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我再歎了一口氣,身體躺到草地上。 天空中不斷有云飄過,層層疊疊的云朵在半空中不斷的變化著,映在我眼中,它們差不多就跟這世界一樣的變化莫測。 “真好。”我閉上一只眼睛,抬起一只手在頭上比畫著:“這種一伸手就能抓住云彩的感覺真好,但是……你永遠都別想抓到。” “別管那該死的云彩了……”海爾特緊張的問著:“告訴我老大,我們和菲謝特的關系不是非常好嗎?你們怎麼了?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你真的想聽?”我淡淡的說:“聽了的話,說不定你會東想西想,連沒有的東西你都能想出來。” “相信我!”海爾特說:“以我海爾特的名義發誓,我不會亂想,也會保密!” “你海爾特的名義也不是很值錢……告不告訴別人無所謂了,這件事……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來。”我放下手輕聲說:“菲謝特可能也正在為這個在傷腦筋,反而倒是我,我這個自以為很聰明的人……是我一直沒有意識到。” “那是什麼?” “我和菲謝特之間的問題,這問題就和你與我的問題差不多。”我閉上了眼睛:“菲謝特是王子,他將來會成為國王,而我則會成為他的一個大臣。換句話說,我以後要對他言聽計從,他的任何命令我都得遵守……而我們現在的關系,卻一直是他聽我的,是他被我呼來喚去。” “的確……的確是這樣。”海爾特說:“上次好像陛下還提醒過你們,那次談話中……菲謝特不是說他不在意的嗎?” “菲謝特之所以會那樣說,只是想蒙混過去而已。”我慢慢回想著當時的一切,嘴里仿佛是在喃喃自語:“菲謝特知道我不想在長輩面前談論這樣的事,而當時又有好幾位長輩在場,所以菲謝特他才會這樣說。現在想起來,他應該是想讓我有一些時間來考慮和面對,讓我自己來感悟,而我當時……卻沒有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這樣說起來,菲謝特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海爾特頹坐在地上:“那些傻樣都是裝出來的?” “可能是吧!”我點了點頭,苦笑著說:“菲謝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被迫要裝成這樣來迎合我,他是如此的珍惜我。有我這樣惡劣的朋友,可真是難為他了。” “那你准備怎麼做?” “為了我的性格可以毫無阻礙的發展,也許,我應該殺了他?”我睜開眼看著海爾特,一字一句的說:“就像你以後對付我那樣。” “不會吧!菲謝特……他是我們的兄弟啊!”海爾特的身體猛的一抖,顫聲說:“再說,我可沒想過要對你怎樣……” “再這樣發展下去,總有一天你也會這樣干的。”我重新閉上了眼睛:“這沒什麼好奇怪的。” “不要這樣!老大你不能這樣!你再想想……”海爾特抓住我的肩猛搖:“再想個好辦法,更好的處理你和菲謝特的關系!你這幾天不是一直在想嗎……” “你還想聽?” “是的,老大。我想聽……” “你不是很沖動嗎?”我看看他抓住我肩頭的手。 “老大,我……”海爾特一楞,手離開了我的肩:“我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 “好吧,既然你還想聽的話。”我整理了一下思緒,說出了自己心中所想:“我前幾天已經想過了,我必須要在干掉他與讓出主導位置這兩者之間選擇一個。” “前者的話,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狠下心來做到這一點,就算是狠得下這個心,那我以後的日子也必定是生活在一種悔恨之中……換句話說,干了這件事,我失去的不僅是菲謝特,還會失去我內心中曾經擁有並為之自豪的一切,也再無顏面對身邊的所有親人朋友。而要選擇另一個,我就還會擁有這一切,但對我這種張揚的性格來說,這過程絕不會輕松。”我撥弄著身邊的小草:“……如果真要決定選擇後者,我就要逐步調整自己的心態,而且盡力去改善和菲謝特的關系,讓他逐漸成為主導,也就是說,就是讓菲謝特來當這個老大。” “老大,你下定決心吧。”海爾特極為緊張的看著我:“你選哪一個?” “我選哪一個……”我拔出兩株小草舉在眼前,左看右看:“一邊是菲謝特,一邊是自我,我要選哪一個?” “這邊不止是菲謝特!”海爾特拔了一大把草,一株株的硬塞到我左手上:“菲謝特這邊還有我,有莫亞、有杰克、有瑪法、有羅娜姐妹、有溫絲麗、有梅林……還有你的父母、你兩個哥哥……還有好多好好的人,一堆一堆的人!” 我看著左手的這一大堆草,眼光模糊起來,已經分不清到底是誰在說服誰了。 “好了,老大,來做個決定。”海爾特輕聲說:“選一個就好,這不難……” “我……” “選一個……是男人就干脆點。” 我看著自己的兩只手,左手漸漸握緊,右手無力的松開,讓那株小草滑落下去。兩手合抱著那一堆小草放到鼻前,深吸了一口手中青草的香氣…… “老大!”海爾特大叫了一聲:“你是選擇了菲謝特嗎?!” 我點點頭。 “你能做到後者嗎?”海爾特兩只眼睛直瞪著我:“你保證?” “我能做到。”菲謝特微笑的臉龐在我腦中慢慢浮現:“畢竟我最珍惜的是與菲謝特之間的友情,而且我對當什麼國王一點興趣也沒有……” “可是,你真的能忍受他?”海爾特半信半疑,又無比欣慰的說:“你的性格可比我張狂多了,你能忍受每天向菲謝特下跪?再說一大堆我王賢明什麼的屁話?” “我說了我能做到。”我再一次鄭重的點著頭說:“這就是犧牲……對,這就是所謂的犧牲,菲謝特是我的朋友,為了菲謝特,我願意犧牲這些。” “老大!我就知道是這樣。”一聲大叫,海爾特重重的拍了我的肩膀:“老大是不會讓我失望的……” “嗯……”我說:“你不要太用力。” “等一下……靠!”海爾特猛的推離我:“這事情不對!” “哪里不對?” “明明是你在對我說教,怎麼到現在反倒是我在勸你?” “你,太容易擺平了。”我無可奈何的聳聳肩。 “我靠!算了……不跟你計較這個。”海爾特把手一攤:“現在你的問題解決了,可我怎麼辦?我又不是你,我怎麼處理我們之間的事?” “這件事我幫不了你。”我搖搖頭說:“都說你是個聰明人了,你可以想遠一點,再想深一點,不要暈頭就行。”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我說:“如果你想清楚之後心里還是放不下,你可以在任何時候告訴我。” “然後呢?” “我就會把這個位置讓給你。”我指了指喉頭說:“你再用手中的劍,對著我這里戳下去,我怕痛,所以個人希望你動作麻利一點……然後,然後你就高升了。” “真這麼簡單?”海爾特問。 “真這麼簡單。”我回答他。 再一陣沉默,這次換海爾特看著地上的草發呆…… “走吧,這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想好的,你可以回營地再仔細考慮。”我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這件事告一段落,還有事等著我們去做。” “什麼事?” “你忘記那六千人了嗎?”我說:“既然出來了,就順便去他們那邊轉轉吧!” “我說老大……”海爾特輕聲說:“我們不必去了吧。” “什麼不必去?這是很有必要的偵察。”我活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身體,邁步走了出去:“我們又不是去挑營。” “這樣啊……”海爾特從地上一躍而起:“等等我老大!” 在靠近峽谷口之前,我和海爾特脫下身上累贅的外衣,藏好後鑽進了密林,一路貼地爬行到峽谷邊上。樣子是狼狽了點,好在沒人看到。 “老大。”海爾特把聲音壓得極低:“再向前就可以看到他們的營地了,但有可能碰到他們的巡邏兵。” “你不會這麼沒用吧?”我用更低的聲音回答他:“不靠近點怎麼偵察?小心一點,我們需要真實的情報。” 海爾特點點頭:“好吧。” “我們分開一點。”我說:“用手勢聯系。” 說完,我輕聲詠唱,幾根柔軟的藤蔓纏繞上我的身體和四肢,上面還伸展出片片綠葉,一層薄薄的偽裝已經將我完全覆蓋住。而且一根圍繞著我的藤蔓變得堅硬起來,以它的線條改變了我的輪廓……這魔法是我命令精靈魔法師“教”我的。 在這同時,身旁也傳來詠唱,這詠唱與我剛才的竟然有幾分相似,我在驚訝中一轉頭,卻發現海爾特也在用著同樣的魔法,不過仔細一看也是有些分別,他身上的藤蔓比較粗大不說,葉片上好像還帶好多絨毛。 “你也學了?”我低聲問。 “是啊……”海爾特略一活動,身體突然一個哆嗦:“靠!” “怎麼了?” “這些精靈魔法師教魔法也要看身分嗎?一樣是學,為什麼我就只得到這個?”看著我身上伏貼漂亮的藤蔓,海爾特不滿意的說:“這些毛弄得我又癢又痛……” 我暗暗一笑,向一旁爬去,還不忘給海爾特說:“論起威脅手法,你還嫩點。” 我們分開了十五個手臂的距離,一前一後的向峽谷邊爬去。 我集中起自己所有的注意力爬在前面,耳朵收集著方圓五十個手臂距離里的一切聲音,鼻子也沒閑著,混合了各種氣味的空氣被緩慢的吸入,我從中分辨出腐葉、枯木、花香,甚至還有動物的糞便……在這連陽光都無法投射下來的密林中,視覺遠沒有聽覺和嗅覺來的靈敏。 當我前進時,海爾特就停下為我警戒,我前進到一定距離,再打手勢讓他跟上,周而複始,我們終于來到了峽谷旁邊的一處懸崖,再向前一點,我們就可以看到那股部隊的營地了。 這是密林的邊緣,樹木已經開始稀疏起來,我前進時不得不更加小心。 前方頭頂傳來一絲細微的輕響,我在這一瞬間就凝住了身體,向海爾特打出暫停的手勢--那一絲輕響,是一根樹枝斷裂的聲音。 海爾特用手勢向我回覆,慢慢的潛行到一邊把自己隱藏起來,剛剛好保持在可以互相溝通的距離。 我全身保持靜止,閉上了眼睛,靜靜的聽著。前方又是幾絲輕響傳來,其中的聲音有樹枝被折斷,還有樹葉刮過金屬表面,有人在轉身……是在樹上! 我慢慢的把身體挪到一棵大樹後,先藏好自己,再向傳出聲音的那棵樹看過去,無奈那棵樹的樹葉太過濃密,除了下面的樹干我什麼都看不到。 我把自己的判斷用手勢傳遞給海爾特,並且給他指示出下一步的行動。 海爾特那隱藏在葉片下的眼睛眨了眨,伸手在地上抓起一點泥土,撮成一個小球彈向一邊的灌木。 瞬間,一只受驚的小鳥就從那里面撲打著翅膀飛了出來。在小鳥剛剛飛出的時候,前方樹上的一切聲音都猛的停止了,仿佛對方也正在被動的觀察。 雖然一點聲音都沒有,可這氣氛卻是緊張到極點。我看著那棵樹,連呼吸都幾乎暫停下來。畢竟是我們占據主動,在隱藏的時候我們已經躲進了對方的觀測死角,情況對我們來說是比較有利的。 樹上的細微聲音又傳了過來,看來,對方是按捺不住了。 “嗖!”的一聲,一只弩箭就射進了灌木叢里!跟著一個綠色的身影從樹上躍下,腳尖還沒點到地上,手中的長刀已經舞動起來,唰唰唰幾道白光閃過,灌木叢就變成了一大團的碎屑…… “好刀法,看來不是一般的士兵。”盯著這個正在舞刀的家伙,我心里想:“可憐的鳥啊,一會回來去哪里找牠的窩?” 飛揚的碎屑掉落下來,那舞刀的家伙也總算停了下來,他氣喘籲籲的把配刀插在身邊的泥土里,然後一屁股坐了下來……這家伙中等身材,里穿貼身盔甲,外面用樹葉偽裝,盔甲是大塊的硬甲,樹枝都是插進盔甲縫隙之中的,難怪會發出響聲。 海爾特用眼睛看著我,問我要不要干掉這家伙,我輕晃小拇指告訴他等一下。 “喂,你怎麼了?”樹上又有一個聲音在問:“那邊有什麼東西沒?” “有……有個屁!”坐在地上的那家伙沖樹上嚷嚷:“你這貪生怕死的下賤貨,你為什麼不自己下來看!” 又一個家伙從樹上跳了下來,途中壓斷不少的樹枝。 “下來就下來,有什麼了不起?”後下來這家伙也是一樣的裝束,只是在個頭上要矮上一個頭:“誰叫你猜拳輸了?沒錢給就是這個下場。” “我操!還要在這個鬼地方待到什麼時候,這地方真他媽不是人待的。”先前跳下來那家伙不滿的咒罵著,已經脫下了頭盔擺在一邊:“這又小又緊的盔甲哪來的,這是人用的嗎?” “忍忍吧,可能也待不了幾天了。”矮點的那個歎了口氣,無可奈何的說:“在這麼慘烈的戰爭里,我們能有命回家就不錯了……” “我呸!我堂堂的班塞士兵,竟然有一天會如此墮落,不但要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放哨,還要化裝成流寇!” “你小聲點!”矮個士兵告戒說:“讓長官聽到你就慘了!” “長官?去他媽的長官!現在知道擺架子講威嚴了,在我們被魔屬聯軍包圍時,他們的表現比奴隸還不如……” “別說這個了,讓人聽到了你真的會沒命。”矮個子拍拍同伴的肩膀:“不要埋怨,我們的出身不同,軍官們的世界和我們的不一樣。” “不用提醒,我也知道……可我們為什麼來這里?只為殺那些難民嗎?” “聽說是為了防止分界線上的難民流入我們這邊。”矮個子說:“還聽說不是軍部直接下的命令,是慈悲的左祭大人擔心難民湧入會帶來麻煩而下的命令。” “是紅衣左祭大人下的命令啊!那又怎麼會挑上我們來執行?我們可是班塞帝國最精銳的部隊。” “你沒聽說嗎?我們的指揮官好像是和左祭大人還是右祭大人帶點什麼關系。” “這就難怪了,說不定這趟回去,指揮官大人就高升了……” “可是,你聽說了嗎?”矮個子說:“峽谷那邊好像有事發生……” “你怎麼知道?” “所以說你總是輸錢,你有個豬腦子!”矮個子吐了口唾沫:“你還沒看出來,沿著峽谷過去,我們有這麼多的望哨是為什麼?為什麼前幾天難民像瘋了一樣要過來?為什麼長官不准放一個難民過來要全部射殺?” “你不是說,是左祭大人怕給我們聯盟帶來麻煩嗎?” “說你是豬腦,真的一點錯都沒有……”矮個子咂咂嘴唇:“在野外,哪怕是一條狗都可以生存,何況這些有手有腳的難民?不讓他們進入國界不就行了,費得著命令我們跑來這里堵?” “那是為什麼?” “我怎麼會知道?”矮個子踢了自己同伴一腳:“快回樹上去,快交班了,我可不想惹麻煩!” 兩個人罵罵咧咧的爬上了樹,在樹上繼續著剛才的話題。 我向海爾特打出手勢,要他待在原地不動,而我就繞過對方立足的大樹,爬到懸崖邊向峽谷中望去。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