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隊列里的長槍兵一個個倒下,這情形讓我心如刀絞。 “擲斧手!”我嘶啞的喊聲在戰場上空回蕩,“給我殺了他們!” 我想我的眼睛一定是紅了,我從未試過眼睜睜看著自己人被殺而無法上前幫忙——因為我是最高指揮官,我的職責是指揮全軍而不是沖到第一線,就連我發出的命令也是傳令官傳達的。 長槍兵隊列後面緊跟著一隊隊擲斧手和普通刀兵,接到我的命令,前面的擲斧手齊喊一聲,手中的飛斧已經出手! 飛斧臨身,長槍兵身前身後的紅衣武士不得不停止攻擊,先用手中的雙刀格擋飛斧。 我很慶幸前段時間對士兵的訓練,因為長槍兵趁著這一瞬間的空擋與身後的紅衣武士拉開了距離。前列的長槍兵也同時出槍,無數密密麻麻的銀色槍頭一起刺出,把正面的紅衣武士逼退了好幾步! 擲斧手軍官沙啞著嗓子,揮舞著手中的戰刀,“投!” “投!”又一輪飛斧飛出,比上一次更有准頭。 “殺!”擲斧手後面是手持加裝了長刀柄戰刀的士兵,他們一湧而上將跳到長槍兵身後的紅衣武士分割包圍。 擲斧手繼續投擲,一點也不在意有一部分飛斧掉到自己人身上。 因為當初在設計飛斧時,大師和我已經將今天這種混亂情況考慮到了。針對我方士兵的盔甲特點,大師對飛斧的重量和刃口都做了最恰當的調整,而我就對擲斧手進行了非常嚴格的訓練。 就象現在這種混戰狀態下,擲斧手們都知道自己應該用多大的力將飛斧擲出,應該施加給飛斧怎樣的自轉速度——飛斧才可以毫不費力的砍進紅衣武士的身體又不傷害到自己人。 這時,前線的長槍兵指揮官齊聲喊出了相同的口令,“突襲!” “突襲!突襲!突襲!”長槍兵叫喊著,不再執著于整齊的隊型,紅衣武士正面的長槍兵原地停下與他們繼續糾纏,而旁邊的和後面的長槍兵就搶出幾步左右包抄,刹那間就在第一線形成百十來個圈子,將紅衣武士牢牢的套在里面。 其他長槍兵越過圈子並在行進中再次整理好隊型,准備應付敵軍的後續部隊——那些還沒沖到的,在羽箭射殺下已經死得七七八八的普通步兵,紅衣武士被接連襲來的飛斧搞得手忙腳亂,等到倆輪飛斧過後穩住陣腳時,他們卻不得不面對一個嚴酷的事實——自己被十幾個刀兵或者長槍兵團團圍住,圍得還相當緊,前後左右都是閃著寒光的大刀片子和長槍槍頭,已經再沒有一絲一毫的移動空間! 也許是為了保持身法的敏捷,紅衣武士的身上並沒有太厚的盔甲。在失去了寶貴的躲閃空間之後他們再不能施展快如鬼魅的身法,而失去了最大的敏捷優勢,他們也就變得比普通步兵還不如。 “殺!”無數紅著眼的士兵帶著深切仇恨喊出這句話! 長槍兵狠狠的把槍頭紮進紅衣武士的身體,再咬牙切齒的將槍身左右旋轉幾次,然後退槍、再刺……最後,再由幾個槍兵合力將紅衣武士鮮血四濺的身體舉起,大喊一聲拋向圈外! 雖然被拋出的紅衣武士還沒死透,但他們再也做不了怪,因為槍兵們下槍的地方都是致命處或者身體的主要關節——如果要比誰更了解人體的骨骼肌肉,我的士兵現在比巫醫還要出色! 一個個紅衣武士被拋上半空,有的家伙還沒落地就已經被戰刀肢解。就算運氣好掉到地上,連被激起的塵埃都沒稍微散去一點他們就被砍成了肉醬!這可不是變態的行為,有關魔屬聯軍里黑暗魔法師會複活死去戰士的故事,每一個士兵都是知道的。 一個近衛把我的馬牽了過來,我跨上馬背繼續注視著戰局。 紅衣武士剛被解決掉,沖到前面的長槍兵已經和敵軍的普通步兵殺成一片,我方的整個隊型也跟著壓上去。 隨著我方魔法師的一片魔法詠唱,戰線上空出現了大片的魔法結界。結界將整個前線的敵我士兵完全保護起來——我們已經占據優勢,天知道失敗的魔屬聯軍會不會不顧自己人亂放魔法? 而在散發著各種色彩的魔法結界下,雙方士兵們正殺得熱火朝天!我的士兵訓練有素,而且在軍官的指揮下配合得很默契。軍官們大聲的下令,士兵用呼喊回應,就象是一具運轉良好的機器被發動起來……在士兵們每一波呼喊過後就會踏前一步,同樣,敵人隊列中都要倒下不少鮮血飛濺的肉體。 不過多時敵軍已經支撐不住了,雖然他們表現得很頑強但整個戰線還是完全崩潰掉,我方士兵分散開來,把敵軍的散兵游勇一一追殺…… 和上次戰斗一樣,沒有一個敵軍投降。 對于敵軍如此硬朗的風格我不覺得意外,畢竟這是一支前鋒部隊。而一支好的前鋒除去速度與靈敏的要求外,強橫的作戰風格更顯得重要!要不然的話,被對方抓住一倆個俘虜稍一動刑,不就什麼都讓對方知道了? 在此戰之前,我並沒有低估敵軍這支前鋒,事實上我不但在伏擊地點上做了精心選擇,而且還以倆倍的兵力來招待他們。如果不是那些紅衣武士的意外出現,這將是一次漂亮的伏擊戰……想到意外出現的紅衣武士,我突然想到他們那鬼魅般的身法,還有他們手中那對妖異的長刀! 他們一定有古怪!顧不得前面還有零星的戰斗,我立即帶著一群精靈魔法師來到剛才與紅衣武士交戰的地方,我要摸清這些武士的底細。 地面上一片狼籍,躺滿我方士兵的遺體和紅衣武士的碎片。魔法師們紛紛蹲下身去,揀起紅衣武士的配刀查看。 “怎麼樣?”我大聲問,“可以確定他們的身份嗎?” “請等一下,科恩總督,”一名領頭的大精靈轉過頭來,拉下風帽對我說,“我們需要一點時間。” “好的,我等。”我點著頭回答她,心里卻非常著急:如果不能快點確定這些紅衣武士的身份來曆,說不定我就會貽誤戰機。 大精靈拿起一把長刀,對著太陽舉起仔細觀察了好一會,再將刀握在手里,閉上眼睛,用發出白光的手指小心輕撫刀身,最後還和幾個精靈湊到一起小聲說著什麼。 “科恩總督,”大精靈的眼睛向我看過來,目光里已經滿是憂慮,“我想,我們已經知道了他們的來曆。” “是什麼人?” “毒蠍武士。” “毒毒毒……毒蠍武士?”我不由得皺起眉頭,“那是什麼玩意?” “毒蠍武士,魔屬聯軍中一種數量極少的武士,非常特殊。”大精靈望著我說,“其實我以前也沒有見過,我是從他們的武器上得出這個結論的。” “我在聽。”我示意她說下去。 “毒蠍武士是魔屬聯盟專為刺殺而訓練,不是出自其他種族,而是黑暗魔殿在人類中挑選的。入選者從五歲起就嚴酷的訓練,訓練完成後擁有非常敏捷快速的身法,特別是短距離小范圍的移動。而他們的武器,”大精靈將手里的長刀舉起一點,“這把長刀,上面有巨毒。” “毒?” “不但有毒,還被黑暗魔殿的大祭祀級魔法師加持了詛咒魔法,”大精靈緩緩說,“其實我們的很多士兵,只是被他們的刀劃破皮膚……而只要是被這樣的武器劃破皮膚,就會先被詛咒魔法麻痹,而後才會毒發。” “什麼?”我從馬上跳下,幾步來到一個士兵的遺體前,仔細查看這名長槍兵身上的傷口。 大精靈說得沒錯,這個長槍兵只被長刀劃破手套而在手背上留下一個黑色的傷口而已,傷口很淺還沒有一絲血跡。我再掀開他的頭盔面罩,整張臉都已經變黑…… “我的這些士兵都是中毒而死?”我抬眼看看四周,到處都是我方士兵的遺體。 “是的科恩總督,這些士兵的尸體必須馬上焚燒,”大精靈走過來說,“不然的話,我也不清楚會有怎樣的後果。” “你去休息吧。”我點點頭,然後對身邊的值星官說,“清點人數,打掃戰場!” “是!” 當犧牲士兵的遺體被放上木柴時,戰損人數也清點完畢。 此次戰斗,我方傷亡近倆千人,其中有一千二百多名士兵犧牲,幾乎全是死在敵軍的毒蠍武士手上!也就是說除了被射殺的之外,每一個沖到我軍陣前的毒蠍武士都殺死我八個以上的士兵!如果不是我有大量的擲斧手,如果不是我的士兵訓練有素——犧牲的士兵人數至少還要多出一倍來! 這只是區區一百多名毒蠍武士,而與他們戰斗的,是我戰斗力最強的近衛團!是我麾下最精銳的士兵!在如此的優勢下還有這樣大的傷亡,可以說這場仗……我是失敗者! 犧牲士兵身下的木柴被點燃了,望著熊熊火焰,我無比沉重的右手撫胸給他們行了一個標准的軍禮。安息吧,我的士兵,你們永遠是最優秀的,我會用敵人的鮮血來祭奠你們…… 不能再和這樣的敵軍交手了,我下定決心,轉頭對一干軍官說,“立即撤退!立即!” “是!” ****一天後,我已經帶著斷後部隊踏上神魔分界線。雖然我們跑得並不慢,仍然在接近大峽谷時被魔屬聯軍的騎兵軍團追上了。 追上我們的是整整一個軍團的輕騎兵,可他們並沒有立即發起攻擊,只是分成三個方向不緊不慢的跟在我們目力所及的地方。 我曾經試著停下,還曾經試著發起佯攻,可敵軍就是不和我交戰! 我停下他們也停下,我反攻的話他們就往回跑……我總不能指望士兵們可以用倆條腿追上輕騎兵吧? 這個騎兵軍團想干什麼?他們有接近三萬的士兵,按理說應該進攻才對啊!怎麼現在就好象監視一樣遠遠的拖在我們身後? 他們的所為讓我很疑惑,我不得不在一路上提高警惕,同時一遍遍告訴自己:穩住!只要到了大峽谷一切就都解決了! 日也防夜也防,我調動了腦袋里每一個細胞。 倆天後,風塵仆仆的我們已經到了大峽谷外圍,看到了大峽谷谷口的一座小城,離脫離險境只有一步的距離。 進入土城後,我發現先行的部隊並沒有按我的命令做——我命令他們除留下一部警戒外其他人立即進入峽谷。 土城里,每條街巷中都擠滿了士兵,他們也剛到……由我帶領的斷後部隊行進速度相當快,幾乎是追著先行部隊的腳後跟進了土城。 “怎麼還不進入峽谷?”我逮到一個軍官問。 “報告長官,這是參謀官的命令!”軍官回答我,“他命令我們布置防禦並待命!” “你媽的!”罵了句粗話後,我下令部隊做好立即進入大峽谷的准備——後面的追兵離我們太近了,隨時都可以殺過來。 我快馬加鞭的沖進指揮部,找到了卡羅斯。 “為什麼還不進入峽谷!”我抓住卡羅斯就是一記耳光,“追兵已經跟來了!” “長官……你最好到城牆上看看,”手中還拿著地圖的卡羅斯眼里滿是血絲,“我們根本進不去。” “不管是什麼東西,也不能阻止我!”我丟下他,三倆步就沖上城牆,才看了第一眼已經整個人呆住。 這個土城是流民建造的,主要就防范強盜,就在距離峽谷口大概七八里的地方,以倆道低矮簡陋的城牆連接著大峽谷倆邊的密林和沼澤,將整個峽谷入口圈起來,峽谷入口就呈一個漏斗狀。而現在,從城牆下到峽谷口,這個巨大的漏斗中擠滿了難民,一眼望去視野中全是蠕動的人流,什麼種族都有,少說也有幾十萬! “你媽的……”我渾身無力,一下就頹坐在城牆上,“這不是要我的小命嗎?” “長官,難民太多了,”卡羅斯走到我身邊說,“我們不可能強行進入……別說進峽谷,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 “這些人是從那里來的?”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搖著頭說,“怎麼會在一夜之間冒出這麼多難民!” “戰火蔓延整個神魔分界線,只有這里沒打仗。他們最遠的甚至來自特拉法帝國邊境,拖家帶口的翻過好幾個山脈……而我們倆天前派出的偵察兵都沒有發現退路被堵,在一個鍾以前我們進入土城時,城里面到處都是人,離城十幾里的地方還聚集了更多的難民。”卡羅斯低聲說,“而我們事先卻沒有考慮到這點!是我的錯!” “不是你的錯,讓他們逃到這里應該是魔屬聯軍的圈套,”我緩緩的說,“記得我們在坎普驅趕亂民的事嗎?他們學得可真他媽快!” “可以驅趕他們嗎?”卡羅斯試探著問我,“讓我們的部隊先過?” “來不及,敵人已經追到,而要驅趕這幾十萬人可不是件容易事,”我搖了搖頭,“如果用強硬的手法,我們的士兵大都來自神魔分界線,這些人里說不定就有他們的親人……士兵們一但嘩變,我們就完了。” “那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我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我們掉進圈套,拼命的時候到了!” 這時,一個軍官跑上了城牆,“報告長官!敵軍追到了!” “准備接戰,我打錯你了卡羅斯……”我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但你別想我跟你道歉,有機會讓你打回去好了!” “啊……不用……” “傳我命令!全軍進入土城防守!”在卡羅斯結巴的時候,我已經大步向城牆下走去,“修築據點布置陷阱——我要殺光這些魔屬聯軍的雜種!” “是!” “卡羅斯!” “到!” “各團軍官會議!”我大聲說,“就在前面的城牆上!” “是的長官!”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流浪的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