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中午,後勤團團長帶著厚厚的一本帳冊來到我的帳篷中,一大票高級軍官正在等著他,等著聽我們第九軍團的財產清單。 “長官好!”後勤團長說,“我們剛剛才算出來的。” “大聲念!”我點點頭,“我倒要看看慘到什麼地步!” “是!”後勤團長大聲念到,“目前,我軍團缺軍服四萬九千多套,倉庫里沒有手套鞋襪,沒有應該配備給每個士兵的被褥,沒有個人生活用品,沒有洗漱用具,沒有……士兵們沒有內衣,沒有毛巾,根本談不上個人衛生……” “這些情況軍部知道嗎?”我打斷後勤團長的話,“他們怎麼說?” “以前的軍官曾經報告過軍部,軍部也有回執,”後勤團長拿出一份公文,“軍部回執上說,由于第九軍團構成複雜,士兵體形差異太大,沒有合適的裝備提供給我們……軍需官正在研究。” “這份回執是什麼時候的?” “一個月以前。” “一個月以前,”我點點頭,“軍需官——也就是魯曼左相,他研究了一個月?” “恐怕是這樣,閣下,”後勤團長歎口氣,“現在的第九軍團,就數我這個後勤團長最悠閑了,我根本沒什麼東西好管。” “少給我貧嘴——”我瞄了他一眼,“把清單給我!” 一張長長的物品清單遞到我手上,上面密密麻麻的數字看得我心驚肉跳。 “杰克!”我說,“去叫第一和第二近衛團集合,再帶上所有的馬車。” “是!” “你,就是你,”我拍拍後勤團長的臉,“快叫你的士兵建十幾個大倉庫!你很快就有得忙了!” “真的嗎!長官?”後勤團長頓時喜笑顏開,“倉庫的事交給我,絕對沒問題!” “卡羅斯。” “是!” “我去趟軍部,營地就交給你了,”我說,“我不在的時候,誰的面子都不給。” “明白!”卡羅斯大聲回答,“誰的面子都不給!” 我帶著二個近衛團還有幾百輛馬車浩浩蕩蕩的出發了,目標——聯軍總軍需倉庫!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出發前,我對倆個近衛團五千多士兵說,“到了倉庫,我叫你們干什麼你們就給我干什麼。聽命令的,我保證你沒事;不聽命令的,我就要你的小命!” 兩個團的士兵答應一聲,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老大,”走到半路,杰克到我身邊問,“我們去干嘛?” “當然是去領物資,”我說,“不然還能干什麼?” “別開玩笑了老大,”杰克癟癟嘴,“領物資用得了兩個團的人?” “你記住杰克,”我小聲的說,“不管出了什麼事,我們都要說——我們是去領物資,注意,是領!” “嘿嘿,領,”杰克笑著說,“我知道了。” “你也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不是很好,干這件事有兩個好處。”我說,“一就解決我們軍團的物資缺乏,二就振奮了士氣。” “當然是解決物資問題,”杰克還是不明白,“可怎麼能振奮士氣呢?” 我看看周圍,拉著杰克來到路邊。 “軍隊是什麼?軍隊不過就是一股有組織、有紀律的土匪。”我小聲對杰克說,“土匪們都知道要跟著個好頭目,士兵就更是如此了。你想想看幾萬人待在營地里,要穿沒穿,要吃沒吃,要玩沒玩——不出事那才叫奇怪。” “可是——” “沒什麼可是,”我說,“我要讓士兵們知道,跟著我有前途、有希望、能過得比其他人好點,只有這樣士兵們才會聽話,才會努力!” “可是我是軍法官啊,”杰克苦笑著說,“你居然帶著軍法官去——” “很有必要,你要保證士兵們不私藏物資,”我說,“就我們軍團里的這些家伙,他們可什麼毛病都有!” “好吧!”杰克說,“你是老大你說了算。” 我很滿意他的態度,並不是所有軍法官都願意跟著長官去干壞事的。 幾百輛馬車影響了我們的速度,當我們到達軍需倉庫時,已經是第三天清晨了。 太陽還沒有出來,軍需倉庫也還籠罩在一片薄霧之中。 我沒想到,軍需倉庫范圍如此之大。在目光所能看到的地方,幾百頂帳篷連綿不絕,形成一個廣大的區域。 近百人的一隊騎兵在倉庫大門出現,向著我們而來。 “停止前進!這里是聯軍重地,”還隔著一段距離,領隊的軍官在馬上大叫,“你們是那個軍團的?有沒有長官帶隊?” “你去,”我對身邊一個近衛軍官說,“帶他來見我!” 不一會,騎兵軍官就策馬過來了。 “神佑騎士大人!早上好,”他說,“您到倉庫來有事嗎?” “廢話!沒事我來干嘛?”我說,“你是誰的屬下?” “回稟長官!”他說,“下官是軍部衛戍軍團第八團的少校團長!奉命駐守軍需倉庫!” “軍需官在嗎?” “回稟長官!”他說,“軍需官不在!副軍需官在!” 我一愣,沒想到左相不在軍需倉庫,不過這樣也好,省了我很多時間。 “帶著你的人站一邊去,”我對少校軍官說,“你擋到我的路了。” “可是長官——”少校軍官很猶豫。 我一馬鞭打過去,“叫你站一邊你沒聽到!” “是!”少校軍官乖乖站到路邊,一副可憐相。 “干嘛苦著臉?你死了老爸!”我又是一馬鞭打過去,“高興點行不行!唱首歌來聽!” “是!唱歌,”少校軍官一連挨了兩鞭,人也變聰明了不少,“當蕎麥花競相開放——當小揚樹長到肩膀那麼高——我親愛的姑娘喲——” 在一百多騎兵蹩腳的情歌聲中,我們進了倉庫大門,來到倉庫里的一個大廣場。 “叫人把馬車停好!”我告訴杰克,“近衛團的所有軍官跑步到我這里來!” 倆個團五十多個軍官圍到我身邊,聽我的吩咐。 “你們給我聽好了,清單已經給了你們每一個人,”我板著臉說,“不管什麼情況,誰沒拿到東西我就要誰好看!” “看我的眼色,士兵們的表情要嚴肅凶狠!”我說,“如果有誰唧唧歪歪就給我打! 只有一條,不准鬧出人命!” “是!”軍官整齊的們回答我。 我轉過身體,左手抓著披風的一角,大步的向軍需官辦公的帳篷走去。 “神佑騎士大人,您……”副軍需官已經得到消息,早站在帳篷外了,“您這是要干什麼啊?”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第九軍團的物資拖後了一個多月,你知不知道!” “知道!我知道!”副軍需官嚇壞了,看來我殺幾百名軍官的事讓他心有余悸,“您放手啊——” “知道還拖!”我的聲音又大了點,“怎麼著?你想讓神佑騎士大人帶著群光屁股士兵去打仗嗎!” “不,不是這樣的,”副軍需官都快哭出來了,“倉庫里沒有合適的——” “一個月以前沒有,”我吼他“現在還沒有嗎!” “真的沒有——”他說,“也許魯曼大人有其他安排。” “我管你去死!”我說,“叫人帶我們去倉庫,我們自己選!” “魯曼大人不在——我,我沒這個權利。” 我眉頭一皺,“軍法官!” “到!” “不不不,別叫軍法官——”副軍需官立即把一串鑰匙掏了出來,“我帶你們去,帶你們去——” “早這樣多好,”我微微一笑,“乖。” 從古到今,“兵匪一家”這句話可沒一點錯,雖然我一再命令必須按照清單領取物資,可倉庫中還是一團亂,原因很簡單,所有軍官和士兵的眼睛——全他媽紅了。 當然,我也有一點點。 在第一個帳篷門被打開後,一股亞麻布的清新氣味便撲面而來,成捆的布料整齊的碼放著——讓這些從沒穿過一件完整衣服的士兵們一陣眩暈。 “您看吧,這是給第二軍團准備的,”副軍需官說,“都是布料,您用不上——” “一匹布可以做多少套軍服?”我說,“做軍服又要多少工錢?” “一匹亞麻布可以做十五套大號軍服,”這是副軍需官的份內職責,他說得非常流利,“做十五套軍服的話,工錢只要一個銀幣。” “恩——”我想了想,“軍服我們自己做!工錢算在布料里!每匹布就算做十套軍服好了!” “這……這怎麼行!”副軍需官大叫著說,“每匹布價值八個銀幣呀!” “給我搬!”我一把抓起副軍需官就走,“我們去下一個倉庫!” 第二個倉庫全是毯子,我抖開一張隨便叫了個半獸人軍官試了試。 “長官,”身材高大的半獸人軍官回答我,“有點短……” “什麼叫有點短?簡直是太短了!”我很不滿意他的說,“倆張算一張,給我搬!” …… 短短一個上午,我們成功的“領”到了需要的物資。其中一百輛馬車裝載著五千多匹布料,一百輛馬車的毯子,十馬車的毛巾,十五馬車的手套襪子……還有水壺腰帶什麼的,甚至還有一馬車的軍銜標志! 反正一直裝,裝到我們的馬車裝不下為止。 倉庫里的士兵軍官全部蹲在一邊,乖乖的低著頭數自己的腳趾頭,一個字都不敢說。 看看裝得差不多了,我站到一輛馬車上對士兵們大聲說話。 “士兵們——”我聲嘶力歇的喊,“從現在起!這些東西就是我們的!誰也別想從我們手上把東西搶走!不管是誰,只要有人搶馬車上的東西,我們就跟他拼命!” “是——” 這是第一次,士兵回答我用如此整齊洪亮的聲音! “把你們的刀拔出來!”我“唰”的一聲抽出長劍,“路上不准停留!出發!” 倆個近衛團的五千多名士兵刀出鞘,槍緊握,瞪著血紅的眼睛,齜牙咧嘴的護著馬車出發了。 自我抵達第九軍團直到現在,從沒見到士兵們有如此的熱情。他們跑前跑後的忙著,剛剛才滿臉紅光的幫著推車,一瞬間又站到路口上站哨,如果有人稍微表露出一絲想靠近車隊的意圖,立即就會被一群士兵打翻在地,然後五花大綁再吊在樹上…… 到第二天時,就陸續有軍部的信差快馬追上我的車隊,帶來軍部各位高級長官給我的私人信箋。 信的內容都差不多:請神佑騎士考慮此事的不良影響,以聯軍穩定大局為要……趁此事還有挽回余地,立即將物資送回,軍部再幫助掩蓋云云。 “怎麼辦?”杰克擔心的問我,“老大,看來事情鬧大了!” “我是神佑騎士,他們能把我怎麼樣?”我嘿嘿一笑,“不用理會他們,是他們不給我們物資,我們只是拿回自己應得的!” “是!” 第三天,車隊終于回到了營地,物質裝滿了後勤團的倉庫不說,還有很大一部分不得不露天存放。堆成小山的物資讓士兵們目瞪口呆,在倆個近衛團士兵的吹噓下,我在第九軍團的威望很快就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東西有了,並不是說事情就完了,士兵的毛病我可是很了解。通常強盜土匪或賭徒都沒什麼家當,這里面雖然有很多原因,但東西來得容易就隨便糟蹋就是最可恨的。 我一面要後勤團長加緊編排物資發放次序,一面發布了一道命令,每一個士兵在領取物資前都要背給後勤團的長官聽,什麼時候會背了,什麼時候才能領到東西。 第九軍團日常條例:第一每十天至少洗澡一次,不遵守者處罰軍棍二十。 第二愛護裝備,不得穿著軍鞋踩水,穿著軍服蹭牆,在毯子腰帶鞋襪上寫字,不遵守者處罰軍棍二十。 第三每天按時洗漱,保持帳篷內清潔,內衣一天一換,軍服三天一換,不遵守者處罰軍棍二十。 背完這些,每個士兵才可以領到成套的個人裝備。不過軍裝除外,營地周圍可沒有那麼多的裁縫,雖然已經召集了附近所有會做衣服的人,可還得等上一段時間才行。 與之相對應,後勤團也在營地各處修了幾十個浴室和上百個廁所,我要讓士兵們告別以前又髒又臭的生活習慣。如果不這樣做,營地里一但流行起大規模的疾病,損失很可能比戰斗減員還厲害。 十幾天後,物資的發放告一段落,軍部的調查團也來了。有鑒于第九軍團的暴力傾向——這次來的是一個滿員的騎兵團。 領隊的人又是溫特哈爾*雷尼,好象她在聯軍軍部就是處理這些事的,她帶來了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給我的信。 對于這次“第九軍團與軍需部的扯皮事件”,親王本人並沒表示出過多的關心,只是在信中要求我完整的陳述此事。 我早有准備,拿出一大堆證據讓溫特哈爾帶回軍部。 “閣下……閣下!我真是服了你,”溫特哈爾對我提供的證據很不以為然,“你就不能干點正常人干的事?” “怎麼?你認為這件事不正常嗎?”我反問她,“如果你是第九軍團的指揮官,你手下的士兵光著屁股跑,你能怎麼辦!” 溫特哈爾眼睛一鼓,就要站起來生吃了我。 “不要激動,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突然醒悟她是個女性,怎麼能在她面前說這個,“算我說錯!” 她把頭偏到一邊去。 “我說將軍,”我笑著問她,“軍部到底什麼反應?” “神殿派系,”她“哼”了一聲,很冷淡的回答我,“很激烈。” “哦!”我敲了敲頭,“那我是不是該讓神殿的人冷靜一下呢?” “事情你已經做了,”溫特哈爾沒好氣的回答我,“布料也已經變成軍服了,還能怎麼樣讓他們冷靜!” “不不不!你誤解了我的意思,”我說,“那可不是我的風格——我說的冷靜,是讓他們不再吵鬧。” “將軍,與你同來的這團士兵,”我再問她,“是你的直屬部隊嗎?” “不,他們直屬軍需部,”溫特哈爾回答我,“來自班塞帝國。” “這樣啊,”我一笑,“將軍,我想和你談談,或者說是有些問題請教。可以和我出去轉轉嗎?營地周圍的景色不錯。” “閣下保證只談正事?” “當然了,”我非常殷勤的說,“我可是神佑騎士呢!” “可以。” “請吧!” “看我!我都忘記為你的士兵安排午飯了,”我抱怨著自己叫過一個軍官,低聲對這名軍官說,“除了這個女將軍的衛兵之外,把其他檢查團的人給我扒成光豬——亂棍打出營地!” 然後,我帶著溫特哈爾在營地外轉了一圈,問她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執法團和後勤團正在洗劫那個從軍部來的騎兵團。他們所有的裝備都被後勤團藏進了倉庫。 當我們回到營地時,溫特哈爾發現除了自己的衛兵之外,一個騎兵團二千多人正垂頭喪氣的走在回軍部的路上。一眼看過去,路上全是白晃晃的胳膊和大腿。 鼓起腮幫子又敲我一劍鞘,溫特哈爾二話不說就回了軍部。軍部的老爺們目瞪口呆,神殿派系的吵鬧聲立即消失,因為他們知道——我還不大滿意!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