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遠處的馬蹄聲越來越近。 奴隸們臉色蒼白,他們沒想到自己剛剛造反搶東西,背後就來了部隊。不管來的是什麼部隊,已經造反的奴隸肯定是活不下去的。 奴隸們互相看看,都是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 突然,奴隸群里傳出一聲歡呼,察台轉頭看見人群中沖出一個人來,那是瑪魯! 瑪魯從另一個奴隸手中搶過一匹馬,瘋狂的揮舞著手中的一面旗幟,高聲喊叫著向後面的騎兵迎了上去! “大家不要怕!我是神屬聯軍第九軍團的軍官!魔屬聯軍已經失敗了,這空曠的軍營就是證明!”而另一個魅影軍團軍官的聲音,就不失時機的在奴隸士兵中響起: “我軍團最高指揮官科恩.凱達的命令!所有奴隸士兵皆可投誠我軍,成為斯比亞帝國正式居民,後面來的騎兵,就是我們的部隊。” 奴隸們一片嘩然! 在疾進的騎兵部隊中,一個偵察兵靠近了自己的指揮官。 “報告長官,有一人揮舞著我軍旗語迎面而來,是否攔阻?!” “讓他過來!” 片刻之後…… “海爾特長官!是海爾特長官嗎?屬下是偵察團第五營中尉瑪魯!”瑪魯用極其興奮的聲音喊著,沖到了海爾特身邊:“前方戰局危在旦夕,你要快點!” 聽到瑪魯這樣說,一臉疲憊的海爾特立馬就雙眼發光:“你是說科恩他們都還沒死,他們都沒死嗎?!” “長官們都沒事!”瑪魯大聲回答,把今天發生的事簡單說明:“我們跟敵軍主戰軍團在土城內混戰了一天,都極為疲憊了。此外敵軍後方奴隸兵已經造反,長官可以利用,城牆外通道不多而且很狹窄!” “給你一個營,你馬上去鼓動奴隸。”海爾特回答:“我調整隊形准備沖擊。” “是!”瑪魯帶著一隊騎兵,風馳電掣般沖向魔屬聯軍大營,轉眼就到了。 “奴隸軍團的兄弟們……我神屬聯軍大軍趕到!”瑪魯手上握著一面軍旗,在馬上神采飛揚的高呼著:“由現在起,向前沖的就是我們的人,向後退的就是我們的敵人,只有向前才可以活命。你們還等什麼,除了我們的長官,在這個大陸上,誰還能容得下你們這些臉上有烙印的奴隸!” “是啊……想想剛才在陣前投誠的奴隸!” “聽聽這求援的十樂章!” “前面是我們的部族首領,同鄉親人!” “反正都造反了,跟著科恩長官,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這就是給科恩長官的見面禮啦……” 就在其他軍官在奴隸中間鼓動的時候,海爾特不但把沖擊隊形調整好了,而且還把科恩長官平安無事的消息傳達了下去。頓時,整支騎兵部隊歡聲雷動! 這支由海爾特帶領的部隊一共是四個團一萬來人,本來他們是在外海待命。在與科恩失去聯系之後,海爾特就知道情況不妙,于是在神魔分界線選擇了一個僻靜的地點強行登陸,並開始尋找科恩。 他們先朝科普方向步行兩百多里、然後襲殺了一支驅趕難民的魔屬聯軍部隊搶到馬匹,直到昨天上午才在一處補給站查到了科恩的下落。 當知道有三十多萬敵軍將科恩牢牢包圍在大峽谷前的小土城時,這一萬人的部隊從上到下眼睛全紅了,二話不說順著敵軍的補給線就殺了過來,在地形極為複雜的神魔分界線上,這兩百多里地的路程他們連打帶跑只用了一天!而眼前就是圍攻自己長官的死敵,他們早准備好樂子給他們了。 奴隸們也在列隊。前面就是以前的主人--魔屬聯軍,本來營地中造反的奴隸是缺乏沖擊勇氣的,可看看後面一聲發喊沖來的大隊騎兵,加上其他人的鼓動…… 科恩的軍官把大道理捭成小塊,他們用淺顯的話讓奴隸們知道,在兩軍之中自己必須依靠一方才能活下去,讓奴隸們明白自己已經造了反,魔屬聯軍這碗飯無論如何是吃不下去了…… 雖然奴隸們還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外加有些糊里糊塗,卻也只有強打起精神沖向了土城。 而在土城里,因為科恩帶著最後的人手進行了猛烈的反攻,魔屬聯軍也只得投入了最後的兵力。在得知奴隸造反的消息時,中將手里已經沒有更多的部隊可以派來鎮壓,他只得盡其所能匆匆調回二十六軍團的四個團共一萬人把守住身後,希望這些奴隸在無人指揮的情況下會知難而退…… 然而中將沒有想到,奴隸後面還有一萬人的神屬聯軍輕騎,在騎兵的鐵蹄威逼下,奴隸們的沖擊相當拚命--已經無法逃跑的他們要給新主子一個見面禮。 奴隸們不會騎馬,但他們驅趕了一部分二十六軍團留在後面的馬匹,這幾千匹戰馬打頭陣,呼啦啦的沖向了魔屬聯軍的防線! 戰馬哪會分辨敵我?霎時,魔屬聯軍在城牆中十幾個通道上的脆弱防線全被沖散! 戰馬繼續向前,沖跨了魔屬聯軍後援的部隊,一直沖進了陣地中去。 對于散亂的魔屬士兵,跟在戰馬後面沖到的奴隸沒有一個會手軟,他們把以前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怨恨完完全全的噴發在這些倒黴的士兵身上--落水狗誰不會打? 中將帶著手下那點人圍住軍旗,再次展開頑強的防守。可這次,他需要面對的是處于暴走狀態的海爾特,也是被科恩稱為“軍中強盜”的海爾特。 帶隊沖到的海爾特是一點時間都沒有浪費,幾排弩箭就把軍旗下的魔屬聯軍大小軍官送回了老家,他自己更是沖上城牆,一劍砍下了中將的腦袋! “神屬聯軍必勝!”一腳踢斷敵軍軍旗,海爾特手中高舉中將的頭顱:“科恩長官無敵!” 滴血的頭顱怒目圓睜,中將死不瞑目。 “神屬聯軍必勝!科恩長官無敵!”十幾萬人同聲大喊。 這來自身後的喊聲,喊得還在陣地中浴血奮戰的魔屬聯軍心驚肉跳,喊得自知必死但還在拚命的神屬聯軍士氣大振! 魔屬聯軍的士兵在這十來天的戰斗中已經充分領教到對手的厲害,今天的戰局又是風起云湧變化多端,他們是靠著中將的激勵、靠著對勝利的憧憬才撐過來的。可現在,中將的頭顱被高挑在敵人的長槍上,身後又傳來驚天動地的喊殺聲……雖然他們還在拚殺,可已經越來越力不從心了。 看著戰局再變,還在城牆上領鼓的嘉德南滿心歡喜,激情湧動下的他正准備大吼一聲改變節奏,張開嘴卻狂噴出一口鮮血,身體隨即軟倒在大鼓邊。 一整天的勞頓,再加上幾次巨大的心緒起伏,這個虛弱老邁的身體終于崩潰了。 “族長!”一個親近子弟沖了過去,在泥濘中扶起嘉德南。 “樂章……快……圍獵之樂章!”嘉德南看著他的子弟,哆嗦著說:“領鼓節奏… …就是心跳……要變化、要變化……” 嘉德南真不愧為幾十個部族的總首領,這圍獵之樂章不但可以指示方向,還兼有分辨敵我的作用,現在用來指揮這些盲目沖殺的奴隸是再合適不過。 “是!”子弟擦去臉上的淚水,抓起鼓棰開始領鼓。 城牆上鼓聲再起。號角齊鳴中,圍獵之樂章指揮著戰局,把散亂的奴隸聚集起來,為他們指出沖擊包圍的方向,告訴他們支持堵截的時機。而一臉欣慰的嘉德南,他就在樂章響起之後緩緩闔上了眼睛。 奴隸們被樂章指揮著,避開空地中間的敵軍從兩側殺入陣地,而海爾特的部隊就對上了回轉身趕來的魔屬聯軍第二十六軍團。 雙方士兵的訓練效果再次體現出來。 魔屬聯軍二十六軍團是一個輕騎軍團,軍官士兵都精于騎戰,但對步兵戰法卻不是很擅長,因為前方戰局吃緊才下馬投入戰斗。而神屬聯軍這邊就不同了,作為科恩的麾下,他們完全是按照黑暗行省軍隊的慣例訓練出來的,徒步是步兵,上馬就是輕騎。再加上裝備精良、斗志旺盛,一上來就讓對手吃足了苦頭。 還沒接陣,神屬聯軍的沖擊前鋒就是一陣急箭劈頭蓋臉的射過去,這邊中箭的魔屬聯軍士兵還在哀號之中,那邊神屬聯軍又把強弩端起來了。魔屬聯軍的隊形被一波波箭雨射得人仰馬翻,神屬聯軍的攻擊隊伍卻如尖刀般的插了進去! 騎在馬上的士兵們射完弩箭,揮舞著長柄大刀逼近敵人,大刀揮舞出死亡的軌跡,在敵人的戰刀攻擊范圍之外就砍下了他們的腦袋。魔屬聯軍士兵雖然還在硬撐,可那“死戰不退”的口號卻是越喊越微弱。 能應戰的魔屬聯軍本來就不多,在輕騎的沖擊下,他們陣形混亂,兵敗如山倒。 突過敵軍防線的輕騎並沒有停步,他們直接策馬沖進了陣地。也是活該魔屬聯軍倒黴,開戰伊始是他們自己填平了那些陷阱,而陣地里的土牆本來也不算很結實,先經過戰斗的破壞,後來又是暴雨沖刷,再被先前的戰馬沖進來折騰一番,已經倒得差不多了。現在後面的騎兵沖進,叫魔屬聯軍拿什麼去抵擋? 想戰,隊伍分散組不成隊形;要躲,殘牆斷壁找不著地方,陣地中的魔屬聯軍頓時陷入一種進退不得的危險境地。 神屬聯軍這邊可是大變樣,本來科恩帶著人殺出來時就是一種找墊背的心態,誰知道局勢又突然朝著好的一面發展--魔屬聯軍的軍旗又倒了不說,那震天動地的呼喊更是響個不停! 狂喜中,科恩指揮著本來一心求死的參謀、傷兵與部族難民再次組建了戰線,在樂章的指揮下一鼓作氣反攻回去,與造反的魔屬聯軍奴隸軍團在陣地中成功彙合! 戰線鞏固之後,科恩匆匆的交代幾句,把手一揮,帶著一干參謀官又跑回城牆。 “嘉德南!換個樂章……”看到倒在地上的嘉德南,科恩暗暗歎息一聲,上前把嘉德南的身體拉起來,左手攔腰抱住,再把他的手臂搭到自己肩上:“嘉德南……讓我們並肩作戰,你會看到勝利的!” “傳我命令!把敵軍給我圍起來。”科恩大聲命令:“領鼓開始!” “是!” 在科恩被包圍時,魔屬聯軍的進攻兵力共計有三十五萬以上,十天攻城戰打下來也還有三十萬之多,除去奴隸軍團和其他輔助軍力,三個主戰軍團的兵力在今天開戰之前也有將近十四萬。一天打下來直到現在,此時陣地中的魔屬聯軍還有足足五萬人……可見這戰況之激烈。 科恩明白,如果讓這敵方這五萬人沖出陣地卷土重來,就憑來援的海爾特和反叛的奴隸軍,自己就算好命不死也得再脫層皮,魔屬聯軍的戰斗力不可等閑視之。 所以--絕對不能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機會! 而自己現在的這支臨時軍隊構成複雜、心態不穩、建制又混亂,這攻擊也絕對不能停下來。 科恩知道,反叛的奴隸膽小、也沒什麼戰斗力可言,如果用普通的陣形無論如何都是困不住敵人的。但奴隸們的身體與意志力都算很柔韌,干脆就讓他們跑起來,繞著魔屬聯軍不停的跑,魔屬聯軍沖開的口子一眨眼就會讓後面跑來的人給堵上! 通過傳令兵和十樂章,科恩讓自己的部隊不停的運動,圍著敵軍運動,猶如滾滾洪流圍繞著魔屬聯軍,不斷的沖擊、分割、擠壓……最後終于讓這支混雜了反叛奴隸、部族難民的軍隊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把幾萬魔屬聯軍牢牢的套在漩渦中心! 魔屬聯軍在第二十六軍團指揮官隆里亞少將的帶領下,前後發起了十幾次規模不等的突圍,但全都被這漩渦拉散絞碎--魔屬聯軍殺到漩渦里,沒幾下就讓一股股快速運動中的敵人沖得潰不成軍。 在海爾特派出人手從魔屬聯軍營地里運來大批羽箭之後,科恩一聲令下,魔屬聯軍的滅頂之災來臨了--海爾特可毫不吝惜,他讓手下四個團的士兵全部拿起弓箭,對准被圍困的魔屬聯軍一口氣齊射了五十次! “長官!”透過稀稀拉拉的雨絲,卡羅斯隱約看到遠處的一片淒涼,那些是還在羽箭下苟延殘喘的魔屬聯軍士兵,他轉過頭對科恩說:“還需要繼續射嗎?” “為了嘉德南……”科恩看了看一直被自己扶立的老者:“再齊射五十次!” 在羽箭的一次次呼嘯聲中,樂章不再演奏,部隊不再轉圈,整個戰場都漸漸安靜下來。 箭雨里,魔屬聯軍第二戰區下屬的三個主戰軍團、六個奴隸軍團、以及其他一些輔助兵種……都已經不複存在。 “搶救傷員,打掃戰場。”科恩橫抱著嘉德南的身體下了城牆:“派出翼人偵察兵和游騎兵警戒方圓五十里,清點敵軍營地物資,准備轉移!” 在無數難民的默默注視下,科恩親手為嘉德南清洗身體,換好新衣。幾十個部族頭領圍在四周,神情肅穆。 “嘉德南,你放心吧。”科恩把嘉德南的雙手放在胸前,鄭重的說:“我科恩.凱達說到做到,你的族人可以全部加入我黑暗行省,你們世代顛沛流離的生活結束了,我絕不會拋棄他們!” 四周難民哭成一片。 “各位部族首領,”科恩轉過身,看著身邊的首領們緩緩的說:“何去何從?” “我們已經決定,”幾十個部族首領異口同聲說:“願終生跟隨科恩大人!” “其他廢話,我不多說。”科恩再看了一眼嘉德南:“你們立即開始清點人數,約束族人,我們准備轉移了。” “還有,你們要立即選出新的總頭領,一般的事務,你們可以和我的總參謀官聯系。”走了兩步,科恩又再回頭說:“其他死去的族人就地安葬,嘉德南的遺體我要帶回黑暗。還有讓這些人不要再哭了,我們沒時間哭!” “是的,大人!”部族首領們跪送科恩,他們心中,早已視科恩為總首領了。 科恩面無表情的大步行走,一路上腦袋飛轉。雖然是打贏了這仗,可自己的去向是個大問題。 一路走到城門下,一大群軍官“啪!”的一聲立正敬禮這才把他的思考打斷。 “報告長官。”海爾特踏前一步:“第二聯隊長海爾特帶四個團歸隊!” “很好。”科恩問:“路上傷亡情況。” “報告長官,路上因傷減員一成。”海爾特大聲回答:“此戰減員兩成,死亡士兵不到一千。” “知道了,下去抓緊時間休息!” “是!” “報告長官。”卡羅斯接著說:“戰報出來了。” 科恩點點頭。 “我方原來有二十四個團,總兵員一共是六萬人,到目前為止,戰死兩萬余人,重傷兩萬一千,余下士兵人人帶傷。”就算是性格老成的卡羅斯,他在讀戰報時的聲音都有點顫抖:“今天早上招募的部族士兵戰死五萬八千人,投誠的奴隸士兵戰死三萬余人……” 卡羅斯已經念不下去了。雖然早有准備,可咋一聽到這傷亡數字,科恩的心還是痛得像被人挖去了一半,一股悲意頂住他的喉頭,嘴張了張,硬是沒能說出話來。 周圍軍官無一不是雙眼微紅,喉頭哽咽,這死去的兩萬多士兵一年來跟他們朝夕相處,可以說是他們最親密的人。 科恩定住神,猛的捏了捏拳頭,聲音嘶啞的問:“敵軍情況。” “魔屬聯軍第二十六、第二十七、第二十八軍團共計十八萬人被我全殲。第七奴隸軍團一部投誠,第三奴隸軍團全體投誠,一起的還有幾個奴隸軍團的殘部,共計有十二萬六千人。”卡羅斯看著手里的清單念下來:“敵軍指揮官自中將以下,少尉以上全部戰死!我們找到的敵軍名冊上,有中將一位,少將三位,准將八位,擁有各種貴族或武士頭銜的軍官共計七百多人……” “此外還繳獲了敵軍大批物資,給養足夠我們十五天的消耗,敵軍營地中留下了近十萬的馬匹,此外還有大批盔甲武器……” “找個地方,營長級別以上軍官馬上開會,投誠過來的奴隸士兵要馬上編入建制。”科恩打斷了卡羅斯的彙報:“他們……可以自由活動。” “是!” 仗打贏了,可局勢並沒有太大改觀,科恩還有許多的事情需要交代。等這些軍官拖著疲累的身體走出開會的地方時,後面奴隸們的認親活動正達到高潮,哭聲雷動、淚雨紛飛,讓人不得不驚訝這些人的眼淚分泌。 科恩讓奴隸們自由活動這招用得很巧妙,此舉不但消除了奴隸的戒心,而且奴隸們去認親的時候,他們的族人、親人、同鄉,就會把自己待在魅影軍團這些天的遭遇告訴他們。這比科恩自己去說效果要好上百倍,更有各部族首領的嚴厲告戒,這些奴隸們在第二次集合時非常聽話。 神屬聯軍第九軍團的建制被徹底放棄,余下的軍官士兵全部轉到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軍隊建制中,所有原第九軍團普通士兵全部升職為士官,表現特別突出的士兵提升更快。原有士官升職為尉官,所有軍官也全部升級。 除了保留、補充三個團的原有建制,所有新提升的士官、軍官全部被調去指揮投誠過來的奴隸士兵。雖然這樣做危險相當大,可這完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原來的士兵里,現在好胳臂好腿能走能跑的不到兩萬人,科恩不依靠奴隸還能依靠誰? 科恩的指揮部與指揮部直屬的各種建制基本不變,只是執法團、偵察團、後勤團、魔法師大隊嚴重缺編。 不過,普通的兵員倒是不缺,原有士兵加上奴隸兵一共是十四萬人,科恩又把當中年紀過小或過大的奴隸退回一部分,現在他手上共有軍隊十二萬人。 從敵軍身上扒來的,或者是魔屬聯軍遺留在營地中的盔甲武器把奴隸們裝備起來,這些有生以來第一次穿上盔甲的士兵們就這樣和他們的長官們見了面。 士兵們畏畏縮縮,長官們渾身是傷,不過氣氛還是比較融洽的。 在簡單的相互介紹之後,長官們就抓緊時間把自己腦袋里的東西硬灌給手下,這方法的確是不怎麼樣,但他們沒有其他選擇。 看著手下忙里忙外,科恩坐在一邊沒有參與進去。 現在的他,面臨一個非常大的難題--自己的部隊要往哪里去?!峽谷這邊堵了十來天,根本不用考慮了。走海上,也不可能。回頭和魔屬聯軍硬拚的話……那是在說笑! 前方被堵,後面的魔屬聯軍應該很快就能收到消息,峽谷兩側又是下不去腳的沼澤密林……科恩的腦袋開始一陣陣劇烈的疼痛。 “長官!”文的聲音突然在科恩頭上響起,然後這個翼人收勢不及,“啪!”的一聲摔在科恩腳邊! “文,你怎麼了?”科恩把文抱在懷里:“你要振作!” “老大……老大!”看得出來文沒有大礙,只是過于疲勞,他一把抓住科恩的手: “通道!密林里……有很寬闊的通道!” “你清醒一下,文!”科恩拍著文的臉:“看著我,你剛才說什麼?” “密林里有一條好寬闊的通道啊老大!就在土城邊上!” “是嗎?”科恩轉過頭,冷靜的對身邊的一個近衛說:“去叫個還有魔力的魔法師來,文病了。” “相信我啊,老大!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文滿臉通紅的爭辯起來:“但通道突然出現這是事實啊!我真的沒病!” “你是說……有一條很大的通道?就在我們眼皮底下?我們以前一天幾個批次的偵察都沒發現?而且他的走向是和大峽谷一致?” 科恩不停的問,文就不停的點頭。 “好吧!”科恩把文抱起來:“我們去看看你說的通道。” 一刻鍾之後…… “干!干!干你媽的!”在士兵們砍倒一小片樹林之後,科恩暴跳如雷,叫罵聲直沖云霄:“真的有通道!” 這是一條筆直平坦、綠草如茵的寬闊大道,寬度幾乎是大峽谷的一倍!這樣的一條通道,它在任何時候,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被任何偵察兵所忽視! 可是,這條道路在之前就是沒被發現。 那麼,科恩的第一反應就是……他被什麼東西耍了。 (小說由此返回第一人稱描述,不便之處,還請諒解)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分界線上無戰事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