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回到營地後,我立即召集參謀部策劃新的作戰計劃,對敵人每一個可能采取的戰術都准備了詳細的對策。 毫無疑問,在我方顯示出真正主力後,敵人的反撲將會極之猛烈。而他們手上可調動的軍隊數量相當富裕,多半會用穩紮穩打的戰術來一口吃掉我們。 士兵們利用各種工具在荒原上修築陷阱,這是個苦差,但在前次戰斗中陷阱的巨大作用深深震撼了他們,一個個揮汗如雨卻無半點怨言,他們現在只恐怕陷阱還不夠大不夠深……這些家伙本來就是奴隸農夫出身,又在戰前惡補過一段時間的土木工程,幾天下來把個荒原挖得是千瘡百孔。 比起士兵,軍官們就要忙碌得多,他們已經習慣了自己的職責,職業特征也逐漸表露出來。 “怎麼看出那個長官是偵察團的?”如果你問士兵,士兵們會對你說,“自己看吧!誰連小個便都用跑的就是了。” 士兵們這樣說沒錯,因為偵察團上上下下的軍官總覺得時間不夠用,個個眼中都滿是血絲……他們在短時間內就將偵察系統覆蓋到了整個荒原,幾千雙眨都不眨的眼睛注視著右到海岸線,左至駐紮有敵軍的沙溫的廣大區域……每天少說也有幾百份情報傳回。 經過篩選,有價值的情報會被直接送到參謀部。 “怎麼看出那個長官是參謀部的?你看到誰吃飯時會不小心把食物往鼻孔里塞,走路會撞上牆,鞋子常常反穿還時不時打自己耳光的……那就是參謀部的長官了!” 雖然有些誇張,但大多卻是實情。參謀部的軍官滿腦子的敵我力量對比,戰術協調,陣型選擇,往往是花了好幾天才想好的戰術被一紙新到的情報推翻……整天圍著地圖打轉,根本就沒機會關心一下自己,除了策劃作戰,做其他什麼事都心不在焉。 而對于軍官的這些行為,士兵們都是以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激與尊重來看待的,他們會留下最可口的食物給軍官,他們會拉住快撞到牆上的軍官,還會把軍官需要的東西放到最方便取用的地方……因為他們知道,軍官們的每一次努力都是以保護大家的生命為目的。 對其他將軍來說,大戰將至時營地里的氣氛應該是很壓抑的。可偏偏這時候我營地中的氣氛卻是融洽無比,吃飯睡覺次序井然,訓練出勤士氣高漲,違反軍法的士兵幾乎絕跡! 因為現在將士兵的心凝聚在一起的,不是食物也不是軍法,而是一種真摯的情感。 “你們、他們”這是以前士兵當中最常見用來稱呼軍官的話,現在已經逐步被“我們、咱們”所代替。就隨著這幾個詞彙的變化——軍隊也完成了最後的轉型,從一盤散沙的神屬聯軍第九軍團變成了只忠于我個人的精銳軍隊,變得就如同背在我後背的黑鐵刀一樣伏帖鋒利! 但令人泄氣的是……喜歡被我踢的人也越來越多了,如果要做到每天一個不漏的踢,可以從早上忙到天黑。 但在時機適當的時候,我仍然會拍他們的頭,踢他們的屁股還會用粗口罵他們。因為我明白,這樣的舉動會讓他們感到被關心,還有一種歸屬感……他們大多是神魔分界線上的流民,是被神魔遺棄的生命,在我這里看到一絲希望後,他們最害怕的事莫過于被再次遺棄。 先于魔屬聯軍到達的,是從加里亞來的信使。 信箋相當多,除了三位妻子的問候和一位可愛女商人的質問之外,也有菲謝特的信……當然還有來自軍部的狗屁命令。 還是先看命令吧! 致神屬聯軍第九軍團指揮官,神佑騎士科恩*凱達閣下:……最後決戰已經展開,在神屬聯軍的猛烈攻擊下,魔屬聯軍正在做最後的、無謂的抵抗,相信在此戰役結束之後,光明將永遠照耀神魔分界線! 因為前線戰況激烈,第九軍團必須于本命令到達之日起主動出擊,將魔屬聯軍第五戰區全部牽制于坎普帝國境內,並再次徹底的破壞魔屬聯軍補給線…… 除了這一小段還看得出來是份命令之外,余下通篇都是充斥著宗教特色的煽情文字,狂熱程度比熱戀中的男女寫的肉麻情書還要強過百倍,簽名卻依然是卡爾*尤里西斯親王。 “狗屎,”我罵了一句,再看了命令最後一眼以確定自己沒有漏過什麼,然後把這張讓我雞皮疙瘩掉一地的命令撮成一團托在掌心。 微一凝神,紙團就燃了起來……恩,看來本少爺的魔法近來有進步。 沾沾自喜的吹去手中的灰燼,我拿起菲謝特的信看了起來,這一次卻是越看心越沉。 就在我打勝仗的同時,神魔大戰也打得熱火朝天,在上千里的戰線上,雙方的損失都非常之大。戰前雙方近倆百萬的軍隊已經死傷過半……而且相比之下神屬聯軍更加狼狽,已經連吃好幾個大敗仗,防線瀕臨崩潰! 菲謝特警告我說,雖然神屬聯軍還在進攻,但這已經是最後一次沖擊了,神屬聯軍這邊最多還能撐上半個月就要撤軍……到時魔屬聯軍就可以騰出手來收拾我,要我立即想辦法後撤! 神屬聯軍敗得這樣快是誰都沒有想到的事,但菲謝特的情報是最為可信,經他提出的建議我沒有理由不采納。而這封輾轉到我手中的信,它在路上已經花了近十天的時間! “傳令兵!去叫卡羅斯來!”我向外面喊了這句,又被菲謝特信上說的第二件事氣了個七竅生煙。 在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法辦了一批神殿下派官員後,天堂島神殿立即就做出了反應。 在當夜,三位紅衣祭祀就覲見光明神族,向光明神族請求嚴厲懲罰卡爾*尤里西斯親王,但在戰神的干預下,這個請求沒有被神族采納——在大戰期間懲罰最高指揮官無疑是愚蠢的,但親王仍然被招回國。 懲罰親王這件事沒有達到目的,紅衣祭祀們就再次向光明神族提出另一個請求,要求削減神佑騎士的數量,特別是一個帝國內不得同時擁有倆名或者倆名以上的神佑騎士! 很顯然,他們這一手直接要對付的人就是我!但不知光明神族是出于什麼考慮,竟然答應了神殿的這個要求,夏洛特女神直接給克里默陛下去了一封信,要陛下在帝國倆名神佑騎士中自己選擇。 因為菲謝特以後要繼承王權,有沒有神佑騎士的身份都不要緊,所以陛下讓菲謝特上交了神佑騎士的盔甲和配劍……雖然陛下和菲謝特都不是很在意,但這種非正常的權利剝奪是每一個貴族都不能坦然接受的,這是一種恥辱! 神殿這些混蛋!我決不會放過你們! “長官,你找我嗎?”卡羅斯走了進來。 “卡羅斯,情況有變化,”我對他點點頭,“我們要立即撤退!” “這麼急?”看到我臉上的嚴峻神色,卡羅斯一楞。 “是的,我們要立即撤退到加里亞,”我說,“神魔分界線上的戰爭,也許已經結束了!” “結束?” “這是十天前的信箋,”我晃了晃手里的信,“我敢肯定,我們現在的處境已經很危險了,如果被魔屬聯軍包圍,我們將是死路一條!” “我馬上去安排!”卡羅斯才說出這句話,瑪法就從外面走了進來。 “老大,新到的情報,”瑪法緊張的說,“我們發現了敵人。” “有多少?” “現在發現了倆個方向的敵人,其中一路是來自坎普境內的吉倫特,他帶著他的全部人馬朝我們來了,”瑪法說,“另一路來自神魔分界線,離沙溫還有一天的路程!” “人數呢?” “吉倫特那邊差不多二十萬人,步兵為主,”瑪法說,“神魔分界線那邊差不多十來萬,是三個軍團,有騎兵,有步兵,其中還有特殊軍種!他們來得很快,吉倫特這邊離我們還有一天半的路程。” 我心里一驚,魔屬聯軍已經可以從前線抽調部隊!這樣看來,神屬聯軍已經敗了! “卡羅斯,命令部隊立即撤退!把營地燒掉,我帶四個近衛團斷後!命令海爾特帶著部隊再去吉倫特屁股後面放把火,然後直接從海路回加里亞!”我斬釘截鐵的說,“瑪法,告訴你的人打起精神來!密切監視所有東西!” “是!” 在部隊准備是時候,關于倆支敵軍的後續情報源源不斷的遞到我手中。 從神魔分界線上過來的敵軍行進的非常快,因為他們大部是騎兵,看樣子是想切斷我們的退路。而從坎普內地來的吉倫特,他已經將軍隊分成倆路,左右間隔五十里向我們氣勢洶洶的逼來。 看這倆股敵人的架勢,這個作戰計劃他們一定早就制定好了。如今條件一成熟,連輕易不出動的吉倫特也帶著全副家當跑來湊熱鬧。 而我設計的戰場最多只能容納十萬敵軍,多出來倆三萬我就不能保證勝局,何況敵人現在是三十多萬! “老大!”瑪法又一次沖到我身邊,“吉倫特的部隊又分出了一股前鋒,來得相當快!” “慌什麼?”我接過瑪法手中的情報,回頭看了一眼卡羅斯,“部隊准備得怎麼樣了?” “偵察部隊早已派出,先頭部隊也已經出發,”卡羅斯對我說,“再過半個鍾,不能帶走的裝備就可以完全被毀,其余部隊也應該准備完畢!” 我看了看圍在我身邊的軍官們,“除了留下斷後的部隊外,你們全部跟著卡羅斯走,我要你們的最短的時間內到達會合點!我會盡快趕上你們,只要過了大峽谷,我們就安全了!” 莫亞看著我說,“長官!不能讓你留下斷後,換我吧!” “是啊!換我來吧!” “還是換我!” 軍官們七嘴八舌的想要說服我先走。 “閉嘴!”我用凌厲的眼光掃了一圈,“換你們這群白癡留下,一萬人的斷後部隊會死光光!看不快給我滾!” 軍官們被我踢出門外。 “卡羅斯,”我拉住卡羅斯,悄聲對他說,“幫我看著這些白癡。” “我明白的,”卡羅斯用力點了點頭,“長官你要小心。” “放心好了,”我笑笑,“本少爺沒那麼容易死。” ****目送著最後一支部隊離開,我下令放火。 整個營地都被點燃,高高升起的煙柱在幾十里外都清晰可見,這已經足夠吸引吉倫特的前鋒加快步伐。如果我干掉這支前鋒,吉倫特追趕我的步子就會放慢一點。 我的四個近衛團一直待在距離營地三里的地洞中,等待著吉倫特的前鋒。 營地全是木結構所以火勢很猛,足足燒了一個下午……就在大火即將熄滅時,吉倫特的五千前鋒部隊已經露面了。 在一翻試探後,他們非常謹慎的接近營地,仔細的檢查了每一個角落,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 很快,他們就得出了結論,幾匹快馬向後奔去,給吉倫特帶去我們已經逃跑的消息。 我盯著這支敵人的前鋒,看他們下一部的行動——片刻之後他們開始行動,整支部隊正向我們走來。 當他們走到距離我們一里半的地方時,我方的弓箭手射出了手中的箭!同時,一個小隊的翼人士兵騰空而起,繞過敵人去追殺那幾匹報信的快馬。 密集的羽箭掠過天空,遠遠只能看到一大片模糊的黑色向敵軍罩了過去……照我的想法,幾輪弓箭的齊射後敵人應該沒剩幾個才對。 但是,我這次想錯了! 敵軍的反應之快出呼我的預料,前排的士兵同時大呼示警並舉起手中的大盾,緊接著敵軍上空出現幾十個顏色各異的魔法結界! 眨眼間,我方的羽箭已經飛到敵人眼前。 雖然敵人有盾牌的保護,但是殺傷力強大的三棱箭頭仍然帶給他們很大的傷亡,喧鬧聲中,前排的一大片敵軍齊刷刷的倒下。 當我方弓箭手正准備射出手中的第二輪羽箭時,敵軍陣中有將領發出一聲暴呼!士兵們立即大喊著向我們沖過來!片刻之後,三百來名有著鮮紅色衣飾的敵軍戰士就越過其他敵軍沖到了最前面! 雖然魔屬聯盟行事一向都是放蕩不羈,但也沒必要讓士兵穿著如此誇張顯眼的衣服吧?難道說,這些紅衣武士有特殊的身份?著看看他們驚人的速度,我更加肯定了這個想法…… “小心!”我大呼著說,“精靈弓箭手以紅衣武士為目標!魔法師准備近戰支援,前排士兵准備接敵!” 從前面地洞中鑽出的士兵快速的列好了隊型,長槍兵蹲在地上,魔法師正為他們加持魔法,而精靈弓箭手——他們已經下移戰弓,將目標放在突前的紅衣武士身上。 就是在這極端緊張的時候,精靈們的動作依舊是不急不許,他們如往常一樣拉弦開弓,推臂沉肩……不過我知道,這正是他們極其投入的表現! 弓弦震顫的響聲才傳來,羽箭卻早已飛出。 我這邊精靈弓箭手射得出色,紅衣武士那邊躲得更是令人咂舌! 一部分紅衣武士一躍而起,身體在空中旋轉著躲過了射來的羽箭。另一部分卻是把身體一伏在地面上急速滑行,他們大多也避過了羽箭!而剩下的紅衣武士,他們紛紛立定,用手里的武器挽起一片片銀色光圈,將飛到身前的羽箭一一擊飛! 在這輪箭雨過後,只有三十多名紅衣武士倒在地上。而這些怪物的速度奇快無比,對他們最多還可以射倆支箭! “弓箭手繼續射殺其他敵軍!長槍手往前靠!飛斧手上前支援!魔法師釋放支援魔法後立即轉入防禦!”我大聲叫喊,不斷的調整著部署,“後排所有戰刀加裝刀柄!不能讓敵人的紅衣武士沖過防線!” 前列軍官的戰刀向下一壓,“前——進!” “前進!前進!前進!”長槍兵站起身來,端著長槍開始反沖!魔法師為他們加持了近戰魔法,前面五列長槍兵身上開始散發出各種絢麗的色彩,就似一條逼向敵軍的七色彩虹。密集的弓弦震顫聲再次傳來,又是一片羽箭越過長槍兵的頭頂向敵軍飛去。 百多名精靈弓箭手已經微微漂浮了起來,上一次對紅衣武士的弓箭齊射效果不好,這讓他們的表情嚴峻無比。這一次,他們的羽箭上都隱約流轉著各色魔法光芒……爾後強光一閃,羽箭已經以肉眼難及的速度飛出! 紅衣武士仍然用上次的方法躲閃,但這次,他們小看了我的精靈弓箭手! 有的紅衣武士還未起跳就已經被羽箭穿了個透心涼,而伏在地面滑行的紅衣武士有很多被魔法箭瞬間凍成大冰塊,想把羽箭擊飛的就更慘……箭是被擊飛了,而他們的整個身體也被羽箭上附加的魔法硬生生扯成碎片! 這一次,紅衣武士躺下了百十來個,讓我不由大喊一聲,“好!” 剩下的一百多名紅衣武士,他們一聲不吭的沖向長槍兵的隊列。我終于看清他們手中的武器——那是倆把雪亮的長刀! “殺!”我方前排的士兵狠狠的把長槍刺出! 約有半數的紅衣武士高高躍起,他們在空中一個翻身,落地時已經到了長槍兵身後!而沒有躍起的紅衣武士,他們手中的倆把長刀劃著大大小小的圈子,格開了刺向他們的長槍! “干!這是什麼怪物!”我心里一驚,大喊,“長槍兵穩住,後面的給我亂刀剁了他們!”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我肯定無法相信……就是這區區一百來個敵軍,他們會帶給我的士兵如此大的傷亡! 落到長槍兵身後的紅衣武士,他們立即狂風般的高速旋轉著身體向長槍兵壓過去,刀光閃過,後排很多長槍兵在轉過身體以前就被殺死。 正面的紅衣武士充分利用長槍不太靈活的特點,以他們敏捷的身法沖到長槍兵面前,倆把長刀上下翻飛……一刀劃出之後,或者橫移或者後退,都是立即離開,根本就不給我方士兵還手的機會! 而他們每劃出一刀,我方就必定會有一名士兵倒下——寒光閃閃,從不落空!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