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你們坐,”進了帳篷,我招呼著幾個兄弟和卡羅斯,“這幾天忙壞了吧?” “忙是忙點,但是沒壞,”杰克笑嘻嘻的坐下來,“特別是現在把事情做完了,整個人都很輕松啊!” 大家哈哈一笑。 “不過長官,我有點事不明白,”卡羅斯說,“為什麼你會把約克*鮑爾還給祭祀大人呢?就因為他是祭祀大人的侄子嗎?” “事情那會這麼簡單,約克*鮑爾是不是祭祀的侄子其實並不重要,”我歎了口氣,“問題是我得給這幾位大人一個面子。人家眼巴巴的來一躺,結果被你幾句話就說得摸著鼻子走人……你讓人家的臉往那放?” “可是也不用把這個軍銜最高的還給他們啊,”莫亞說,“那家伙是個壞蛋。” “我的聯隊長啊,用一個准將換個書記官對我們來說可是賺了,”我呵呵笑著,“我們最根本的目的是控制第九軍團,殺些軍官是為了在士兵面前樹立我們的威望,少殺一兩個不要緊。” “原來你是這樣考慮的!我明白了,”卡羅斯點點頭,“不過我做了這麼久的軍官,也曾經在很多軍團任職。恕我直言,軍紀如此敗壞的軍官我還是第一次見。” “他們那是什麼軍官,是來混資曆的,”海爾特恨恨的說,“平時裝腔作勢,開戰前肯定找借口調走的!” “不錯,但這也只是部分原因,”我笑著對大家說,“話說到這里,我就把這些軍官軍紀敗壞的原因完整的給你們說說好了,大家以後也好避免。” “最重要的原因是,神殿下派軍官們認為敗壞的不是自己的名聲,他們的罪名全記在第九軍團頭上,反正到時有我們這些倒黴蛋來接手,”我說,“而且所有人都認為第九軍團這次是有去無回。在神魔大戰之後,可能第九軍團從上到下死光光,就連番號也沒有了,他們還有什麼好顧及的?” “我們真的很危險嗎?” “當然危險,就第九軍團現在這樣子不用敵人來打,還沒拉上前線自己就垮了,”我苦笑一下,“如果我們抓緊把士兵們訓練好,說不定還有救。” “不會吧!”海爾特大吃一驚,“嚴重到如此程度嗎?” “是。” “那我們該怎麼訓練士兵呢?”海爾特說,“我看這些士兵還比較聽話……” “聽話?那就假的!”我斬釘截鐵的說,“奴隸士兵——哈!他們比軍官還要難對付!” 兄弟們目瞪口呆,不明白我為什麼會這樣說。 “這很簡單,奴隸士兵是用來干什麼的?”我一字一字的說,“是用來做整個聯軍的替死鬼的,你們猜這些奴隸心中會怎麼想?” 四個家伙開始搖頭。 “反正沒人把他們當回事,隨便怎樣都是個死,士兵們當然就什麼忠誠可言。我敢保證,”我說,“一但在戰場上有敵人招降,第九軍團立即就會跑得一個士兵也沒。” “那要怎麼辦?” “利誘,”我嘿嘿一笑,“要讓他們看到我們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讓他們覺得跟著我們才是唯一的活路。這樣的話,我們還可以一搏!” “可是我們沒錢啊,”杰克苦著臉說,“我們拿什麼引誘他們?” 我反問杰克,“奴隸對什麼最感興趣?” “我知道!”莫亞大聲回答我,“自由!” 我搖頭。 “想要自由的是高級奴隸,是有品位的那種,”我對莫亞說,“可你去看看我們的奴隸士兵,他們可不需要什麼自由,他們的一顆心完全是麻木的。” 這下輪到莫亞搖頭,“不明白。” “就是說我們軍團現在的奴隸士兵,現在他們只需要活下去所必須的那一點東西,” 我細細的解釋給他們聽,“如果我們現在就給他們自由,他們反而會心慌慌還活不下去。” “不會吧?”莫亞抓著腦袋說,“這怎麼可能呢?” “很滑稽吧?可事實就是如此,”我說,“對這些士兵,我們需要慢慢來。一方面強硬的命令他們,一方面卻又要逐漸去改變他們的生活……將他們從里到外一點點的改變,喚醒他們心中的那份渴望。” “嗯,老大,”莫亞說,“你還是直接告訴我們怎麼做好了,我想不通這個。” “說具體點,就是明天開始全面訓練,”我歎了口氣,“你們要在最短的時間里將士兵的情況摸清楚,其他的事情交給我!” “是!” “那就這樣吧!”我拿起桌上的水杯一飲而盡,“明天早上,第二和第三聯隊操場集合聽我講話!” 兄弟們走後,我就坐在帳篷里苦苦思索,一直到夜里。 是啊,就連身邊親近的兄弟都無法了解我的想法,我又可以用什麼辦法去教導好這些士兵呢?他們屬于不同的種族,來自社會的最低層,帶著各種惡習,心態更是變化無常……而且先前的軍官已經在意識上汙染了他們,想要他們有所改變,的確非常困難! 雖然我前生也有過管理士兵的經驗,可那些士兵或多或少都還讀過書,可以跟他們講講道理!混混雖然是社會低層的,強權加金錢也能把他們壓下去。可是,奴隸是和他們不一樣的。這些家伙看似聽話卻做事懶散,別看現在他們死氣沉沉的樣子,一上戰場他們就能把我論斤賣了…… 手段硬一點他們會恨我,對他們稍微軟點吧,他們那與生俱來的戒心又會認為我是在玩陰謀。 只有得到人心,才能無往不利啊! 煩!真他媽煩! 我決定不再想這些煩心事,到帳篷外去散散心。 夜空中,繁星一批接著一批出現,它們閃著光襯在深黑的天幕上,幾片淡淡的薄云飄過來掩住了月光。微風吹來初春的氣息,帶著絲絲清香的空氣讓我倍感涼爽與舒暢。 我繞著營地里的道路慢慢走著,幾個近衛跟在我身後,他們自從黑暗建城時就跟著我了,象我極度煩惱這樣的事還是第一次看到。我又何嘗不是呢?如果現在有菲謝特在我身邊的話,我倆還能商量著想出辦法來。 “我靠,現在想這個干什麼?菲謝特現在是調度官,肯定也在傷腦筋。”我搖搖頭,打消這個誘人的想法,隨便坐到路邊一塊大石頭上,聽著營地里的各種聲音。 營地里的聲音不多,士兵們已經在准備睡覺,偶爾會有一兩聲喧笑響起。 發昏的腦袋舒服了點,正准備回帳篷去,我卻看到一個士兵遠遠的站在旁邊的陰影里。 “你過來,”我向他招招手說,“為什麼不去睡覺?” “恩——我想——那個,”他低著頭對我說,“長官,我是想等你走了再去睡覺。” “哦?為什麼?”我有點奇怪,“為什麼要等我走後再去睡?” 士兵很不安的抓抓頭,“我——” “回答長官的話!”一個近衛走過去,看樣子想要扁他。 “說吧,我不會責罰你,”我拉住近衛,“什麼話都可以說。” “是,長官,”士兵小聲的說,“你坐的石頭下面——有我的被子。” “被子!”我看看那塊石頭,怎麼也想象不出它下面有放一床被子還不讓人發現的空間, “你拿給我看看,”我說,“現在就拿出來。” 看似瘦弱的士兵彎下腰,一只手就把石頭掀開,然後從下面掏出個小包來。 “這就是你的被子?”我看著他手里髒兮兮的破布,“這怎麼能蓋?” 雖然是在夜里,我仍然看出這塊黑呼呼的東西本來應該是白色的。事實上不管是從長寬或者厚薄來說,它都不象是一床被子,何況上面還有那麼多洞。 “是被子,長官你看,”士兵比劃著蓋給我看,可憐的家伙只能用布蓋住一半身體,“我睡覺時就這里會冷,所以只蓋這里就足夠了。” 士兵說著這句話,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而我的心里卻有點酸。 “那你為什麼把它壓在石頭下面?”我拉著士兵的手坐下,“告訴我,除了你的被子,你還有些什麼寶貝?” “剛剛長官把我們集合起來講事情,跟著還要吃飯。我怕有人會趁我不在偷走它,所以就把它壓在石頭下面了,”士兵說,“我就這一樣寶貝,沒有其他東西。” “你是說,就算是這樣的被子——也會有人偷?”我看看他手里的東西,有些不能相信。 “長官,你當然不會看上這東西,”士兵說,“可是我們——我們整個隊里就幾個人有這東西。” “幾個人!”我大吃一驚,“你們隊里多少人?” “九十多人,長官,”士兵被激動的我嚇了一跳,“我有被子,幾個人類有鞋,還有個翼人有半雙襪子……” “我知道了,”我點點頭說,“晚了,你可以回去睡覺了!” “好的長官,那我走了。”士兵向我行了個極不標准的軍禮,就要轉身離開。 他顯然是個剛被抓來的奴隸,不知道在距指揮官一步的地方轉身是死罪。 “等一下,”我抓住了他右轉的身體,“有件事你得注意。” “什麼事?”他有些害怕,“長官。” “以後再和高級別的指揮官講話,我的意思是比較陌生的指揮官,”我微笑著說,“你在告別的時候應該面對著指揮官倒退,退開五步以上的距離才可以轉身,記住了嗎?” “記住了長官,”他說,“可是……為什麼要這樣呢?” “大膽!”一個近衛大聲喝罵,“叫你做你就做!” 我盯了一眼罵人的近衛,嚇得他立即閉嘴。 “是這樣的,因為轉身這個動作欺騙性太大,很多刺殺者就是以轉身為掩護發動刺殺,”我給士兵解釋,“所以你就得退到足夠遠的地方再轉身,或者就不要接近高級別的長官,否則你就會有危險,明白了嗎?” “長官,這……這好複雜,”他哭喪著臉回答我,“我可能記不住……” “算了,你回去吧,”我拍拍他的肩,“沒關系的。” 我看著這個飽受折磨的士兵抱著他的被子,彎著腰一步步的倒退,終于“哐”的一聲被地上的繩索拌了個四腳朝天。 “回帳篷!,”我對近衛們說,“去把後勤團團長給我叫來!” 後勤團長是個矮個子的中年人類,還有點胖。他是跟著老爸摸爬滾打多年的一個小文官,我在黑暗建城時發現他管後勤的確很有一套,所以才帶他來。 當他來到帳篷外時,我和兄弟們都開始商量了。 “後勤團長,你怎麼才來啊!”海爾特大聲說,“我們都等你好久了。” “對不起大家,”後勤團長憨憨一笑,“我猜是長官們要查點什麼,所以我去拿了帳簿。” “你管後勤,其他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說,“現在,我們倉庫里還有多少物資? 夠用嗎?” “長官,庫存物資肯定不夠,”後勤團長說,“今天下午我們剛清點完,就現在這點物質,最多維持三個團的正常消耗。” “軍部撥給我們的東西呢?”莫亞問,“都上那去了?” “長官,軍部撥給我們的東西帳目上都有,”後勤團長苦著臉說,“但就是在倉庫中找不出來,我也不知道東西到那去了……” “現在不要說這樣的話,”我制止了悲觀情緒的蔓延,“後勤團長,我要你立即計算出保持第九軍團正常運轉所需的所有物資。手上有多少還缺多少,詳細點。” “是的長官,”後勤團長點著頭說,“明天中午我會把詳細報告交給你。” “杰克,軍法處要立即擬訂出軍法,並且明天上午公布出來,”我想了想,“軍法要簡單明了,過于煩瑣的條令會讓士兵無所適從……慢慢來,先公布五條最重要的。” “是的!” “莫亞,你和海爾特的任務照舊,”我說,“好了,其他的事情交給我,都回去睡吧!” 清晨,一陣非常蹩腳的軍號聲把我吵醒。 我從床上翻起來,營地里又是鼓聲又是號聲讓我很不舒服。 我從近衛手里抓過毛巾,一邊揉著干澀的眼睛,一邊聽值星官的報告。 “長官,軍團正在操場上集合,一會就好,”值星官在我身邊站得筆直,“按照計劃,您今天中午要去第二聯隊,下午是第三聯隊,晚上是……” “中午不去第二聯隊了,我另有安排。”我說,“那來的銅號?誰在吹?” “哦,這個我知道,”值星官說,“銅號是從後勤團那邊送來的,就在倉庫里找到這一把,說是在指揮官的帳篷邊擊鼓不成樣子,但是沒人會吹銅號,就找了個原來吹號角的……” “我靠!這樣都行?”我丟下毛巾走出去,“還是叫他吹號角好了,真他媽難聽。” “是!” 我一路走上觀禮台,看著一個個團隊開進操場。一個七萬多人的大軍團,集合可不是件小事。而一支軍隊的基本戰斗力如何,明眼人從他們集合的時間和狀態上就可以知道個大概。 兄弟們都站在各自的崗位上,以手勢指揮下屬的進場次序。 執法團的士兵們跑前跑後,用手中的小旗標定每個團的具體位置。看得出來,這又是杰克那家伙想出來的辦法。 忙了差不多半個鍾,軍團兩個聯隊共二十個野戰團集合完畢。我的第一聯隊今天不參加,因為這十個團人員不夠,而且他們今天還有很多事要做。 十幾個魔法師開始釋放魔法,准備將觀禮台上的聲音清晰的送到每個士兵耳邊。 值星官走到台前,大喊一聲,“所有士兵,立——正!” 他的聲音傳遍操場的每一個角落,操場上一陣跺腳的“呼呼”聲。 聯軍的規矩真他媽的怪,立正時要跺右腳,而這些士兵大多就知道“立正”“解散” “給我沖”這三個口令。 “報告軍團最高指揮官!”值星官對我行禮,“第二聯隊和第三聯隊全體士兵,已經集結完畢!” “知道了!”我還禮,“下去!” “第九軍團的士兵們!”我說,“倆天前我們見過面,但那不算是正式的。所以,我今天就站在這里讓你們看,要看仔細!看清楚!記在心里!” 我隨手脫下頭盔扔給一邊的副官,讓我的一頭黑發在初升的太陽下閃閃發光。 “也許你們並不了解我是個怎樣的人,”我說,“沒關系,你們不用去打聽,我現在就給你們說!” “我——科恩*凱達!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總督,世襲貴族,神佑騎士!我才十七歲,封地就大得我管不過來,稱號勳章多得壓箱底……那麼,象我如此傑出的人物,為什麼會來當你們的指揮官呢!”我說,“不是因為你們聽話,也不是因為第九軍團被賦予什麼高貴的使命,是因為你們——沒前途。” “就象我所說的,我的個優秀的人物,因為被人陷害才來指揮你們。不過嘛,”我微微一笑,“從小到大,想陷害我的人多了,可少爺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 “我不想對你們說什麼大道理,你們也應該知道這個軍團是用來干嘛的。奴隸軍團,任何人都沒對你們——現在是我們,沒對我們抱什麼希望。” “在整個神屬聯盟看來,我們的用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去死。用我們的身體鋪平其他軍團前進的道路,用我們的鮮血裝扮其他軍團勝利的輝煌!”我哈哈一笑,“看起來第九軍團沒什麼活路了。那麼,你們大聲回答我!你們要死還是要活!” 幾萬人七嘴八舌的嚷嚷,“活!” “想要活命,你們就得聽話!看見幾天前那些軍官了嗎?我去他媽的什麼神殿下派,不聽我的話通通去死!”我惡狠狠的說,“只要你們聽我的話,按照我的命令去做,就還有活下來的機會!聽見了嗎?” “是!” “我不管你們以前是什麼摸樣,跟著我就得讓我滿意!你們要遵照長官的話訓練做戰,至于其他的事我來解決!”我鄭重的說,“從現在起,直到神魔大戰結束,我們都會在一起!” “是!” “我的規矩不多,不會讓你們記到頭昏,”我指著杰克,“這是你們的軍法官,他現在就宣布軍法。不犯軍法什麼都好說,犯了軍法就給我去軍法處報到!” “是!” “我是軍法官,”杰克站起來,“現在宣布軍法,第九軍團人人都必須遵守!” 杰克宣布的五條軍法很簡單,分別是服從長官命令,訓練不得偷懶,遇敵不得後退,不得擅自脫離隊伍以及不得騷擾居民。 “就是這五條軍法,誰犯了結果都一樣!”杰克最後說,“科恩*凱達長官有特赦權!” 在杰克說完之後,我向值星官點頭示意。 “各團軍官注意——”值星官喊著口令,“按次序——退出操場!”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