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在魔屬聯軍的指揮所前移的時候,神屬聯軍這邊就在舉行超大型的認親大會。 “你是那個部族的?藤吉遜的?去那邊。” “你呢?締塞西斯的?去那邊那堵牆下找一個大個子報到!” “喂!岩石!來把這幾個半獸人兄弟領到你隊里!” 大小軍官忙前忙後,正在分配著剛剛叛投過來的奴隸,說起來這也是托科恩常干怪事的福,不然他的軍官那來這種應變能力? 近萬名奴隸士兵就這樣一級一級分下去,出于戰術上的考慮,他們被充實到第一線。每個奴隸士兵都被指定跟在一個跟自己同族的神屬聯軍士兵身邊。 奴隸們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馬上要面臨什麼,是被集體關進地牢,還是被直接抓去砍了腦袋?沒想到,跑來身邊的全是跟自己一個種族的族人,而且這些家伙一個個臉上都笑開了花。 看到表情木納的奴隸士兵,神屬聯軍的士兵親熱的和他們打著招呼,拉起手就拖著走。 “咳!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家住那里?是嗎!跟俺們家不遠……” “我說兄弟,不要垂頭喪氣的!過來就對了,跟著俺們長官是好吃好喝好玩!雖說現在情況差點,可這是暫時的,俺們長官的厲害你是不知道,只要是聽科恩長官的話,在哪里俺們都可以橫著走……” “看見沒有,那個衣領有上一朵花的就是俺們老大,他是少尉俺們都聽他的……看見我肩上這個袖標沒?這是士官的標志!現在我就是你老大你得聽我的……” “不要哭,半獸人只流血不流淚!我叫岩石,是科恩長官的兵。長官叫你跟著我,你就跟在我身邊,我干什麼你就干什麼,有我一口吃的絕不餓著你!” 神屬聯軍的士兵們抓緊時間和這些奴隸們交流,在科恩的部隊里混久了,一般士兵就算還談不上能說會道,講歪理糊弄人也是有倆把刷子的……也不看看他們長官是個什麼德行。 “什麼?督戰隊?我們部隊里沒那玩意,我們背後全是戰友!如果你在前面受了傷,背後的兄弟們會把你搶回來!” “我們有軍法處跟執法團,犯了軍規會被軍法官抓去談心,這個你可以問問我們小隊長,他上次是摸著屁股回來的。” “恩!命令是長官直接下達的,你現在還不熟悉,跟著我就好了。大家都是兄弟,我會照應你的,不用謝……” “不要怕,一會開打,哥哥我有盔甲在前面擋著,你就在我身邊用槍刺他媽的!不對,是從這邊,你看,我這樣呢你就這樣,我要是這樣呢你就這樣……” 對這些驚魂未定的奴隸而言,雖然還是一樣在戰場上,雖然還是一樣要抄家伙跟人拼命……但這熟悉的鄉音鄉情,卻是這樣的溫欣,卻是這樣的讓人心境平和。 在這里,待遇雖然談不上好,可比在魔屬聯軍里已經好太多了。人家有什麼自己就有什麼,長官待在那里自己就待在那里。就算是有奴隸不小心痛哭失聲,也只會被同樣飽含熱淚的長官拍肩撫慰。 這,分明就是倆只軍隊不同的地方。 “注——意!”不一會,各級軍官們大聲下令,“敵人逼近,准備戰斗!” 陣地上,士兵們握緊了武器,眼睛直盯著前方,在陣地最前面,老兵們正在小聲的給身邊的兄弟交代著最緊要的事。 魔屬聯軍的第二十七軍團排列整齊,已經逼過來了。 指揮所里異常的忙碌,魔屬聯軍的傳令兵進進出出,為他們的指揮官帶去各種消息。 “報告長官!第二十七軍團第一批次上去了!” “報告長官!第二十七軍團首次攻擊,上去了倆個團!” “報告長官!第二十七軍團三個攻擊批次准備完畢!” 中將走到城牆邊抬眼看去,己方黑壓壓的軍隊已經快沖到敵軍陣前。 “告訴二十七軍團,各批次之間的攻擊間隔要掌握好!” 中將剛說出這個命令,神屬聯軍那邊已經開始了弓箭輪射! 因為距離相當接近,而魔屬聯軍的隊型又比較緊密,這種打擊是致命的。大批沖近的魔屬聯軍被射翻在地,沒倒下的還要面臨神屬聯軍大大小小陷阱的考驗,結果前面的倆個團五千人只剩下幾只小蝦米沖進敵軍陣地。 但魔屬聯軍的士兵一向以凶悍著稱,更別說這些士兵來自第二十七軍團,他們可是騎馬上戰場的步兵!他們被叫作光榮的斗士,這些特殊待遇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得到,那是靠實力爭取而來的,那怕只剩下最後一人,他們也會戰斗到底。 數百名在第一攻擊批次中存活下來的斗士,他們高呼著“西塞里亞!”,帶著滿臉的凶悍沖進了神屬聯軍的陣地。 “殺!”陣地最前方的神屬聯軍士兵高喊著迎了上去,這些士兵也不是好惹的,他們同樣不是軟腳蝦,他們的長官叫科恩,他們現在已經成為整個神屬聯軍里最拽的士兵! 對科恩手下的士兵來說,還在坎普絞殺戰時他們就一直牽著魔屬聯軍的鼻子走,連續幾月的作戰,魔屬聯軍的那份神秘感早他媽沒了。魔屬聯軍的士兵也是血肉之軀,一刀下去,他們不一樣是倒的干脆死的徹底!這點人,剛好用來活動活動,給才跑過來的兄弟樹個榜樣。 魔屬聯軍的士兵自知必死,一上來就不留後手,根本不去招架敵人刺來的武器,都是揮刀子就往對方胸上捅! 神屬聯軍這邊出來的是長槍兵,這些士兵盔甲好,反應快。而且出來之前長官就說了,這次交鋒為的就是一個氣勢!心要狠,手要黑!拼著挨一刀,也要把敵軍殺得干乾淨淨! 倆方部隊槍對刀、喊對叫的撞在一起,戰線上立即就是一陣人仰馬翻,鮮血在一片金屬相互撕咬的聲音中四處飛濺。神屬聯軍在付出近百人傷亡的代價後,把沖進陣地的所有敵軍全部肢解! 魔屬聯軍士兵的肢體被掛在槍尖搖晃,受了傷的士兵們被抬下去時還在瘋狂的大喊。 “老子又干掉了倆個!倆個!老子下去包一下就來……你們這些雜種要給老子守住!” “他們是好樣的!”士官和軍官們不失時機的鼓勵著屬下士兵,“要沉著,要穩住!砍翻幾個魔屬兵,你們也可以自稱老子!” 而叛逃過來的奴隸們,他們就在這漫漫血光和粗魯的語言中上了第一課。 看著麾下五千士兵湮滅在敵軍戰地上,中將的大腦在快速轉動著,一整隊的傳令兵正在他身邊等命令。 “命令!二十七軍團第二、第三批次放棄密集隊型,改用散兵線沖擊!” “是!” “命令!跟進的部隊不惜一切代價,把已發現的陷阱全部破壞!” “是!” “命令!二十七軍團集中所有重裝步兵,其中一半加入第四攻擊批次!” “是!” “命令!二十八軍團上來倆個團!特殊軍種集中待命!” “是!” 他發出這些命令,立即就被傳遞下去。 第二批次四個團的魔屬聯軍士兵本來已經沖到一半,幾聲號角響過,在大聲的喊叫中,這些士兵放棄了隊型,呼啦一下全散開了!而在第二批次後面,就是大量抱著長短圓木的士兵,他們的使命是破壞陷阱! “長官!敵軍散開了!”另一邊的城頭上,科恩身邊的卡羅斯在大聲叫喊。 “命令!弓箭手倆次輪射後停止!”科恩把黑鐵刀杵在地上,神情冷靜得不再象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強弩手自行散射!一線士兵准備接敵!” “是!” “精靈弓箭手出動,自由狙殺敵軍隨隊軍官!” “是!” 因為魔屬聯軍的隊型分散,弓箭輪射的效果沒有上次好。前面中箭的魔屬聯軍士兵剛剛倒下,身體立即就被無數同伴踩過,沖擊的前鋒已經湧進了神屬聯軍的陣地。 白刃戰開始了。 神屬聯軍修建的陣地,那簡直就是一座迷宮,一堵堵橫七豎八的土牆把陣地劃成了一個個獨立的小區域,倆人多高的土牆拐來拐去環環相扣,大圈子套著小圈子,別說是在這種地形里殺敵,走進去再走出來都不是件容易事。 大批魔屬聯軍捍不畏死的沖了進去,在軍官的指揮下,他們順著土牆的走向,從土牆上留下的斷口進入,一步步沖進自己的墳墓。 幾天的追擊,十天的攻城,他們一直都在用自己不喜歡的戰法與敵人戰斗。他們心里都是無比的期望著與敵人面對面的、光明正大的來一次決戰,但……神屬聯軍並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 科恩有著豐富的軍事知識,他的部隊又經過了嚴酷的巷戰訓練,士兵們本身也多是擅長混水摸魚的“鼠輩”,想和這樣一支部隊面對面決戰真的是白日做夢。 看著大批敵軍沖來,神屬聯軍的士兵全部縮進土牆間,或者是引發陷阱,或者在牆頭上向下射出弩箭,還有無數長槍從土牆孔洞中刺出……前後左右,頭上腳下,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讓敵軍士兵應接不暇,看到了陷阱沒看到槍頭,躲過了飛斧躲不過勁弩,交織的攻擊讓這些勇敢的魔屬聯軍士兵死得不明不白、死得窩囊之極! 而站在城牆上的科恩,他的目光在戰場間快速的跳動著,一道道命令通過通暢的指揮系統下達,把看似分散的各個陣地串聯起來形成一個整體。或協同防守,或相互支援,或反撲,陣地上的各支部隊配合完美得就象是一個人一樣。 科恩,他通過放棄前面的城牆把敵軍拖入了這種聞所未聞的陣地戰,正是把自己部隊靈活多變的長處發揮到極限的好辦法。因為魔屬聯軍沒打過這樣的仗,再勇敢的部隊都不免生疏慌亂。在這樣看似混亂的局面里,通過及時的指揮科恩可以在局部形成絕對優勢,而在解決一個區域的敵軍之後,通過快速的調動又可以消滅沖進另一區域的敵軍。 通過戰略上的努力,科恩把本來是軍團級別的大場面壓縮成團營級別的小戰斗,這對他相當有利,因為他前生的軍事經曆幾乎全部集中在戰術層面上,戰略只有書本工夫而沒有太多的實踐。 而眼下,科恩就如同回到了前生,他仿佛正站在電子地圖前指揮著一場常規的攻防戰,敵我兵力,戰場情況盡入眼中,一道道命令接連不斷的下達。他機敏的反應,靈活的戰術,讓身邊的參謀們佩服得五體投地。 但魔屬聯軍的這個虧就吃大了,誰也不知道什麼是立體交錯火力和反斜面工事,也沒人告訴他們什麼是以防禦縱深換取時間差……他們勇敢無畏,沖進去卻找不到目標,結果整隊的士兵被土牆圍在一起動彈不得;整營的士兵被分割切成幾塊;整團的士兵沖進去卻被大片陣地分散、吸收。 在科恩的作戰計劃里,神屬聯軍的基本作戰思想是允許敵軍進入陣地的,陣地全長三里,他甚至允許放敵軍沖進陣地縱深倆里半!而在這倆里半的路途上,敵軍全是行進在土牆之間,在沒有參照物的情況下,多半敵軍走不到幾步就會迷失方向或是因為分散而被消滅。 如果有足夠的弓箭,還可以在敵軍沖擊的時候更好的打擊他們,可現在,科恩卻做不到。讓弓箭手停止發射完全是沒有辦法的事,剩下的那點羽箭科恩還要用來反攻呢! 而神屬聯軍的弓箭一停,魔屬聯軍指揮所里的中將就發現了問題。 “敵軍弓箭不夠!命令第三批次散開隊型,加速追上第二批次!爭取一次拿下敵軍前沿!” “是!” “讓第二十七、第二十八軍團的指揮官來我這里!” “是!” “隨隊沖擊的偵察兵一回來馬上來我這里!” “是!” 在二十七軍團先准備的三個進攻批次里,第三批次人數最多。這一下散開士兵就布滿了整個戰線,幾乎是鋪天蓋地的向神屬聯軍沖了過來,搶在前面的士兵剛好追上第二批次的尾巴,使得倆個批次的攻擊之間沒有間隙。 雙方士兵在浴血奮戰,陣地上殺聲震天。這邊的指揮官是法寶盡出穩守防線,那邊的指揮官就絞盡腦汁力圖打開局面。 當第二十七、二十八軍團的倆位少將趕到指揮所時,從戰線上返回的幾名偵察兵正在向中將報告戰況。 “……我們看不到敵人!他們全都躲了起來,戰線上全是土牆,我們什麼都看不到!”一臉血汙的偵察兵跪在地上悲憤的說,“土牆中有夾層,土牆間還有小堡壘,士兵們大多死在敵軍的弩箭和飛斧下……” “你那邊呢?”中將問另一個偵察兵。 “我們那邊的戰線也是一樣密布著陷阱,敵軍還有隱蔽得很好的藏兵洞,當我們沖過時他們就從後面殺來!那些土牆高過頭,士兵們只能在里面亂轉!有的部隊進入死胡同出不來,有的部隊一沖進去就沒了消息!敵軍士兵的行蹤我們根本無法掌握……” “下去!” “你們都聽到了,對手相當狡猾,使用的戰術我們從沒遇上過!魅影軍團……的確稱得上是勁敵!”中將對倆位軍團指揮官點點頭,“我們不可以輕視這個魅影軍團,不能把他們當五萬人來看待,事實上他們一直占據主動。” “中將閣下,你下命令吧!” “是的,中將閣下!你就說怎麼打吧!” 事實擺在眼前,倆位少將不得不正視敵軍,開戰前對魅影軍團的那份蔑視已經不在了。 “敵軍利用了我們急于求勝的心理,又擺出這樣一個怪異的戰場,我們要改變戰術,”中將示意倆位少將走到城牆邊,指著戰線說,“這樣,二十七軍團出倆個團,帶上重裝步兵發起攻擊!重點是要占領敵軍戰場前沿,我不要你推進,穩穩的占領住那里!二十八軍團也出倆個團,再帶上特殊兵種,你就用這倆個團進攻!進攻之前先出特殊兵種探明地形,再把部隊分成小股,進攻時要穩、要慢、各小股部隊要加強聯系互相支援!” “是!”倆位指揮官同時回答。 “我們的戰術是一口一口吃掉敵軍,密切注意敵軍的反攻,占領一段、消滅一段、充實一段!”中將看著倆位屬下說,“我們的對手很頑強,前面的部隊傷亡肯定會很大,要及時替換!你們倆位交替上前指揮!” “是!” 當麾下士兵還在和第三批次敵軍鏖戰的時候,科恩就發現敵軍的第四波部隊的不同,那些特殊兵種的服裝太誇張了。 “卡羅斯!” “是!” “第一預備隊反攻!在最短時間內消滅仍在戰地中的敵人!” “是!” “獵殺小隊出動!干掉敵軍的特殊兵種!” 戰地後面的一小塊空地上,五千人的第一預備隊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聽到命令後,這些被憋壞了的士兵大聲叫喊,沿著專門通道,一陣風似的沖去戰前就劃分好的增援區域。 這批生力軍的加入,戰地上的喊殺聲又上了一個新的高度,隨著這聲音的逐漸遠去,科恩知道,進入戰地深處的敵軍已被肅清。 當第一預備隊陪合原守備部隊清剿敵軍殘部進入到戰地前沿時,敵軍組合了倆個軍團不同兵種的部隊也剛剛殺到。 魔屬聯軍的特殊兵種終于被投入了戰場,特殊兵種穿著色彩鮮豔的軍服,很容易就能把他們和其他士兵區分出來,這些家伙手持各種奇形怪狀的武器,就混雜在大部隊中。 魔屬聯軍的新戰術被堅決的執行著,重步兵用身體組成密集陣型逼近,憑借著厚實的盔甲為後面的士兵阻擋弩箭。接近陣地後隊型一分,無數小股部隊加速沖出,這些小股部隊包含各色士兵,有斗士、野蠻人、普通輕步兵……他們手持的武器全是利于近戰的。 雖然在前面的戰斗中魔屬聯軍吃了大虧,可他們的指揮官做出了及時的戰術調整,神屬聯軍的防線要經受更嚴峻的考驗。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