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老爺!老爺您放過她吧!”被士兵按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喊,“老爺!她還沒到婚嫁的年齡啊——” “讓他閉嘴,”我擺擺手,“沒到年紀?老爺我就喜歡這樣的。” 一個士兵走過去,幾腳就讓中年男子暈了過去。 “我這個兄弟很猛吧?讓我來為你介紹,”我抓過一個士兵,輕聲的對女孩說,“這個是翼人,玩起女人來花樣非常的多,不過就是喜歡在你光滑的皮膚上抓出一條條血痕……他看到血才會興奮!” “嘿嘿——”這家伙非常合作的亮了亮爪子,女孩嚇得臉色蒼白,連瞳孔都放大了。 “這一個就更厲害,人稱摧花野獸,”我再抓過一個半獸人,“身體強壯,體力充沛,那里更是常人難及……就是不喜歡洗澡,渾身上下臭哄哄的特別惡心。可有什麼辦法,他都好幾年沒碰過女人了……一會輕點,別弄死這位小姐!” “是!是!”半獸人有樣學樣,流出的唾液掛在嘴角……女孩的眼睛都不能轉了,整個人已經完全被嚇傻。 “可是我們這麼多人,你卻只有一個,”我摸摸下巴,“該誰先上呢?好難決定啊!” 我用手指觸到她的肩,她整個人立刻縮成一團。 “好!我想到了,”我打了響指,大聲說,“我讓你跑,誰抓到你你就先和誰玩!” “不……不……” “不?”我再摸了她的臉,“難道你是想和每一個人玩?” “不!求你了!”女孩的身體向下滑去。 我把她拖起來讓她站穩,手捏著她的衣角。 “如果我是你,”我說,“我就會跑!沒人抓到你的話你就不用死——” 說完,我把她的衣服撕開一個大口子,長長的布料撕裂的聲音象是刺激了她,她開始尖叫著跑起來。 “哈哈哈哈!”我很滿意自己制造的效果,大喊一聲,“追呀!” 然後我以同樣的方法對付了另一個女孩子,一大群人追著倆個女孩子上了街道。不大一會,倆個女孩的衣服就變成披在身上小布條,她們身上的所有東西都掛在外面左右亂晃…… “看見了沒有?就這樣干!”我重新上了馬背,“看見皮膚白點的男人也可以這樣!” “是!” 我卻沒想到,這件事的影響太過深遠,以至于多年以後為數不少的公國中層軍官在結婚時還鬧笑話。新婚第一夜,前半夜是新娘鬼叫,後半夜是新朗鬼叫……第二天,鼻青臉腫的新郎會跑來見我,眼巴巴的問,“老板,撕了她的衣服抓到她之後俺還該干些什麼呢?” …… 不久之後,鎮子里到處都是色咪咪的奸笑和撕心裂肺的尖叫,士兵們追逐著這幾十位身體幾乎全裸的年輕女人,並將她們趕向老領主的住宅。 女人們絕望的拍打著老領主的住宅,拼命的搖著那雕花的大鐵門,這些女人家里都比較富有,也算得上是鎮里的“名流”,當然會和老領主有些瓜葛。 終于,老領主家的大鐵門打開了一條縫,幾十個女人哭喊著沖了進去。 “老混蛋!”一個士兵隨便揀起塊石頭丟進圍牆,“放出我們的女人!” “放出女人!交出來!” “干!去你媽的老混蛋!” “再不交出來連你都干!還有你的老婆!” 仍進去的石頭越來越大,罵得也越來越難聽,可老領主就是不出頭,隔著圍欄看過去,他的三百衛兵正手持武器整齊的排列在院子里。 我向一邊的軍官打了個手勢,讓他帶著人繼續罵。一帶馬,我來到另一個街口。 “長官!”一個軍官跑過來幫我帶住馬,“一切都准備好了!” “叫人去通知新領主!”我進了街邊的房子,看到窗邊全是手捧強弩的士兵——好熟悉的一幕! 在那瞬間,我的神智又有些迷亂。 “長官?長官你怎麼了?”軍官搖搖我,“通知新領主的人已經出發了。” “哦,沒事,”純粹是自然反映,我說,“告訴兄弟們,不留活口。” “是!” 軍官轉身離去,我自己卻楞在那里。心跳急促,一滴冷汗從額頭上流了下來……前世今生何其相似!我有把握逃出命運的旋渦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軍官過來對我說,“長官,他們快到了!” 我漠然的點點頭,手握住了劍柄。 就著星光看去,在街道的另一邊走出一隊人來,出鞘的刀劍偶爾反射出一點寒光,在層層簇擁下,隊列正中的一匹馬顯得非常顯眼,那上面的人當然就是去給老領主“收尸”的新領主了。 “呸!這麼怕死,你還當你媽的貴族!” 我從一個士兵手里拿過強弩,瞄准了馬上的人。這是經我改進過的強弩,不但射出的弩箭殺傷力大,而且還能快速拉弦上箭,只要握住弩身下的手柄一轉,弩身內的滑輪就會運作,一個拉弦鉤立即拉動弩弦到待發位置,同時再從箭匣里頂出一支弩箭到擊發位置……周而複始,可以連續不斷的發射。 我所在的房屋在伏擊圈中段,所以需要放過前面的人。漸漸的,我已經可以看到新領主的臉了。 新領主身上穿著副土黃色的盔甲,盔甲之厚重是我平生僅見,直壓得跨下的戰馬幾乎邁不開腿,他臉上陰晴不定,剛剛才露了一絲笑意,這一刻卻又在咬牙切齒。 “你在想什麼呢?”輕輕的說了這句話,我勾住機括的手指壓下。 “嗖!”的一聲,弩箭飛了出去,非常端正的插到新領主的頸部血管上,一大股紫紅的血激射而出! 他單手抓住脖子,另一只手用力捶打著胸部,發出一聲低沉的喘息……在他栽下馬背的那一刻,我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恐懼。 在我拉動手柄的時候,埋伏在倆面的士兵也射出了自己的弩箭。黑暗中只聽到弩弦急速繃直的聲音,身體中箭的聲音,慘叫和倒地…… 在這樣的距離上,強弩的殺傷力得到了近乎完美的發揮,強勁的穿透力和刻有血槽的弩箭是再合適不過的搭配,第一輪就讓敵人躺下一半。 敵人中箭的位置大多在頸部的血管和氣管處,一但被射中這里人根本就沒救了,雖然不會立即死,但最多三倆次呼吸後就會因失血過多和窒息而昏過去……直至死亡。 如果有個手腳快的高級魔法師在身邊或者還有救,但這隊人里好象還沒有符合這種條件的人。 幾輪箭雨一過,我仍下強弩沖了出去,才一出門,手中長劍已經高高舉起。 有股很狂燥的情緒在支配著我,手一揮長劍已經破開一個敵人的胸膛!再抽出來,狠狠的插進新領主的脖子…… 他用眼睛直直的看著我,嘴唇微微開合幾次,分明是在說,“你認錯人了。” 不知為什麼,我的臉抽搐著笑了一下,右手跟著一轉,結束了他的痛苦。 “放火!”我壓下心里的情緒,對身邊的士兵喊,“動作快!” 一個軍官牽過我的馬,我一躍而上,向老領主的住宅奔去。 “老混蛋!”在還隔著住宅一條街的距離,我就放聲大叫,“敢和我們對著干,燒死你這個老雜種!” 這是事先商量好的信號,聽到我的喊叫,圍在老領主住宅外的士兵們一哄而散,紛紛點著了周圍的房屋,卻沒對老領主的住宅下手。 我帶著人一路狂奔,沖過吊橋出了鎮子,全部人隱進鎮子旁邊的樹林。 當鎮子里的大火燃起來不久,下到周圍村莊巡視的五百坎普軍隊就回來了,在我們開始鬧事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回鎮的路上了。 當然是我派人去通知他們的,這是整個計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就是要他們看到自己的上司慘死在街道上,而老領主的衛隊刀劍整齊的列隊在一邊……剩下的,就是正常人的正常反應。 攻心為上,戰皆如此。 倆個黑影急速的向樹林跑來,在通過口令詢問之後,他們來到我的身邊,這是我留在鎮子里的一個偵察兵和一個去給坎普軍隊報信的人。 “長官!他們打起來了!”其中的一個黑影興奮的對我說。 “激烈嗎?” “很激烈!他們先到新領主的住宅去了,看到一些尸體,然後在街上找著了他們死去的上司,”去報信的人說,“五百來人眼都綠了,呼啦啦的圍住老領主的住宅就是一通弓箭!老領主的人也射了幾箭出來,這就打起來了!” “干得不錯!”我點點頭,“准備走!” 于是整營的人分成幾路離開。 在離開前,所有人圍著鎮子大喊大叫,“領主造反了!造反了!”其中一隊魔法師還往鎮子里丟火球來著。 看著沖天的烈焰,我只希望逃進老領主屋子的那些女人已經離開,但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她們根本就沒這個機會。雖然很無恥,但我的確是把她們當成讓坎普軍隊陷入徹底瘋狂的藥引,殺戮中的士兵看到裸體的女人……我不願再想下去。 幾十個傳令兵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我的命令要在最短的時間里到達每一個團長的手上。 命令相當簡單,“立即實施水與火計劃!” 于是,我撒在倆條運輸線上部隊同時行動起來,他們就象是黑夜中的幽靈一樣,在一個新老貴族間制造著不可調和的矛盾。 因為新任皇帝的皇冠來得不明不白,再加上他急于鞏固自己的地位而大量升遷新的貴族。我猜他本意是想立即著手鏟除各地方舊勢力的,可不知在什麼人的命令下不敢妄動,多半魔屬聯軍軍部,所以就造成現在坎普境內的倆個貴族派系極不穩定的關系。 一方面是帶著軍隊上任的新貴族,他們對權利的渴望是無比強烈的——想想他們的主子就知道他們的渴望里還帶有濃烈的暴力色彩。而另一邊是在地方上經營多年根深蒂固的老貴族,他們享受了多年甚至是幾代人的奢華生活眼看就要失去,他們當然不會甘心。 倆邊都是一點就著的干柴烈火,而這倆邊一但“噼里啪啦”的打起來,誰勝誰敗還不一定……不要說運輸線了,就連新皇帝的寶座都要晃上幾晃! 幾天後,坎普的貴族們就開始亂了。 老貴族們的封地被人洗掠,被洗掠的人都被威脅說要效忠新的領主,妻兒也會跟著失蹤,隔天就能在住宅邊找到他們的尸體。而很多剛到或者還沒到領地的新貴族就莫名其妙的死去,慘不忍睹的尸體被高掛在最後出現的地方…… 而那些沒死的人,他們在一刻不停的忙乎著。 新貴族們先行動起來,他們開始三三倆倆的合兵一處准備向老貴族們下手。老貴族們當然也不會閑著,他們紛紛把忠于自己的人聚集起來武裝到牙齒,並和附近的老貴族們互通訊息…… 在沒有切膚之痛時,這些家伙都只會在嘴上哼哼。而一但觸及到他們自己的利益,貴族們才會勇敢起來。 苦等了幾天之後,我如願的聽到了一個“勇敢”的老貴族的消息——他帶著人殺了同一地域的新貴族,因為他的小女兒不見了,而又有人說在新貴族的家里見過這個小姑娘……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在流言的影響下,坎普境內的貴族大戰在一夜之間就爆發了! 我的人在極力截殺從各地去往坎普首都的信使,務必要讓坎普皇帝最後一個知道消息。 戰局的發展非常之好,在魔屬聯軍剛剛清理過的地方,已經出現了幾個大的貴族聯盟,其中最大的一股兵員過五千! 老貴族正帶著這些人打著“勤王”的旗號大殺新派系的貴族,而新貴族們憤起抵抗,直殺得狼煙四起,渾然忘我…… 我不得不說,魔屬聯軍第五戰區指揮官——翰普頓少將,他是個苦命的人。 當他帶著軍隊辛辛苦苦疏通運輸線,並高高興興的帶著第一支運輸隊轉身回來時,卻驚詫的發現身後又亂成一鍋粥。 可憐的翰普頓少將,他在疏通運輸線後一定期盼著亮閃閃的勳章。 在考慮這個計劃事,我曾經仔細研究過這個年輕的將領。 雖然情報不多,但無一不是指出此人好賭好色,賭的極簡單,一張牌定輸贏那種。女人方面他的口味就比較獨特,喜歡強奸身體強壯能反抗的女人,事後沒一個女人能活著離開。 這是個頭腦簡單心性殘暴的指揮官,計劃的後半截就靠他了。 在他回程的時候,我安排了六個團輪番襲擊他的前隊和後隊。六個團都冒充當地貴族,殺一陣再丟下些當地貴族麾下士兵的尸體。 幾次遇襲後,這位舉步唯艱的指揮官就失去了理智,也許是想起了上任指揮官的淒涼下場……他下令徹底清理沿途遇到的所有貴族武裝。 猛將出馬,一個頂倆!在我的義務宣傳下,他人還沒到,屠殺貴族的血淋淋事跡已經傳得家喻戶曉。 新老貴族在互相撕殺的同時,還要時不時的去“問候”一下翰普頓少將,倆方混戰變成了三方混戰。 在這同時,我讓坎普皇帝驚悉老貴族暴亂。在如此巨大的威脅下,他的大批軍隊也從首都塞林出發,兵分幾路開始了鎮壓,卻無一例外的陷進貴族大戰的汪洋大海之中。 我的部隊是最忙的,清晨化裝成老貴族派系襲擊坎普皇帝的軍隊,中午就化裝成新貴族派系襲擊翰普頓少將的軍隊,要不然就是在夜里讓新老貴族派系再活動活動——人家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可不能讓他們閑著! 不能讓他們閑下來,他們一閑下來就會想問題,他們清楚了這件事我還怎麼混?所以要讓他們忙得不可開交,忙得連上廁所都得一溜小跑! 一忙,就會出錯。 本來四方派系之中,是翰普頓少將和坎普皇帝這倆支隊伍力量最強,如果他們配合默契的話很快就可以穩定局勢。但這倆個人,他們心里想得可不一樣。 翰普頓少將,他為了保住自己的腦袋要盡快恢複運輸線,其他地方的事他不管。在運輸線上,凡是一切敢于阻擋他的東西都會被他消滅,不管你是什麼人。 而坎普皇帝,他要的是整個帝國的安甯,單單倆條運輸線對他的幫助不大。對于暴亂中的貴族,他的軍隊先得要識別身份再區別對待,這就拖長了時間並給我以機會。 在我細密的組織下,分屬四個派系的武裝在坎普大地上絞成一團,你打我,我打他,他打你……直看得前些日子還在暴亂的賤民們大惑不解,他們抓破了腦袋也想不出為什麼前些日子自己發瘋,現在卻是這些貴族老爺們又無緣無故的發瘋了? 各派系的武裝都不再相信任何人,連自己人都不相信!明明上午才來信講和的人中午就會打過來,他們甚至會化裝成和自己一個派系來打自己…… 每一支部隊的指揮官都叫苦連天,為什麼總是自己被打!早上打,晚上打,敵人不斷的騷擾,他們放冷箭,燒營地……當集合起部隊要跟他們干的時候鐵定找不到人,但當士兵們剛剛放下武器,他們又來了。 沒人敢掉以輕心,所有的指揮官都知道,敵人在自己這一區人數特別的多。想到圍困自己時敵人那黑壓壓的軍隊,他們就心里發麻。 挨打多了人就會吸取教訓,在死亡的威脅下人都會變得神經過敏。 倆支武裝相遇,不會再向對方詢問身份,指揮官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給我打!先打了再說!誰的命都不是倆條,尤其自己這條特別寶貴。 打來打去,誰都不知道在打誰,往往是打完之後才知道打錯了。輸的一方固然欲哭無淚,而贏的一方卻更是目瞪口呆一身冷汗……殺了自己人,怎麼辦? 什麼樣的主子養什麼樣的奴才,指揮官眼珠一轉冷冷一笑,為了自己的腦袋干脆一錯到底殺人滅口!就這樣,又給坎普大地上造就無數冤魂。 殺來殺去,還是第五戰區的軍隊戰斗力最強。雖然損失了不少人,但他們以精良的裝備和高昂的斗志在亂世中確立了自己的主導地位——他們在以翰普頓少將為核心的指揮班子的帶領下,一步一個腳印,兢兢業業的奉獻,毫無怨言的殺光了所遇到的全部貴族武裝,連一點渣都沒剩下。 我的部隊早就從亂局中抽身離開,我甚至還饒有興致的跑到附近一個山頭上去看坎普皇帝和翰普頓少將的勝利會師。 經過這倆場撕殺,坎普境內的倆條運輸線算是徹底跨了。而這個天大的責任,卻是需要有人來扛的——官小了還扛不起。 在一段時間的沉寂後,我聽到了倆個消息。 首先是關于魔屬聯軍第五戰區指揮官的,他步上前任指揮官的後塵被押赴聯軍軍部受審,運輸線崩潰和濫殺貴族的罪名可不小。而新任坎普帝國皇帝,聽說他也被黑暗魔王派來的特使用一種特制的皮鞭打得死去活來……看來黑暗魔王是個很有品位的家伙,和我一樣喜歡用皮鞭呢! 而我最關心的消息卻一直沒來,魔屬聯盟在吃了倆回大虧後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他們將派誰來接手第五戰區?又會用什麼辦法來對付我? 希望我能安然度過。 坎普境內一片淒慘,這里再沒有任何一支力量能讓我看得上眼,我也開始收縮部隊,靜靜的等著消息,也在等著我的下一個對手。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