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這是個極沉重的話體,因為魔屬聯軍在這塊土地上已經失敗過倆次了,如果第三次還是失敗……不但魔屬聯軍的名頭會被老百姓拿去掃地,恐怕聯軍里上至元帥下至小兵兵大家都不會好過。 事關百萬聯軍的威風,事關整個聯盟的顏面,而斯維斯少將不過只是聯軍情報部的副長官,一個小小的少將,什麼時候才輪得到他開口? 會場再次沉寂。 “你們都說說吧,”凡爾倫元帥挪動了一下身體,對他手下的一大票將領發問,“誰去合適?” 每個將領都在看著自己的腳,盡量不讓眼光與“敬愛”的元帥相遇。 沒人回答,凡爾倫元帥就開始點名。 “總參謀官,你的意思呢?” “是的元帥,我正要講,”總參謀官干咳一聲,站了起來,“我的意見是,能不能從前線某個軍團抽調一位經驗豐富的指揮官去?” “從前線抽調?”凡爾倫元帥眉頭一皺,“五大戰區已經跨了一個,剩下的四個戰區之中會有合適的人選嗎?” “有的元帥,”總參謀官說,“第一戰區的副指揮官不錯,還有其下的第十五軍團指揮官,這倆人的指揮才能都非常好。” “恩——讓我想想,”凡爾倫元帥的腳尖不停的點著地板,“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 “有的元帥!”另一個上將站起來,“我推薦第三戰區第二軍團的指揮官,他在這次大戰中表現相當好,只用一個上午的時間就將神屬聯軍倆個軍團擊潰!” “結果後來被人包圍,”旁邊的總參謀官輕笑一聲,“跑得比兔子還塊!” “閣下,那可是一個軍團對上四個軍團!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保存自己,不在說明他的能力嗎?”上將看著總參謀官,雙眼就快噴出火來,“比你推薦的強吧?” “我推薦的指揮官怎麼了?”總參謀官又是一笑,傲然說道,“就整個聯軍來說,這倆位指揮官都的大大有名的!” “是啊,他們的確是大大的有名,”上將冷笑著坐下,又補充了一句,“只不過不是打仗,而是和下屬的女眷偷情!” “你!” “怎麼樣?” “閉嘴!”凡爾倫元帥罵道,“你們都昏頭了?倆頭蠢豬!” 斯維斯暗暗歎氣……在聯軍軍部,這倆位將領的矛盾也不是一天倆天了,聽說他們在上次大戰中就有不合。 一個是上將軍銜的總參謀官,掌管著聯軍所有的作戰計劃。而另一個是同樣有著上將軍銜的軍部副指揮官,地位僅次于凡爾倫元帥。 連凡爾倫元帥都說過,這倆個家伙讓他傷透腦筋。 事實上,斯維斯知道,這倆人是在爭下次大戰的總指揮官位置。凡爾倫元帥老了,下次大戰不可能再擔任最高長官的職務……誰贏了誰得到魔屬聯軍總指揮的位置,也就會被授予最高的軍銜——元帥。 想到這里,他不由得搖了搖頭。 “斯維斯少將,”凡爾倫元帥發現了他的小小動作,“你有什麼看法?” “我嗎?” “就是你,”凡爾倫元帥點點頭,“說吧!” “好的長官,”斯維斯微一思索,“我認為,前線的指揮官都不合適。” “哦?你是說所有的指揮官都不合適?” “是的長官!”斯維斯少將平靜的說,“我是這樣認為。” “這很有意思,說說你的理由。” “毫無疑問,我們在神魔分界上的戰局打得非常好,”斯維斯少將說,“開戰三個月以來,雖然偶有失誤,但我們另四個戰區已經快達到作戰目標,神屬聯軍的九十萬軍隊支撐不了多久了。對一個軍團級的指揮官來說,他的整套作戰意圖都是分步實施的,而在這個時候從前線抽調軍團級指揮官,就會中斷作戰計劃的實施,對前線的戰局造成損害。坎普已經亂了,我們不能再讓其他地方亂。” “有道理,接著說。” “在坎普帝國出現的敵人,他們不同于我們以前所遇到的神屬聯軍。對我們來說,他相當陌生,行蹤詭異而戰術多變,”斯維斯少將的聲音在大廳中回蕩,敲擊著每個將領的心,“反觀我們在神魔分界線上的戰斗呢?那是一寸土地一寸土地的爭奪,那是一個軍團一個軍團的正面撕殺……這是倆個完全不同的戰斗類型。所以我認為,我們的前線指揮官不合適擔任此職務。” “都不合適,”凡爾倫元帥站了起來,圍著會議桌慢慢渡步,“你已經去過坎普倆次,依你之見,要什麼樣的指揮官才可以打敗他們?” “長官,”斯維斯少將回答說,“我們有倆個選擇,一個是獵人,一個是農夫。” 總參謀官一驚,“獵人?” 上將目瞪口呆,“農夫?” “是的,請長官們想想,”斯維斯少將說,“我們的敵人是如此的狡猾,要對付狡猾的敵人……” “那就應該派更狡猾的指揮官去!”總參謀官對自己的頭腦相當滿意,“我明白了!這就是你說的獵人嗎?” “是的,但是這里就出現了一個問題,”斯維斯少將點點頭說,“我們不知道敵人到底狡猾到什麼程度……如果派去的獵人不夠好,很有可能被獵物反咬一口!而我們,已經不允許再失敗一次了。” “那,什麼是農夫呢?”上將問。 “所謂農夫,是指性格異常沉穩的指揮官,”說到這里,斯維斯少將微微一笑,“對于一個狡猾的獵物而言,他最害怕的不是精明的獵人,因為他可以和獵人斗智斗勇,獵人還跑不過他。他最害怕的應該是老實的農夫,因為不管他用什麼計謀,老實的農夫都不會上當,仍然會一心一意干著自己的事,根本不給他交手的機會……直到獵物的所有藏身地都被農夫破壞,自己跑出來和農夫決一死戰!只要這個農夫夠強,這只獵物就死定了!” “可是,這獵物不會逃跑嗎?”總參謀官問,“農夫怎麼可能追得上他?” “長官,你應該注意到,他們待在坎普已經三個多月了。在造成混亂之後,他們既不進攻也不後退,”斯維斯少將說,“這說明什麼呢?這就說明他們有其他使命!就是這個使命將他們牢牢的套在這里,只要這個使命存在一天,他們就還會待下去的。” “大家看,在這時我們另四個戰區是節節勝利,最多再有倆個半月,我們就可以將神魔分界線上的神屬聯軍全數擊潰而殺到神屬聯盟本土去!”斯維斯少將指著牆上的巨副地圖說,“我想,這支部隊的真正使命,就是在這個時候奇襲我們的後方和運輸線!因為我們一旦越過了神魔分界線,身後的運輸線就會很長且脆弱,而襲擊脆弱的運輸線正是他們最拿手的!” 凡爾倫元帥和一干高級將領看著地圖沒有說話,但每個人都在細細體味斯維斯少將的話,事關聯軍的勝敗,誰敢不放在心上? 凡爾倫元帥走到地圖邊站定,一邊看著地圖,臉上的肌肉一邊不停的抽動……他是在思索,他手下的將領都知道,一但他思索成熟之後,一大串的命令就會下達,如果在這時誰答不上話……會議室門邊有幾個拿著皮鞭的小軍官。 凡爾倫元帥猛的一轉身——“我們的預備軍團在那里!” “報告長官,”負責這件事的將領立即回答,“三個軍團總計二十萬人,都在特拉法帝國境內楓林鹿場一線待命!” “總參謀官,立即著手將他們投入主線戰場,”凡爾倫元帥說,“加快速度,我要你們確保在倆個月內擊敗神屬聯軍主力!” “是!” “我們在前線抓了多少成年奴隸?”凡爾倫元帥繼續問,“有多少可以充當奴隸兵?” “報告長官,”一個將領立即站起來,“符合奴隸兵標准的有十五萬人!” “第五戰區還有多少可用之兵?” “除去防守所必須的,”總參謀官回答,“還有八萬。” “換!”凡爾倫元帥說,“將這八萬人編入預備軍團,讓他們上前線去洗清恥辱!” “是!”總參謀官說,“但是第五戰區對面的敵人?” “守備部隊不准動!”元帥說,“雖然說對面只有個第九軍團,但那說不定只是個陷阱!如果我們冒然出擊,就會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等我們料理了坎普的事,有的是時間對付這個軍團!” “是!” “預備軍團調八萬人去第五戰區!外加十萬奴隸兵!給我把坎普全境象犁地那樣來回掃蕩!”凡爾倫元帥冷著臉說,“余下五萬奴隸兵緊守坎普國境線,不能放走一個敵人!我就不信,二十幾萬人還不能取勝!” “是!” “第五戰區指揮官我心里已經有人選了,隨後就任命!” “是!” “諸位,我可以這樣斷定,神魔分界線上的戰役我們是贏定了!”最後,凡爾倫元帥說,“而在坎普境內的這場戰役……老實說我並不但心這股敵人還能做出什麼事來,我可以把坎普送給他,讓他去打!在現在的戰況之下,他已經不能對我們的主戰線構成任何威脅!” “長官英明!” “雖然是這樣,但諸君要記得……是魔屬聯軍的榮譽高于一切!為了榮譽,我們必須打敗他們!必須乾淨、徹底的打敗他們!” “是!” “這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為戰局而打的戰役,諸君是在為整個魔屬聯盟的光榮而戰!我希望諸君以大局為重,以魔屬聯軍無上之榮譽為重,打好這一仗!”凡爾倫元帥高昂著頭,窗外的陽光正好照射在他花白的胡須上,“打好了,我親自去向黑暗魔王大人給你們請功!打得不好——諸君恐怕會有皮肉之苦,性命之憂!” “是!” “散會!” 所有人肅立,齊聲高呼,“以吾之全部生命——侍奉黑暗魔王大人!” 凡爾倫元帥領頭走了出去,一大票將領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轉瞬之間,偌大的會議室就只剩下斯維斯*赫本少將一個人了。 “沒想到神屬聯盟的白癡們也有開竅的一天,居然不聲不響的出了這樣厲害的指揮官。真是狡猾啊……”斯維斯*赫本少將抄著雙手,微偏著腦袋看著牆上的巨副地圖喃喃自語,“真想和這家伙見見面……不過元帥這次很認真,可能沒機會了。” “將軍閣下,”一個小軍官走過來說,“會議已經結束了,您不離開嗎?” “啊!”斯維斯*赫本少將這才想起,因為自己去坎普已經很多天沒見過母親了。 “謝謝你的提醒!”斯維斯不經意的一笑,還拍了這個軍官的肩,“我得回家了。” 他馬上就意識到有麻煩,因為這個軍官已經整個人呆住…… 在他走出大門之後,一聲巨響回蕩在會議室中,聽聲音象是八十公斤以上的中型物體掉在地上了。 “呼!”施展“移形幻影”瞬間跑到拐角的斯維斯*赫本少將長出一口氣,還用手拍胸口說,“怕怕。” 倆天後,斯維斯*赫本少將接到命令,凡爾倫元帥要他去運河碼頭接一位貴族,一位上了年紀的貴族。 “這家伙是個老頑固,”凡爾倫元帥對他說,“抓緊時間,你可以給他講講在坎普帝國發生的事。” 因為是元帥的命令,斯維斯少將只得乖乖點頭,去碼頭客串一回接待侍應。 他有點不高興,當然了,他可是三等公爵,還要去做這樣的事。 布盧克帝國地處魔屬聯盟的中部,水陸交通都極為便利,不管是從商業還是軍事角度來看,都是整個魔屬聯盟最重要的樞紐,其地位不可取代。 布盧克帝國的首都,福克斯堡更是號稱“魔屬聯盟所有國家的首都”,其繁華程度不是其他城市可以比擬。商賈云集貿易繁忙,如果福克斯堡的貴族階層近來發明了一種新的舞步,那麼連看帶學,其他國家的貴族們最多一個月就會完全掌握。 斯維斯少將的馬車沿著運河邊的便道向碼頭駛去,這條運河是二百多年前開鑿的,當時動用了四十萬苦役耗時十年,不過,現在應該沒多少人還記得這個了。 斯維斯撩起車門上的紗簾,欣賞著沿途上的運河風光,這里有微風,有垂柳,晚上還有潔淨的月光,是他很喜歡停留的一個地方——十歲以前。 快到碼頭了,馬車也漸漸的慢了下來,金黃色的皇室家族標志在黑色車廂上閃閃發光,非常的醒目。 “少爺,我們到了,”趕車的家仆回過頭來,透過一個小窗戶低聲說,“您要現在下車嗎?” “等等吧!”斯維斯仔細的看了看外面,碼頭上的人很多,現在出去可不合適。 “叫個護衛去碼頭上看著,”斯維斯吩咐家仆,“從謝登來的船到了就通知我。” “是的少爺。” 斯維斯就呆呆的坐在車廂里擺弄著手指,事實上他是越來越不習慣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了,那些有若實質的肮髒眼神會把他戳得體無完膚。 等了大概有半個鍾的時間,謝登來的一艘大船緩緩靠岸。 “准備!”斯維斯敲敲車廂,“下車了。” 幾十個護衛走到馬車邊,全都是身材極為彪捍的野蠻人斗士,他們用身體隔出一跳通道,從馬車車門一直到碼頭入口——不這樣的話,他們的主人是不敢下車的。 斯維斯的一只腳接觸到了地面——“啊——”一聲尖叫立時響徹碼頭,“斯維斯*赫本公爵——我愛您!” 就象是引燃烈火的火種,這聲尖叫剛剛過去,一大堆尖叫接著響成一片! “是斯維斯*赫本公爵呀——” “斯維斯——對我笑一笑吧!” “嗚——我終于看到奧黛麗*赫本了——” 整個碼頭的人都往這邊擠,不管男人女人,直把幾十個野蠻人護衛組成的人牆沖得七零八落。全靠旁邊的其他護衛用手里的皮鞭猛抽,這才險險的穩定住局勢…… 斯維斯好不容易走到碼頭邊,卻已經是一頭細汗氣喘籲籲。 “真是難堪,”他苦笑著,稍稍整理一下已經被無數只手抓過的軍服,“每次都這樣,也不會覺得累。” 正在小聲抱怨著,一個身材硬朗的人已經向他走了過來,身邊還跟著一個少校軍官。 “斯維斯*赫本公爵嗎?”來人大概有五十來歲,滿臉的胡須,“我是日落原的吉倫特子爵。” “閣下就是吉倫特子爵嗎?”斯維斯禮節性的點點頭,“我就是斯維斯,受凡爾倫元帥的委托來接閣下。” “謝謝公爵閣下!”吉倫特行了一個標准的紳士禮,“我希望能早點見到凡爾倫元帥。” “好的,這邊請。” 在回軍部的路上,斯維斯向坐在身邊的吉倫特詳細介紹了在坎普發生的一切。一方面是元帥的命令,另一方面,他對這位上了年紀的老貴族很有好感。 首先是這位紳士的眼神相當淳樸,看著他時純粹就是一個慈祥的長輩,這讓飽受異樣眼光“虐待”的斯維斯倍感親切,他很看重這一點。 吉倫特子爵有古銅色的皮膚,有著豪邁的聲音,身上還散發著泥草芬芳——特別是一股野蘭花的味道,這味道可不是最近市面上流行的香水可比。 “吉倫特子爵,”斯維斯問,“閣下在日落原擔任什麼職務呢?” “公爵閣下,”吉倫特回答他說,“我什麼職務都不擔任,我就是有塊封地,閑暇時種種花養養草……” “真的?閣下不擔任任何職務?”斯維斯非常驚詫。 他的表情看得吉倫特一楞一楞,當然了,年過五十的吉倫特子爵是不會知道自己這句話所帶來的效果。 因為他這句話直接引出了魔屬聯盟十大風景線之二——斯維斯*赫本之質問!無數貴族夢寐以求的、比上古法器還要難得、如果有的賣……黑市價格至少是十萬枚金幣以上! “公爵閣下,您不知道,您剛才的表情……”好半天,子爵才回過神來,搖頭歎道,“可比我那孫女可愛多了……” “呃……”斯維斯*赫本仿佛挨了一記悶棍,手足無措。 “我那個孫女啊,可讓人傷腦筋,”好在吉倫特子爵並不垂涎于他的“美色”,繼續說,“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帶她來見見公爵,還請閣下幫我教她一些規矩,她瘋得都不象個女孩子了。” “沒關系,”聽吉倫特這樣說,斯維斯公爵不由“芳心”大慰,“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幫忙。” “就拜托閣下了,她不知道跟著幾個導師學了什麼東西……整天奇奇怪怪的還給自己起個綽號叫影子……” 閑談之中,馬車已經到了軍部。 斯維斯帶著吉倫特走到元帥的房間門口,伸出手來敲了敲門。 “元帥閣下,”斯維斯說,“吉倫特子爵到。” “請進。” 斯維斯打開了房門,吉倫特跨步走了進去。 “哈!凡爾倫!”吉倫特大聲說著,“你這堆臭狗屎!快過來讓我抱抱!” 臭狗屎!他竟然叫元帥臭狗屎! 嚇得斯維斯*赫本少將立即關上房門……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