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仔細分析了瑪法的情報後我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現在的第九軍團還很脆弱,用他們去招呼對面的十來萬魔屬聯軍純屬說笑。不要說魔屬聯軍在人數上多出我們一大截,就是他們的單兵戰斗力也很強悍。 我打起精神,把目前形勢分成敵我兩方面。現在對敵方我是鞭長莫及,可對自己的士兵,我還是有些辦法。 加里亞已經被我下令封關,除了從黑暗行省來的運輸隊外一切物資人員均不得通行,來不及離開的商人和居民全部為軍隊工作,最大限度的封鎖消息。 我命令軍官們將手下最有發展前途的、年紀最小的士兵無論身份種族都報上來,軍官們雖然不知道我想干嘛,但還是堅決的執行了我的命令,報上來的士兵有近萬人。我將他們臨時編成四個團,以催促物資的名義向斯比亞帝國內地進發。四個團在黑暗行省附近轉了一圈再回來時面目全非,全部被換上了黑暗行省的老兵不說,還帶來了五千多匹戰馬!加上第九軍團原有的馬匹,我可以組建三個滿員的騎兵團! 他們回來的那天,整個營地都非常熱鬧,經曆過多次戰爭的老兵們看著一隊隊騎兵從自己面前經過,無一不流下激動的淚水。 “騎兵啊!真的是騎兵!”他們哽咽著對身邊的士兵說,“我就知道老板不會拋棄我們,他真的和我們在一起!他調騎兵來了!” 還沒上過戰場的新兵說,“不就是點騎兵嗎?和我們有什麼區別?” “去你媽的!你這毛都沒長齊的混蛋!你見過騎兵沖鋒嗎!你知道養一個騎兵要多少錢嗎!”老兵們紛紛用自己的方式教育新兵,“曆來只有正規軍團才配騎兵!老板這是把我們當正規士兵看待!不然怎麼舍得把騎兵和我們編在一起!” 和別人想的不一樣,我沒把三個騎兵團留在第一聯隊,而是全部配給了第二聯隊。海爾特一聽到這消息,高興得抱住我就親。 “海爾特我告訴你,”我很慎重的對他說,“這可是我們僅有的一點騎兵,我還指望他們發展壯大,如果你一時大意給我弄沒了……你就得賠。” “我明白的,老大你放心!”海爾特把胸口拍的“砰砰”響,“我會很小心的使用他們!” “這三個騎兵團的軍官士兵大部分都是黑暗行省過來的,你在指揮上不成問題,”我叮囑海爾特,“要麼就不用,要用就用在最關鍵的地方!” “是!” 三個騎兵團立即加入訓練之中,他們除了帶給第九軍團高漲的士氣之外,也讓後勤團的壓力倍增。 我只有讓黑暗行省想辦法,好在黑暗的建設已近尾聲,市政廳的家伙們一聽總督有麻煩,一次就給我送來了五千名壯年民工。這下,後勤團長升任軍團後勤處長,手下已經管著七八千人了。 陸陸續續,我用一個月的時間給我的軍團來了次大換血。不管怎麼樣,打完這仗我一個士兵也不會還給聯軍。 因為對加里亞實行了封鎖,沒有人知道矮人族大師已經到了這里。 大師帶著自己的一班工匠在我的指揮部里忙碌了半個月,然後帶著一大堆的圖紙回去了,當然,圖紙里也有我的設計。 因為在去軍部之前我就有准備,再加上又是流水線生產,黑暗城里的矮人工匠們以每天五百套盔甲的驚人速度交貨。 沒多久,第一個野戰團就完成了換裝。從頭到腳每個人都穿上了出自矮人工匠之手的盔甲。這可是矮人工匠打造的盔甲啊,不要說是奴隸士兵了,聯軍里多少軍官都以一身這樣的盔甲為榮! 對于換下來的裝備我並不擔心,在這大戰前夕盔甲武器可是非常搶手,親愛的迪爾·梅林小姐將會很高興手上有一批現貨。 野戰團的步兵被分成了三種。 體格適中的士兵大多成為長槍兵,為了對付魔屬聯軍的騎兵,長槍兵除了得到新武器之外還有特別加強的盔甲,我只需要他們的戰斗中穩穩的守住第一線就可以了! 體格健壯的士兵得到了可以臨時加裝長柄的戰刀,應付一般情況時,士兵們可以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如果情況需要的話,長長的金屬刀柄就背在肩上,取下來一個動做就可以安裝好,這種可守可攻適應性極強的兵種才是我軍團的核心力量。 而體格不是很強壯的士兵們就變成了弓兵,他們得到了嶄新的戰弓和相對較輕的腰刀。半金屬半木材的絞合弓差不多有一人高,射程遠而精度高。大師向我保證,這樣的戰弓再配上殺傷力極大的精制羽箭,完全可以在五百米的距離上射穿一指厚的金屬盔甲! 如果不是有迪爾的經濟支持,第九軍團不可能擁有如此精良的裝備。不說別的,就說羽箭上的精鐵箭頭,不管是神屬或者魔屬聯軍都好,誰用得起長達十五厘米的三棱箭頭?他們能用上五厘米長的平板箭頭就該偷笑了。 不僅是幾種裝備的差別,這完全是倆種軍事思維的差別。以遠程火力覆蓋敵人,在正面接觸前盡一切可能將其力量削弱,這正是我前生軍事生涯中一個最基本的戰術思想。當然,士兵的訓練更是基本中的基本。 為了更好的訓練士兵,我幾乎從黑暗行省調來了所有的軍事教官,精靈弓箭手,精靈魔法師,武技出眾的矮人戰士……能來的全部來了。我用盡一切辦法讓士兵們感受實戰氣氛,奔襲,夜襲,正面決戰,所有我想得出來的招數輪著上,士兵們也把全副精力投入訓練。 跟著我還不錯,大家都想活下來。 到夏收時節,從水族來了一個客人。 一個水滴滴的大美人站在加里亞總督府的大門下看著我,我又仿佛聽到了她那美妙的歌聲。 “老大你看!”瑪法大聲喊,“是福爾娜!” “閉嘴,去做你的事。”我橫了瑪法一眼,走向福爾娜。 “你干嘛來這里,”我對福爾娜說,“這是前線,我不方便招待你。” “沒關系,我說完話就離開。”福爾娜抬起手,攏了攏被風吹散的幾絲秀發,“是族長和大長老叫我來的,他們有口信給您。” 聽她用“您”稱呼我,我心里不免有些遺憾。 “族長說,”福爾娜看著我說,“魔鬼,我提前完成了你交代的事,你有了二十艘獨木舟,每艘上面可以坐五個人!” “是真的嗎!”我大喜過望,一把就抓住了福爾娜的小手,“他真的這麼說嗎?” 這可是我半年來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因為我有了二十艘大型運輸艦,每艘運輸船配備兩艘快速戰船,整個艦隊一次可以運輸一萬人的軍隊! 福爾娜連忙抽回了手,一張粉臉已經通紅。 “我有點高興過頭了,”我不安的笑笑,“大長老說什麼?” “大長老說,”福爾娜低下頭再也不肯看我,“水族感謝您的幫助,但是拜托給您的事您不要忘記。” “不會忘記的,”我說,“請對大長老說,我會完成自己的承諾。” “好的,”福爾娜對我行了一個禮,“那我告辭了。” 我點點頭,派了一隊騎兵護送福爾娜回去。 “老大!”躲在一邊的瑪法跳了出來,“福爾娜越來越漂亮了!” “你想死啊!”我扭著他的耳朵說,“沒事干啦?有時間在你老大身上開心!” “不是不是!”瑪法大叫,“有進展,有進展啊!” “說,”我放開他,“有多大的進展?” “呵呵!我們的錢沒白花,”瑪法小聲的說,“天照那邊傳來消息,對面的朋友把各種禮物都准備好了,每樣兩份正在運輸途中!就在這兩天到達!” “哈哈哈哈哈……”我抬頭看著天,“今天是什麼日子啊,都他媽的是好消息!走,我們准備去!” 我雖然加大對情報系統的投入,但在一時之間瑪法也沒辦法快速滲透到魔屬聯盟內地去,好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幾種人,幾種可以用錢收買的人。 瑪法大把的花錢,通過在魔屬聯盟境內的內線招募了大批傭兵,以走私為借口摸清了那邊的軍隊調動後勤儲備運輸路線……在前些日子我得到的情報就和軍部相等,但現在我敢說,軍部的情報已經遠遠不及我詳盡全面。 在這同時,已經在魔屬聯盟站住腳的天照重金禮聘賞金獵人干了一件很不人道的事,他要求賞金獵人為他抓魔屬聯軍的士兵,每支部隊至少一個,特殊兵種更不能放過!在這個時候隨便那支部隊都會有逃兵,少一兩個士兵並不是什麼大事。 對他們不是大事,對我可是大事。 在這些“禮物”裝在大木箱中被運來後,我連夜召集軍法處聯絡處嚴刑拷問。美色金錢威逼利誘,坐老虎凳灌辣椒水……能想得起來的招數全用上了,終于套出了我們需要的情報。 “老大,這些人該怎麼辦?”杰克翻著手里的一大堆情報,“關起來嗎?” 我一言不發的看著這些俘虜,正在硬起心腸逼自己做一個殘忍的決定。 “給我叫把軍團里武技最好的人叫來,魔法師也來,”終于,我打破了沉默,“還有這附近所有的巫醫。” 還是那句話,只要能讓我的士兵活下來,我什麼事都願意做。 五天之後,每個團都得到了幾個形態各異的木頭雕像,這些雕像做得活靈活現,皮膚,肌肉,骨骼都應有盡有。隨雕像下發的還有詳盡說明,上面寫有這些雕像本體的身體特點,以及什麼地方才是致命處等等……指揮部命令每一個士兵都必須了解。 第九軍團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備,等著聯軍軍部的命令。 身後的斯比亞帝國原野上,秋糧已經快要成熟了。微風帶著初秋的氣息圍繞在城市周圍,夕陽斜照,一切都是那麼溫馨。 “為什麼要打仗呢?為什麼要讓那麼多人流盡鮮血在異鄉的土地上?”溫絲麗在最近的一封家書中這樣問我。 她問我,我又要去問誰? 作為一位丈夫,我回答不了妻子,盡管我愛她如命。 作為一位將軍,我回答不了士兵,我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減少他們的犧牲。 為什麼?為什麼? 這就是永不滿足的人性而已……什麼榮譽,什麼職責,見他媽的鬼! 我手里捏著這封信,一直在城頭站到深夜。我站在這個地方,同時捏在手里的還有幾萬將士的生命。 而我,一個普通人,在這紛爭不休的大陸上,在這支離破碎的時空中……我又能真正做到些什麼呢? 看著城牆上巡邏的士兵,看著腳下正在夜訓的部隊,看著這些生命,我心中一陣悲涼,眼睛不由得濕了。 月光似水,如夢如幻。 用力的搖搖頭,我大口的做了幾次深呼吸,然後一轉身下了城牆。 過了幾天,軍部的命令終于來了。 我從傳令官手中接過蠟封卷軸,打開看了看就叫給了身邊的卡羅斯。 “命令我知道了,”我冷冷的對傳令官說,“我會盡我所能,完成軍部的命令。” “是的閣下,”傳令官接過我開的收條,“親王讓我帶句話給您。” “說吧。” “親王說,只要您完成命令就可以,方法不限,還請閣下注意自己的安全。” “替我謝謝親王,”我點點頭說,“我不會忘記他的幫助。” 送走傳令官,我就召集軍團的高級指揮官開會。 “這是軍部的命令,”我把卷軸丟到桌子上對大家說,“和我們想的差不多,第九軍團要在整個戰役前行動,搶先發動進攻,牢牢的牽制我們正面的魔屬軍隊。” “軍部的這個命令有些過份了吧?”海爾特抱怨著說,“第九軍團才八萬人不到,卻要我們去進攻牽制十幾萬敵軍,他們腦袋有毛病嗎!” “軍部提供給我們的情報那才叫好笑,”瑪法說,“在他們的情報里,我們正面只有六萬敵軍,特殊兵種連提都沒提!” “不要說沒有意義的話,”我說,“你們有什麼好辦法?” “攻也可以,”海爾特說,“我們用一部分兵力,先試探著打一下,不行的話就退回來。” “要不然我們就守吧,”莫亞說,“我們守著也能牽制敵人啊!” “說的簡單!你們想想,”我打斷這倆人的話,“一但開戰,聯軍軍部就有光明神族督戰,你們這些把戲能騙過神族嗎?” “那老大你有什麼好辦法?”莫亞問我。 “打仗嘛,攻守必須兼備,還有一點,我們不能在自己的地盤上打,打爛了還得我們自己收拾。”我說,“就讓我們跑遠點,到那邊去鬧一鬧吧!” “老大,你說得是沒錯,”海爾特說,“但是我們正面的敵人太多,如果硬打的話,打下來第九軍團也剩不了幾個人。” “這倒不是什麼問題,我和卡羅斯已經做好了計劃。”我說,“這里是我們的後勤基地,我們得留下幾個團守衛,其他部隊跟我走。” “我們什麼時候行動呢?”海爾特說,“真的要進攻?” “進攻是一定要的,畢竟我們干了那麼多壞事聯軍都忍了。如果不給聯軍辦點事我們脫不了身,”我說,“我們只要牢牢牽制敵軍就對了,至于我們具體怎麼做,誰也管不了!” “老大,你是不是有好辦法?”海爾特眼睛一亮“快告訴我!” “海爾特,”我微微一笑,“你坐過船嗎?很大的那種?” 海爾特搖搖頭,不明白我為什麼這樣問。 “想不想坐船玩玩?” 海爾特又點了點頭。 “那好,你立即帶三個野戰團一個後勤團出發,”我笑著說,“去坐船玩玩!” “那來的船呢?” “你們還不知道,我們黑暗已經有了自己的艦隊,”我說,“艦隊已經在海岸邊等著你們了!” “卡羅斯會告訴你在什麼地方上船,在什麼地點登岸,你們要在最短的時間里聯絡上當地的情報人員。”我說,“你們要給後面的部隊打好基礎,我要把對面的魔屬聯盟鬧得雞飛狗跳!”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