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天邊有片彩霞,我久久的凜視著它。 紅,一片血紅,紅的那麼鮮豔,卻透著蒼涼與詭異。 就和那幾十萬亂民的血一模一樣。 毫無疑問,在與魔屬聯軍第一回合的交手中我大獲全勝。但我對坎普帝國幾十萬亂民的死卻無法釋懷——我沒殺他們,他們卻因我而死。 按我原來的想法,加皇室的動蕩在內,坎普的內亂應該持續下去至少一個半月。卻沒想到從第五軍團出來的十幾萬軍隊見人就殺,直殺得尸橫遍野,水木皆紅……仿佛那不是魔屬聯軍的臣民,而是與他們有著切骨之恨的死敵。 他們殺卷了刀刃,也抹去籠罩在我身上的迷霧,自此之後,我和我的軍隊不得不從幕後走到前台,與魔屬聯軍做一場正面的撕殺。 而這是我最不願看到的。 “恩……”我嘴里發出一聲無意識的呻吟,右手撫上了臉頰。 “老大,我們回去好不好,”這是杰克在說話,“你已經坐了很久。” “回去干嘛?看看晚霞不是很好嗎?”我索性閉上了眼睛。 “瑪法應該回來了,他會帶回情報的。” 杰克小心翼翼的說著話,他是在提醒我,我還是一個軍團長,還有足足六萬人的生命捏在我的手中。 “好吧,我們回去。” 從杰克手里接過自己的頭盔,在戴上這冰冷金屬的那一瞬間,身為軍團長的責任又重重的壓在我的肩上……我允許自己偶爾傷感,卻不敢讓自己深陷其間,畢竟,還有數萬雙眼睛在盯著我看。 就當剛剛是一場懺悔吧! “老大,問你件事。” “恩。” “你怎麼知道坎普二皇子會殺掉自己的大哥呢?” “對這個二皇子來說,皇權是他朝思暮想了三十年之久的東西,”我緩緩的說,“那種誘惑是無法抵擋的。” “可是,他如果不下手去做呢?” “如果他不下手去做,”想都沒想,我就對杰克說,“那我們就幫他做。” 軍團指揮部設在一片密林中,我和杰克才剛剛走到林邊,就看到瑪法和一群軍官等在那里了。 “你們在干嗎?”我微笑著走過去,隨便踢了幾個軍官的屁股,“干嘛都苦著臉呢?” “長官好!” “坐坐坐!”我招呼著大家,以我的鎮定為他們鼓氣。這是我麾下大部分軍官第一次實站,有些緊張情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們的聯絡官,說說吧!” “是這樣,剛才我和偵察團長把手上的情報對比了一下,幾乎都一樣。”瑪法說,“從第五戰區來的軍隊一共是十萬人,他們配合著坎普帝國守備部隊順著運輸線一路鎮壓過來……很不幸,在聽說血腥鎮壓之後,前些天還滿腔斗志的暴民們已經丟掉武器——乖乖的回家種地去了。” “要恢複運輸線的話,”我問,“他們需要多少時間?” “最多十天,”瑪法回答我說,“他們最多十天就可以修複被我們破壞的橋梁隘口,他們一直在這麼干。” “恩,關于這支隊伍,偵察團有什麼詳細情報?”我向偵察團長看去。 偵察團長站起來,他是沙族人,性格非常的謹慎。 “長官,他們行進時的隊形密集,團隊與團隊,步兵與騎兵之間的配合很好。”他說,“主力離開後,防務就由坎普軍隊接手。” “參謀部,針對這樣的情況,”我又看著卡羅斯問,“你們有什麼想法?” “長官,他們如此密集的隊形我們吃不下去,”卡羅斯對我說,“人數比我們多,而且又和坎普軍隊粘在一起。我們在這個時候進攻勝算不大。” 的確,我手上撐死也才六萬人,而且沒騎兵,無法與十多萬軍隊硬拼。 “坎普皇室有什麼消息?” “這位新任皇帝急于鞏固自己的皇權,正在大封近臣,連他的看門人和馬夫都成貴族了!”瑪法說,“這些天來,坎普帝國是貴族滿天飛,一伸手就能抓上一大把!” “原來的貴族沒有鬧事?”我問,“是否按我們所想,新任皇帝已經下手鏟除舊勢力?” “奇怪的就是這個,象是有人指點這位皇帝,他還沒對以前大皇子的勢力下手!” “這一定是魔屬聯軍軍部給他下的命令!”我拍了一下大腿,“真他媽的!居然有人看穿我們的計劃!” “那……我們,”卡羅斯說,“要不要等等?” “不能等!也等不起!我們越境作戰,後勤相當吃緊,”我站起來走到地圖邊,“如果這樣的話……對,就這樣!” “老大!”杰克眼睛一亮,“你有辦法了!” “還是個非常好的辦法!”我笑了笑,眼睛盯在地圖上那倆條被標成紅色的運輸線,“通知團長以上級別的軍官……立即到我這里來!” “是!” 會議不久之後就結束了,一支支接到任務的部離開了營地。給海爾特的命令也發出了,我親手把這份命令交給一個少校——軍銜最高的一個傳令官。 我有信心讓坎普新皇帝和魔屬軍隊再亂上一陣子,因為我找到他們的弱點。上次我是讓他們的平民亂,這次,我要讓他們的貴族亂起來! 瑪法的情報很詳細,再加上偵察團的補充,我們知道運輸線上每一個城鎮的虛實,守備兵力多少,長官情況,直至領主是誰。 我親自帶著一個近衛營出發,目標是就近的一個小鎮。我要在大規模行動前對這個行動模式進行試驗,而這個模式一但通過,魔屬聯軍第五戰區指揮官又得換人! 在距離小鎮十里的地方,一個營的士兵軍官換上了魔屬聯軍的裝束,我也穿起貴族服飾,這些東西是在上次的襲擊戰中繳獲的,幸好我當時沒下令燒毀。 “長官!”前面偵察的軍官跑過來。 “閣……下!”看我盯了他一眼,他馬上改口,“鎮子里比較平靜,原來的領主住在鎮西,有三百來人的衛隊。新來的領主住在廣場附近,有一百來人的衛隊。” “鎮上就這點人?”我問。 “不止,還有五百人的坎普軍隊去附近村莊巡視去了,今天是回不來的。” “這支坎普軍隊是誰帶來的?”我再問。 “是新來的領主!” “新來的領主啊……”我點點頭說,“那好,我們就先從這個人開始!” “你進鎮子里去,找到新領主,”我對另一個軍官說,“就說我也是新近受封的貴族,要到另一個地方去路過這里……今晚就住鎮上!” “是!” 軍官去了,我回過頭來看著士兵們。 “你們聽好了,我現在不需要你們遵守什麼軍紀,”我騎著馬的隊列里緩緩而行,“都給我囂張一點!進了鎮子聽我的命令,給我鬧事!” “報告長官!”一個翼人士兵小心翼翼的問我,“鬧什麼事呢?” “隨便你,你可以去誰家大吃一頓,也可以向老領主的住宅吐唾沫!”我笑笑,“再不然的話……你想女人嗎?” “報告長官,”翼人士兵眨眨眼睛,結結巴巴的說,“不……不想!” “我命令你想,不但要想,還得去干!”我用馬鞭點點他的頭盔,“去摸那些女人的臉和大腿,去羞辱她們……不要來真的就行!” “是!” “都給我記住!你們現在是坎普皇家軍隊,你們的長官剛剛受封貴族!你們就是跟著長官來吃香的喝辣的!”我向四周的士兵大聲說,“你們就是流氓!你們就是土匪!都給我把眼睛撐紅咯!再流點口水出來!看見好吃的就給我吃!看見好東西就給我搶!看見漂亮女人就給我摸!” “是!” “兄弟們!”我回轉馬頭面對著小鎮,“別客氣——給我上啊!” “上啊——” 小鎮依然平靜,但已經有一群紅著眼睛流著口水的土匪向它蜂擁而至。 新領主已經帶著人在鎮門吊橋處等著我們,照他所說,他本只是個小軍官,因為是坎普皇帝的手下並和他見過幾面才被封為男爵。 “同”屬一個派系的我們當然很“友好”的互致了問候。 “閣下,您是什麼爵位?”他看著我的衣服說,“這幾天幾乎天天都有貴族打我這過。” “哎!兄弟我混得差,”我搖搖頭說,“陛下封我子爵,給了塊不怎麼大的封地給我。” “請這邊走,”他不無羨慕的說,“子爵就很好了,不象我才是個男爵,見著誰都得行禮!” “這沒什麼奇怪,”我笑笑說,“如果你願意,陛下馬上也會封你為子爵的。” “真的?”他大吃一驚,“怎麼會呢?” 我湊過頭去,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這……陛下不是說要盡量保持和這些人的關系嗎?”他有點疑惑的看著我,“現在正是大戰期間啊!” “閣下,這就是區別之所在了。沒錯,現在正是大戰期間氣氛緊張,而帝國賤民內亂也才剛剛平息……”我說,“你想啊,這事陛下能明說嗎?這要靠我們自己去領悟!陛下為什麼要急著加封我們還把我們安插到這些地方來?一塊封地上有倆個領主你不覺得奇怪?如果這些人不除,那對陛下的基業是多大的威脅?陛下只能在心里著急啊!” “那……” “陛下只是苦于沒有借口,我們身為陛下的人,應該為陛下的基業出力才是,”我小聲說,“只要讓他們先動手就好了,你的人再加上我的人,足夠了吧?” “可是,怎麼才能讓他先動手呢?” “嘿!所謂的先動手只是一個借口,只要你下定決心,事實上動不動手他都死定了!”我微笑著繼續開導他,“事後有人問起,把事情往他身上一推了事……陛下當權,誰敢和我們過不去?當然,陛下會罵你幾句,但是過不多久……” “怎麼樣!”他的倆眼在發光。 “你的衣服上勳帶的顏色就變了,胸前的勳章重了,”我無比真誠的說,“管理的封地大了,手中的權利就更不用說——你甚至可以下令舉行集體婚禮,同時讓幾十個嬌嫩欲滴的美女新娘侍奉你……” “咕……”他的喉頭在干咽,“但是……” “就看你想怎麼辦了,我明天一早就得走,”我歎了口氣,“我要先去解決自己的事,我的封地雖然不大,但也有個老領主在,我要早點解決他!” “那我……”他還沒想好。 “如果你下定決心,我可以在離開前順便幫你這個忙。” “閣下……你!”一聽我這句話,他猛的抓住我的胳膊,聲音和手都在顫抖,“請……拉兄弟一把!” “好!你現在就回家去關上門喝酒,”我點點頭說,“我來替你點第一把火,外面什麼事你都不要管……完事後我會叫人來通知你,你帶著人到老領主家給他收尸就好!” “我——”他脫下帽子向我躬腰一禮,“向閣下致以最誠摯的謝意!” “不用,”我握著他的手說,“都是陛下的子民,以後大家多多合作!” “那,我就先回去?”他給我詳細解釋鎮子里的建築,然後問我。 “當然,”我向他邪邪一笑,“鎮子里會有點亂,為了你的威望,你還是不要在場的好。” 他看看我身後的士兵,也許這些士兵的表情讓他想到了什麼,他顯得有些舉棋不定。 “好吧!”他終于下定決心,“我知道兄弟們長途跋涉辛苦……還請閣下您約束著點,給兄弟我留點東西……” “放心放心,”我安慰著他,“我手下的兄弟帶不走什麼,吃點喝點不見血好不好?” “好,那我回去了,”他感激的點點頭,“我叫人去把吊橋升起。” 看著他離去,我不禁搖頭——貴族,這就是貴族! 天色漸晚,需要火炬照明了。 士兵們已經憋了很久,沒有我的命令他們不敢亂來。拋開我命令他們做的事不談,一支面對如此誘惑仍然保持著紀律的部隊,正是我想要的。 再抬頭看了看天,我吐出嘴里的草根,“開始!” 倆百個“嗷嗷”亂叫的土匪沖了出去,刹那間就布滿幾條街道……我在後面慢慢的騎著馬,順著一條大點的街溜達著。 “嘭!”一個半獸人直接撞開一戶居民的房門,轉了一圈出來雙手已抓滿了東西……他端出了一口鍋,里面是肉。 然後就幾個沙人鑽了進去,不一會已經大包小包的扛著東西出來…… 最後沖進去的是翼人,先把男主人一頓狠揍,再對女主人上下其手……和我的命令一樣,他們沒敢來真的,只是追著女主人摸,把那個大嬸級的女性從一個房間追到另一個房間……間中還夾雜著只有“饑渴”的男性才明白的笑聲。 嘈雜,象水面的漣漪一般,在鎮子里傳播開來,范圍越來越寬,漸漸的靠近鎮西。 新來的那個領主很聽話,他和他手下的人都沒出現,聽任我們在外面胡來。 而老領主,既然他是老領主,那他就必然和這個鎮上的某些人有關系,如果他沒有,他手下的人也會有吧?只要他們一出頭,這場熱鬧就算起來了。 時勢造英雄……這話錯了,應該是英雄造時勢! 一個女人尖叫著從我馬邊跑過去。 “小寶貝——別跑呀!”一個翼人士兵追在後面,“哥哥愛你——” 我苦笑一聲,一把抓住他的衣領。 “長——長官!”他對我嘿嘿一笑,“有事嗎?” “你長眼睛沒有?”我鼻子都差點氣歪,“她都滿臉皺紋了你還叫她小寶貝?你沒見過女人嗎!” “報告長官!”他把胸一挺,“見過!可從沒這樣干過!” 我抬頭四看,士兵們多半是在追著上年紀的“小寶貝”,而且動作拘謹,語言誇張……就這樣的小丑表演也想把人家引出來?人家看鄉巴佬表演還來不及呢! “去你媽的!”我右腳一甩一盤,已經從馬上躍下地面,“看我的!” 我把配劍丟給身邊的近衛,大喊一聲,“跟我來!” 十幾個事先被分派專門從事“調戲”大業的骨干分子緊緊的跟上了我。 “干這種事先要選人!被選中的女人越是漂亮純潔,激起憤怒的效果也就越好!”我低聲對身邊的士兵說,“一般來說,家境好,女人也就漂亮!” “砰!”我手一指,早有近衛一腳踢開一戶房門。 我帶著人沖了進去。 “先生們!先生們!有什麼需要嗎?”一個中年人站在屋子正中,“肉?紅酒?我馬上給先生們張羅!” “去你媽的!”我一腳就踢開他,嘴里一刻也沒停,“女人會藏在那里呢?臥室的床下!廚房的門後!地窖和閣樓的角落!給我翻!” 士兵們照我所說,大肆亂翻。 不多久,樓上一聲尖叫傳來,“啊——” “帶下來!”我朝樓上大叫。 “長官!是倆個!”樓上的人回答我說,“一大一小倆姐妹!” 倆個女孩子跌跌撞撞的跑下來,一路尖叫不斷。 “看好了!”我說,“要讓她害怕你,非常害怕你!” 于是抓住跑在前面的一個,右手將她的雙手扣住,左手脫住她的下巴。 女孩在我手里發抖,而我不但對她“嘿嘿”笑,還做了個十天沒吃飯的人看到食物的表情。 “寶貝,你叫什麼名字?”我用舌尖添添上唇,再湊過頭在她發間聞了聞,“啊——讓人發瘋的香味——” “啊——爸爸!”女孩近乎絕望的呼喊,“不要——” “啊——寶貝,別叫,”我讓自己的眼光閃爍,輕搖著頭說,“讓少爺我來疼你——要是你不聽話,少爺我就只好讓你疼——” 女孩極力掙紮,于是我松開手讓她跑出一點點。 “跑什麼?老爺我有什麼不好?”優雅的松開一顆紐扣,我還添了添剛摸過她臉的左手手指,“恩——伺候完老爺我,再陪我的兄弟們樂一樂……” “不!你別過來!”女孩縮在牆角,雙手抱在胸前,搖著頭說“求你……” “還是求老爺我溫柔點吧……不然老爺我把你買給半獸人。”我嘿嘿冷笑著逼近她,再松掉一顆紐扣。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坎普絞殺戰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