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日子一天天過去,士兵們的戰技有了明顯的提高。 這天剛好是第三和第四近衛團的巷戰訓練,我帶著指揮部的軍官們看得正高興的時候,軍部的命令到了。 我從傳令官手中接過命令一看,馬上就大笑不止。 卡羅斯迷惑的問我,“長官,您在笑什麼?” “軍部的命令,”我對大家說,“要我去參加這月的例會。” “我說長官,”杰克說,“就一個例會而已,不至于高興成這樣吧?” 我搖搖頭,“卡羅斯!” “是!” “參謀部做好計劃,倆天內結束一切訓練,各團打點行裝准備遠行!”我笑得合不上嘴,“第九軍團的苦日子到頭了!” “長官,你能說明白點嗎?”杰克癟著嘴,“我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 “我親愛的兄弟,”我摟著杰克說,“如果你身邊有一個討厭的人,雖然他不停的干著讓你傷腦筋的事,可礙于身份你又不能對付他。你會怎麼辦?” “這簡單啊!”杰克說,“想辦法趕走他,讓他離我遠遠的!” “對啊!我們就要被軍部趕走了,”我又笑了起來,“呵呵!一但脫離軍部的視線,我們不就過得輕松了嗎?” “我明白了!”杰克猛點頭,“我得趕緊回去收拾東西。” “收什麼東西!”我一把拽過他,“跟我去開會!” 例會在軍部小樓底層會議室招開,通常只有軍部的十來位高級軍官參加,少將軍團長參加會議是極少有的情況。 在門口副官那里存了武器,我走進會議室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 不一會,就有肩上金星閃閃的將軍和衣著考究的文官陸續走進房間,圍著長桌坐下來。 真是難得,久違的左相也走了進來,自我到軍部還沒見過他呢! “立——正!”門口的副官大喊,“總指揮官到!” 所有人站起來向卡爾親王行禮,“長官好!” “先生們好,”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環顧了四周,對各位軍官點頭致意,“聯軍軍部第十七次例會,現在開始。” 大家雙手合十,一起高呼,“贊美仁慈的神!” “今天要講的一共有五件事,”親王示意大家坐下,立即就進入正題,“第一項是關于前線基地的戰備通報,大家應該知道,我們的戰備已經拖後了,這樣下去可不行……” 有人附和,有人推脫,會議就在這樣沉悶的氣氛中進行著。 這些事情我可管不著,聽著聽著差點睡著了。 “現在進行第五項議題,就是關于第九軍團的事……” 聽到有人說“第九軍團”,我的眼睛才略為睜開一點。 “科恩少將,”親王對我說,“你先談談?” “啊?談什麼?”我一臉迷糊,“什麼事?” “那,還是請軍需官談談吧!”親王說,“近段時間里,軍需部對第九軍團有些投訴。” “是的,親王殿下,”魯曼站了起來,“各位,相信大家也聽說了,第九軍團這段時間做了一些事,以致于干擾到了軍需部的正常運轉……” “軍需部的正常運轉?你唬我!”我站了起來,“啪”的一聲拍了桌子,“你是在說我,一個高貴的神佑騎士干了錯事?” “閣下,我沒權利說您的對錯,”魯曼雙手一攏,“但事實上軍需部的工作的確受到影響……” “軍需部的事沒干好,關第九軍團什麼事!”我說,“不要說廢話!” 在我和魯曼爭吵時,會場上其他人就保持沉默,在坐各位要不就是沒話可講,要不就是礙于身份講不上話。 到最後,還是親王出面阻止我們,“科恩少將,請坐下!” “關于第九軍團,我這里可有一大堆的材料,”親王用手指敲敲桌子,“閣下,您和周圍駐軍的關系可不怎麼好。一個月不到,就有七支部隊被第九軍團搶了裝備,你怎麼解釋?” 說著把一疊公文仍到桌子上。 “這能叫搶嗎?親王殿下?”我倆手一攤,“他們沒有裝備去軍需部領就是了,而第九軍團領得到裝備嗎?這問題可是出在軍需部,與我無關。” “那閣下搶運輸隊又做何解釋?”魯曼說,“這可是聯軍的運輸隊!” “那是借,”我說,“我是寫過借據的。” “閣下,帶著軍隊以武力相逼也叫借?”魯曼說,“還有借據,您那也能叫借據嗎?” “大家聽聽看,”魯曼說著拿出一疊紙條,“一共是二十七張,每一張都只有一句相同的話——神屬聯軍,親如一家!沒有日期,也沒有所借物品的數目,更沒有簽字,這就是神佑騎士的借據!” “不對嗎?”我問魯曼。 “當然不對!” “軍需官大人,您的膽子也太大了,”我嘿嘿一笑,“神屬聯盟親如一家這句話可是紅衣主祭說的,敢說他不對,你真是活膩了。” “我……” “科恩少將,我們就不要在這些事上糾纏了,”親王說,“我想,閣下應該制止這樣的事再次發生。” “沒問題,”我非常痛快的說,“只要軍需部給我裝備。” “閣下應該明白,”魯曼說,“奴隸軍團是沒有配給計劃的!” “是嗎?我不管士兵們是什麼身份,可我不能讓他們光著屁股去打仗!”我冷冷的看看了他一眼,“你不給也沒關系,我自己想辦法。” “我以為軍部今天叫我來,會告訴我裝備方面已經沒問題了,”我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沒想到仍然是這樣,看來今天我是白跑一躺……先生們,我告辭了。” “對了軍需官大人,我現在以神佑騎士的身份命令你,”我在門邊停下腳步,“三天之內准備好四萬副盔甲。如果這次你還敢拖著不給……恐怕紅衣祭祀親自來也救不了你!” 說完這句話,我摔門而去。 回到營地之後,我派出二十個團再次搶掠周圍的駐軍。這次行動是瘋狂的,二十個團分成四路晝夜兼程,在第三天的清晨將總軍需倉庫團團圍住。 “再不給裝備,”我紅著眼睛說,“我就要殺人了!” 在軍部的斡旋下,軍需部將我們需要的裝備包括武器盔甲撥給了我們,就在士兵們往車上裝東西時,由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簽發的調令就來了。 命令上語氣強硬,要第九軍團立即出發,必須在一個月時間內趕到神魔分界線斯比亞帝國一側整軍備戰。 我微微一笑把命令放進懷里,卡爾親王的這個人情實在太大了,看來各國的王室派系與神殿派系斗爭依然很激烈,畢竟我還屬王室派系,在這樣的斗爭中,親王殿下站到我這邊。 因為參謀部早就制定出了這次行軍的詳細計劃,所以第九軍團的行軍的從容不迫的。 各團回到營地,收拾東西外加拆毀營地訓練場總共才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第二聯隊在前,第一聯隊居中,第三聯隊殿後,我就向軍部說了再見,從此山高神殿遠,沒有了約束的第九軍團才真正算是我的軍隊。 但第九軍團上上下下包括我在內,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當我們多年後再次踏上這片土地時是一種什麼情況。 七萬多人的行軍可不是件小事,這關系著方方面面。 好在我已經完成了對部隊的完全控制,士兵們也樂得跟著我過日子,事實上他們的日子過得很不錯,生活條件比其他正規軍團的士兵還要好上一點。 有人因為衣食住行的改變而不願離開我,有人是因為跟著我干了太多壞事而不敢離開我……反正士兵們接受了這樣一個現實,離開我、離開第九軍團後也不會比現在過得更好,他們開始在私底下用老板而不是長官稱呼我,幾乎所有士官罵人的口氣也和我是一模一樣,這一切都說明,士兵們已經對我越來越熟悉。 只要是人,不管是什麼種族,對熟悉的事物都會產生依賴性,而這其中,又要數奴隸的依賴性最強。 我們一路上邊行軍邊訓練,第九軍團慢悠悠的在命令所規定的最後一天到達了新的駐紮地,斯比亞帝國最前沿的城市——加里亞。 這里才是真正的前沿,後面是斯比亞帝國的千里沃野,向前一步就是神魔分界線。 嚴格的說,這里更象是一個要塞,城牆高聳,堡壘林立。在這大戰前夕,城市里除了一些膽子大的嚇死人的商人外,就剩下些居民。 克里默陛下早接到我的信,他在第一時間調換了加里亞的總督,給我們的第一批物資甚至在我們之前就抵達了。 在城門迎接我的就是加里亞新任總督,科爾特。 “啊——呵呵,”看到我遠遠的走過去,科爾特一臉笑容,“長官好!” “你個混蛋!”我罵他,“你不在萬普給我賺錢,跑到這來湊什麼熱鬧!” “是!長官,”科爾特為我拉住馬缰,“這可是菲謝特殿下的任命呢!” “怎麼?幾天不見學會這套了?”我橫了他一眼,“我連他一起打!” 其實與這樣的老部下會面,我心里挺高興的。 “是是是,長官說打就打,”科爾特說,“長官,您就住總督府,部隊我都安排好了。” “走吧,”我點點頭,又回頭吩咐卡羅斯,要他們安頓好部隊。 雖然是個商業口岸,可加里亞並不大,本身就只有二十萬不到的人口。走在街上,卻看到這里的商業交易異常的火暴,無論是買是賣,商人們都不再是斤斤計較的樣子,通常是三倆下就完成了交易。 我問科爾特這是怎麼回事。 “長官,這些就是在神屬和魔屬聯盟倆邊跑的商人啊,”科爾特回答我說,“眼看就要開戰,又不知道要打多久,他們這是在做最後的生意。” “最後的瘋狂,”我說,“他們就不擔心自己的小命?” “不會,兩邊都需要他們流通緊缺物資,”科爾特說,“開戰前他們是安全的。” “真是諷刺,兩邊都需要對方的東西,卻非要打個你死我活,”我苦笑著說,“這他媽的是什麼世道?” 這里的總督府比起黑暗城那個可要小得多了,科爾特做了很多前期的工作,改進之後做個軍團指揮部也勉強夠用。 “說說吧,”我接過科爾特遞來的水杯,“黑暗那邊怎麼樣了。” “一切都很正常,軍隊正常,政務正常,整個行省的春播都已經完成,今夏會有個好收成,”科爾特說,“我來之前三位夫人還一再叮囑,要我好好照顧你。” “這就好,”聽到春播完成,我不由非常欣慰,“那——萬普那邊呢?” “那就更好了!長官你知道嗎?”說到自己的城市,科爾特顯得興致勃勃,“迪爾*梅林小姐可太棒了!她的生意做遍整個黑暗行省,斯比亞各大城市的分店都已經開起來了,甚至在魔屬聯盟那邊都有了幾家分店,每月都向能黑暗提供大量資金。” “那,市政廳的那些家伙對這些錢的來曆沒有疑問吧?” “沒有,您還不知道市政廳啊!那些家伙都快被錢逼瘋了,只要有錢送去他們才不管呢,”科爾特說,“三位夫人倒是問過我一次,我沒敢說。” “不說這個了,”我點點頭,“瑪法什麼時候到?” “他明天就應該到了。” “我去睡覺,瑪法一到你就立即叫醒我。” “是!” 瑪法第二天下午才到,雖然風塵仆仆,但卻比以前顯得干練多了。 “老大!”正在開會的我才聽到門外的說話聲,瑪法就象一陣風似的撲過來抱住了我,“我好想你!” 在一群軍官面前,他把我弄得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散了散了,”我不得不結束了團長級別會議,“回去約束士兵,這里可是自己的地方,誰亂來就送軍法處!” “是!”幾十個團長紛紛離開,身邊就剩幾個兄弟。 “我說瑪法,你還不從老大身上下來啊,”杰克說,“我現在可以打你扳子哦!” “我知道你現在是軍法官!”瑪法“哼”了一聲,“可我不屬你管!” 說著跟海爾特和莫亞打招呼。 “看來你的事干得不錯,”我讓大家坐下,“給我們說說看。” “好的老大,”瑪法從衣服里掏出幾個卷軸,“我帶來一些東西,我想這些東西可以幫上忙。” “什麼寶貝啊?”杰克湊過頭來,“真是你手下那些人搞到的嗎?” “你可不要小看這些人,他們也是我和老大精心訓練過的!”瑪法打開一個卷軸,“老大你看,這就是最新最詳盡的神魔分界線地圖!” 海爾特摸摸下巴,“你上次的地圖不也說是最詳盡的嗎?” “海爾特,你知道我的人發展有多快嗎?”瑪法自豪的說,“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做很多事了。” “快給我們解釋地圖!”我拍了瑪法一巴掌,“盡說些廢話!” “是!你們看,我們著重調查的是靠近斯比亞這邊,從加里亞到對面魔屬國家最近的城市,直線距離有三百四十多里,道路相當差。”瑪法用手指著地圖說,“所以,幾萬人的大軍團要越過這段距離,少了六天時間你想都別想。” “而且後勤物資是個大問題,”我說,“在這樣的地形上,至少需要一萬人的後勤人員。” “是的老大,但值得慶幸的是魔屬聯軍那邊還沒部隊進駐分界線,”瑪法點著頭說,“他們駐紮的地點還是在沿線的各大城市中。” “魔屬聯軍那邊你打探得怎麼樣?”我問他。 “因為時間的關系我們還無法深入魔屬聯盟,只能在邊上打轉,所得情報及其有限。”瑪法搖搖頭,“就目前查明的情報,在我們正面有魔屬聯軍倆個軍團,六個營地里一共是十萬人不到十一萬人的樣子。” “這情報確切嗎?”一直沒開口的莫亞問。 “絕對正確,”瑪法肯定的說,“我們是通過多種方法綜合才得出這個結論的,我們甚至檢查了每一個營地每一天的垃圾。” “說說詳細情況。” “我們不知道這倆個軍團指揮官是誰,也不知道來自那個國家,”瑪法又打開一個卷軸,“但我們知道了他們的兵種構成,其中有四萬重步兵,四萬輕步兵,倆萬重騎兵,還有一種情報人員從沒見過的騎兵,這是圖紙。” 我湊過頭去一看,那是一種比馬要矮一點的動物,但是體格卻比馬強壯多了,有著尖利的獠牙和粗壯的四肢。 “我們仔細計算過,象這種騎兵營地,他們每天消耗的草料很驚人,”瑪法說,“是同等規模重騎兵的三倍。” “是馬匹的三倍?”我大吃一驚,這就意味著這種騎兵的戰斗力至少是重騎兵的倆倍以上,魔屬聯軍不是傻瓜,不會用草料去喂養寵物。 我低頭沉思了一會,問瑪法,“上面的騎士是什麼裝備?” “騎士不是人類,他們通常要比人類要矮倆個頭,”瑪法看看卷軸,“武器是長戰刀和鏈棰,不穿盔甲但配有大型盾牌!” “靠!”我不由大罵一聲,“近戰主力兵種!” 杰克好奇的問,“老大,為什麼你知道這是近戰主力?” “不是人類,那就是異族戰士,”我對兄弟們說,“長戰刀和鏈棰都是混戰中最好用的武器,再看他們的坐騎,這種動物的殺傷力可不比騎士小!至于說不穿盔甲,那多半是這些武士的傳統,騎兵需要大盾牌嗎?只有沖鋒的騎兵才用大盾牌來擋箭!” “老大,我們軍團里沒有重步兵,”海爾特很擔心,“怎麼和這樣的敵人相抗衡?” “不到必要的時候,誰願意和這樣的敵人交手?”我很苦悶,“這就要看我們得到怎樣的作戰命令了。” “派我們到這里來,恐怕就是讓我們從這一側殺入並吸引魔屬聯軍的注意,”我指著地圖對大家說,“如果沒有意外,我們肯定會是所有軍團中最先進入戰場的!” “沒問題吧老大?”海爾特對我說,“有辦法嗎?” “當然有,”我笑著說,“去叫卡羅斯來,軍團從明天起改變訓練計劃。” “是!” “瑪法,你和整個機構的聯絡怎麼樣?” 瑪法回答我,“沒問題,我到那里,情報就到那里。” “那好,你就不用回去了,”我點點頭說,“從現在起,你就是第九軍團的總聯絡官。” “是,”瑪法抓抓頭,“可總聯絡官是干嘛的?” “干你現在干的事,繼續做我的眼睛和耳朵。”我說,“從今天起,情報系統的預算增加三倍,我要你在最短的時間里弄清對面的一切情報!” “是!” “把傳令官給我叫來!”我說,“從現在起,第九軍團就進入臨戰狀態!”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