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坐吧,”我招呼這些軍官們,“等我一下。” 然後我抓緊時間拿著其他信箋看完,一群軍官就乖乖坐在旁邊等我。 “叫大家來,是因為我們的軍部來命令了,”我環視四周,“先告訴大家,原來的總指揮官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早就回國,現在把持軍部的是我們最不願見到的——神殿派系的那些混蛋。” 軍官們臉上的驚鄂還沒散去,我已經拿出軍部的命令。 “這是軍部的命令,作為神屬聯軍第九軍團的指揮官,我有義務和責任念給你們聽,當然,已經陣亡過的就不必放在心上了。” 軍官們一陣哄笑,因為在他們之中已經有半數以上的人按計劃的“陣亡”了,同樣的,在士兵中間“陣亡”數也已經過了六成。 “命令!”我眼光一掃,哄笑聲立即消失,“致神屬聯軍第九軍團指揮官,神佑騎士科恩*凱達閣下:驚悉你部于敵後之連場戰役,軍部上下甚喜甚慰!大戰之中,你部孤身于敵後奮勇作戰,第九軍團之果敢英勇精神受到聯軍上下稱贊!光明神殿已發布嘉獎令,科恩*凱達閣下及其下四十余名軍官皆在其中!第九軍團已獲得聯軍主戰軍團之稱號……” 讀到這里,我抬頭說,“聽到沒有,你們都有份呢!” 眾軍官又是一陣輕笑,特別是已經“陣亡”的軍官,笑的同時自有另一番滋味。 “現在進入主題,給我聽好了!”我接著念,“至于第九軍團的嚴重傷亡,聯軍軍部對傷亡將士表示沉痛之哀悼,光明神殿也于日前舉行了隆重的招魂儀式,相信陣亡之將士靈魂必將得到安息。” “這就是說,”我又抬起頭說,“陣亡的各位連一個銅板也沒賺到手……白掛!” 在座的軍官這次卻是苦笑。 “對于科恩*凱達閣下補充兵員的要求,因為前線戰況激烈,聯軍軍部現已經無後備兵員可供調派……還望第九軍團繼續發揚奮勇精神,渡過此次難關!光明神殿與軍部希望你部再創佳績!”我補充說,“這就是說,要我們第九軍團繼續打,繼續死,他們希望聽到我們死光光的消息!” “現在是最重要的,”我輕笑一聲,接著念道,“聯軍軍部于近日重新擬定了新的作戰計劃,相信此計劃一但得以順利實施,必能將魔屬聯軍全殲!而計劃之關鍵條件,正是由你部開創!” “現命令你部,立即向魔屬聯盟腹地推進,沿途大造聲勢以牽制盡可能多的魔屬聯軍!而聯軍主力則與你部互相呼應,分路強攻,以求殲敵主力于神魔分界線!”不管是讀是聽,所有人都為如此命令心寒不已! “光明神殿和軍部——無不期待著第九軍團之再次卓越表現!神屬聯盟上下——無不翹首第九軍團之凱旋消息!唯望第九軍團全體將士,憑忠誠信念為劍,化澎湃熱血為凱,奮勇殺敵再創輝煌!勝利回師之日,軍部上下必將列隊十里之外,遠迎威武之師!” “唯望第九軍團全體將士……憑忠誠信念為劍!化澎湃熱血為凱!憑忠誠信念為劍!化澎湃熱血為凱!”我開始嘿嘿冷笑,不停念叨著這句話,“也只有神殿下派的蠢貨……才能寫出這樣的命令!” 再也讀不下去,我丟下命令狠狠一腳踩上去,然後問軍官們,“你們都聽清楚了?” 軍官們默然點頭。 “真是卑劣的手段!”卡羅斯揀起命令,細細看了一遍,然後對我說,“長官,最後的簽名是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的!” “很顯然,那群蠢豬是要我們去死,”我坐在一邊,“大家有什麼感想?該怎麼回複?我需要你們的意見。” “長官,我們一切都聽你的!”一個軍官說,“反正我們是跟你的,也不用吃神殿的糧食!” “是啊,前幾天我還想不通,為什麼長官要報那麼多傷亡上去。”另一個軍官說,“現在才算是明白了,如果讓軍部知道我們還是滿員的話,說不定他們會讓俺們去抓魔屬聯軍總指揮!” “說的是啊!就聯軍現在那點人,還能發起攻擊嗎?” “不!不能這樣說,”我打斷他們的話,“神屬聯軍的特殊軍種還沒上場,此外……我想軍部手上還有規模龐大的預備軍團!加上先前參戰的,聯軍總人數可能過百萬!” “啊?” “沒想到吧?還有一點,”我嘿嘿一笑,“這是神殿派系第一次完全掌控聯軍軍部,他們怎麼會不賣力?你們看著吧!恐怕到時不但是有預備軍團,說不定還會拉來神族助戰!” “神族?那就沒我們什麼事了吧?” “怎麼會沒事?只要第九軍團還剩一個人,軍部就會命令我們繼續作戰!”我說,“唯今之計,我們只有再打上幾仗,然後就上報軍部說我們兵員消耗殆盡,最後無聲無息的沉寂……就好象被人全殲的樣子!” “那我們就上報好了,”一個軍官問,“為什麼還要打上幾仗呢?” “笨蛋啊你!”我敲了他的頭,“我們有情報系統,難道神殿沒有嗎?明明這邊屁事沒有,我們卻在不斷上報傷亡……神殿的人是蠢豬沒錯,但還沒蠢到這個地步吧?” “哦!”他抱著腦袋說,“我知道了,長官!” “那麼長官,”卡羅斯問我,“參謀部該如何制定作戰計劃?” “我們先打幾仗來看看,”我用手指敲敲額頭,“既然其他途徑得來的情報不多,那就只有在戰斗中邊打邊摸索……我親自來吧!” “是!” “各位!”我的語氣非常認真,“我們今天說的事,相信大家都明白其嚴重性質,可不能泄露出去!” “是!” “各位心里要有所准備,安撫好下面軍官及士兵,然後……”我看了大家一眼,“我就帶你們回家!” “是!” “都走吧!”我揮揮手,“我是窮總督,不管飯!” “呵呵……” 軍官們離去了,而我則看著地圖陷入沉思之中。 這個該死的吉倫特!他把營地建得這麼緊密,簡直就是要把坎普劃成一塊塊的農田來耕作,我的部隊要想來一次奔襲至少要越過好幾道封鎖線!這讓我如何下手? 目光落到地圖中一片森林上,等等!這片森林這麼大,而且分布在坎普好幾個行省之間,而現在的坎普帝國……恩,就先拿這片森林來用用好了! “卡羅斯!”我大喊了一聲! “是!” “通知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近衛團,第二十一野戰團准備出發!”我說,“配備叢林裝備,外加倆個魔法隊和一個偵察隊。我帶領,三個鍾以後出發。” “是!” “你再安排一下,留守這邊不要出事!” “是的長官!” 天剛剛黑下來,我就帶著隊伍出發了,一路上都得小心翼翼——今時不同往日,以往那種上萬人大搖大擺穿省越界的好日子不會再出現了。 五個團一萬多人象做賊一樣,偷偷摸摸的將身影溶入夜色,到午夜時分,我們已經分成幾隊潛入了那片森林。我並沒有明確的作戰目標,此行就是出去尋找戰機的。 所帶部隊中,四個近衛團的戰斗力相當驚人,幾乎是我軍團中的一支王牌。 近衛團,顧名思義就是我直接指揮的部隊,也是我親自帶出來的。均是由身體強壯頭腦敏捷的士兵組成,軍官配備更是在所有部隊中首屈一指。全部士兵配用可以加裝長柄的戰刀,半數士兵配有一具強弩,另一半是戰弓……總的來說,用恐怖來形容他們的戰斗力會貼切點! 第二十一野戰團,極其堅韌的一支部隊!之前的一系列戰斗中這個團不管是長途奔襲還是誘敵深入都表現得相當出色,在引誘坎普二皇子的行動中,就是這個團負責殿後,他們居然在不損一人的情況下就將二皇子引到目的地。 剩下的倆隊魔法師就更拽了,因為他們剛剛換裝——現在這些家伙身上穿的是木制抗魔甲,手上也拿著統一的法杖。 木制抗魔甲對物理攻擊有一定的防護力,但這種甲真正的用途卻是抵禦魔法攻擊,本身就能形成好幾種屬性的中階結界。而且在每套木制抗魔甲的前胸上鑲有五顆出自黑暗森林的稀有晶礦,晶礦帶有不同的魔法屬性,不但可以減少魔法師釋放魔法時的魔力消耗,還具增加魔法效果的作用。 同樣鑲上晶礦的藤木法杖就更不得了,因為法杖可以極大提升持有者的魔法力。有了這倆樣東西,魔法師甚至可以不經吟唱就直接放出低階魔法! 他們的這身裝備,可是我前段時間勒緊褲帶一口一口省下來的,連自己的零花錢都投進去了!可憐我堂堂的一個神佑騎士,出門時口袋里總共只有十來個銀幣,看到有人數錢我就想去搶…… 還好,隊中的魔法師大都是大精靈,其中很多還是漂亮的女性,平時休息時隨便看看也挺養眼的。恩……我可沒偷嘴,不是不想偷而是偷不到。當一個漂亮的大精靈用亮閃閃的眼睛看著你時,想偷嘴的人就會自慚形穢落荒而逃……不過我想這肯定是一種另類的魔法,等我的魔法抗性提高之後——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因為是在森林中穿行,所以誰都沒騎馬。在偵察兵的指引下,我們倆天後已經在森林深處建立了臨時營地,而在森林的另一邊,那里已經被魔屬聯軍占據。 剩下的事就是派出手上的偵察兵,沿著森林邊緣查看敵情以便尋找戰機。我們不是來露營的,而是來搗亂的! 在這個世界上呢,到處都是機會,就看你會不會尋找了……這不,一查之下,居然發現這片森林周邊有三個魔屬聯軍的大型伐木場!一車車的木材被他們運去修建新的營地。 我當然不會客氣,當天就帶著部隊去問候他們。 一夜狂奔,我們于清晨抵達,部隊進入潛伏位置,我就帶著幾個軍官到前面去觀察地形——這是在對方換指揮官後的第一次襲擊,我當然要做得漂亮點才行。 趴在伐木場旁邊的山頭上,看著下面的情況,滿場都是忙碌的伐木工,這些人多半是從附近村莊里來的。 “長官你看,就在那!”一個帶路的偵察兵指給我們看,“他們的警衛部隊不多。”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大概只有倆個營的魔屬軍隊——一千人左右。 “是什麼軍種?”我問,“看起來毛絨絨的樣子?” “全是狼人,”偵察兵回答我說,“行動很快的種族。” “倆個營的軍隊,”我想了想,“加上包圍,一個團應該夠用了!” “長官,我們什麼時候動手?”一個軍官問我。 “不急,要動手就要有把握,”我慢慢的說,“其他倆個伐木場的情況如何?” “基本上和這里的情況一致,”隨行的偵察隊長說,“都沒有多少人警衛。” “這樣……要玩的話就來個大點的!”我說,“我們把三個伐木場一起端了!” 在我統一指揮下,我的部隊在倆天後的黃昏同時襲擊了三個伐木場,出呼我的意料,這三個伐木場的魔屬聯軍警衛部隊連帶伐木工人都表現得極為傑出——他們跑得非常快! 在我的部隊開始襲擊時,這些家伙想都沒想丟下手里的東西就跑!上千的狼人士兵伏下身體手腳並用,撅起一個個長滿毛的大屁股給你看,瞬間就剩下個殘影還在剛才的地方……弄得襲擊的部隊好半天沒反應過來。 魔屬聯軍的軍紀森嚴,臨陣脫逃會被殺全家的。很顯然,他們是得到了長官的命令才會怎麼做。還好我手下的大小軍官都已經不是菜鳥了,一看情況不對立即就命令部隊停止追擊,毀掉伐木場後立即退入森林,從而免去了一次被伏擊的厄運。 雖然如此,我還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驚駭之後,卻有一股股難耐的怒火在胸中燃起來……好,既然吉倫特你想玩,我就跟你玩到底! 此後的日子,我就帶著這五個團與魔屬聯軍對上了。我不停的襲擊他的各個伐木場跟采石場,還派出幾十隊十人一組的小隊伏擊吉倫特的偵察騎兵……都是大跨度小規模的行動,等他的大批步兵趕到時正好可以遙望著我們的背影說再見。 吉倫特顯然對這樣的打法也沒什麼准備,因為我們一直也沒遇上什麼大的損失。但在吉倫特一成不變的應對下,我們卻也只能給吉倫特找點小麻煩。不管是對我或者對吉倫特來說,這仗打得都非常之滑稽、非常之難看、非常之丟臉!簡直就不是在打仗,是在玩游戲…… 一但我的人“哇啦哇啦”的沖向魔屬聯軍的各個工地,隨著敵人望哨的一聲大喊,所有人就丟下手里的東西開始長跑,剩下我們對著他們的背影苦笑,滿地的木頭石頭既不能吃也不能用……過不了一會,魔屬聯軍的大批步兵就黑壓壓的反撲過來,于是換我們跑給他們追…… 一來二往,連倆邊的士兵都互相熟悉了——認得對方的後背! 對方的士兵都很清楚的知道我每支部隊能跑多快——這樣的話,他們在逃跑時總是可以保持在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上。 而我的士兵呢,我常常可以看到他們掰著手指倒數——當他們數到最後一次,最後一根手指曲起來時,大批的魔屬聯軍就會出現在遠方的地平線上,比寵物聽話多了。 我與吉倫特都想盡了一切辦法,力圖找到突破口盡早的結束這場鬧劇。但讓人感到氣悶的是,我們差不多同時找到對方的軟肋。 我帶著部隊星夜奔襲了他後方一個防守空虛的營地;他一下狠心,放火燒了我藏身其間的森林——害我差點變烤鴨! 這麼大片的森林,他也敢燒! 在隨部隊後撤時,我回頭看著身後那一片深紅的夜空,胸中憋悶得差點哭出來,對著這對老烏龜,我渾身都是勁可就是使不出來——他就象一團蓋在你臉上的稀泥,讓你覺得惡心,讓你難以呼吸。 好吧,吉倫特……少爺我跟你沒完!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