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我下了馬,走到這十個士官前面。 “長官好!”他們向我行禮。 從他們行禮的姿勢、帶著烙印的臉、還有堅定的眼神中我就知道,這十個小隊長都是來自原第九軍團的老底子。 “你們好。”我還著禮說:“士官們,我有問題給你們。” “是!” “我們都知道,現在加入的新兵都沒有戰斗力,而我們只要一出這通道,說不定就有戰斗。不經過訓練的話,這些新兵的存活機率是很低的……我們要訓練他們,要讓他們會打仗、能打仗、精通打仗!”我做著手勢讓他們圍過來:“但我們只有不到十天的時間來訓練他們,十天的時間,大家有什麼辦法?” “大家想一想,當我剛到第九軍團時你們是怎樣的一種心態?有著怎樣的習慣?又是怎樣改過來的?新兵們的一切和你們原來都差不多。”見十個士官都沈默著,我用鼓勵的眼光看著他們,繼續引導著他們的思維:“我們先得把這些全部羅列出來,才好一個個的解決掉。” 我相信我的士官,相似的經曆一定可以讓他們發現問題。 “長官……”終于,有一個士官對我說:“新兵們最大的問題是有些散亂。” “好,這算一個。”我點頭:“接下來呢?” “對于我們要他們做的事,他們的確是想做好。”另一個士官說:“可是他們不知道怎樣才能做好。” “好樣的!這也算一個。”我說:“繼續……” “新兵們不能管住自己,需要我們隨時提醒……” “長官,我想我們可以這樣……” 雖然士官們說得不怎麼精確,但都我而言已經夠了,我先是一問一答的消除士官們的緊張心理,而後是慢慢將話題引向深入……熱烈的討論吸引了一邊的岩石和幾個近衛都圍攏過來加入。 在小半個鍾之後,對于新兵的訓練我心里已經有了底。 “就這樣。”我再對士官們交代幾句話:“你們歸隊吧!” “是!”士官們信心滿滿的回到隊列中,陪著士兵們站完這一個鍾的軍姿。 我對身邊的岩石點點頭,示意他這個少尉隊長上場,他要講的話剛剛我已經仔細關照過他了。 雖然剛剛被提升為了軍官,但經曆過連串戰斗的岩石已經不同于一般軍官,一次次生死考驗讓他身上帶著一種混合了威嚴、犀利、沉著的氣質,這也是我部隊中所有軍官的共同特點,是我最大的本錢。 “站立--這是一種訓練!抬頭、挺胸、收腹,兩眼平視前方!”岩石站到隊列前面,身形挺直得就像一座石雕,說出的話鏘鏘作響:“在戰場上,敵人首先看到的就是你的站立姿勢!你們要站立得像是一塊巨石,要讓看到你的敵人覺得無論如何也不能跨過你!松松垮垮的人死得最快!把耳朵豎起來,注意長官的命令……” 我對這些話很熟悉,本就是我在訓練團訓練第一批士官時說過的話,身為半獸人的岩石很可能是聽其他軍官講的,但他居然會記得而且用得上,由此看來半獸人也不僅是只知道用蠻力那麼簡單……在他沖士兵們大喊大叫的時候,我已經在一邊叫人記下詳細的訓練步驟…… “報告長官,一個鍾的時間到了。”岩石跑來說:“請長官訓示。” “好的,你先歸隊。” “全體注意……坐下!”我走到隊列前面,下令先讓他們休息一下。 “就如同你們的長官所說的那樣,不能小看站立坐下這兩個姿勢,長官要求你們掌握的每一個技巧都是有原因的。”我叫過一個士兵,指著他身上各部位的盔甲解釋給他們聽:“盔甲是硬金屬制作,雖然里面有襯墊,但不正確的姿勢還是會使得某塊盔甲長久的壓迫你身體某一部位,引起肌肉麻痹而不能快速的投入戰斗!” 我再讓士兵們反覆試驗幾次,結果所有的士兵都信服的點頭。 “在軍官們教給你們的每一個訓練技巧的背後,都有著其獨特的含義。因為我們沒有更多的時間,所以就不能詳細解釋給你們聽,而且從現在起,我不會再對你們解釋任何問題,所有時間都要用來訓練!”看到有了效果,我不失時機的說:“毫無疑問,你們的訓練會很辛苦,有時你們還會不明白,但是你們要記住,我們的每一項訓練都是以保護你們的生命為目標!你們所接受的每一項訓練都會有效的保護你們不受傷害。你們多訓練一刻鍾,在戰場是就多一分活命的機會,明白了嗎?” 士兵們大聲回答我:“明白!” “明白就好!”我滿意的點點頭:“現在你們就全體起立,讓你們的長官教會你們……跑步!” “全體注意……”岩石站出來大喊:“彙合成兩列,跑動前進!” 我騎馬跟在隊列後面,看著這些隨著口令跑動的士兵。 這跑步可是一項重要的隊列訓練,不但具有實戰價值,而且整齊劃一的動作要求還可以讓士兵們更快的適應、熟悉軍隊生活。 真正的軍隊是一個大集體,不需要任何個人的聲音出現,因為那是不和諧的。我的訓練沒有間隙,一個接著一個,一輪連著一輪,密集的口令可以將新兵們潛移默化,大量的訓練將會讓他們的身體疲累,在極度的疲勞下,他們會對長官的命令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一舉手一投足都不是大腦的反應,而是一種身體上的條件反射… … 現在這種情況,我不需要他們自主思考。 當岩石這隊士兵的訓練一結束,參謀部下發的訓練命令就到了每一位負責訓練軍官手上,除了必要的偵察警戒兵力之外,通道前後的部隊都在熱火朝天的訓練著。 站立、坐下、下蹲、站立…… 集合、解散、跑步、集合…… 到處都是列隊跑動的部隊,滿天都是夾雜著粗口的口令聲,我的軍官可不是貴族出身,在訓練之前,他們多半會先用“屁股、狗屎”這樣的語言和士兵們打招呼。 這似乎是軍隊傳統的一部分,軍隊里從不需要彬彬有禮的士兵,需要的是凶殘剽悍又具攻擊力的殺人機器,講粗口可以調動身體中的原始欲望,有助于培養這氣氛… … 訓練極度枯燥,可士兵們的訓練態度比我預想的還要認真。我想,這大概是因為他們的父老都近在咫尺的原因吧!而在第一天的訓練結束後,我才在一個士兵口中得知最主要的原因。 “長官……我們以前從未訓練過。”他先前跟我說話的時候眼睛還看著地,這時卻勇敢的抬起頭來看著我:“所以……所以再苦再累的訓練我都覺得很開心……” “原來是這樣……”聽到他的心聲,我不由得百感交集,于是拍著他的肩膀說:“放心好了,你以後會天天開心的!” 第三天,隊列訓練已經大致完成。在長官的口令下,士兵們的動作協調了很多,散亂的習性也大有好轉。 于是在隊列訓練的間隙,我安排士兵們熟悉自己的另一半--武器! 每一樣兵器,從匕首到戰刀,從強弩到長槍,我要他們熟悉這些武器的構造,熟悉這些武器的攻擊范圍,熟悉這些武器的殺傷原理…… 我是這樣對士兵說的:“永遠不要讓武器離開你!永遠都要讓武器保持在最好的狀態!” 可在其他軍官對士兵們大吼大叫中,這話就變了--他們是這樣說的:“掉了武器你就別想活!你們隨時都要抄家伙砍人!它就是你們的女人,它就是你的命根,不管你在干什麼都要把它給我抓緊!包括吃飯睡覺撒尿!” 在軍官的喝罵聲中,所有的士兵都在學習用一只手抓緊武器,只用另一手去做平常人需要兩只手才能干好的事情,而學會這一切,他們卻只花了兩天時間。 事實上,其他軍官對士兵的要求都要比我更嚴格……他們以前都是被別人訓練,第一次訓練士兵又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所以在態度上難免有些過火,但我卻很滿意他們的表現,因為他們在無意中使得訓練效果更加顯著…… 訓練在繼續著,不管如何,士兵們的變化非常明顯。 按照進度,在訓練的第五天時,士兵們應該以小隊為單位開始對打。但這次,在正式訓練之前我先安排了點小插曲。 九十名新兵兩人一組,面對面的排成兩列,左邊的是紅隊,右邊是藍隊。 我讓他們站了好一陣子,在無聊中,紅隊中有人開始沖對面的人笑。 “很好笑是不是?”我走過去問他。 “是的,長官……不,不是的,長官……” “作為一個士兵,你們應該具備士兵的特質。”我知道他回答不上來:“而一個站在隊列中的士兵,他在任何時候都絕對不能笑!” 于是,我命令對面的人打他一記耳光,和我想的一樣,那藍隊的家伙沒怎麼用力。 “你就是這樣執行長官的命令?”我大聲喊道:“岩石,過來打給這兩個人看!” 岩石兩步跑過來,只一個耳光就讓那偷笑的士兵倒下,再一個耳光讓他對面的士兵倒下--半獸人的巴掌可不是說著玩的。 “在與敵人的厮殺中,你們根本沒時間去懷疑長官的命令!所有長官的命令都要被堅決的執行!”我接著說:“作為對你執行命令不力的懲罰,你們這邊所有的人都得被打耳光!紅隊全體注意……打!” “啪、啪、啪……”一陣稀稀拉拉的聲音。 然後我藉口紅隊的動作不統一,讓藍隊的人打回去……十幾次耳光打下來,兩邊的人都是一臉通紅,眼睛鼓鼓的像是要吃人。 “岩石!現在交給你了。”我對這樣的效果非常滿意:“徒手對抗開始!” “全體注意……給我打!” 紅藍兩隊頓時打成一片,混戰中,拳頭腳尖齊出,嚎叫怒罵連連……很遠的地方的部族民眾都被吸引過來看。 “老大,這訓練與我們原來的訓練不一樣啊!”身邊的杰克說,現在他是整個部隊中唯一有空閑的人:“這樣有效嗎?” “我們只有十天的時間,這樣短的時間無論如何都無法訓練出像魅影軍團那樣戰斗力強悍的士兵……但我們能讓他們具備一種氣質,一種非常剽悍的氣質,就如同魔屬聯軍那樣的氣質!”我對杰克解釋說:“雖然是普通的士兵,但配上超一流的氣質,就足夠我們應付眼前的局勢了。” “這樣……真的可以嗎?” “我想,這應該沒問題!” 場地中的混戰在繼續,紅隊的士兵逐漸占了上風,士官們正在控制著場面,制止占優勢的士兵對趴到地上的人再動手腳。 “報告長官!”沒過多久,岩石就跑過來報告:“徒手訓練結束,紅隊勝利。” “好樣的!紅隊午飯加菜!”我用上了激勵士氣的不二法門:“有人受傷嗎?” “報告長官,那不嚴重,都是皮肉傷。”岩石回答我說。 “休息一個鍾,你要用這段時間教會他們打架。”我對岩石說:“我離開一下。” “是!” 我帶著杰克,向一邊部族民眾聚集的地方走去。 “老大,我們去部族那里干什麼?” “馬上就是器械訓練了,新兵們下手沒輕沒重,我們怎麼能不做准備?”我對杰克說:“而部族里有很多巫醫,我去看看他們能不能幫上忙。” “對啊老大。”杰克眼睛一亮:“這些小傷要用魔法師的話太浪費了,而部族的巫醫正好派上用場!” 說話中,此地的部族首領已經迎了上來,我簡短的說明我的要求,部族首領立即就撥出三名巫醫和十個助手給我。 按理說,我在這之前見過水族的巫醫,在印象中,他們除了稱呼怪點其他都不怎麼奇怪,我應該不會對他們感到陌生才對。 可事實證明,我再一次的低估了三十六部族的“殺傷力”,好像不管是什麼東西,只要在他們手上都能給你玩出花樣來。 三個家伙都在臉上畫著奇怪的花紋,身上一件好好的魔屬聯軍制服被他們撕成長條狀的破布,耳朵上掛著耳環,鼻子上掛著鼻環,嘴唇上掛著嘴環…… “你們……”我看著三個打扮怪異的巫醫,竟在這時有些懷疑自己剛才的想法:“你們都會些什麼?” “回答科恩.凱達老爺的話。”領頭的一個家伙說:“我們是云嶺部族的巫醫--真正的巫醫!” “我知道你們是巫醫,我問你們都會些什麼。” “回老爺話,我們會些魔法,但這些魔法都是治療與回複的。”他說:“因為我們的魔法不是很好,所以我們更多的時候是在藥草上下工夫。” “處理各種傷口會嗎?” “要看是什麼傷。” “小傷。” “沒問題。” 我一把抓他過來:“你確定?” “是的!”他說:“我的老爺。” “唰!”的一聲,我抽出黑鐵匕首在他手上來了一下,傷口不大也不深,刀鋒幾乎是順著表層皮膚出入,根本沒傷到肌肉和骨頭。但這是一個對穿傷,為了增加難度,我的匕首還在里面橫切了一分。 他毫不反抗的讓我干完這一切,十來個人連一絲恐懼的眼神都沒有,好像知道我不會真的傷害他一樣。 “你看清楚這是什麼傷了?”我說:“現在做給我看,不要用魔法。” “是的,我的老爺。”他已經掏出一根皮索:“我看清楚了。” 傷口是在小臂,他直接把皮索在手肘上繞了兩轉,再用一根小棍子插進皮索絞緊,這樣一來,傷口已經不再流血,然後他以一種乳白色的液體沖刷傷口,接著拿出一個小桶,從中挖起一團臭氣四溢的糊狀物仔細的抹在傷口的每一處,再以繃帶包紮著…… “我做完了,老爺。” 我讓他把處理傷口的每一個步驟和所使用的東西都解釋給我聽。 聽著他的解釋,我滿意的點著頭,至少這些巫醫懂得止血、清創、包紮……這些東西足夠了。 “我還有一個問題。”當他解釋完,我說:“三十六部族的巫醫都會這些嗎?” “是的,老爺。”他回答我說:“這些事只要是巫醫就都會,雖然不同部族有各自的特色,但是這差別不大。” “有差別……是什麼差別?” “例如纏繞皮索,我們云嶺部族認為應該是向左邊絞木棍好點,但是藤吉遜部族的巫醫就會堅持往右邊絞,還有締塞西斯的巫醫,他們用金屬棍子……” 嗯,原來是這樣的差別。 “命令,參謀部立即與部族總首領聯系,為每一隊士兵配一名巫醫外加三名助手。”我對傳令兵說:“我要求這些巫醫在天黑前到達崗位。” “老大,我們有十二萬的軍隊。”一邊的杰克說:“這下需要一千多名巫醫……” “你去吧。”我先讓傳令兵出發,然後轉身對杰克說:“為了保證訓練進度,我需要這些巫醫!一百多萬的人口,一千多名巫醫小意思。” “還……小意思?” “你再去後勤團一趟,告訴他們這些巫醫全部加入我黑暗行省軍隊。”我對另一個傳令兵說:“他們要立即調撥軍裝和盔甲給巫醫們,巫醫們的軍銜從少尉開始,助手為士官。” “是!” 三個巫醫聽到我的話,不禁有點意外。 “好!大家馬上就會是光榮的軍官了,你們感覺很好吧?”我看著領頭的那位:“不過,我現在的心情比較煩躁呢……你有什麼辦法嗎?” “這個老爺……這個心情煩躁我可不會治療啊!” “不會?其實這很簡單,我教你們好了。” “嗯,請老爺指點。” 我忍他們三個忍很久了,這時候突然爆發的確有些嚇人:“你們三個人,馬上找個沒人的地方把臉上的花紋給我洗掉!再把身體所有的環給我取下來!以後不准把身體弄得臭烘烘的!如果還敢撕破衣服扮另類,我就把你們三給撕了!” 看著他們落荒而逃的樣子,我非常滿意自己的威懾力。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