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西塞里亞!”幾百支小股部隊齊頭並進,再次沖入神屬聯軍的陣地。在軍官的指揮下,這些士兵都以各自的風格不斷的大喊口號——他們是以此來判定友軍部隊的方位。 無聲無息間,他們背後的特殊兵種卻是後發先至,搶先一步進入迷宮般的土牆中。 這些特殊的士兵……或者應該叫他們武技家更合適,他們自小就接受非常訓練直至成年,是作為一支能在關鍵時刻扭轉戰局的力量存在于軍隊中的。無論是身體素質,又或是頭腦反應都與一般士兵有天壤之別,神屬聯軍這邊的一般士兵也同樣是拍馬難及。 或快如閃電的穿行在土牆間,或是直接翻牆越街,守衛的神屬聯軍士兵只覺得眼前人影一晃,跟本來不及出手人影已經不見了。 一個毒蠍武士在土牆上一掠而過,閃閃銀光中雙刀交替揮出,一排藏在牆後的神屬聯軍強弩手就一個接著一個栽下土牆來,掉在地上的幾張強弩無一不是引弦待發,卻在毒蠍武士的驚人速度下毫無還手的機會。 三個長槍兵齊聲大叫,手中手槍隔著土牆向一個身材魁梧的敵軍刺去,卻沒想到這個敵人右手大劍一橫已經架住三根長槍,跟著整個身體猛的朝土牆直撞過來,一陣塵土飛揚,土牆已經被他撞開一個大洞,三個神屬聯軍長槍兵還沒反應過來已經砍成六截。 憑借著自己的特殊戰斗技巧,這些特殊兵種一次次突入陣地。在探明前面地形之後,他們直接帶領著各小股部隊殺進!這些人沖殺在前,負責干掉隱蔽處的敵軍飛斧手和強弩手,身後的士兵就步步為營,分工清剿每一寸土牆上下,再為選定的進退通道做上標記。 神屬聯軍的普通士兵那是這些人的對手?在特殊兵種狂風驟雨般的攻擊下,神屬聯軍陣地前沿頻頻告急!土牆間彩衣上下翻飛,戰線上血雨噴灑四處。摻叫聲中,不斷有士兵殘破的身體被故意拋上天,更有一些特殊兵種抓起還活著的敵軍士兵躍上土牆,一邊左右騰挪躲避弩箭飛斧,一邊把手里的活人慢慢折磨致死…… 這些人是在報複,是在立威,更是在向整個魅影軍團的官兵挑戰! 看著這一切,無數後面陣地中的神屬聯軍士兵發出了悲憤的喊叫,對第九軍團的士兵來說,除了科恩長官就是身邊的戰友最親。看著自己的戰友死去是最心痛不過的事,但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對手,他們唯有瞪著發紅的眼睛,等著看這些敵軍的下場。 科恩長官決不會讓這些敵軍再活下去!因為科恩長官最愛護士兵的生命! 他們……一定會死得很難看! 一個毒蠍武士剛剛清理完一堵土牆後的強弩手,正在土牆間跳來躍去的時候,一支響箭呼嘯著向他不緊不慢的飛來。 毒蠍武士冷冷一笑,看也不看的一刀劈下,就在一臂的距離把這支響箭砍成倆段。 “噗!”的一聲悶響,一團白茫茫的東西卻從倆截斷箭上飛射出來包住了毒蠍武士,只一瞬間,這加持在箭上的魔法就把他的身體撕成了碎片。 從劈箭、被魔法圍住到咯屁,毒蠍武士連驚叫一聲的時間都沒有。 倒是他身後的士兵被這片還在擴散中的血霧嚇到,齊聲大叫起來。在魔屬聯軍士兵的心目中,諸如毒蠍武士這樣的特殊兵種簡直就是一個神話,平常戰斗時狂風般的在敵軍陣營里絞來絞去,突破敵軍防線跟玩兒似的,不要說是死,連輕傷的機會都是微乎其微。而這樣莫名其妙的死法,怎能不讓他們驚訝。 他們的叫聲還沒落下,頭上那片血霧也還沒消散時,帶領另一支部隊的特殊兵種已經趕來支援。這是個野蠻人,他揮舞著巨斧,直接就破開土牆沖了進去! 恍惚間強光一閃,外面的士兵只聽到里面傳出一聲巨響之後就再也沒了聲音,沒等他們腦門上沁出點冷汗,大片黑灰就伴著一股焦臭從土牆破洞里飄了出來。 仿佛知道這邊有了麻煩,又是倆個特殊兵種一聲不響的趕來,分別從左右倆側的土牆上跳了進去。他們的動作很快,包抄戰術恰當,連姿勢都很優美! 里面殺聲大起,馬上就有了結果。 這倆位的命比較苦,他們是從空中飛躍著進去,一陣折騰後又翻著跟頭出來,只不過一位身上火光熊熊、另一位是被凍成堅冰而已。 “啪!啪!”倆聲,他們從半空中掉了下來。 著火那位掉下來時,身體已經嚴重萎縮,高度重量都跟一個小孩子差不多。成冰的那位就更慘,身體在地上一碰一彈,“嘩”的一聲,從頭到腳整個身體全部成了碎片,只有一個還算完整的冰凍腦袋從那些士兵腳邊一路滾過,撞到牆後轉著圈停下——倆只死不瞑目的眼睛直盯著天。 看看那堆還在燃燒的軀體,再看看腳下遍布的小冰塊,一隊魔屬聯軍士兵目瞪口呆。直到其中一人中箭倒下才記起自己還在打仗。 沒時間再去想這是怎麼回事,這些士兵就再次與神屬聯軍的反攻部隊撕殺在了一起。 這股神秘的力量,就是科恩手下的獵殺小隊,專為對付魔屬聯軍特殊兵種而准備的。 科恩在上次狙擊吉倫特子爵的前鋒一戰中得到了教訓,那三百名毒蠍武士的強大殺傷力令他震撼。在與部下的多次商量後,這批獵殺小隊就建立起來了。每個小隊五到十人不等,其中有最出色的精靈魔法師,也有一擊必殺的弓箭手,更有肉搏武技最好的近衛軍官……在對付敵軍特殊兵種時,這些人就互相取長補短,依托熟悉的地形以多打少,大量魔屬聯軍的特殊兵種就這樣載在他們手上。 有了獵殺小隊的支援,魔屬聯軍的優勢又被暫時削弱,雙方勢均力敵,殘酷的拉鋸戰又在陣地上展開。神屬聯軍占了地利人和,魔屬聯軍的後續部隊卻是在不斷湧入,地面上布滿斑斑血跡,前沿的每一道土牆上都在不斷的易手,士兵們是在一寸寸的相互爭奪土地。 特殊兵種被敵軍壓制的消息傳回了魔屬聯軍指揮所,對此中將閣下並沒有表示出更多的關心,雖然他內心也一樣的驚異。 “戰術不變,按計劃繼續投入特殊兵種!”他對身邊的參謀官說,“雖然現在部隊的傷亡大點,但這是值得的!我們已經有了一段前沿,只要再占領到足夠的前沿,我們就可以有效的支援前面的戰線!告訴前面的指揮官,不求急進,要穩紮穩打!” “是!” “告訴後面的部隊,准備接替進攻!” “是!” 新的一批魔屬聯軍上前換下了死傷慘重的部隊,陣地上的戰斗在繼續著,神屬聯軍這邊卻是無兵可換,唯有苦苦支撐,漸漸的,陣地被魔屬聯軍逐步蠶食。 自天亮後就開始的這場決戰,到午飯時魔屬聯軍已經在陣地上全線推進了大約四分之一,雙方所占據的陣地犬牙交錯,倆邊都有不少部隊被打散,幾個一群的士兵縮在敵軍的陣地角落里,等著自己的大部隊再次殺回來…… “報告長官!”又一批的偵察兵回到魔屬聯軍指揮所,“前線戰況激烈,敵人依托地形分散我軍,特殊兵種遭遇強敵……” “報告長官!敵方開始反撲了!他們勢頭凶猛,移動迅速……敵軍反撲部隊建制奇怪,一小隊中只有不足半數的士兵盔甲完備,其余士兵只著布衣皮甲……” “看來魅影軍團真的是兵員不足了,竟然也臨時在難民中抓人頂替……“中將‘嗯’了一聲,“如此一來,我方的弓箭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告訴第二十六軍團,他們上場的時候到了,”中將下令,“我決不能容忍……魅影軍團的兵力還可以自由移動!” “是!” 半個鍾之後,魔屬聯軍終于在後方清理出了足夠的空間,來自第二十六輕騎兵軍團的部隊出現了。四個團的一萬名輕騎兵舍棄了馬匹徒步跑了上去,在手持大盾的重步兵組成的屏障後列好了隊,他們掖下夾著戰弓,背上還背著大捆的羽箭。 弓箭,曆來都是輕騎兵最拿手的武器,這些士兵下了馬以後就是合格的弓箭兵,雖然說騎兵所用的馬弓沒有長戰弓射得遠,可現在的戰局根本就不要求多遠的射程,能射到敵軍頭上就足夠了。 隨著指揮官一聲令下,魔屬聯軍萬箭齊發,遮天蔽日的羽箭向陣地中飛了過去。 按計劃,神屬聯軍對敵軍的弓箭攻擊是有准備的,每個陣地的戰位上都有可供躲避的地方,可那些必須移動的士兵就慘了。雖說科恩給他的士兵准備了整個大陸上最好的盔甲,可穿著再好的盔甲也有裸露在外的部位啊,就算這些部位被射中的機會小之又小,可這種密度的弓箭射過來,士兵們倒黴的機會就大大增加了。 此外,陣地上還有大批沒有盔甲的部族士兵,還有往後搬運傷員的一般難民。 在魔屬聯軍十次齊射之後,除了正在交戰中的一線,陣地內外都有一刻短暫的沉寂。 魔屬聯軍這邊,弓箭手們正在等待著命令,而他們的指揮官就稍微了考慮了一下,他正在想要不要射遠或者射近一點,因為有無數道土牆的遮擋,他不知道這次攻擊的效果。 他不知道,但他的敵軍就再清楚不過了,就在剛剛弓箭的打擊范圍之內,神屬聯軍已經承受了自開戰以來最慘痛的一次傷亡。 倆百多個搬運傷員的難民小隊連同他們抬著的傷員倒在血泊中,無一生還。 一千七百多名無盔甲防護的部族士兵正准備進入陣地,全部陣亡。 三百多名正在陣地上“流竄”的士兵中獎,其中半數無法再戰。 十七名精靈魔法師來不及躲避,全被射成了箭剁。 五十多名隊長級別軍官受傷,大部傷勢嚴重。 十多名營級以上指揮官受傷。 一名團級軍官陣亡。 …… 在地面,在土牆上下,甚至是在各處拐角,魔屬聯軍射出的羽箭均勻的分布在每一寸的空間里,遠遠看去,那些沾著白色箭羽的黑色的箭杆就如同荒地上密集的野草。 沒有時間多想,士兵們沖了出去,冒著危險把還活著的人搶了回來。 “設望哨,及時發現,注意保護!”科恩的心里咯噔一下,一句話脫口而出,“還有箭!快搶箭!” 魔屬聯軍繼續發射,這次弓箭的攻擊距離又向後延伸了少許。 被攻擊范圍里的神屬聯軍士兵全部躲了起來,耳朵里先是聽到一片沉悶的“嗡嗡”聲,然後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箭簇釘進土牆的聲音,“噗噗噗噗……”這聲音接連不斷的敲擊著他們神經,一直都沒個完。 因為敵軍的弓箭已經把陣地前後完全阻斷,後勤團的士兵不得不冒死在主要通道上架設頂蓋,雖然他們已經非常注意的保護自己,可還是不斷有士兵被流箭射中而倒下,每架設一段頂蓋,都有士兵為之付出生命。 這時的第九軍團指揮所里,科恩只負責指揮一線和各部隊之間的配合調整,其他的事全部丟給參謀部。而參謀部在經曆這麼多次大場面之後,其職能已經被完全發揮出來:兵員的補充,上下通道的改變,戰損軍官的替換…… “卡羅斯!” “到!” “反攻部隊准備好了沒有!”科恩問了一句,“反攻步驟有沒有熟悉!” “全部准備妥當了!”卡羅斯回答,“幾個團長一直在研究,相信他們已經完全領會到了長官的意圖!” “反攻部隊進入出發位置隱蔽!”科恩說,“命令陣地上的地面部隊慢慢退後,有選擇的放敵人進來,陣地要互相交錯,讓敵軍再無法放箭!” “是!” 逐漸的,陣地上的神屬聯軍開始後撤,魔屬聯軍占據的陣地越來越多。到三里長的陣地被占領到倆里時,第二十七、第二十八軍團大部分部隊已經進入了陣地,在這里,他們遭遇到了第九軍團第三聯隊的幾個團——魅影軍團里戰斗意志最堅韌的部隊,這是開戰以來最頑強的抵抗! 魔屬聯軍的單兵戰斗力優勢被神屬聯軍以地形抵消,而神屬聯軍士兵之間的小配合又比他們要好,戰局逐漸陷入膠著狀態。一批批的魔屬聯軍攻上去,又一次次的被打下來,退下來的大批傷員只有先在指揮所附近的城牆下做暫時救治,再用馬車運去後方,看到這麼多的傷員,看到運送傷員的馬車首尾相接的行進,魔屬聯軍指揮所里的大小軍官無不暗暗吃驚! 魅影軍團的戰斗力真是太讓人吃驚了,這那是一個由奴隸組成的軍團啊,分明是神屬聯軍里精英中的精英!如果他們真的是奴隸軍的話……那這個軍團指揮官的才能就太不可思議了,他居然把這些卑賤軟弱的奴隸、這些戰爭消耗品變成了英勇善戰的獅子! 仗打到這個份上,從早上到中午,如果換成是神屬聯軍的其他主戰軍團的話早就潰不成軍了吧。要知道,己方的這三個主戰軍團可都是戰績輝煌的部隊。雖說敵軍占據了地利,可這支部隊在十幾天里並沒有補給,在沒有補給的情況下還抵擋了這麼久……這種頑強的作風、高昂的斗志、精湛的指揮、良好的訓練讓人不得不打心眼里敬佩。 但佩服歸佩服,仗還是要打下去的。 “報告長官!我方中央部隊推進到距敵軍後方城牆一里處!” “倆側的部隊呢?” “因為陷阱的關系,我方倆側部隊行進緩慢,拖後了一里!” “拖後了?”中將沉吟了一下。 “長官,是不是先進行中間突破分割敵軍,然後再……”一邊的參謀官說。 “不!不能這樣,我們不能給敵軍留下可以活動的空間,這樣他們會包圍中央的部隊,”中將果斷的說,“命令中央的部隊穩住,等倆側的部隊加速跟上!各個占領的地段要有足夠的部隊駐守。等我們全線推進到敵軍後面的城牆,這仗就應該打完了。” “是!” 但是,這個命令下得稍微晚了一點。 此時,戰地上的戰斗慘烈之極,倆側的魔屬聯軍正在拼上老命的往前突,但隨隊的指揮官卻在這時收到中央突破部隊被圍的情報。中央戰線突前了一里,那是整個戰局最重要的地段,如果讓神屬聯軍圍殲可不得了……在來不及通報後方指揮所的情況下,倆側的魔屬聯軍部隊同時掉轉方向,向中央戰線強行殺過去。 而科恩,他等的就是這個。 “開始反攻!”科恩在城牆上大叫一聲,“嘉德南擊鼓!激勵我軍士氣!” “吼!”嘉德南一聲怪叫,領鼓響起。真是可憐這個老人了,為了配合科恩的戰斗,早不知道把祖上的傳統破壞了多少次。 隨著陣陣鼓聲,神屬聯軍精心准備的反攻計劃開始實行。 首先出場的是魔法師,敵軍的魔法師在昨天晚上就把魔力用完了,可科恩手下的魔法師卻一直在養精蓄銳。 城牆後畫著一個巨大的魔法陣,一百名精靈魔法師站在魔法陣上。 在齊聲的魔法詠唱中,土城上的上空有了變化。原本陽光明媚的天空上出現了大片的烏云,這些烏云正在相互糾纏湧動,陣陣呼嘯的疾風吹得地面上飛沙走石,整個土城內外一片迷茫,天空黑暗得象是壓在了地面上。 “這個魔法……”魔屬聯軍指揮所里,中將看著頭上隨風亂晃的軍旗有點不知所以,“怎麼會是暴雨術?” 他說的沒錯,這的確是暴雨術。他的驚訝也很正常,因為暴雨術並不是傷害魔法,用在戰爭上的確也什麼用,最大的效果也就是把雙方的士兵淋成落湯雞……這,這對戰局有幫助嗎? 當然,科恩也明白這一點,他之所以要搞出這個大型的暴雨術,只不過是需要利用暴雨前的黑暗環境來反擊而已,而那一百名大精靈,他們有能力把暴雨前的黑暗維持很久。 神屬聯軍的城牆上,第一次有號角聲響起。 “噼啪!”一聲,一道明亮的閃電就在魔屬聯軍指揮所的前方劈了下來,在昏暗的天空里看起來是相當的醒目。 “殺……” “殺……” “聽到什麼聲音嗎?”中將疑惑的偏了偏腦袋,問身邊的參謀官,“很沉悶的聲音。” 參謀官搖搖頭。 “噼啪!”又是一道閃電在指揮所前面劈下! “不好!”中將恍然大悟,大喊一聲“這是敵軍主力反攻!” ※ ※ ※ 本文於小說頻道()首發 明寐討論區網址()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