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短短的時間,我方已奠定了勝利的基礎。 透過那道七零八落的盾牆看去,敵人的前隊飽受落石飛箭的打擊已經是一片狼籍,騎在馬上的長官們聲嘶力歇的約束著部下,士兵在隊列里拱來拱去…… 前隊遇襲,拖在後面的一萬人想都沒想就分成倆隊沖了上來,卻在半途遭遇箭石的攔阻,發起的幾次強攻全被射退!同時腳下還有無數陷阱,可以說與前隊相隔只在咫尺之間卻無力援手,只得丟下上千具尸體倉皇逃竄。 看著他們火燒屁股的模樣,我只淡淡的一笑:這隊逃跑的敵軍自然會有人去關照,別看他們現在跑得很快,最後回去給吉倫特報信的不會超過一千人。 在後隊向前沖的同時前隊也在努力向後靠攏,他們同樣被無數陷阱阻斷了退路。這些陷阱全是有人操控的,上面一開打,陷阱下的沙人就撤去支撐的木柱並鑽進地道中去……陷阱又大又深,就算是敵人狠下心拿人去填一時半會也填不平。 在弓箭和投石車的雙重攻擊下,敵人前隊共折損了五千多人。 終于在一次弓箭攻擊的間隙,敵軍前隊中爆起一片“西塞里亞!”(戰斗!)的瘋狂喊聲,剩下的敵人手舉武器向我們沖了過來! 敵軍指揮官選擇了從正面突圍,這個決定是無可厚非的。雖然看起來倆邊只是些弓箭手,但敵軍認為其中有古怪,挑來挑去還是選中正面中規中矩的長槍兵。如果他們成功的沖過來和長槍兵絞成一團,我方的弓箭自然就失去了作用。 而魔屬聯軍一直以來都對自己的近戰能力推崇萬分,在他們的印象中,沒有任何一只神屬聯軍能在近戰中在他們身上占到便宜。 我方的弓箭手全數從地洞里站起來,直接瞄准奔跑中的敵軍士兵一陣狂射。 在弓箭的威脅下,敵軍士兵的奔跑速度越來越快!他們高喊再沖鋒口號,兵器不停的從左手換到右手再換回去,在急速移動中還逐漸排成了進攻一字陣型。從他們發紅的眼睛和嘶啞的嗓聲你就可以知道,他們對這場近戰是極其期待與自信的……然而,敵軍似乎沒有注意到自己一方的重裝步兵已經沒剩幾個了。 在一個軍團中,重裝步兵所占的比例並不高,特別是一支對運動能力有極高要求的軍團中重裝步兵更是少見,因為他們的盔甲實在是太笨重了,重到連他們自己都非常恐懼的地步,一副盔甲重達倆百公斤!普通刀劍長槍刺上去就跟撓癢癢差不多,而且手中的一面魔法盾護住頭臉,風吹雨打火燒土埋——隨便你了! 聽起來是個挺窩囊的兵種,但他們的作用卻是其他兵種所不能取代的,以自身的堅固甲胄沖破敵人的防線!其實多數時候他們是戰線上最清閑自在的家伙,只要保持住站立姿勢就好——後面自然有人推著前進。 我方投石車剛才的主要攻擊對象恰恰就是這些排在前面的重裝步兵!現在敵軍的重裝步兵死得七七八八,要沖破長槍兵的防線就要吃力很多。 “全軍——准備!” “唰——”的一聲,我抽出了黑鐵刀,刀鋒向前一指。 “長槍兵上前——列隊!”值星官看著我的手勢大聲喊,“弩手——就位!” 前五排的長槍兵上前十步蹲下,手中長槍平放地面,後面的弩手已經就位,上千枚寒光閃閃的箭頭對准了越來越近的敵人,不少奔跑中的敵人右臂已經略微揚起——准備舉刀了! “放!” “放!” “放!” 沖來的敵人剛剛進入射程就遭受三輪弩箭的射殺,中箭的士兵接連發出哼聲跌落在塵挨之中,本來是一條緊密陣型立即就成了稀稀拉拉的蚯蚓線。他們整個隊型滯了一下,當中的缺口立即就被後面的士兵填補上——這就是老兵的可貴之處,不用長官下令自己就懂得做,不愧是擅長沖鋒近戰的軍隊啊! 弩手又放了一輪,立即退後。 前排的長槍兵站了起來,第一排長槍兵的槍尖平指著前方,後倆排的長槍就放在第一排士兵的左右肩甲上——那里剛剛好有個凹槽!這樣一來每個士兵的身體前面就有三支長槍,受到了盡可能多的保護。 如果站在高點的地方,應該可以看到倆條線越來越近,就快合在一起了。 我已經將前列的指揮權下放。 看著敵人已經沖到可以看清臉的距離上,戰線上的幾十個指揮官舉起手中的戰刀,高聲招呼著自己的士兵。 “穩住——穩住——穩住——”聽著這樣的聲音,我的心里有點顫,手中也沁出一層細汗。 幾十把戰刀幾乎在同一時間猛的向下一揮,“殺!” “西塞里亞!”敵人沖了上來! “殺!”前排的士兵吼叫著,最後一次調整長槍的角度——就在這一瞬間,槍尖已經刺進敵人的身體,不少長槍上一次穿了倆三個! “殺!”第二排長槍兵盡全力遞出長槍,槍尖刺向繼續逼近的敵人,這些敵人已經對第一排的士兵構成威脅! “殺!”第三排的長槍兵跟著將手中的長槍送出——而在他們出槍的同時,第一排的長槍兵已經將長槍收回,正在准備再次刺殺! 看起來是一個小小的配合,可這些士兵在教官的皮鞭下不知道練習了多少次……直到手上磨出的血泡變成老繭,直到士兵們閉著眼睛都可以做得絲毫不差,直到士兵們一個個在夢中都在嚷著“殺”! 這倒不是教官為難他們,戰場情況瞬息萬變,根本沒有讓人思考的時間,拿起武器按著套路來就是了!沒有經驗不知所措的人是死得最快的,而一個訓練良好的士兵就是算手無寸鐵也能咬死幾個…… 長槍兵熟練的配合著,就象一具上足發條的機器,三排長槍交替刺出,敵軍始終無法近身。 然而敵軍也知道,只有沖破我們的防線才有活路,他們的攻勢更加猛烈!很多敵軍在臨死前用盡所有力氣向將手中的武器投擲過來,還有些被長槍刺中的敵軍死死拖住長槍不放,倒下又未死的敵人居然會慢慢爬到長槍兵的腳下! 戰線上充斥著各種聲音,時不時有連著甲片的殘肢斷臂飛出,濃烈的血腥味四散……敵人捍不畏死的沖擊著,前列的長槍兵壓力很大。 “擲斧手——上!” “殺!” 我方數千名士兵上前,先是右手一輪,數量驚人的飛斧飛出,准確的落向敵人前列! 飛斧不是很大,但是斧身厚重鋒利,彎曲的斧面幾乎成了一個圓形,斧柄就被夾在當中露出一點點來。被擲出後在空中旋轉落下,幾乎每一個角度都可以切入人體! 前列的敵人只注意著正面的長槍兵,那知道上面還有這種東西?一個個被鋒利的斧頭劈中!血雨中,他們被剖成相等或不怎麼相等的倆半…… 被第一輪飛斧砍倒的敵人還沒完全倒下,擲斧手左手再一輪,同樣數量的飛斧又跟著飛了到!後面接替的敵人又遭滅頂之災!不少人是因為抬頭看天被長槍刺中的。 仍完手中倆把飛斧,擲斧手回到原位取斧,和另一撥擲斧手交替投擲著。 被飛斧劈中的敵人東倒西歪,這一打岔後面的敵人自然會被延誤,我方長槍兵也得以緩一口氣,抓緊時間調整一下陣型。魔屬聯軍士兵的沖擊力不可小看,如果不是擲斧手來上這一下,就在這短短的時間里他們在幾個地段上就差點沖擊成功了! 每一個指揮官都明白,在激烈的戰斗中還有調整陣型的機會這意味著什麼,我們已經完全占據主動! 我是對陣地戰不屑一顧,但這並不說明——我沒研究過。 還沒去聯軍軍部時,我就查閱了大量書籍,研究了很久發現,之所以有這麼多人喜歡用陣地戰這種方式來打仗,是因為陣地戰是很公平的較量,而且非常之簡單! 每邊上萬人往那一杵,喊一聲就開始沖,拼的就是實力!誰的人多、誰的甲厚、誰的力氣大誰就能笑著離開——雙方計謀的投入也不是沒有,但是卻極其有限。 就象簡單的算術,一加一必定等于二!指揮官在陣地戰中算的是地形、人數、兵種、單兵作戰力再加上陣型魔法師等等……然後心里對勝負也就有了個底。 開始還可以用魔法或者弓箭支援,但雙方士兵殺成一片之後……士兵們就只能靠自己的能力了。一排對一排,一個對一個,一點取巧的余地都沒有。 而我的戰術,是要讓我前列的士兵占據最大的優勢,同時將敵人前列的力量削弱,是要讓一個敵軍面對的是我方三個以上的士兵,就是不能讓“公平”這倆個字出現! 所以,我的士兵裝備了大量的弩箭,還有獨立的擲斧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保持我方士兵絕對的優勢!打我?去死吧你! “殺!” “西塞里亞!” 長槍一次次刺出,飛斧呼嘯滿天,無數魔屬聯軍的士兵在離我方士兵二十個手臂到幾個手臂遠的地方倒下……他們的同伴沖過來時不得不踩過他們的尸體,一層層尸體堆起來,慢慢加厚加高,直至齊胸! 倒下的地方士兵永遠都不會明白,這段距離,我們把它叫著“死亡地帶”! 身後響起一片吟唱聲,魔法師們出手了。 死亡地帶上燃起一道道火牆,倆人高的魔法火焰開始無情的吞噬敢于穿越它的所有物體,不少拼死穿過火牆的魔屬聯軍的士兵還沒沖到長槍兵身邊就已變成焦碳…… 敵軍的魔法師也開始反擊,三三倆倆黑色或綠色的魔法球飛了過來……通常是他們的魔法球一升空,立即就會遭到我方十倍以上魔法球的還擊!我們的陣型太密了,如果不先消滅敵人的魔法師的話,他們會給造成我方難以接受的傷亡! 倆邊的魔法師又是釋放結界又是魔法攻擊忙得不亦樂乎,戰地上空一時間五光十色,就象是在比賽放煙火。 雖然我方的魔法師無論是數量還是素質都占絕對優勢,但這並不說明敵人的魔法師就是一無是處的軟腳蝦。 “轟!”的一聲,一個黑色的魔法球穿過結界掉在我左邊不遠處,原本待在那的幾十名士兵在刹那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地面上一片焦黑,在那些人里,就有一個特別喜歡被我踢的軍官…… 我強忍著不去看那塊地,心里計算著敵軍整體前進的速度…… “號角!”看到敵人主體已經全數進入伏擊地域,我大喊一聲,“吹!” “嗚——嗚——嗚嗚嗚——” 隨著我方吹響的號角,無數士兵從藏身的地洞中躍起,將敵人的後路完全堵死,跟著四個團從倆側壓上把敵軍團團圍住。同時,已經調整過方位的投石車再次發威,不停的向敵軍正中位置發射! 負責包圍的部隊在地洞里憋了很久,一出來就勢不可擋,其狂暴程度和魔屬聯軍的士兵有一拼!他們手上的戰刀已經全部裝上了長達一米的金屬刀柄,在砍劈力量和靈活上比敵人的武器都要好得多。一刀下去,敵人多半是連武器帶人全成倆截…… 在敵軍的魔法師死傷殆盡之後,我方的翼人弓箭手和精靈魔法師集體升空,排著整齊的隊型輪番飛過敵人上方。剩下的敵人手足無措,雖然個個發狠死戰無奈大勢已去……部隊合攏,戰斗結束。 敵軍前隊倆萬人被全殲,從軍官到士兵……沒有一個投降的。 息戰號角吹響的那一刻,戰地上一片歡騰。士兵們歡呼著,紛紛解下頭盔向天上仍去,不少人腦袋被砸得大包套小包。有的家伙仍了頭盔還不夠,開始逮著自己的長官仍…… “報告長官!”卡羅斯騎著馬過來,興奮的對我說,“我們贏了!非常漂亮的一仗!” 我點點頭,“我軍傷亡多少?” “粗算了一下,”卡羅斯一楞,“我軍有三千多人的傷亡。” “今天的戰斗,應該說是一場伏擊……”我皺起了眉頭,“魔屬聯軍真是不可小看啊,這種劣勢下居然還能殺傷我三千將士!” “不過長官,他們全軍覆滅了,”卡羅斯低聲說,“以三千人傷亡全殲魔屬聯軍倆萬人,這代價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不能這樣說卡羅斯,勝利並不是以死人多少來衡量,而是以作戰目標的達成為標准。”我打斷他的話,“雖然我們的作戰目標完成了,但這樣的代價……還是過大了。” “長官……” 正在卡羅斯有所感悟時,一大堆軍官來了。 “長官好!”後勤團長說,“傷亡統計出來了,我軍犧牲八百七十人重傷倆千三百五十人。其中有三百多人……殘廢了。” 我點點頭,“通知運輸船隊靠岸,我方的傷員和尸體要立即運走。” “是!” “報告長官,”杰克說,“我軍戰場軍紀良好,沒有士兵受到處罰!” “干得不錯!”我笑著誇獎他。 “謝謝長官!”杰克的臉微微一紅,“對了,敵人有很多傷員……” “敵軍?”我說,“我不需要傷員俘虜,殺掉他們。” “可是有好幾千……” “殺掉!”我看了杰克一眼,“由軍法處的去執行,普通士兵不得插手!” “是!”杰克調頭就走。 自己的傷員還忙不過來,那能讓敵軍的傷員拖累?雖然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但氣氛多少有點凝重。 “長官!去和士兵說幾句吧!”卡羅斯打破沉寂,“他們都等著讓您誇上幾句呢!” “好!”我點頭答應,“我們走!” 敵軍的殘破盔甲在戰場中間堆成了一坐小山,我就帶著軍官們一步三晃的走了上去,瘋夠了正在打掃戰場的士兵們也紛紛圍攏過來。 “全體——注意!”值星官大喊一聲,“向長官——敬禮!” “長官好!” 幾萬人用整齊劃一的聲音高喊,震得大家的耳朵“哄哄”響。 感受到這一幕,我心中多少有些感慨:記得我第一次走上第九軍團的觀禮台時,他們也向我問好來著……倆者一比較,差距何止千里! “士兵們,你們是好樣的!”看著這些家伙喜氣洋洋的臉,我也被感染了,“我們全殲了倆萬魔屬聯軍軍隊!狠狠的、再一次的踢了吉倫特那個老混蛋的屁股!” “呵呵——” “倆萬軍隊,說多也不多,可敵人在神魔分界線上總人數才一百萬!我們再多打幾次勝仗他們就得回家種地去了!”我接著說,“為什麼我們可以打敗這支敵軍呢?因為我們很團結,每個人都信任身邊的戰友而且從上到下每個人都努力了!只要我們保持著這種團結努力的精神,我們就可以戰勝各種敵人!” “是——” “吉倫特那老混蛋的屁股可不是隨便能踢的,他一定會帶更多的軍隊來找麻煩!”我換了一種語氣,“所以從現在起,大家要收拾起興奮的心情,更加努力的去訓練和准備——我們要再次踢那個老混蛋的屁股!” “是——” “解散!” “我們回營地吧,”我對身邊的軍官說,“吉倫特這次回來得很快!”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