事,”我溫和的對杰克說,“這里交給我!” “是的長官!”杰克大聲回答我,轉身就要下台。 “你們不能這樣做!他們都是高級軍官!”白衣祭祀爬了起來,“我知道閣下是神佑騎士!但是您仍然沒有這個權利!他們都是神殿下派的軍官,而我是神殿下派到第九軍團的書記官!您應該知道我的職權范圍!” 聽他這樣講話,我明白了為什麼白衣祭祀們都得到神學院里學習,我敢肯定神學院里有一門課程叫“威脅與挑釁”。他的話中很明確的告訴我,他知道我的所有身份,但他並不怕我,他還會在以後的日子里給我小鞋穿。 我看著他,他毫無畏懼的回望著我。如果不徹底將他鏟除……第九軍團的權利就會被分化,從此走上內斗不休的道路。 “我了解你的權利,同樣我的命令也是不可違背的!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努力的機會,”我大笑了幾聲,“從軍部到這里我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現在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你可以在這三天里去可以去找人來阻止我,只要是你認為可以阻止我的人你都可以找來!然後我就會做給你看!” 白衣祭祀非常興奮的問我,“閣下保證在這三天里不殺他們?” “信不信隨便你,不過你最好是快點,也有可能我的耐心只能維持倆天半。”我轉身走下觀禮台,我可不會說什麼“以騎士的名義起誓……”之類的傻話,用誓言套住自己的是傻瓜,誰知道明天發生什麼事? 白衣祭祀也明白事態嚴重,親自騎馬去了軍部,就連衛兵也沒帶一個。 我看著他出了營地,轉身吩咐杰克,“去鎮上貼張告示,就說第九軍團換了長官,新長官英明神武,明辯是非……如果有被第九軍團迫害過的居民,可以在兩天內到第九軍團的營地來,只要他們能認出迫害過他們的人並提供證據,我就會給他們一個公正的判決!” “可是老大,什麼叫著迫害呢?” “小到吃飯欠錢大到殺人放火,”我說,“這些都算是迫害。” “是的老大!”杰克笑著說,“這是在收集那些軍官的罪證嗎?” “我的杰克啊!你怎麼還不開竅呢?”我摸著他的腦袋,“軍官的罪證當然要收集,而且一般士兵的罪證我們也得收集。” “為什麼啊老大,”莫亞問我,“奴隸士兵會有什麼罪證?” “那些神殿下派軍官可不是傻瓜,他們一定會在奴隸士兵中拉些人鞏固自己的地位,”我微笑著說,“我們現在不但要把這些軍官收拾掉,還要把這些親近他們的奴隸士兵也連根拔除,這樣的話我們的權利才說得上是絕對。” “明白了!”莫亞回答我。 “好好學吧!我的兄弟們,管理可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我說,“我會給你們機會的,杰克,這件事就你來負責好了。莫亞,你和海爾特帶著軍官們去安撫一般士兵。 有不明白的地方就來問我,別硬撐著。” 我走進了重新搭建的一個大帳篷,叫人拿來了軍團里的一些文件。 先叫人將所有神殿下派軍官分門別類的關了起來,再花了差不多整個後半夜看第九軍團的各種文件,到第二天中午時,我已經清楚的了解到第九軍團的編制。 第九軍團編制之龐大可以名列神屬聯軍所有軍團的前五位,除了少數幾個帝國的精銳主戰軍團之外,就數我們這個軍團人多,兵員共計七萬四千多人! 除去管理機構與後勤人員,一線士兵也有七萬一千多人,清一色的步兵。因為前面的軍官什麼都不管,所以現在軍團里編制與管理都是非常混亂的,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穩定住局面,在這之後才有可能建立完善的指揮管理機制。 我先在名冊上將這七萬多人劃成三個聯隊共計三十個團,每個團二千五百人,每十個團組成一個聯隊。 我直接指揮第一聯隊,第一聯隊下轄十個團。其中有五個近衛團,一個執法團,一個後勤團,一個裝備團,還有一個偵察團和一個訓練團。此外軍團指揮部下面還有些雜七雜八的建制,這些建制就不用再獨立出來讓別人知道了,第一聯隊下轄各團的番號是從第一團到第十團。 海爾特是第二聯隊的指揮官,下轄十個野戰團,團隊番號從第十一團至第二十團。 莫亞擔任第三聯隊的指揮官,第三聯隊也有十個野戰團,分別是第二十一團至第三十團。 每個團的正職指揮官都是黑暗軍隊中表現最為優秀的軍官擔任,再給他們配上陛下給我的老資曆軍官為副職,我希望這樣的組合可以保留他們各自的特點,因為陛下給我的資深軍官熟悉軍隊條令、經驗豐富、紀律良好而且懂得怎樣和軍部打交道,而黑暗的年輕一代軍官就很有活力與魄力,什麼事都敢想而且敢干。 原來軍團里各級軍官被我全部廢除,再把自己帶來的軍官一直任命到管理百來個士兵的隊長一級。 揉了揉有些發沉的腦袋,我讓人叫來正副團長以上級別的軍官來帳篷里吃飯,我就在飯桌上宣布對他們的任命。 “我知道你們以前還沒擔任過這麼高的職務,可我也是第一次當軍團長,”我用手中的刀叉敲著桌邊,“人這一生總是有很多個第一次的,不必畏懼,讓我們一起干吧!” “是的長官!”幾十個軍官齊聲回答我,“讓我們一起干!” “有一點我先告訴你們,”他們的態度讓我很滿意,“你們應該算是比較了解我了,對我而言,士兵就是士兵,我腦子里沒有什麼奴隸士兵的概念。而士兵也只是一個職業,他們在人格上與軍官沒有什麼區別。” “是的長官!” “午飯後你們就上任!”我點點頭笑著說,“一切的訓練與管理,都照我先前告訴你們的計劃執行,每一位隊長都要在短時間里向訓練團推薦幾名優秀的士兵!還有,第二和第三聯隊的團長們,你們有事不要來找我,去找你們的聯隊長!” “呵呵——”軍官們笑著,看得倆個聯隊長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飯後,我把杰克和卡羅斯留了下來。 “關于你卡羅斯,你的公開職務是參謀長,你將和杰克參與第一聯隊的管理,”我對卡羅斯說,“最遲在今天晚上,我就要看到一個開始運轉的參謀部!” “是的長官!”卡羅斯對我行了一個禮,“我這就去安排!” 卡羅斯走後,我才對杰克說話。 “杰克,知道我為什麼不讓你當第一聯隊的聯隊長嗎?” “我不知道,老大,”杰克搖搖頭,“是不是因為我沒能力?” “不能這樣說自己,杰克,在幾個兄弟中你是待在我身邊時間最長的一個,你也是最聰明好學的一個,怎麼會是沒能力?”我溫和的為杰克解釋,“每個人的能力都是不一樣的,象你哥哥和海爾特,他們現在的能力就比較適合帶領一個聯隊的士兵。因為他們都很沉穩又成熟,如果是你,你可以冷靜的面對幾萬人嗎?” 杰克有點泄氣的回答我,“還不能……” “所以啊,我不能讓你去管理一個聯隊幾萬人的吃喝拉撒,”我笑著說,“但是…… 你可以在其他方面管理第九軍團的所有人!” “我不明白,”杰克看著我說,“老大你想說什麼啊?” “杰克你注意到了沒有?”我說,“在第一聯隊有個執法團,你想這個團是干嘛用的。” “執法啊!” “對了,我想讓你擔任第九軍團的軍法官,執法團也聽你的指揮。需要的話你還得做做傳令官的兼職,”我說,“天天和我待在一起,好嗎?” “好啊!”杰克跳了起來抱住了我,“當然好啊!” “等一下!等一下!”我很鄭重的交代杰克,“我分了幾名軍官給你,你馬上去安排一下,軍法處要馬上建立起來!” “沒問題長官!我現在就去,”杰克松開我,拔腿就往外跑,“給我兩個鍾,我馬上就回來了!” 看著杰克的背影,我長長的吐了口氣,總算說服他了!不管從那方面講,我都不可以讓杰克到前線去冒險。 我走出帳篷,騎上馬在營地里巡視著。 各種口令響徹在整個營地,一隊隊的士兵被集合起來與他們的新長官見面。士兵們有生以來第一次可以圍坐在長官周圍聽長官講話,以至于大多數人一時還無法適應這種待遇。 軍官先向士兵們介紹自己的名字,軍銜及種族,再宣布了一些暫行條令,多半都是“一不偷,二不搶,三不偷瞧大姑娘”之類從黑暗軍隊帶來的“傳統”。然後就讓士兵們做個自我介紹,混個臉熟套套近乎什麼的。 不過杰克在細微事情的處理上的確很不錯,歸他管理的軍法處和執法團是整個軍團里最先開始正常工作的。 他叫士兵支起幾頂大帳篷,帳篷邊上再插上一塊牌子,第九軍團軍法處就誕生了。我正想告訴他牌子上有錯字時,他已經跑去了還是一片混亂的後勤團。 做為後勤團的第一個光顧者,杰克從後勤團長那“借”了幾匹紅布……一個鍾不到的時間里,所有軍法處與執法團的軍官士兵們都在胳膊上紮上了紅色的布條,看得我直想笑。 他的性格真像我。 一個軍法處的少尉軍官帶著幾十個紮著紅布條的士兵,抬著桌子凳子從我旁邊經過。 “少尉,”我喊住他,“你們去那里?” “報告長官!”少尉站直了身體,“軍法官命令我到營門,負責接待那些從鎮上來告狀的居民!” “然後呢?” “然後……我想應該是把他們帶去見軍法官吧?”少尉想了一下,“杰克長官也沒說!” “你想把你的軍法官累死嗎?”我說,“每個人都帶去找他?” “少尉你要記住,你現在即是軍官也是法官。應該先將居民的申述和證據全部記錄下來,然後再讓士兵帶著居民去認人,”我指點他說,“把人逮到之後,你要先調查一下,然後再對照證據審理,最後才是將整件事和你的處理建議彙報給上級,直至由軍法官做出最終的裁決,你明白了嗎!” “謝謝長官!”少尉大聲的說,“我明白了!” “明白了,那就滾!” “是!” 午飯過後,陸陸續續有居民從鎮上過來,他們三三倆倆的站在營地正門之外交頭接耳,終于,有人走了進來……軍法處的第一筆生意上門了。 一個酒館老板忐忑不安的來到軍法處軍官的桌子前,表示自己想討回幾個軍官欠自己的酒錢。 “這是十幾天以前的事,”酒館老板說,“軍官們喝完酒以後就走了,誰也沒提付錢的事……” 做記錄的軍官抬起頭來問,“你還能認出他們來嗎?” “是的,軍官先生,我想我能認出他們來。” “那好,你跟這位士兵,去把那幾個家伙找出來!” 酒館老板在關押神殿下派軍官的帳篷里轉了一圈,把幾個欠他酒錢的軍官指了出來,這幾個倒黴蛋立即就被執法團的士兵拖了出來,連人帶證據被交到了軍法處。 在證據充分的情況下,幾個神殿下派軍官承認了,但他們不怎麼害怕,因為不管從那個方面來說這樣的事都不值一提。 當軍法處的人跑來問長官時,我正和他們的長官在一起。 “來告狀的人多嗎?”我看著手里的文件,頭也沒抬。 從軍法處來的人對我說,“是的長官,來的居民越來越多了。” “傳令官!”我扯過一張紙,拿筆在上面畫著,“你去後勤團,叫他們照我畫的樣子做上二百個木架子,我有用,天黑以前做好。” 我然後再對軍法處的人說,“你去搜查那幾個軍官的行李,用價格相等的物品陪給那個老板!你們的長官天黑前會來處理!”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