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嚯!長官你看,”後勤團長指著前面說,“真的很繁忙啊!” “當然,”我微笑著說,“這是物資運往前線的必經之路。” 這是距離第九軍團營地倆百里外的一條商路,每天都有從後方來的大量物資源源不斷的從這里經過。還有大半年的時間就要開戰,在前線的十幾個基地城市里,無數的倉庫正等著被這些物資填滿。 雖然打戰關系到方方面面,但從根本上講還是大把的花錢而已,誰的錢多誰就笑到最後。 我們一行十來人,就站在路邊的一個小山坡上。 “報告長官,”一個偵察團的軍官跑了過來,“目標車隊已經快到了。” “多少輛車,”我問他,“運送的物資查清楚了沒有?” “報告長官,一共是三百多輛車,”軍官把一張清單遞過來,“在昨天晚上,我們就想辦法檢查了每一輛車,這是清單。” “向長官回報情報要詳實,什麼叫三百多輛!什麼叫快到了!再去查一次!”我隨手把清單遞給後勤團長,對軍官說,“回到營地以後,自你以下每人到軍法處去挨十棍!” “是!” 一邊的杰克搖頭歎氣,“現在的營地里,除了後勤團,就數軍法處事情多。” “有生意上門你還不高興?”我斜瞄了杰克一眼,“軍法官可是人人敬畏。” “生意太好了也不行啊!老大你知道嗎?在裝備下放的第二天,整個軍團就有一萬九千七十四人接受處罰,執法團的士兵忙了個通宵,打斷了幾十根棍子。”杰克苦笑著說,“人人敬畏也不是什麼好事,現在都沒人再敢和我說話。我要是對誰笑笑,他立馬就臉色蒼白。” “現在每天還有多少人因為不愛護裝備而挨打?”我沒有理會杰克的抱怨,“情況好點了嗎?” “好多了,”杰克說,“每天差不多還有百來人,持續減少。” 我點點頭說,“還不錯,我們要把士兵的臭毛病一個個的除掉。” 就在我們閑談的時候,偵察團的軍官再次跑來報告了目標車隊的情況。沒多久,一支中等規模的運輸隊出現在我們視線中。 “老辦法,”我對身邊的一個近衛軍官說,“去叫他們的軍官來見我。” “是!”近衛軍官翻身上馬,向著運輸隊沖去,雖然只是一人一騎,卻也聲勢十足。 聽說神佑騎士召見,運輸隊里一個少校軍官就樂呵呵的跟著來了。 “下官是聯軍軍需部第三十七運輸隊的押運隊長!”他跳下馬背站好,“代表整個運輸隊向神佑騎士大人問好!” “願光明神賜福于你,”我笑著說,“少校先生,我要你幫個忙。” “大人請說,”少校把胸一挺,“只要下官可以辦到的,一定照辦。” 我的後勤團長走上去,把手中的一張紙遞給他,“大人需要這些東西。” 看了看單子上的字,少校的身體一陣搖晃,“這……這……大人,你要的數目太大,下官沒辦法啊!” “這樣吧,我也不讓你為難,”我說,“我自己拿,再給你寫張借據。” “大人!保護運輸隊是下官職責所在,”少校軍官大喊著,“請原諒下官無法答應您!” “開始吧,”我對身邊的人說,“時間不早了。” 不容少校軍官有所反應,倆個近衛已經把他制服綁起來丟在一邊。 “嗚——嗚——” 一個士兵吹響了手里的號角,低沉悠長的聲音回蕩在原野上。 商路倆側的野地里,仿佛是被號角聲所喚醒,一隊隊的士兵站了起來,他們脫下身上偽裝的草藤樹葉,抽出武器以攻擊隊形逼近運輸隊。這是第九軍團里最先接受正式訓練三個近衛團,在長官的帶領下,他們從昨天夜里就趴在這里了。 事實上我也可以用其他方法搞到想要的物資,但這樣的訓練機會我怎麼可以放過呢? 七千多人從進入伏擊地直到剛才,不吃不喝不說話還沒被任何人發現,看起來訓練效果相當不錯。 這里是後方,保護運輸隊的士兵本就不多,誰見過這樣的陣勢? 一隊隊穿著聯軍標准軍服的士兵逼近,看到士兵們冷冰冰的眼神,看到士兵手里雪亮的武器……運輸隊的人慌了,他們比劃著武器,一個個上竄下跳左顧右盼,希望能有個長官拿主意,可他們的最高長官還在我身邊呢! “放下武器!否則格殺無論!”當雙方靠近到可以看清對方面容的時候,一聲大喊猶如晴天霹靂響起,“我們是第九軍團!” 這聲音是一個半獸人軍官吼出來的,他原來只是海爾特手下的一個普通士兵,因為嗓音大又不沙啞,海爾特就讓他在營地里喊口令。誰知這家伙的聲音越來越大,大到可以嚇死人的地步,甚至在波塔帝國祭壇一戰中直接用大嗓門震昏了不少魔獸。我看這種人才實在難得,于是讓他當了軍官。 很顯然,運輸隊的士兵是不能和魔獸相比的,當場就有幾十人武器脫手。更有甚者,幾個離得比較近的家伙一頭載到地上。 在強大的武力威懾下,運輸隊的士兵放下了武器。 後勤團的軍官手持清單出現在馬車邊,指揮著士兵們把需要的東西集中起來帶走,整個場面井井有條,次序很好。上次光顧軍需倉庫的時候,軍法處當場處死了十幾名私藏物品的士兵,自此以後這種情況就再沒發生過。 第九軍團的每一個士兵都被告知,違反軍法者必被處罰。而每一條軍法的意義,長官們都拉著耳朵對他們解釋過,不象其他軍團的士兵,只知道不能違反軍法軍規,卻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第九軍團的良好紀律,很大程度上歸功于各級軍官的軍法解釋。 “大人!您不能這樣啊!大人——”看到物資被搬到我們的馬車上,押運隊長臉都綠了,“魯曼大人會扒了我的皮——” “不會,我這就給你借據,”我拿出一張寫好的紙條塞進他的口袋,“你回去就跟軍需官大人說,由于他的延誤,神佑騎士把物資借走了!” 後勤團長跑了過來,告訴我物資已經裝好。 “出發!”我上了馬,“回營地!” 我自己當然知道,我的這種行為非常惡劣,會讓聯軍軍部把我劃入害蟲一類。但他們對第九軍團本來就沒什麼好印象,這樣做也就是加深點厭惡程度而已。 除了厭惡,他們還能把我這個神佑騎士怎麼樣! 其實,也並不是軍部或者軍需部克扣我們的物資。做為一個奴隸軍團,我們唯一的任務就是去戰場上送死而已,已經是必死的人還要什麼物資?除了那點糊口的糧食,軍需部的供給計劃中根本就沒有我們。 先以奴隸軍團消耗敵人,再以主戰軍團決戰,這是一個廉價又有效的方法,在戰爭中非常流行。 但做為神屬聯軍,卻不能像魔屬聯軍那樣直接以“奴隸軍團”稱呼這樣的軍團,還煞有介事的為每個軍團設立番號,下派軍官,這就給了我如此行事的方便。 既然我們是有番號有編制的軍團,那就應該得到物資,你不給我就鬧事,鬧完事你還得一樣不少的給我物資!不給?不給我就再鬧! 對軍需部或魯曼左相來說,很不幸是我當上了第九軍團的指揮官,更加不幸的是我還有個神佑騎士的頭銜。 當初神殿選定指揮官時,很可能我還沒被授予神佑騎士的封號,但就是這個連我自己都沒想到的封號,改變了一切,讓一心想除去我的左相,現在的軍需官大人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沒有這個封號,我未必敢如此大膽。我沒精力關心在這個封號後面有著怎樣的勢力爭斗,我要做的僅僅是在神魔大戰中活下來。 只要有了充足的物資,自以為必死的奴隸才能相信我的話,第九軍團的士兵才能打起精神來訓練作戰。而這些一直掙紮在生死邊沿的人,他們生命力的堅韌程度一定是超乎常人想象。 讓手下把物資運回營地,我和杰克去了新開辟的訓練場。 雖然營地周圍有很大片的田野,可都不合適作為訓練場使用,既然是訓練,那就得找一個地貌特證突出的地點。 剛剛組建的情報系統幫了大忙,在我去天堂島的時候,瑪法就在黑暗城指揮著他的情報系統。到現在為止,雖然他的情報人員還沒完全覆蓋神魔分界線,但卻搞清了那里的地形並制作了詳細的地圖。 我就是憑借這些地圖,找到了現在的訓練場,訓練場中有河流山谷,平原密林,最難得的是還有很多小城鎮的廢墟。在寫信給波塔帝國的總調度官之後,我的倆個聯隊進駐了這片區域。 雖然第九軍團的士兵從沒接受過訓練,但他們的身體條件卻相當不錯,而軍團參謀部制定的訓練計劃又很有針對性,所以我並不擔心時間不夠用。 沒有身體素質的拖累,第二和第三聯隊直接開始正規野戰訓練。 因為軍官們都是黑暗軍隊的老底子,所以訓練就和黑暗軍隊的模式一模一樣,每天上午進行單項訓練,不外乎一些刺槍劈刀跑位的東西。下午的對抗訓練才是重頭戲,士兵們分成兩派,從兩個人到十人小隊再到百人大隊,整營整團的士兵在訓練場上打成一片,勝利者不但會被長官誇獎,晚上還能吃到比平時大很多的面包。 先是徒手在平地上對抗,因為裝備團正在制造訓練用的武器,後勤團也在加緊訓練人手。 當這些條件都成熟之後,他們就開始拿起武器,撕殺在在起伏不平的山地上,撕殺在茂密的叢林里……訓練武器不容易傷到人,而後勤團的士兵也就開始為他們提供後勤保障, 晚上是軍官們做戰術講解,前些日子還整夜被關在帳篷里的士兵開始坐在燈下,聽長官一一指出白天訓練中的問題,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還可以發問,因為在這個時候,長官們都表現得非常耐心。 士兵們不知道,這些問題,他們的長官在當士兵時也問過自己的長官。 在這個時候,就能發現一些好問、心理素質好、在同伴中有威望的士兵。他們往往會被長官一紙推薦書送到訓練團,這些人就歸我親自訓練。 最初一批到訓練團報到的士兵很害怕,他們不知道訓練團是干嘛的,以為是自己沖撞了長官而受到處罰,竟然還有人在來訓練團之前就和朋友說了永別。 我第一次去的時候,發現整個團都籠罩著一片愁云慘霧,一再追問得知,笑得我和一干軍官眼淚直流。不過我當時沒給士兵們解釋,讓他們多擔心幾天有好處。 到今天,訓練團應該已經滿員了吧! “你到訓練團去,”在進入訓練場之後,我叫一個近衛軍官先走,“告訴他們全團集合,我馬上就到!” “是!” “長官,不去其他地方看看了嗎?”一邊的杰克問我,“第二聯隊今天是六個野戰團對抗呢!” “今天不去那邊了,”我說,“應該讓海爾特自己去管理,我去多了反而不好。” “為什麼呢?”杰克問。 我笑著說,“一支部隊就象一個人一樣,應該有他自己的作戰風格。雖然風格的養成是多方面的,但指揮官的因素在里面起著很重要的作用,海爾特和我的性格不一樣,我一去他當然會事事都問我,倆種截然不同的指揮風格會讓士兵們感到難以理解和適應,我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明白了!”杰克點點頭,“真想早點看到第三聯隊的作戰風格啊!” “快了,”我說,“到下個月的時候,就可以進行兩個聯隊的對抗了!” 說著話,我們來到了訓練團的駐紮地。整個訓練團,兩千多人正列隊在團部前的空地上等著我們。 我沒有下馬,直接來到隊列前面。 “立——正!”值星官大聲喊,“長官好!” “長官好!” “我知道你們很擔心,擔心自己的小命,我現在就告訴你們,你們的命運和一個東西很有關聯,”我從懷里拿出一個“v”形紅色小布條,“就是這個。” “這個小東西是士官的標志,就是你們來這的目的!士官是什麼呢?士官就是比軍官小,比士兵大的軍人!”我說,“在士官的位置上再前進一步,你就會成為真正的軍官!你們明白了嗎?” “明白!” 一聽有這樣的好事,他們這句回答可比剛剛問好那句響亮多了。 “我給你們准備了兩千個這樣的標志!”我繼續說,“只要你們認真訓練,並且達到我的要求,就能在把它縫在軍服手臂上!去擔任小隊長的職務!” 從來沒有這樣的事,奴隸士兵可以成為軍官,而且是真正有兵可管的軍官!當然,這會他們還不知道士官並不屬于軍官,但也比普通士兵好吧! 看看士兵們的眼神,有的人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于是我叫來一個近衛軍官。 “大聲說出你年齡,種族,”我對這名軍官說,“你是怎樣成為軍官的!” “是!”軍官轉過身子面向士兵,“沙人族,二十六歲加入黑暗行省軍隊,普通士兵,因為在戰斗中表現突出進入總督近衛隊,年前完成訓練被提升為少尉軍官!” “你們都聽清楚了!我手下所有的軍官都是從普通士兵升上來的,”我說,“這世上沒有天生的軍官,只有天生的蠢貨!這里有蠢貨嗎?” “沒有!”很顯然,沒人願意說自己是蠢貨,即使奴隸也一樣。 “現在,第二聯隊正在准備大規模的對抗訓練,我要你們在一邊仔細看,”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于是下達了第一個命令,“記下你們所看到的一切!晚上有用!” “是!” 第二聯隊今天的訓練是平原野戰,現在雙方正列隊准備。 訓練團的教官可是我精心挑選的,他們在士兵中間豎起幾十塊木板,在上面畫出戰場地圖,並一一說明各種圖案所代表的意思。 一陣號角聲響起,第二聯隊的對抗開始了! “你們仔細看,”我站在前面給他們講解,“不管戰斗的規模有多大,撇開投石機和魔法攻擊,在僵局被打破之前就雙方就只有站在第一線的士兵在打。” “而那一方在這時堅持不住,就會被對方沖破防線,陷入內外交戰的被動局面。如果補救不及時,就會被對方抓住優勢而被分割包圍。”我指著戰線說,“被包圍之後,各部隊失去聯系,命令再不能及時傳達到位,兵員也不能自由調動,于是陷入苦戰……” 對士官來說,需要的不光是戰技,能夠領會上級的意圖以及穩定的心理素質才是重點。在成千上萬人的交戰中,部隊的心理素質最為重要,戰敗的一方,最先跨掉的往往不是戰線,而是心理,一個聰明的指揮官都會先從敵人的心理下手,不會笨到去和對方死拼兵力。 士兵們非常認真,他們的眼睛睜得大大的,耳朵豎得直直的,生怕漏掉一個細節。雖然他們想有所成就還需要走更長的路,但誰敢說在這些家伙當中,就沒機會出現幾個將軍甚至元帥? 除了給他們現場講解,我還得在晚上為他們分析各種戰例,在這同時我還需要管理整個軍團……我忙死了! 一直到訓練團送走第一批合格的士官,我松了一口氣,這才可以把精力放到其他事情上。 這批兩千多名新鮮出爐的士官,他們帶給第九軍團的沖擊力可以說是無與倫比,士兵們看到自己往日的同伴神采飛揚的回來,不但沒少點什麼東西,手臂上還多了一個鮮紅的標志。雖然說沒穿軍官的服裝,卻已經人摸狗樣的開始管事了! 人性本賤,這話真的沒錯,自卑與自大在奴隸身上體現得尤為突出。以前士兵們從不敢想自己可以在身份上有所改變,可看到和自己一樣是奴隸身份的同伴成功之後,人人都立即認為自己也可以干得一樣好,甚至還要更好!他們開始紅著眼睛和同伴比高下,在各種場合拼命的表現自己,以至于在一段時間軍團里打架的人數急劇攀升,軍法處的生意再次興隆起來。 我沒時間理會這些事,我得天天想穿腦袋去搞物資。在幾次成功的從運輸隊“借”到東西之後,軍需部已經下令所有運輸隊不得靠近到第九軍團五百里之內,而對于缺少馬匹的第九軍團來說,五百里距離就是部隊機動的極限,再遠點的那個叫行軍。 還好,在這時我們的物資已經差不多夠用了。現在開始抱怨的是裝備團長,因為他手上根本就沒有武器盔甲。 他一抱怨,第九軍團周圍的駐軍可就倒了大黴,不管是路過還是長期駐紮,只要是三萬人以下的部隊,就沒有一支逃得掉被第九軍團搶劫的命運,常常是一覺醒來,身邊已經站著第九軍團的士兵了,刀子一比劃,就叫脫脫脫,如果稍有猶豫,耳光拳頭就劈頭蓋臉而來…… 不要說是人了,就算是一只螞蟻要想路過第九軍團,它也會被掰下一條後腿來……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