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在和卡羅斯談話的第二天傍晚,派出的偵察兵就已經有了進展,負責偵察的文和瑪法一起跑來報告情況。 兩人的臉色看來都有些凝重,這和他們的性格不相符。 “怎麼了?”我問:“你們兩是沒吃上晚飯還是丟了錢袋?” “不是的,老大。”瑪法搖了搖頭:“我們的偵察兵傳回了初步的情報。” “有情報了?這是好事!”我輕笑一聲:“干嘛你們一臉還要死不活的表情?” “老大你看吧!”文把幾張紙遞過來:“知道了這個之後,我就不信你還能笑得出來。” “什麼?”我接過來掃了一眼:“峽谷神屬聯盟一側出口發現不明身份的軍隊…… 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有什麼異常嗎?” “有什麼異常?老大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文急切的說:“是不明身份的軍隊,但現在無論是哪方面的部隊,都沒隱藏身份的必要啊!” “瑪法你那邊呢?”我看著瑪法:“也有情報傳回嗎?” 瑪法點頭,艱難的一笑。 “去把他們幾個叫來。”我放下手中的情報:“我們要安排一下。” 由于大家都在等著情報傳回,所以不大一會就都到齊了,幾個人一落座,我就讓文先通報他手上的情報。 “是這樣,我們的偵察兵順著峽谷偵察,結果在這里,就是在峽谷的出口處發現了數量在六千左右的一支軍隊,他們裝備精良,還在峽谷口建有營地,並阻止任何人進出峽谷,峽谷里還有被他們射殺的大量部族難民。”文指著地圖說:“但在他們的整個營地里,卻沒有一面旗幟,不管士兵軍官都不穿軍服,所以到目前為止還不能確定他們的身份……” “就這些嗎?” “是的。” “瑪法,說你的。” “是的,老大……大家都清楚,在土城大戰之前我們就已經和後方失去了聯系,在通道里的這幾天更是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的人在昨天夜里和今天的首要任務就是要與我們留在後面的人員聯系上,但我們失敗了……”瑪法說:“我們戰前留在神魔分界線上的情報人員全部失蹤!” “全部失蹤?”卡羅斯的眉頭皺了起來:“還有什麼現象?” “峽谷口一線到加里亞一線,這段區域里遍布著小股騎兵,因為我們不敢暴露身份,所以沒能更加深入,而在已經到達的地區,我們找不到一個人。”瑪法說:“所以我們得不到任何有關外面戰局的消息……就是這樣。” “好了,情報就是這樣,大家說說看法吧!”我看看周圍的人:“作為一個優秀的指揮官,不但要會打仗,還要學習審時度勢。” “審時度勢?”杰克不解的問。 “簡單的說,就是透過表面現象看到事物的本質。”我向杰克解釋說:“你有興趣第一個說出看法嗎?” “我想……”杰克摸摸鼻子:“我還是多看多想好了。” “莫亞,你先來!” “是的,老大。我覺得這當中最大的疑點應該是在他們的身份!”莫亞把身體往地圖挪了挪:“在現在這個時候,我想無論哪邊的部隊都沒有必要再隱藏身份。” “哦?”聽到莫亞說出他的看法,我不由的大感有趣:“你是怎麼想的?” “這里是神魔分界線的神屬聯盟一側,如果是神屬聯軍封鎖通道,他們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干,為什麼要遮遮掩掩?老大你還記得我們去軍部報到的時候嗎?那些大小軍官都相當在意自己的身份,連衣服上沾上一點泥土都緊張得要死……封峽谷是件小事,他們怎麼會用上這招?”莫亞說:“當然,要令他們做出如此大的犧牲也不是沒可能,那麼這件事一定是非常的嚴重。” “那如果是魔屬聯軍呢?”聽到莫亞的解釋,我心里非常的欣慰:“他們也有偽裝的理由。” “嗯……我是這樣認為的老大,魔屬聯軍沒理由出現在這個地方,更沒理由封鎖自己身後的通道。”莫亞低頭想了想:“魔屬聯軍……如果他們為了配合通道另一邊的土城之戰,那的確是有偽裝的必要。但自土城之戰到現在都接近二十天了,這段時間里,一支六千多人的魔屬聯軍部隊沒有可能還待在這里,因為這不是被他們控制的地方……” 我早知道這軍隊的來曆,而身為總參謀官的卡羅斯自然也明白,但莫亞卻是僅憑著手上的情報得來的結論……我和卡羅斯對看一眼,都有些驚異莫亞的成長,他的分析很正確,這家伙終于把自己思維里犀利的一面找出來了--我很高興。 再把不置可否的把眼光放到海爾特身上,我示意讓他發言。 “老大,我想這軍隊可能屬于神屬聯軍的機率多點。”海爾特想了想說:“而不管這里的軍隊是來自哪里,對我們來說都應該是敵人。” “說詳細點。” “在我們從坎普撤退之前,老大你不是就說過神魔大戰即將結束嗎?在二十來天的時間里,外面的戰局一定是有了結果。而根據神魔聯盟所簽定的協議,一旦大戰結束,雙方就得立即退出神魔分界線!”海爾特的手指重重的戳在地圖上的峽谷出口處:“此時,在峽谷出口出現的這支部隊,肯定是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就算他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也不一定是針對我們。”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就算是這樣,那你准備怎麼辦?” “沒什麼好想的,他們出現在這里就直接對我們造成威脅,不管他們是誰,我們都要殺他個片甲不留!”海爾特戳在地圖上的手指轉了轉:“就算他們是神屬聯軍的軍隊,日後有人追查,我們也有說詞……誰叫他們在現在這個時候不穿軍服?” “當然,他們有可能是針對我們,也有可能不是針對我們的,但海爾特,如果僅以不穿軍服的理由就攻擊他們……”卡羅斯插話說:“這理由太過貧乏,如果他們不是針對我們,神殿和軍部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說是誤傷不就好了?這種事又不是沒發生過……”海爾特說:“再說,老大可以解決任何難題。” 聽到海爾特這樣說,大家的眼光齊刷刷的看著我。 “你說的沒錯,我可以解決任何難題,何況是這點小事。”我只好點著頭說:“現在我們無法得知外面的局勢,那麼大家就推測一下好了。” “外面的戰局……”莫亞說了一句:“我想神魔大戰已經結束了。” “嗯,你說說看。”我不動聲色的問:“最後是誰勝誰敗啊?” “魔屬聯軍勝利……這點從他們調集大量部隊想要圍殲我們就可以看出來。”莫亞說:“那些軍隊是來自魔屬聯軍第二戰區,基本上是在神魔分界線的另一端。如果他們沒有勝利的話,哪有可能從那麼遠的地方調兵過來?” “這還用說?”海爾特輕哼一聲:“現在神屬聯軍肯定在撤軍途中,而且……” “而且什麼?”我看著海爾特。 “老大,我早幾天就想跟你說了,我們怎麼會被魔屬聯軍包圍在土城?到底是誰在前面堵住了峽谷?是有人出賣了我們!”海爾特說:“而現在,堵住峽谷的人就在眼前,老大你還在考慮什麼?” “那依你的意思呢?”我說:“我們該怎麼做?” “先把他們一鍋端了,然後直接回到加里亞去。” “好辦法……”我站了起來:“就這樣做吧!” 卡羅斯吃驚的望著我:“長官……” “就是這樣。”我以眼神打斷卡羅斯的話:“莫亞和杰克去督促部隊的訓練,卡羅斯立即擬訂作戰計畫,瑪法要想辦法與加里亞取得聯系。” “是!” “文,你的偵察兵要加大對峽谷出口的偵察范圍。”我在地圖上畫了個圈子:“大家回去做事!” “是!” 沒聽到自己名字的海爾特一頭霧水:“老大……那我呢?” “你?”我開始脫著身上的盔甲:“去牽兩匹馬,我們出去轉轉。” 海爾特陪著我,我們花了差不多兩個鍾的時間騎著馬一直抵達通道的盡頭。路上我一句話也沒說,受我的影響,海爾特也只能乖乖跟在旁邊。 通道盡頭處有一里長的密林,出了這片密林就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如果是騎兵的話,完全可以在三日內到達我的前進基地--斯比亞帝國邊境重鎮,加里亞。 有兩個保持原編制的團一共五千人守衛在這里,兩個團長知道我來,一溜小跑的向我報到。 “回去你們的崗位。”我一點也不想聽他們啰嗦:“做好戰斗准備!” “是的,長官。”其中一個團長回答我說:“我們一直都在警戒著……” 我看了這個軍官一眼:“你是在懷疑我的話嗎?” “沒有長官!我們馬上就去……” “海爾特。”我下了馬,向密林走去:“跟我來。” 命令近衛們留在原地,我帶著海爾特一直走過密林,站到了外面的平原上。 “老大,你要干什麼?”海爾特一頭霧水:“我們干嘛來這里?” “因為我要和你談談。”我頭也不回的走著:“這里距峽谷出口有多遠?” “足有二十里。” “二十里,不是很遠。”我點點頭:“我們可以邊走邊談,走吧!” “要去峽谷口?”海爾特一呆:“去那里干什麼?” “我們去干掉那六千人。”瞟了他一眼,我的語氣異常平淡。 “什麼!”海爾特大叫一聲:“老大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去干掉那六千人。”我轉過頭來,臉上似笑非笑。 “沒問題。”海爾特愣了一下,緊接著又興奮起來,線條剛硬的臉上彌漫著一層興奮的紅光,閃閃發亮的眼睛都鼓出來了:“我馬上去叫一個團,一個團足夠了!” 看他那副摩拳擦掌的樣子,就活像一個看到豐盛食物的餓死鬼。 “不,我所說的我們,就是你跟我。”我盯著海爾特的眼睛,緩緩的說:“不包括其他任何人。” 很顯然,我的話像是潑了海爾特一盆冷水,他原本興奮的臉立刻變得蒼白。 “老大,你沒事吧?”海爾特不敢置信的看著我,我想他心里肯定是在懷疑我精神是否正常:“就我們兩個人……要去對付六千人?” “沒錯,就是我們倆。” “你瘋了嗎,老大?!我們兩個人對付六千人……這不可能!” “怎麼會不可能呢?”我淡淡的說:“你武技那麼好,我又會點魔法。” “那也不足以對付六千人!”海爾特幾乎是在用吼的,他跳起來,一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凝聚成線的眼神尖利得像是要把我的腦袋穿透:“你瘋了!你知道這會是什麼後果……” “後果?”我一個耳光甩在海爾特臉上:“你還知道後果!” “老大!你……為什麼打我!”一絲血跡掛上嘴角,海爾特被我打蒙了,晃晃昏沉沉的腦袋,他惡狠狠的盯著我:“你從沒打過我的臉,我有什麼錯?” “沒錯?你沒錯?你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了嗎?你知道冒然出擊會有什麼後果了嗎? 你知道魯莽的行為會把所有人置于危險之中嗎?如果他們是敵人前衛,你冒失攻擊會是什麼後果?如果你攻擊了友軍那會是什麼後果!”我冷冷的說:“沒錯,我打了你,你很不服氣是不是?你一直都很不服氣吧!自打小時候我爬上果園當了老大的那一天起,你就很不服氣是不是?” “……”大概是沒想到我突然提起這個,海爾特想說點什麼,張了張口卻無言以對。 “看來你真的很在意這個稱呼,這個稱呼對你真的如此重要嗎?以至于你要想盡一切辦法來表現自己,證明你比我厲害。”我繼續說:“我沒說錯吧?!” “……”海爾特的喉結干咽了一下,還是沒有說話,雖然是在沉默著,但他內心的掙紮全擺在臉上。 “你應該還記得我早說過,我希望你、我希望我所有的兄弟都強過我,希望你們可以堂堂正正的以自己的名字揚名天下……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做事可以不計後果。” 我說:“你還比我大一歲,你應該明白這一點。” 仿佛我這句話刺激了他,海爾特的目光變得凶狠起來:“我沒有!” “沒有?那是誰在不明敵情的情況下就吵著進攻,是我嗎?你要去殺敵建功沒問題,但你不要拖著我的士兵去送死!”我的聲音逐漸高起來,已不打算再給他留什麼余地:“你有沒有仔細看過死去的士兵嗎?仔細看過他們的眼神嗎?那些震驚的、迷茫的、無助的……最後到絕望的眼神!” 在這一刻,我似乎又回到了那個變得血紅的土城,似乎又聽到了戰士們臨死的哀鳴。胸口像是被一道鐵圈箍住一樣,喘不上氣的感覺逼的我幾乎發狂…… 咬牙甩開塗滿鮮血的夢魘,我雙眼一瞪:“身為你的老大,你想耍帥我會陪你去,我不會讓士兵們陪你去送死。” “什麼送死!”海爾特沖過來和我臉對臉,大喊著:“我一定會勝利的!” “對無謂的戰斗而言是沒有勝利的!你不能把你對勝利的渴望強加在別人身上!” 我一把抓住海爾特的衣領,把我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的鑿進海爾特的耳朵:“士兵戰死的確算不上什麼,但我不會讓他們毫無意義的死。” “什麼叫沒有意義!”海爾特幾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用力甩開我的手:“我是一個指揮官,我帶著士兵浴血奮戰怎麼算是沒有意義?” “指揮官?你現在還只能算是個三流指揮官。” “那你又算幾流?還不是和我差不多!”海爾特轉過頭去看著一邊,脖子硬得就像是鑲了鐵,把一句硬邦邦的話丟了出來:“沒我你早完了。” “不錯,我和你差不了多少……”我歎了口氣:“有了戰功就是不一樣啊……那就讓實力來說話吧!你還記得怎樣打架嗎?” “記得!” “那還等什麼?你這居功自傲的笨蛋!目光短淺的莽夫!” “我不是笨蛋!”海爾特的眼睛都紅了,雙拳握得緊緊的:“我也不是莽夫!” 我懶得廢話,一拳就揮了過去。海爾特開始還躲閃幾次,但經不住我一再出言刺激,終于大吼一聲跟我對打起來。 這一架打了很久,誰都沒留手,更沒有觀眾。 在半個鍾之後,海爾特和我都累得氣喘如牛,像爛泥一樣躺在地上。 隨著體力的消耗,大家暴躁的情緒也緩和不少,在彼此大口的、急促的呼吸中,我們對視的眼神漸漸緩和下來。 我們躺在原野上,溫柔的風緩緩的梳理著被汗水浸濕的頭發。到最後,兩人在經過長時間的對視之後哈哈大笑起來,一切就像小時候那樣。 “呸!呸呸……”海爾特吐出了嘴里的幾根爛草:“你又來這手,太不要臉了,還是什麼貴族呢!” 他這麼說是因為……我在打斗中又耍無賴了。 “貴族?你什麼時候又當我是貴族了?”我嘿嘿一笑:“吃虧的滋味不好受,是不是?” “你來吃吃看啊!”海爾特擦著臉上的泥土,沒好氣的抱怨。 “靠!”我坐起來,對海爾特翻了個白眼:“本少爺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 “靠!”海爾特慢慢爬過來,也坐在我身邊:“好痛……” “坐這麼近干什麼?坐開一點。”我推了他一把:“和你的問題解決了嗎?” “不要推我……我沒力氣了。”海爾特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我說的是我們的關系。”海爾特說:“一方面我知道你是我老大,也知道自己很看重我們幾個人的感情。但是在另一方面,我卻又想在所有地方超過你……我靠,我忍你很久了,這種欲望怎麼壓都壓不下去。” “人之所以被稱為人,是因為人有感情的存在,而欲望是所有生物都具有的。其實這並不矛盾,作為一個人,最困難的莫過于正確的處理感情與欲望之間的平衡。” 我說:“你是個聰明的家伙,你應該知道怎樣去做。事實上,人與人的關系是很微妙的,我沒辦法給你建議。” “我該怎麼選擇?我頭都快炸了。”海爾特無奈的躺倒在地上,隨手拔起一根小草咬在嘴里:“老大……你告訴我怎麼做好不好?告訴我。” “不。” “為什麼?” “不為什麼。” 一陣久久的沉默。 “我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什麼了……”海爾特搖搖頭說:“告訴我吧老大,就算是我求你。” “你是被欲望蒙蔽了眼睛……”我說:“難道你就沒有好好審視一下自己嗎?” “審視自己?”海爾特咕噥了一聲,不感興趣的把頭偏到一邊輕輕的吸氣,仔細享受著草地的香味兒:“我連審視別人都還來不及,還有空審視自己?” “是啊!這段時間太過浮躁,我們被大把的事情淹沒,哪還有時間審視自己。”我點著頭說:“太多雜七雜八的事,我的思緒也很亂。” “怪不得你在這幾天不常露面,原來是跑去審視自己了。”海爾特轉過身看著我說:“老大,說說你審視的結果,或者我可以借來用。” “我要正確的處理一些事情。”我說:“這樣的問題不是你獨有,我和菲謝特的關系也是個大問題。” “菲謝特和你?”海爾特一呆:“你們又怎麼了?”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