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在現在的黑暗軍隊中,我的命令高于一切,就算是在我手下的軍官來看再難以理解的任務,他們都會先做了再問原因。 在部族總首領小嘉德南的協助下,征召行動沒有任何的延誤。一千五百名巫醫、四千五百名助手就在最短的時間里站在我的面前。 本來可以直接把他們分派下去的,可考慮到他們的身分,我還是多了個心眼,要在這些人上任之前親自敲打敲打。 我有些不放心,因為……醫者與凶手只在一線之間,何況還是些山野莽夫。 六千來人拖拖拉拉,勉強列成了幾個小方隊,看著他們松松垮垮的樣子,我不禁為他們身上的軍裝叫屈。 值星官一聲大喊:“全體注意--向長官敬禮!” “長官好……”這是一陣懶洋洋的聲音,真讓人憤怒。 我壓下心中的厭惡還了禮,不斷告訴自己來日方長,事在人為,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躇而就的…… “你們都知道你們為什麼到這里來,也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穿上軍裝,從此時此刻起,你們就成為了一名軍人!”順著方隊中的通道,我驅馬緩緩而行:“我知道,你們以前都是令人敬畏的巫醫,有高過一般人的地位和優越感。對你們來說,做一名軍官的確不是最好的選擇。” “有誰想選擇嗎?”我大聲叫到:“回答我!” “想……”幾千人洪亮的聲音響起。 你媽媽的大西瓜,剛剛都一副要死的樣子,現在卻回答的這麼有精神! “但是你們有的選擇嗎?你們沒有!讓你們加入軍隊是三十六部族總首領的命令,而他是在執行我的命令!你們沒有選擇,我也沒有選擇,生存于這樣的世界誰都沒有選擇的權利!我不想說其他的客套話,我也不管你們願不願意,反正你們得跟著我干!誰敢說一個不字,我就扒了他的皮!”我把話說得再明白也沒有了:“我已經跟你們的首領說過了,違抗我命令的人就是我的敵人,三十六部族中沒有我的敵人的容身之地,永遠沒有!” 本少爺處死魔屬聯軍俘虜的余威尚在,我就不相信現在有人敢跟我叫勁。 “有誰想選擇嗎?”我再次大聲叫道:“回答我!” “不想……”幾千人用同樣的聲音回答了我。 我對這樣的回答很滿意。 “你們現在是軍官,最差的也是士官!穿上了軍裝,衣領上帶了花,你們就得像是個軍人!你們不但要履行巫醫的責任,還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這里是軍隊,這里只有命令,絕對沒有人會跟你們開玩笑。”我接著說:“從今天起,士兵們訓練時你們要提供保障,士兵們休息時你們還要參加補訓。” “我知道,有的人心里可能會對我不滿,我是無所謂。”我開始告戒他們:“我也知道,你們大家對醫術與草藥的認識獨到,你們有本事救人,也同樣有本事殺人… …但是,如果有人敢在我傷兵身上動手腳的話,我會讓他死得很難看!” 我凌厲的目光掃視著他們,無人敢與我對視。 “聽到沒有!” “聽到!” 對付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辦法,雖然同是部族難民,可我知道巫醫們比普通士兵更難對付。頭腦駑鈍的人可干不了巫醫,說不好聽的是他們有頭腦,說難聽點……他們都有副花花腸子,只來硬的不行。 “還有,雖然我這樣說可能早了點。”我想了想,還是對他們說出了這句話:“如果大家和我一起努力的話,我們在某一天……都會有選擇的權利!” 聽到我這句話,所有的巫醫都一楞。 “所以,大家就為了這一天,毫無保留的努力吧!”我這樣結束了講話:“第一天的補訓現在開始!” 我需要他們在訓練時搶救傷員,我甚至需要他們在戰斗中搶救傷員,沒有好的體質與膽識干不了這個,他們還要學習在戰斗中聽懂軍令,軍事術語也要熟悉……于是,巫醫們的苦難就開始了。 一般士兵很聽話,直接下命令就可以,以同樣的方法對這些巫醫也無不可,但為了達到更好的效果,我只好以身作則。 我陪他們站,我陪他們跑,我陪他們流汗……我陪他們做著我需要他們做到的一切!整個白天他們一直在接受各種戰場訓練,晚上就跟我學習更加系統化的戰場救護。通過大量的運動,我只用一天一夜的時間就讓巫醫們初步了解到軍隊是怎麼回事……至于專業的戰場救護就不用我太操心,畢竟他們都有著多年的救護基礎和經驗,我只要稍加指點他們就會明白。 或者是強權的壓迫,又或者是折服于我的醫術,他們並沒有抗拒這一切,所有的巫醫與他們的助手都毫無怨言的訓練和學習著,原本存在的隔閡在不知不覺間……好像已經冰釋。 進入通道的第六天,巫醫們被分派到每一個訓練部隊中,他們的加入極大的推進了訓練進程,部隊的器械訓練提前不說,在訓練強度上都有提升。 各訓練部隊都順利進入了成規模的對抗訓練,這些新兵都曾經經曆過一些戰斗,多少有些經驗,這時再回過頭來訓練自然事半功倍。 今天是岩石的部隊扮演紅隊與其他部隊對抗,由于受到場地限制,雙方就只有面對面的一字拉開,紅藍兩隊的士兵互相怒目而視,很有點“仇比天高”的意思。 在短暫的對視之後,藍隊指揮官發起了沖鋒。 “全體注意--准備接敵!”岩石粗獷的聲音響起:“穩住!” 沖鋒的藍隊來得非常快,瞬間兩個隊士兵就撞到一處,“戰線”上人仰馬翻…… “前列穩住!”岩石手里的戰刀一揮:“後列反沖!” 後列的紅隊士兵手持以木片包裹的武器,從左右兩側插入藍隊隊列中,一陣混亂的部隊讓藍隊指揮官好不頭疼! 血肉戰場最能讓人成長,比如這個平時看起來很憨厚樸實的岩石少尉,他打起仗來可完全是變了一個人。我聽他的頂頭上司說,岩石在土城之戰前完全是一個不知道指揮為何物的大頭士兵,可在土城之戰最後幾日,他已經在戰場上學會了一個初級軍官應該掌握的一切。甚至在最後一戰中,岩石帶著分給他的一小隊投誠敵軍,取得了殺敵四十七人的傲人戰績。 該指揮時他很冷靜,使用的戰法如同他的性格一般簡單、直接、有效,而到該沖上去的時候絕不會落到第二個,身為半獸人的他具有強大的沖擊力,在他的帶領下,這個百人隊的沖擊可以快速的撕裂對手的防線。 現在沖在最前面的岩石已經成為這隊士兵的核心,可能是怕自己掌握不好力度會傷到人,他沒有用武器,藍隊中不斷有人被他用手抓住拋出隊列摔個半死,挨他一拳之後通常也沒人還能站穩…… 不大一會,這場“戰斗”已經尾聲。 結果一目了然,藍隊的士兵躺了一地,已經無須軍法處的人來判定勝負了。 紅隊的士兵們就哄笑著,一邊把地上的藍隊士兵拖到一邊去接受治療,一邊窮凶極惡的拿他們打趣--而“戰敗者”是無權抱怨這一切的。 “報告長官!戰斗結束。”岩石跑步過來報告說:“我隊士兵傷二十四人,亡十五人,對方一百零三人被我全殲!” “我看到了。”我對岩石說:“你本來不用傷這麼多人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是的,長官!”岩石大聲回答:“是我隊有士兵在第一次攻擊中留手了!” “那該怎麼辦?” “是的,長官!”岩石沒有任何猶豫:“紅隊自我以下全體士兵罰跑十圈!” “知道了還不去做。” “是!” 或者半獸人會比較傻一點,但他們絕對不笨,我有預感,岩石以後會是個好軍官。 岩石沖到一邊,先嚴厲的處罰了犯規的幾個士兵,然後整隊人開始繞著訓練場罰跑。巫醫們正在處理傷員,還有一個藍隊正在向這邊開進,一次新的對抗訓練即將展開。 部隊到了這個程度,我已無須再處處指點,終于可以抽身出來去做其他事了。 交代其他人幾句,我帶著杰克巡視起營地來。 “對了杰克。”我說:“怎麼這幾天很少看到卡羅斯,你知道他在做什麼?” “這個我知道。”杰克說:“他和小嘉德南在一起,說是要給所有的部族難民登記,以免以後混進奸細。” “可真是忙啊……”我活動著頸部說:“想來他們也進行得差不多了,我們去看看!” 一走進參謀部,立即就可以感受到不同往日的氣氛,雖然參謀們依舊很忙,但在新的編制下卻顯得有序多了。 兄弟們都在,我到之後,小嘉德南知道我們有事商量,于是知趣的告辭。 “說說看,這幾天你們都有些什麼成果?”我招呼大家坐下:“我在訓練場,消息相對來說閉塞了點。誰先說,文你先來!” “是的,長官。”文點點頭:“是這樣,翼人偵察隊和偵察團已經休整完畢,我們已經補充了新的兵員,並做好了所有偵察准備。” “不錯。”我轉頭看著莫亞:“你那邊呢?” “我這段的部隊都在訓練中。”莫亞回答我說:“訓練的進度都很正常,士兵們做得比我們想像中的還好。” “這是個好消息……海爾特你呢?” “啊……是的,老大。提起這個我就頭疼。”海爾特說:“老大你也知道,魔屬聯軍的馬匹真他媽的難伺候,很多新加入騎兵團的士兵被摔傷了,還好有足夠多的巫醫。” “以你的估計,在十天訓練結束時,我們會有多少能用的騎兵?” “除去原先的老兵。”海爾特想了想:“我們可以有三個團的合格騎兵。” “有三個團就不錯了……那你在抱怨什麼?” “嘿嘿,我原本打算……”海爾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可以湊齊四個騎兵團的。” “你這喜歡獨占好東西的脾氣什麼時候才能改掉?”我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你部隊里本身就有騎兵,現在又多了三個團,再加上我們留在加里亞的幾個團……我所有的騎兵都在你手里了,你還不滿意?” “嘿嘿……”海爾特說:“騎兵這種好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啦!” “是啊……越多越好。”我點著頭說:“可你知道嗎?海爾特,好東西應該與朋友一起分享。” “呃……” “訓練完成之後,你仍然統帶你原來的騎兵,新訓練出來的騎兵我另有安排。”我不無告戒的說:“他們不是你海爾特的私人物品,也不是我的,他們是屬于黑暗行省軍隊的騎兵。” “老大你太狡猾了……”海爾特忿忿不平的說:“每次都來這套!” “的確,我每次都成功的算計了你,可你沒一次反擊成功了。”我半真半假的說: “海爾特啊海爾特,就這樣……你還想當一個名震天下的將軍呢!” “……” “不要不服氣,我們來比一下好了……” “好啊好啊!”杰克首先表示贊同:“可是比什麼呢?” 莫亞看了看在坐的幾個人,一臉擔心的說:“還是不要比了吧?” “那個……長官。”身為參謀官的卡羅斯出言勸解:“以我們部隊現在的情況來看……哪還能經受折騰?” “沒關系,這只是私下里的比試。”我毫不在意的說:“不會涉及到其他方面,好嗎海爾特?” “沒問題!”海爾特說:“可如果是我贏了,有什麼獎勵?” “你可能贏嗎?”瑪法在一邊起哄。 海爾特敲了瑪法的頭:“聯絡官閣下,我一定會贏的!” “贏了的話……”我想了想:“我就把這幾個團的騎兵全部編到你的部隊里!” “我比了!”海爾特雙眼放光:“可老大你要說到做到。” “當然,身為老大我可從來不說假話。”我點著頭,笑咪咪的說:“關于比試的事等下再說,現在我們商量這幾天的安排。” 在隨後的會議中,我們做出了下一步決定。 莫亞和海爾特全力投入訓練之中,務必要讓所有參訓部隊早日合格。 杰克協助卡羅斯,在這最後的幾天里結束部族難民的登記編組。 文和瑪法同時帶領手下出動,沿通道與峽谷進行大范圍的偵察,瑪法的偵察重點放在峽谷出口,而文就負責其他地方。 而我……我已經幾天沒闔眼了,得去睡個覺。 但我這一覺睡得卻不怎麼塌實,老是在做惡夢。搞到半夜,本少爺終于失去了繼續休息的耐心。 稍微收拾了一下,我走去帳篷外散步,順便平複一下心緒。 今天晚上的空氣很好,還有一份難得的甯靜。 “誰!”前面的近衛一聲低呼:“口令!” “總參謀官卡羅斯!總軍法官杰克!”卡羅斯略帶疲憊的聲音傳了過來:“夜星!” “露水!”近衛回令:“見過兩位長官,科恩長官在這里。” 兩人走了過來。 “長官,你怎麼不休息?”卡羅斯說:“我們剛好完成了部族的登記……” “辛苦了。”我點點頭說:“我隨便走走,有空嗎?陪我走一會。” “好的。” 我們沿著一條小河緩步走著,月光下,好幾十名近衛在我們身邊布成兩個警戒圈。 “卡羅斯,杰克,我們要出通道了。”我停下腳步說:“你們准備好了嗎?” “是的,長官。我們准備好了。”卡羅斯回答我:“我,只是還有件事……” “你是想說海爾特嗎?” “是的,我比較擔心這個……” “還是被你看出來了。” “嗯……老大,卡羅斯。”杰克插話說:“你們在說什麼?海爾特怎麼了?” 我拍拍杰克的肩,歎了口氣。 “老大……” “杰克。”卡羅斯低聲說:“你沒感到海爾特現在的變化嗎?” “我沒有什麼感覺……他到底怎麼了?”杰克還不怎麼明白:“老大?” “海爾特他驕傲過頭了。”我說:“作為一個軍官,海爾特是勇敢無畏。可在土城一戰之後……他那霸道的秉性變本加厲,如果再讓他這樣發展下去,總有一天他會毀了自己。” “老大,你幫幫海爾特吧,我們是兄弟啊!”杰克拉著我的軍服說:“我知道你有辦法的!” “不是正在想辦法嗎?”我愛憐的看著杰克:“別擔心,我會有辦法的,不然怎麼當你們的老大?” “謝謝老大!”杰克欣喜的說:“我就知道老大最好了。” “海爾特也是我兄弟啊!我不幫他誰幫他?在我們成為兄弟的那天起,你們就是我最寶貴的財富。”我對杰克說:“反倒是你,我的軍法官,你什麼時候變遲鈍了? 你以後不但要多聽,多看,多想,還要謙虛的向他人學習,努力讓自己做得更好。” “是!” “你回去睡吧,我和卡羅斯再走走。” “嗯!”杰克帶著自己的近衛離去。 “卡羅斯,你怎麼突然不高興了?”我看著在一邊沉默的卡羅斯說:“是我和杰克的對話讓你消沉了?” “沒有的事,長官。” “卡羅斯,你是個聰明人。”我盯著卡羅斯的眼睛說:“怎麼也會在意兄弟這個稱呼?” “不……不是的!” “不要對我說謊,你的失落全掛在臉上了。”我轉過頭去:“聰明人啊!通常都很會為難自己。” “對不起長官。” “又犯傻了,你現在道的是哪門子歉?好吧,既然說到這了,我就干脆把你這個心結解開好了……”我先是呵呵一笑,然後很鄭重的說:“自從在上次的土城之戰中,從你堅持留在我身邊的那刻起,你就是我的兄弟了。” “……” “怎麼樣?你不會再耿耿于懷了吧?”我笑著問他:“我說真的。” “長官,現在你這樣說……”卡羅斯在小聲哼哼:“可信度極低……” “好家伙,居然不相信我,你想讓我滿營區去貼布告?”我說:“……可惜你錯過了。” “我錯過什麼?” “你錯過從小與我們成為兄弟的機會……中途插隊是不道德的。”我說:“再說你比我大上十歲,跟在我後面叫我老大你好意思?” “雖然是這樣……但錯過機會可不是我的錯。” “這樣好了,如果你需要一個補償的話。”我說:“也可以在私下里這樣叫我。” “我想我還是叫你長官好了。”卡羅斯說:“至于私下嘛……我想好了再告訴你。” “隨便你叫,我也不保證會響應你。”我抬頭看著浩瀚的夜空:“現在嘛!我們來猜猜是誰堵住了峽谷好了……” “我無法猜測……” “是你不想去猜測吧!” “猜不猜有什麼要緊?就算不應該發生,可它都已經發生了。” “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這還真是個顛沛流離的世界啊!” “亂世就是這樣。” “合理嗎?” “無所謂了。” “無所謂?那就去他媽的亂世好了。”我說:“不管前面是什麼東西,我都要把它踩碎,你又怎樣?” “如果是老板你領頭的話,我沒什麼不敢的!”卡羅斯與我並肩而立:“我決定叫你老板了,有很多軍官私底下都這樣叫你。” “……” 我討厭這個稱呼。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