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按理說,就算是被魔屬聯軍的獅鷲看到通道也無關緊要,這密林中進不了人。我之所以會這樣緊張,是因為早先峽谷被堵的原因--天知道這戰局還會有什麼變化? 我的命令在隊伍中快速的傳遞著。 所有的人都找好了隱藏的地方,難民們退入通道兩邊的密林中,後勤團的士兵紛紛用樹枝什麼的蓋在馬車上偽裝著,一些帶著小孩的難民也在極力約束著自己的子女……雖然他們在很努力的做著,但我對這樣做的效果卻不是很樂觀,畢竟這寬闊的通道在空中看來太顯眼了。 除了得到命令進入伏擊位置的獵殺小隊發出許些低微聲響外,整個通道一片死寂。 在退入通道前,獵殺小隊的編制就被我補充過的,數量已達百人。不但所有的精靈弓箭手都被編入,還有大量造詣極深的魔法師。 遠有魔法弓箭,近有利刃鐵拳,獵殺小隊的戰斗力互為補充,相得益彰。 這些獵殺小隊已經成為我軍中名符其實的特殊兵種,如果等一下被敵軍發現,我也只有期望他們可以把敵軍的獅鷲殺個乾淨。 通道邊的一棵大樹上伸出一只手來,手掌不斷翻轉,配合著五指做出各種姿勢。 “敵軍偵察兵快速靠近中,方向左前,高度低,數量三……”我看著這變化的手勢,心里已經開始快速的算計,隨即向一邊的獵殺小隊指揮官打出手勢。 獵殺小隊的指揮官是一個精靈魔法師,在這時,他身上的法師袍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召喚來的藤蔓植物。他正用傳心術把我的指令下達到每一個獵殺小隊,一般來說,傳心術是一種相當耗費魔力的魔法,但這種短距離的交流精靈們應該應付得來。 “敵軍靠近中,距離三十節……”望哨繼續傳遞著信息:“相互間隔二十個手臂。” “突襲准備。”我也繼續下達著無聲的命令:“不得放走一個。” 幾個精靈弓箭手正在緩慢的開弓,沾滿毒汁的墨綠色箭鏃在漸漸上揚,這毒液是從魔屬聯軍那邊得來的。魔法師們已經掉轉身體向著敵軍靠近的方向在准備著魔法,而其他隱藏在樹冠中的人就把身體伏得更低了。 毒箭,魔法,再加上躍起的攻擊,但願這些攻擊可以奏效,不然消息泄露我們就有完蛋大吉的可能,很難想像魔屬聯軍會發慈悲饒過我們。 “敵軍靠近中,距離十五節……”望哨的手勢在變化:“其余無改變。” “十節……” “五節……” “接觸距離……” 透過樹葉中的間隙,我看到三個色彩斑斕的影子斜著向通道疾速飛掠過來,每一只獅鷲都有兩匹戰馬大小,平伸的雙翼正有規律的撲打著,被攪動的氣流不斷激起下面的樹葉。 三只獅鷲剛剛飛臨通道正上,二十來個魔法就激射上去!這些魔法在獅鷲的前方形成了一堵嚴密的魔法傷害障壁。雖然看似不怎麼顯眼,可這不是普通魔法師釋放的三流魔法,而是精靈魔法師狠下心丟出來的玩意,碰上一點邊你都別想活。 獅鷲遇到伏擊,被爆裂開來的傷害魔法阻擋了前進的方向,猝不及防中,正中那只飛在最前面的獅鷲就悲吼一聲撞了上去,連帶背上搭載的騎士一起被臨身的魔法風刃切割成碎片。 另兩只獅鷲也已經負傷,正分別向左右掉轉方向,並想提升高度逃離。 正在他們極力調轉方向的時候,下面又是幾十枝羽箭飛出,轉向中的獅鷲無力躲閃,被毒箭不偏不倚的插到下腹部。 “哄!哄!” 兩聲悶響,附加在毒箭上的魔法從獅鷲身體內部發動,兩只獅鷲被活生生撕扯開! 魔法光芒裹著紛灑的粹屑,在空中凝成兩團紅綠相間的球體血霧。 我剛想叫好,卻有兩個人影從正在消散的球形血霧中躍出,一上一下向通道外飛去,這是兩個魔法師! “干掉他們!”我再也顧不得保持沉默,跳起身來大聲呼喊! 我們爭的就是這點一閃即逝的時機,如果下面的敵軍魔法師擋住了我們這一次攻擊,那麼他頭上的魔法師就有了時間,他可以用各種方法傳遞出消息。 在我喊話的同時,所有人都在向這兩個僅憑魔法在空中飛行的敵軍魔法師攻擊,而飛在下面的敵軍魔法師已經張開一個很大的魔法屏障,看樣子是想把所有的魔法攻擊全部擋住。 但他終究不是精靈魔法師的對手,更別說我手下的精靈魔法師個個都是飽經戰火洗禮的精英。 幾乎所有飛去的攻擊魔法都是一前一後兩個連在一起的魔法球,前面的魔法球比較大,用來打擊屏障,而後面的魔法比較小,完全可以利用屏障在被打擊後未複原的機會穿透它! 就在魔法屏障遭受打擊的同時,飛在下面的敵軍魔法師做出一個誰都沒想到的決定。 他用出了黑暗魔法中一個上位的防護魔法--“靈魂守護”。 魔屬聯盟的魔法師,他們相對于神屬聯盟的魔法師是兩個極端,神屬聯盟的魔法師有很大一部分魔法是防護系與加持系的。而魔屬聯盟魔法師就專攻傷害與召喚魔法,所以在防護魔法上就沒有更多選擇。 他們的防護魔法很有特色,幾乎都是以傷害自身換取相應的防護,這樣一來,此類魔法就沒有更多魔法技巧上的要求,這就是為什麼隨便一個魔屬聯盟魔法師都能用出上位防護魔法的關鍵。 而“靈魂守護”,這魔法正體現出這種防護魔法的特征--犧牲自己的生命,為同伴謀求更嚴密的保護。 他身體上的每一塊皮肉都在瞬間炸裂,隨即出現一個黑色的的影子包裹住他的同伴,形成一個黑色的球體,這保護完全可以在短時間里抵抗住所有的打擊。 飛在上方的敵軍魔法師也沒閑著,他在同伴的靈魂守護展開的同時把身上的法師袍一掀,一只有翼人那麼大體形的東西就飛了出來! 那灰仆仆的東西在空中一轉,已經舒展出一對比翼人還長的雙翼,連續三枝從其他方向飛到的羽箭都沒有射進牠的身體! “石像鬼!”有人一聲低呼。 石像鬼?這又是什麼東西?為什麼這麼奇怪的事總會讓我遇到? 幾條人影從樹冠上躍出,這是獵殺小隊中武技出色的士兵,他們主要負責的是近距離保護其他人,而現在,他們也不得不上場了。 石像鬼嚎叫著,左邊的翅膀挑飛一個逼近的士兵,再一腳把一個正下方躍起的士兵踢回了原位!但這幾個連續的動作卻讓石像鬼的身體慢了下來,讓一個偷襲的士兵抓到了石像鬼的一只腿,憑藉自己的體重,他成功的把石像鬼拖了下來。 好一陣混亂,石像鬼被拖下來時正好被卡在一棵果樹岔枝上,石像鬼怪叫著掙紮。 因為普通武器都牠毫無作用,幾個試圖干掉牠的士兵被牠又抓又啄,反弄得自己偏體鱗傷。 “去死吧!”隨著一聲大喊,隨後趕到的一個半獸人軍官用手中的狼牙錘狠狠的砸在石像鬼背上,沉重的打擊讓石像鬼身體猛的顫抖起來!趁牠還沒回過神,半獸人軍官的狼牙錘掄起,照准牠的翅膀又來了這麼一下,石像鬼單薄的翅膀頓時被砸斷。 在半獸人軍官的連聲暴喝中,石像鬼很快被砸成了石粉鬼…… “好樣的!”我在心里稱贊,再抬頭向天上看去。 敵軍的魔法師反應快,我的魔法師反應也不慢! 在異口同聲的吟唱聲中,精靈魔法師們已經用一個更大的魔法屏障包裹在“靈魂守護”外面。一白一黑兩個屏障,一大一小兩個光球,其中還有一些其他顏色的光帶在其中游弋碰撞,雙方魔法師的直接對抗讓我們看得目不暇接。 “閣下……我們用上了聖言屏障,這可以不讓任何魔法力量穿過。”一個精靈跑到我身邊說:“敵人支持不了多久,他只能召喚出一些生物為他傳遞信息,我們不可能永遠把他禁錮在里面,你要早做准備。” 我點點頭,迅速作出了安排。 空中,外面的白色光圈在漸漸縮小,黑色的靈魂守護屏障已經被壓迫得伸展不開… …真是沒想到,聖言屏障這種純粹的防護魔法也可以當做攻擊魔法來用! 巨大的光球在慢慢下落,終于降到了通道地面上。 里面的黑色屏障已經很薄弱了,顏色也越來越淡,雖然靈魂守護可以提供絕對保護,可那畢竟是短時間的。透過兩層屏障看過去,敵軍的魔法師正咬破了手指頭,在腳邊畫了一個很小的魔法陣。 “果然是在召喚。”我身邊的精靈說:“閣下請注意,差不多我們要行動了。” 話音剛落,只見敵軍魔法師已經用一把小刀把自己額頭的皮膚劃開,刀鋒一折,再劃過臉部,大股的鮮血跟著湧出,順著身體流下,在腳邊的魔法陣中聚集起來。 一聲呼喊,外面的聖言屏障消失掉,幾股粗大的閃電打在敵軍魔法師身體上。 敵軍魔法師成了灰燼,而腳下的魔法陣卻閃出紅光,並有一個腰身大小的黑洞浮現,一群黑鳥爭先恐後的從黑洞中飛出。 “殺!” 一個個風刃魔法在黑洞上接連爆開,將大部分的黑鳥殺死。 對那些漏網飛出的黑鳥,自然有精靈弓箭手的魔法羽箭對付,更高一點的話,天上還有翼人在戒備著。 忙了好一陣子,我們才把這些飛出來的黑鳥收拾完,而那個魔法陣中的黑洞也被精靈們封印起來,再也作不了怪。 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我讓士兵們打掃一下戰場,隊伍繼續出發。 “你!就是你,半獸人軍官。”我對那個扛著狼牙錘走過的軍官說:“過來一下。” “是的,長官!”他走過來,把狼牙錘放在腳邊,有些不安的向我行禮。我看了看他的肩頭,是個少尉。 “少尉。”我還著禮說:“你叫什麼名字?” “報告長官,我是少尉爛泥……”他回答我說:“不!我是少尉岩石,少尉岩石!” 我微微一楞,隨即明白過來,因為前段時間的假陣亡運動,我的士兵軍官現在幾乎都有兩個名字。 “岩石少尉,你干得很不錯。”我揮退了牽馬過來的親衛:“陪我走走。” “是的,長官!”岩石一把抓起狼牙錘扛在肩上,走在我身邊。 “岩石,你是剛當上少尉的嗎?”我邊走邊問。 “是的,長官。俺以前在第九軍團是個奴隸士兵。”岩石回答我:“在坎普絞殺戰中進了黑暗行省軍隊,當了個士官,是在前二天才被提升成少尉的。” “在土城戰斗中受過傷嗎?”我問:“我看你用狼牙錘時姿勢不大自然。” “沒有的長官,俺打小就這樣。”他遲疑了一下說:“那傷……是小時候被領主老爺打的。” “沒關系。”我拍拍他的胳膊:“你現在不是挺精神嗎?” “是的,長官……”岩石不好意思的笑笑。 “對了岩石,你是什麼職務?” “報告長官,俺現在是隊長。”岩石說:“手下十個小隊,九十來個弟兄。” “士兵們都是些什麼人?”我問:“管得過來嗎?” “沒有問題的長官,十個小隊長都是原來的老弟兄。”岩石想了想,又說:“十來個部族士兵,二十來個戰爭中投奔過來的部族戰士,其他的士兵是戰斗快結束時投奔過來的。” “具體情況如何?”我溫和的看著這個緊張的少尉:“不要急,慢慢說。” “是這樣的長官。”聽到我的安撫,岩石對我一笑:“按照俺們營長的命令,我讓十個小隊長先給他們講明軍法,到今天我想他們都清楚了,他們都很聽話,不像俺們原來那麼扯皮……還有,他們的身體都很不錯,就是不怎麼會打仗。” “不怎麼會打仗?” “是的,長官。”岩石說:“他們好像沒有受什麼訓練……” “是這樣……”我的眼光看到文和一個魔法師向我這邊最來,知道他們有事向我報告,于是對岩石說:“少尉,你回去集合你的部隊來我這里報到,告訴你的長官,這是科恩長官的命令。” “是!”岩石扛著狼牙錘離開。 “長官。”文走到我身邊說:“據精靈魔法師說,那三只獅鷲上是兩個魔法師和一個騎士,都是比較厲害的角色。” “現在別管這個。”我搖搖頭:“文,我有一個疑問。” “什麼?” “你飛上天的時候看得到通道嗎?” “看得到啊……” “那為什麼……這三只獅鷲飛來的時候一點反應都沒有?”我說:“他們飛行的路線和高度從未改變過,你不覺得很奇怪?” “我……”文立即反應過來:“我飛上去看看。” 我點點頭,文舒展開雙翼,緩慢的升上了天空。我盯著他,一升到剛剛獅鷲飛行的高度時,文就開始搖頭,隨著高度的上升,他搖頭的幅度越發大了。 直直降下來的文一副很迷惑的樣子,幾乎要張嘴罵人。 “怎麼了?”我問他。 “看不見,完全看不見通道……”文說:“一高過樹冠五個身體左右,就完全看不見通道的存在,連聲音都聽不到!” “去告訴卡羅斯,讓部隊大搖大擺的行進。”我說:“叫他待會來一下。” “是!” “魔法師。”我看著精靈說:“你有什麼情況要告訴我?” “是這樣的閣下。”精靈說:“我們十幾位魔法師一致認定,獅鷲上的兩位敵軍魔法師不是魔屬聯軍里的,他們應該是來自黑暗魔殿。” “你的意思是說,這些偵察兵是黑暗魔殿的?” “是的,閣下。我想他們還會再來。” “對于他們在空中看不見通道這件事,你有什麼看法?這會不會是什麼魔法?” “閣下,我們察覺不到任何的魔法波動。”精靈說:“這不像是魔法,或者是很另類的魔法,可我們從未聽說過有這類魔法的記載……請原諒。” “這不是你的責任,你不必自責。”我點了點頭說:“你去休息吧。” 精靈離開了,我卻陷入了沉思之中:雖然我也無法解釋在空中的敵軍怎麼會看不見通道,可這是好事,我不用太過擔心。讓我擔心的是敵軍魔法師來自黑暗魔殿的身分,這直接說明了敵軍對我的重視程度…… 而在這密林之外,又會是什麼東西在等待著我們呢?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