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國,首都福克斯堡,魔屬聯軍軍部。 當第五戰區指揮官翰普頓少將被押解到達之後,整個福克斯堡震驚了!一個戰區的倆任指揮官在還不到二個月的時間里相繼慘敗,這在魔屬聯盟來說簡直就是聞所未聞!也是極大的恥辱! 民眾乏味的生活又多了點話題,他們就喜歡三三倆倆的聚在一起,一遍遍重溫倆個指揮官的倒黴樣。並將這件事的地位提升到所有話題中第二的位置,就排在某某貴族在禮拜日偷情的花邊新聞之後。 而清楚整件事原由的就只有魔屬聯軍的高級將領們,從凡爾倫元帥以下所有人在接到坎普帝國報告後無不動容!不但倆條運輸線要被徹底放棄,而且現在整個坎普帝國哀鴻遍野,剩下的貴族領主加在一起還不到十個!一個帝國如果沒有足夠的貴族階層來支撐皇權,那這帝國離亡國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以坎普帝國現在的情況看,它至少要用十到二十年的時間來恢複。可以肯定的說,聯軍里已經沒人指望它還能在這次大戰中幫上什麼忙,大家都在小心翼翼的想辦法,不要讓聯軍反被坎普帝國拖累。 數十萬平民,近十萬軍隊和貴族武裝就這樣沒了,損失之大就是凡爾倫元帥這樣嗜血成性的人也不能不心里一驚,這一切都是在沒看到敵人一兵一卒的情況下發生的,而凡爾倫元帥至今不知敵人是誰! 雖然聯軍一再要求保密,可這件事卻是如此之大,還是一點一點的傳開了。 消息先在貴族中小范圍的流傳,那些軍部的年輕軍官把手上的消息當成寶,借以換得和貴族小姐們親近的機會,而那些小姐們又拿這些軍事機密作為炫耀自己的本錢,在餐桌邊,在舞會上,她們輕搖著羽扇儀態萬千的開啟小嘴,輕描淡寫的把消息傳遞給姐妹們…… 餐桌邊有廚師,舞會上有侍應,這件事就由此流傳得更廣了。 消息被平民知道後,有關這股敵人的一切,例如真實身份作戰能力衣食住行等等就成了他們的熱門話題,終于在不久後眾望所歸的占據了民眾閑話榜的第一位。民眾們自小就接受黑暗魔王天下無敵的教育,別的前線也都是節節勝利……但偶爾一個失利的消息卻會讓他們從頭到腳精神振奮。 真是太刺激了!無敵的魔屬聯軍終于有對手了!打敗這支軍隊那就是更刺激的事! 因為這支部隊太不可揣摩又沒名字,于是一般民眾都以“魅影軍團”來稱呼它,每天熟人見面的第一件事就是交換魅影軍團的情報,這支部隊的任何最新消息那怕是幾個字都會引起轟動。 還有人就魅影軍團的真實身份開賭,不但神屬聯軍所有二十幾個軍團皆在備選之列,還有一個新組建軍團的選擇,結果引來無數賭徒瘋狂下注。賭金大多壓在神屬聯軍新組建軍團的名下,總額達百萬金幣。幾個主戰軍團雖然次之但也有個十幾二十萬的人氣……而在神屬聯軍第九軍團名下卻只有區區十七枚銅幣,這還是一個蛇人喝醉酒外加不認識字的結果。 與民眾的反應相比,聯軍軍部對待這件事的態度既嚴肅又謹慎。因為黑暗魔王大人曾經說過:一次失敗正常,倆次失敗也可以原諒,如果第三次再失敗……那就意味著有很多人會倒大黴! 將領們行動起來,他們連夜提審第五戰區的前倆任指揮官,力求從他們嘴里挖出有用的信息那怕是一點點也好,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甚至不惜給倆位指揮官上了大刑……這倆位可憐的將軍,他們現在的日子還比不上被抓到的敵軍探子。 坎普皇帝也沒好過,雖然他被打得屁股上沒一寸好皮膚,但還是得趴在寶座上收集有關敵人的一切資料,上呈軍部待查。 另一方面,斯維斯*赫本少將再度出發前往坎普,帶人沿途收集敵軍的所有蛛絲馬跡,以求更有把握。 在斯維斯*赫本少將回來後,軍部決定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定,鑒于坎普帝國的嚴峻局勢,會議由凡爾倫元帥親自主持。 今天清晨,斯維斯*赫本少將又站在會議室的大門外。 以一個少將的身份,他是無法在會議開始前進入會議室的,而對斯維斯*赫本來說,他也不願意在會議開始前進入,他實在無法面對那群“老色鬼”的癡迷眼神……如果不是因為斯維斯本人在布盧克帝國的顯赫地位,他早被這群“老色鬼”拖去強行非禮了。 斯維斯*赫本,他是布盧克帝國現任皇帝唯一的侄子,也是這輩皇室親屬中最出色的一位,無論從那一方面來說,六位皇子都是拍馬難及。 斯維斯*赫本十歲時父親就去世了,他是跟著母親長大,可能他的個人氣質是更多的來自他母親。因為父親是為救現任皇帝而獻身,又因為他的能力的確出眾,所以現任皇帝對這個侄子非常信任和看重,已經將他當成帝國未來的第一大臣在培養。 十六歲被授貴族頭銜,現年二十歲的斯維斯*赫本已經是三等公爵。而他也沒讓自己的舅舅失望,不管是什麼職務都做得井井有條,現在已經快進入重要大臣的最後准備階段,那就是雪藏期——因為皇帝陛下有六個兒子,到老皇帝翹翹時這六個兒子必定會有一翻爭斗,所有在職大臣都不可避免的會被牽連。 斯維斯*赫本靜靜的站立著,筆挺的將軍制服完美的襯托出他高挑的身材,肩上的軍銜反射著耀眼的陽光。他一手輕輕的搭在配劍的劍柄上,一手撫著圍欄,一頭金發隨風輕揚,淡紫的眼睛透出一股平和……他在凝視著遠方! 這是布盧克帝國最不可錯過的景觀,也是魔屬聯盟十大風景線之首——斯維斯*赫本之凝視! 當然,男人們大多稱之為——奧黛麗*赫本之凝視。 幾乎所有人都為之傾倒,性格張揚的人最喜歡看他凝視前後的細微動作,他們說那是美。注重內涵的人卻最喜歡看他一動不動的站著,他們說那是震撼。而那些沒什麼追求的人,他們自然是說不出是什麼原因來,所以他們就只好、只好最喜歡斯維斯*赫本的全部了…… 坦白的說,斯維斯*赫本少將其實是一個很正常的青年男性,他也不過就是說話聲音溫柔了點,動作姿態婉約了點,心思細密了點,眼神迷人了點……喜歡寂寞多過喜歡熱鬧,喜歡鮮花多過喜歡刀劍,喜歡和女性待在一起多過喜歡男性,喜歡操持家務多過喜歡處理政務…… “斯維斯*赫本少將,”有人走過來說,“會議開始了,凡爾倫元帥讓您進入會場。” “好的,謝謝你。”斯維斯只點了點頭,就轉身向大門走去。 為了避免引起不愉快,他決定不再隨便對人微笑。上次,也是在這個位置,他就對一個軍官微笑了,結果那家伙到處招搖說自己得到了斯維斯的一笑,結果被一大群嫉火中燒的男女貴族聯袂追殺——結果他現在還躺在病床上哼哼。 堅硬的靴底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極清脆的“啪啪”聲。 “各位長官好!”斯維斯在門邊立正,向坐在會議桌邊的一圈高級將領敬禮。 “請過來,斯維斯少將,”凡爾倫元帥向他點點頭,“給大家說說看,你這次又在坎普帝國發現了什麼?” “是的長官!” 斯維斯少將走到會議桌邊,背對著巨副坎普帝國地圖。 “你可以開始了。” “是的長官,”斯維斯少將拿起一邊的長棍,指著地圖開始講解。 “從我實地偵察所推斷,敵軍的確存在。而這股部隊的大致活動范圍就在這一帶,只包括倆條運輸線中段,”斯維斯少將說,“我們發現了一些東西,很令人吃驚。” 一個將領急切的問,“是什麼?” “這倆次大規模的暴亂都是他們的手筆!”斯維斯少將不無痛心的說,“從種種跡象看來,正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利用了坎普內部的各種不穩定因素,從而制造了這一切,讓我們自己打敗了自己。” 凡爾倫元帥臉上的肌肉抽動了一下,“你繼續說。” “這倆次暴亂有相同之處,在暴亂前都是由這股敵軍挑起事端,而我們事後卻抓不住他們的影子。而且他們已經在坎普已經停留了三個多月,”斯維斯少將說,“這就說明,他們的人數比我們原來預想的要少!” “要少?你是說坎普帝國和第五戰區同時被一支不到十萬人的神屬軍隊打敗?”一個將領吃驚的問,“少將,你手上有證據?” “很不幸,我有,”斯維斯少將說,“我詳細的了解到,倆次暴亂前這支敵軍同時出現的部隊——以神屬聯軍的建制來說大約是二十個團,也就是五萬人上下。而以他們的整個計劃來看,其最終目的是讓我們亂。在暴亂前投入的人力越多,造成的影響就會越大,暴亂的面積與時間也就更廣闊長久……在完成作戰目的驅使下,任何指揮官都會在這時投入手上全部兵力。” “閣下就僅此一點來判斷敵軍規模,有些武斷了。”軍部的一個中將參謀說。 “那麼請各位長官想一想,在第二次暴亂中,面對亂成一團的聯軍軍隊,他們為什麼不選一支來圍殲?”斯維斯少將的聲音大了一點,“當時,不僅是坎普帝國的各派系軍隊亂,就是第五戰區的各支部隊也都亂了。幾方混雜在一起又各自為戰的時候,難道不是殲滅的良機嗎?能殲滅魔屬聯軍一個戰區的主力軍隊還帶最高長官,有那一位神屬聯軍指揮官肯放棄這個機會?當然不會……那是因為他人手不夠!不足以吃掉其中任何一支部隊。” 會場之中一片沉寂,靜得每個人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在魔屬聯軍中,所有軍官從來都是接受將進攻作為信條的軍事教育,所有人捫心自問之下……的確沒人願意放棄這個機會,如果他還算是個正常人的話。 “五萬……五萬……”良久之後,凡爾倫元帥才用沙啞的語音打破寂靜,“堂堂聯軍第五戰區……堂堂的坎普帝國,竟然會被五萬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他們淪落了,淪落到連神屬聯軍都不如……我居然也有如此難堪的一天,就算是其他戰線捷報頻傳……我又如何面對黑暗魔王大人?” “來人!”凡爾倫元帥掄起拳頭,狠狠的擊在桌上! “到!” “傳我命令,”凡爾倫元帥一字一句的說,“把第五戰區的倆任前指揮官就地正法!” “是!” “都給我聽好了,你們要把斯維斯少將的話,特別是敵軍人數記在心上,牢牢的記住!”凡爾倫元帥凌厲的眼光掃過在場所有人,“在所有的文字記錄中,不管是作戰計劃、報告還是會議筆記里……這支敵軍的人數都應該是十五萬!十五萬!只能多,不能少!” “是!” 沒人敢對這個命令表示出任何意見,不管是反對還是贊同,這時都不要去招惹這個瘋老頭為好。 “你請接著說,”凡爾倫元帥頹然坐下,對斯維斯少將擺擺手,“他們的戰斗力如何?” “在戰斗方面,他們最突出的特點是快速靈活,一擊必殺。”斯維斯少將說,“暴亂時多支部隊擠在一起,他們在其中來去自由卻沒讓我們抓到一個俘虜。雖然是騷擾,但就戰術使用來說是很成功。而他們預定的作戰目標都是一次完成,從不拖泥帶水。” “就你個人來說,”凡爾倫元帥問,“你有什麼建議沒有?” “是的長官,我認為,我們的部隊跑不過他們,”斯維斯少將想了想,“要對付這樣善于機動的軍隊,最好是先限制他們活動的空間,接著再切斷他們的後路,逼他們出來和我們正面決戰。” “關于他們的身份呢?” “根據我們情報處的分析,他們極有可能是神屬聯軍秘密組建的一個新軍團,這從他們的裝備和後勤上可以看出來。”身為情報處副長官的斯維斯少將說,“他們士兵使用的武器盔甲比我們軍官所用的還要好,後勤保障也很完備,他們進入坎普帝國已經三個多月了,我們還沒接到一起有關他們尋找糧食的報告。” “還有呢?” “神屬聯軍的二十幾個軍團都在和我們戰斗,甚至有點名氣的將軍都沒缺席,而這支部隊的指揮官非常老練,士兵斗志極之高昂……這些都不是一倆年能訓練出來的。” “他們是什麼進來的?” “我手上有一份報告,是從坎普帝國來的,他們以前沒注意這點。”斯維斯少將說,“從三個月以前,坎普帝國就有巡邏軍艦陸續失蹤,到最近一次已經有九艘軍艦不知去向。” “三個月前!”凡爾倫元帥眼睛都大了,“他們為什麼不早說?” 斯維斯少將沒法回答,其實這里面的原因誰都知道。 “我看這雜種的鞭子還挨得不夠!”凡爾倫元帥說,“我會再讓他享受一次!” 所謂挨鞭子的“雜種”,這個稱呼多半應該屬于坎普帝國現任皇帝。凡爾倫元帥一說這話,這位皇帝就又得為自己的屁股默哀了…… “海上運輸與補給,”凡爾倫元帥看著牆上的大地圖,“既能保證數量又快捷……的確是個好辦法。” “是的,”一個中將說,“五萬部隊的給養需要普通運輸船一百艘,再加上護航的戰艦……這次神屬聯軍可是下了大本錢!” “最後一點,”凡爾倫元帥再次望向斯維斯少將,“關于這支部隊的指揮官,你有什麼看法?” “有關這位指揮官……”這是今天斯維斯少將第一次結巴,“他在我腦中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子。” “從他的戰法運用來看,他的年紀應該是五十歲以上,接受過嚴格的軍事教育。雖然他使用的戰術非常簡單直接,但在把握全局的時候還能抓到關鍵……他的計劃也非常大膽而且荒藐,但是行動起來又很順利。這就說明他的部下對他信服,這樣的威信與經驗不是年輕將領所能具備的。” “還有呢?” “他應該是個興趣廣泛的人,善于思考,精通人情世故。”斯維斯少將接著說,“在倆次暴亂中,他利用了坎普帝國上上下下的人,從皇帝到平民,沒有一個人的反應不是在他的算計之內。判斷別人的心理相當准確——這正是他最厲害的地方。” “恩——”凡爾倫元帥說,“不過,我們也不會差。” “是的長官,”斯維斯少將說,“我建議,情報處應該就以上條件,在神屬聯盟的所有貴族中逐個排查,這對我們下一步的行動有好處!” “批准!”凡爾倫元帥點頭同意,“命令我們在神屬聯盟內的所有人員,極力清查此人。還有,參謀部立即起草申請,讓黑暗魔殿將他們潛伏在神屬聯盟的三大魔將喚醒。” “是!” “那麼現在,”凡爾倫元帥說,“我們就討論一個很實際的問題——派誰去領導第五戰區,派誰去打敗這支敵人!”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