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不一會,凡爾倫元帥的聲音隔著房門傳了出來,“斯維斯*赫本少將!請你進來。” “是!”斯維斯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請你帶吉倫特子爵去領取各種物品,他現在是第五戰區最高指揮官,軍銜是中將。” “是的元帥。” 凡爾倫元帥握著吉倫特子爵的手說,“吉倫特,我的老朋友,這次就看你的了。” “你放心吧,我的朋友!”吉倫特子爵緊緊的擁抱了元帥,“不過你要記得,你還欠我一箱上好的紅酒。” “呵呵,你這個老土豆,”凡爾倫元帥拍拍吉倫特的臉,“一切就拜托了!” 這樣親蜜的動作,斯維斯從未在元帥身上見到。 斯維斯帶著吉倫特到了後勤部領取物品,當他把銀盤中的中將軍服雙手遞給吉倫特的時候,竟然看到吉倫特的眼中有些許淚光。 “吉倫特子爵,”斯維斯輕聲的問,“您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往事。”吉倫特子爵搖搖頭,拿起軍服就在大庭廣眾之下換了起來……與斯維斯想的不一樣,吉倫特子爵的動作相當熟練流暢。 全套將軍軍服是非常複雜的,上上下下有幾十粒紐扣,一不小心皮帶與綬帶就會纏在一起,一般需要有倆個人從旁協助。就算是有人幫忙,普通人甚至還不能達到他這樣的速度。 吉倫特子爵最後系緊皮帶再掛上配劍,在斯維斯眼前的已經是一個標准的將軍了! “啪!”的一聲,斯維斯向他行了一個軍禮。 “恭喜閣下!”斯維斯發自真心的說,“您現在是第五戰區的最高指揮官了!” “我該出發了,”吉倫特中將還了禮,“謝謝閣下一路上的照顧。” “我送送您。”斯維斯真摯的說,他很少這樣做。可見這位年長忠厚的吉倫特子爵已經得到了他的愛戴。 “中將閣下,我有些好奇,”走在軍部長長的回廊中,斯維斯問,“您說您沒擔任職務,為什麼對軍隊的事務又不陌生?” “閣下是奇怪這個,”吉倫特中將說,“我年少時,曾經和凡爾倫在一支部隊中服役。” “是這樣。”斯維斯點點頭,怪不得元帥要讓他去擔任第五戰區的指揮官,想必元帥對吉倫特中將非常了解吧! “我們一同作戰一同晉升,是好兄弟。終于積功至上校,一同進入黑暗魔殿學習,”吉倫特中將說,“但我很沒用,三次試練都不合格……最後回到家鄉。” “為什麼呢?” “考核祭祀說我不具進取精神,而聯軍曆來的統帥將領們都是主張進攻至上的,”吉倫特中將苦笑著說,“有了祭祀的這個評語,我只得退役,說起來很讓人失望。在等待結果時,我曾經千百次的練習了穿脫將軍服。” 斯維斯想起自己在黑暗魔殿的學習經曆,知道這多半是因為吉倫特中將不懂人情世故的原因。在魔殿,鮮有不能試練成功的軍官……如果不會討好祭祀的話又另當別論。 “凡爾倫一找我,我就知道他遇上了麻煩,朋友有麻煩我怎麼能袖手旁觀呢?”吉倫特中將說,“何況為了我能重披戰袍,他一定得罪了不少祭祀。” 斯維斯心里有點酸:凡爾倫元帥今日的地位,已經到了可以覲見黑暗魔王大人的地步,那會把什麼祭祀放在眼里?早把你忘記還差不多。 “就在這里分手吧公爵閣下,”吉倫特轉過身來說,“您也還有自己的職責,再見。” “再見,吉倫特中將!”斯維斯破天荒的在成年後主動握了別人的手,“很高興和您成為朋友!” 吉倫特中將笑了笑,轉身走下長長的階梯,在階梯盡頭,已經有一隊衛兵舉著第五戰區的旗幟在等他了。 斯維斯就站在台階上,看著這位中將跨上馬背,並逐漸消失在視野里…… ***“報告長官,”帳篷外有人高聲叫道,“總聯絡官回來了!” “讓他進來。”我丟下手中的地圖,揉了揉干澀的眼睛。 帳篷的幕簾一掀,一身灰塵的瑪法走了進來。 “坐吧,”我指指身邊的空位,“有什麼新消息?” “恩……”瑪法先拿起水大灌了一通,“他們新的指揮官可能已經到了……” “到了?”我眉頭一皺,“知道是誰嗎?” “不知道!”瑪法放下水杯,“但是敵人軍隊已經開始調動。” “說詳細點。” 我鋪開另一副坎普全境地圖。 “幾天前敵人全部集中,原來是被全部調走了,”瑪法指著地圖說,“新來的部隊已經到達,數量只多不少……具體的我們正在查。現在只知道里面不但有正規重步兵,還有相當數量的奴隸兵!此外國境上也被嚴密封鎖,我們在另幾個國家的情報已經過不來了。” “這樣啊,”我暗暗心驚,“他們准備怎麼干呢?” “他們的旗幟依然是第五戰區的,已經建立起幾個穩固的營地,”瑪法說,“不過讓人奇怪的是,營地的建立地點並不靠近運輸線,而是大致上呈一條橫線。” “他們是不是不急于推進?” “是的,各營地之間的距離都不遠,”瑪法說,“如果我們攻打其中一個,立即就會被趕來支援的敵人包圍。” “他們在向什麼地方前進?” “現在根本就看不出來,”瑪法搖搖頭,“反正每到一個城鎮就恢複防務留人駐守,還組織一般平民參與防衛,倒象是長期駐紮的樣子……” “看來我們遇上麻煩了,”我點點頭說,“你的人能查出他們新的指揮官是誰嗎?那怕是一點點事情都可以。” “這就有點困難了,老大你知道,我們的人根本進不去。”瑪法說,“不過,也可以試試看。” “那你去安排吧,”我說,“讓我想想。” 敵人到底想干什麼呢?擺出這樣的陣勢還一副穩紮穩打的樣子,難道說他們不急于清剿我們?也不急于修複運輸線,魔屬聯軍難道已經放棄這倆條運輸線了?這也不大可能啊,如果放棄運輸線,那第五戰區吃什麼?不會是魔屬聯軍下了狠心,連第五戰區也放棄了吧! 我在營地里晃了一個下午,也沒理出什麼頭緒來。 因為對方的情報很少,所以在之後召開的軍事會議上,有人說要進攻,有人說要後退,大家七嘴八舌的也沒能拿出個主意來。 “退?退到那里去?”我反問主張後退的軍官,“軍部下達的命令上好明確的說明了我們的任務,先行投入戰場拖住對面的敵人!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必須待在這邊直到戰爭結束!” “我們如果退回去就會被說成是臨陣逃跑,我是不會有什麼事,但你們一個個全都得死!”我看著四周的軍官,“反之,只要我們是最後一支離開戰場的部隊,那麼不論我們有沒有拖住敵人,我們都完成任務了!沒人敢對我們說三道四。” “如果要打,毫無疑問的會有損失,”我再看著那些嚷著要進攻的軍官,“現在,我們手上的情報少得可憐,怎麼打?士兵跟著我們,把性命交給我們,我們能隨手就把他們丟出去嗎?” “那,我們怎麼辦呢?”卡羅斯問。 “我們等!”我說,“等情報!一但情報齊備,我們就可以象前幾次那樣,找到他們的弱點再打一次!而到那時,說不定戰爭已經結束了!” “如果沒有情報呢?”另一個軍官問。 “那就躲!”我說,“坎普這麼大,躲個六萬人輕輕松松。有機會我們就出來撈上一把,風聲緊我們就躲起來……大家記得,不能和對方發生正面沖突!” “是!” 會後,我立即給海爾特去了一道命令,要他收縮部隊,多派探子,密切注意敵軍的動向。同時要莫亞的接應部隊做好准備。 而敵軍那方面,他們在此後的十天里仍然在不緊不慢的修著營地,一點也沒表現出急切的樣子來。 毫無疑問,他們知道我們存在,可不知道我們到底在那一個位置上。我們倒是知道他們在那一點上,可就是一口吃不下來! 為什麼吃不下來?原因很簡單。 我曾親自跑去看過,他們營地建的很牢固,這些軍隊簡直就象是泥瓦匠出身,營地修得相當紮實,先以木材建個雛形,再以石材替代——決不是用一個上午或者下午就可以打下來的。 而且這些軍隊訓練有素,軍備完整,夜襲更是不可能。 一個營地周圍,在直線一百里內就有其他幾個營地存在著,一線的營地更是靠得緊密。無數騎兵小隊晝夜不停的縱橫其間,一但有營地被襲擊,其他營地的軍隊會立即收到消息蜂擁而至…… 要死不死,每個營地的軍隊剛剛好一萬人,剛剛好要讓你五萬人倆三天才能打下來!等你剛剛好打下這個營地,你也剛剛好被敵人圍個水泄不通…… 在強大的壓力下,我不得不一次次的下令部隊後撤。我們五十里五十里的退,他們一個又一個的營地修起來……你媽媽的,魔屬聯軍的錢沒地花了?跑到野地里修營地玩? 營地一立起來,敵人就會派出小隊進入周圍的城鎮鄉村。與以前不同,他們帶去糧食和物資,安撫民眾肅清地方……各地的民眾有了糧食,不再有人逃荒外出,流浪在外的也回家了,再見不到以前饑民處處的景象。這招很厲害,瑪法的手下有很大一部分是一直是化裝成饑民傳遞情報的。現在不管是什麼人,只要離開居住地三里以上,一律得手持魔屬聯軍的路條! 情報人員的活動范圍越來越小,到最後不得不另行開辟傳遞路線,從其他魔屬國家來的情報居然得經由海路! 我手上有份剛到的情報,上面有血跡也有水痕,日期是一個月以前,可見這一份情報傳遞得有多艱難! 瑪法在一邊將情報譯出:山峰上報老板與大老板:昨日,魔屬聯軍第五戰區新任指揮官自福克斯堡出發。山岡五十七號證實,此指揮官為中將軍銜,人族,男性,五十歲上下。山岡二十四號重金買通兵站勤務兵,證實此人名叫吉倫特,世襲貴族,子爵。(山岡二十四號倆天後倒塌)山岡十九號證實,此人來自魔屬聯盟烏魯克帝國帝國日落原,無任何官職,擁有封地。(山岡十九號一天後倒塌)山岡十一號證實,此人食宿節儉,話語不多,神態平和,與一般魔屬將領截然不同…… 瑪法的手下,潛伏在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國的四十幾名情報人員全以山岡為代號,山峰是他們的頭,都是極優秀的軍官。在他們口中,稱瑪法為老板,稱我為大老板。 可就是為了這點情報,就有好幾名情報人員殉職…… “命令,”我說,“山峰進入休眠期,在其他命令到達前,只介紹秀麗風光,不得再強行融化積雪。” “是!”瑪法抬起頭來看著我,“可是……” “沒關系,這一仗打下來戰爭已經結束了。”我說,“就那麼點人,比什麼都寶貴。” “是我不好,沒有訓練好他們!”瑪法自責的說,“弄不來有價值的情報!” “怎麼會沒價值?”我說,“沒有擔任官職,但是一出來就是以中將軍銜擔任戰區指揮官!沒有生活上的惡習……這還不夠嗎?” 瑪法眨眨眼睛。 “我們遇上了一塊石頭,堅硬無比的石頭!”我盯著遠方,緩緩的說,“我敢肯定,不是神屬聯軍中有人泄密,就是魔屬聯軍里有個特別狡猾的高級軍官。如果是後者的話,我們將會很麻煩!” 正在這時,卡羅斯來了。 “報告長官,”他說,“加里亞來人了!帶來了軍部的命令和菲謝特殿下的信。” 說著將幾份文書交給我。 先拆開菲謝特信上的蠟封,取出信箋看了起來。 說是私人信件,其實大部分倒是菲謝特給我的戰報,比起其他途徑來的自然要真實。 “……八月中,你在敵後所為被上報軍部。清楚此事之人極少且局限于王室派系高級將領,但無不目瞪口呆,聽聞親王閣下都曾仰天長歎。算你走狗屎運……” “……八月末,魔屬聯軍猛撲而來,神屬聯軍准備充分,雙方大戰一場,魔屬聯軍攻勢略減……” “……九月初,神屬聯軍反擊,以十七個軍團共五十余萬軍隊為主攻,六個軍團十五萬軍隊佯攻,雙路齊進,另有三十萬軍隊居中,主攻方向為魔屬聯盟特拉法帝國。魔屬聯軍初戰失利,而後調集六十余萬軍隊應戰。初期神屬聯軍極為順利,佯攻方向的倆個班塞帝國猛獸騎兵軍團曾一度突入特拉法帝國境內……” “……九月中旬,魔屬聯軍援軍抵達,其下烈火軍團與班塞軍團連場大戰,數量占優的班塞猛獸軍團慘敗,八萬猛獸騎兵只有半數全身而退,佯攻方向後撤……” “……九月下旬,主攻方向與魔屬聯軍精銳遭遇。坦西主戰軍團表現優異,在勒圖王子帶領下迂回其後對魔屬聯軍一部以重創,以一個軍團八萬人擊潰敵人三個軍團十六萬人……爾後由于戀戰,反被魔屬聯軍包圍,後突圍而出……” “……受你啟發,魔屬聯軍派出數支精銳輕騎,並配以獅鷲與血魔,突襲神屬聯軍後方運輸線,燒掉無數糧草軍械。又因神殿下派官員推委責任,神屬聯軍近十日得不到補給,受此連翻打擊,不得不收縮力量逐步進入防守…… “……十月,魔屬聯軍得以調整,兵分四路進行反攻,均以特殊軍種為先頭部隊,神屬聯軍死傷慘重,只得聚集一處。至此神屬聯軍的奇襲計劃已告失敗,雙方均結陣于神魔分界線中部,以軍團為規模開始陣型撕殺,日夜不止,血流成河……” “……另,在後方被襲之後,卡爾*尤里西斯親王及軍部已經法辦一批神殿下派官員,雖然此舉使得後勤供給無礙,但讓各國神殿群情激奮,紛紛上書至天堂島神殿,在三位紅衣祭祀的干預下,卡爾*尤里西斯親王不再擔任聯軍總指揮職務,已起程回國,其後聯軍在爭奪戰中的陸續失利與親王的卸任有直接關系。神屬聯軍軍部已被神殿派系把持,親王離職,你的行蹤已經泄露!據悉,近段時間神殿還將有動作,目的在于削弱各國皇室派系權利。你身在敵方務必事事謹慎,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要安全回來,這邊一切自有本殿下為你打點……” 看到這里,我不經意的一笑,雖然我還不至于慘到灰溜溜的逃回去,但是卻有朋友在為我考慮,為我排憂解難……頓時就有一股暖暖的友情在心頭激蕩,而我,正是個需要情感支撐的人。 “通知團長級別軍官,到我這來。”我轉頭對卡羅斯說完話,再看下去。 “……黑暗行省與暗月行省一切正常,各位長輩身體健朗,你那三頭母老虎正乖乖待在家里做望眼欲穿狀。另一名女土匪已有好幾封信來,因為是非常時期,本殿下就不客氣的替你看了,信中除了縷縷情思外,還提醒白云閣下說一年之期已到,如果白云閣下再不出現,女土匪就要放下手里的各種生意,到黑暗行省去上演尋夫記。看起來,沒有愛情滋潤的女土匪已經很不耐煩了,害本殿下不得不以白云的身份回信一封,以微撫其急切心態……白云閣下的字跡太難模仿,又因寫肉麻情話非常之折磨人,所以收你一百拳的代筆費(是本殿下打你,而不是你打本殿下)信紙及其他雜費另計……” 看到此處,我不免一呆:這小子竟然敢訛詐我!看俺回去怎麼收拾你! 其他的就是軍部的命令,以及菲謝特一張詳細介紹魔屬聯軍特殊軍種的信箋。 “長官!”卡羅斯回來了,“軍官們到了。”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