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望不到邊的峽谷從另一個方向蜿蜒而來,寬約半里,而且在出口處逐漸變得更加開闊,幾乎達到一里半的寬度。 現在,峽谷出口處被一堵臨時修建,並不太高的護牆完全封住,還有很多人在護牆上搬運著什麼,傳來的口令清晰可辨。而護牆外延伸向峽谷中兩里長的地面上,全都是一種怪異的暗紅色,這顏色我很熟悉,那是血液混合了泥土的顏色--這令人作嘔的顏色陪伴我渡過了整個土城之戰。 我的目光向峽谷口的營地看去,這個營地不是很大,基本上是依著地勢修建,呈長條形,其中各種建築搭建的比較整齊,營地里走動操練的士兵倒還像模像樣……這種軍人素質不是一般流寇所能具備的,看樣子真是班塞帝國的正規部隊。 我趴在崖邊,心里已經在盤算著該以那一支部隊主攻,那一支部隊策應,從而一舉拿下這六千來人。 而在這時,懸崖下傳來幾聲呼喊,旁邊樹上那兩個笨蛋哨兵馬上跳了下來,一個家伙站到崖邊探出頭響應著,另一個就從草叢中取出繩子拋了下去。 有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趁著這兩人一連串動作的雜亂聲響,我已經快速從崖邊脫身,向海爾特打出手勢撤退。 “怎麼樣啊老大?”才剛出密林,海爾特就迫不及待的問我:“他們真是班塞部隊?” “是的。”我幾下把外衣套上,心里回想著剛剛聽來的情報,心里突然一動:“我們要馬上回去,情況比我們想像中的要嚴重得多!” 海爾特點點頭,跟著我一路飛奔回通道,二十里的距離,中間就休息了一次。 一回參謀部,我立即下令,召集全部營級以上軍官舉行戰前會議。 “長官,是有什麼情況嗎?”得到消息的兄弟們第一時間趕來,卡羅斯第一個發問:“這麼大規模的會議,馬上有大仗要打?” “馬上要進行的這場戰斗,規模倒是不大。”我看著帳篷入口魚貫而入的各級軍官,低聲對兄弟們說:“但是這仗一開打就會是一連串,我們以後恐怕是找不到什麼機會再開全員大會了。” “老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莫亞問:“怎麼會這樣嚴重?” “在峽谷出口處的部隊是神屬聯盟班塞帝國的,而且,封堵峽谷的命令是紅衣左祭下達的。”我看著卡羅斯:“你現在知道這情況有多嚴重了嗎?” “他們……”一句話還沒說完,卡羅斯的臉色在這瞬間完全蒼白了下來,莫亞的眼睛盯著海爾特,海爾特微微點了一下頭。 “老大……這又怎麼了?”杰克不解的看著我們。 “按我們原來的猜想,就算是有人出賣我們也沒什麼大不了,只要我們沒完蛋就行。”我摸摸杰克的頭說:“可沒想到這竟然是紅衣祭司的命令,這就說明,不是某個人在出賣我們,是整個神屬聯軍軍部出賣了我們……他們有步驟、有計畫的與魔屬聯軍勾結,以出賣我們為代價換取了莫大的好處!” “可是,光明神族不管嗎?”杰克頭上的冷汗冒了出來:“陛下和菲謝特也不管嗎?” “神族怎樣我是不知道,可陛下和菲謝特肯定是要管的--這就是關鍵所在!”我壓低聲音說:“對紅衣祭司們來說,出賣我們是走出了第一步,但我們是一個幾萬人的大軍團,還有我這個神佑騎士也不可能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所以聯盟內必定會有猜疑的聲音存在。所以,祭司們的第二步必定是強壓下聯盟內不協調的聲音,可他們絕對壓不下陛下和菲謝特的聲音,那麼……大家知道他下步會怎麼走了嗎?” “謀反。”卡羅斯一字一句的說:“顛覆陛下的皇權……將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 我點點頭,莫亞和海爾特同時一拳砸在桌上。 “可是。”杰克擦去頭上的汗:“我們斯比亞帝國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再說,他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去干!” “就算是要對陛下和菲謝特下手,他們也先要確定我們被完全消滅掉才會發動,我想他們是在等魔屬聯軍那邊的回音。”我的眼光在兄弟們身上掃視一圈:“雖然時間很急迫,但是我們還來得及!” “長官,時間緊迫。”嘩啦一聲,卡羅斯在桌上攤開地圖:“說說你的構想。” “我們一出通道,騎兵距離加里亞只有兩天的路程,那里是我們的地盤,總督是我的人,還留有四個團的騎兵,更重要的是還有大批的給養!”我指著地圖對兄弟們說:“我們必須先到加里亞,然後就兵分兩路,其中一路部隊保護難民進入黑暗行省,另一路部隊直取聖都!我們要保護的是陛下和菲謝特的生命,其他什麼都不用說……” “這一路上。”看了看五個兄弟,我的手掌在空中一切:“神擋殺神,魔擋殺魔!” “是!”五個人一起高聲回答我,嚇得帳篷里的軍官全站了起來。 “軍官來齊了嗎?”我看里一眼卡羅斯。 卡羅斯的眼光掃過會場,立即就回答我:“來齊了!” “那好。”我說:“會議開始。” 卡羅斯向一邊的軍官點頭示意。 “全體注意……”值星官高叫一聲:“向長官敬禮!” “長官好!”三百多名軍官站得非常整齊有序,左手捧著頭盔,齊刷刷的用右拳砸在左胸盔甲上,發出一聲巨大的金屬碰撞聲。 我滿臉嚴肅的站在一幅巨型的地圖前,回過禮後仔細打量著我手下這些中高級軍官。 他們靜靜的在我眼前站立著,回視我的目光熱切而堅定,無論身材高或矮,卻無一不是挺拔威嚴,再配上不苟言笑的臉,很有點穩重犀利的氣勢……這連場殘酷的戰斗已經讓他們成熟起來,再也不是菜鳥了。 我抬起頭來,高聲問道:“你們是誰的兵!” 三百位軍官用洪亮、整齊的聲音回答我:“我們是科恩長官的兵!” “為誰效力!” “為科恩長官效力!” “如果有人想殺我。”我一拳砸在桌上,再問了一句:“那麼他要在怎樣的情況下才能做到?” “踩著我們的尸體!” “好,好樣的,你們都是好樣的!”我緩慢的說:“那麼你們是否知道,我科恩.凱達又是誰的兵?我又將用生命去維護誰?” 軍官們一陣遲疑,逼得卡羅斯在旁邊大聲說:“是克里默.夏麥陛下!” “是克里默.夏麥陛下!” “對,是克里默.夏麥陛下,我們的皇帝陛下。對我來說,他不但是我的皇帝,他更是一位仁慈的長者,是一位無微不至的關心我成長的長輩!”我點著頭說:“如果有人想要傷害他,如果有人想要去傷害克里默.夏麥陛下的任何一位親人,我都會用生命去維護的!” “是的,長官!” “而現在,就有人想要這樣干。”我看著這些軍官說:“這就是我履行自己誓言的時候了。不管敵人是誰,也不管敵人有多少,我都要履行我的職責!” “是的,長官!”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們也要跟隨我嗎?”我大聲問道:“不管敵人是誰,也不管敵人有多少?” “永遠追隨科恩長官!” “好。”我對著卡羅斯說:“總參謀官,報告我軍情況。” 卡羅斯上前一步:“是的,長官!” “我黑暗行省軍隊目前在通道內有兵力十二萬,一共四十八個團,細分為兩百四十個營!”卡羅斯大聲說:“士兵的全部訓練已經完成,隨時可戰。” 作為一個指揮官,我當然對我部隊的詳細情況了然于胸,但其他軍官是不清楚的,叫卡羅斯站出來是秀給軍官們看。 “命令!”我從懷里掏出一張紙來,這是我在偵察完畢後回通道的途中寫下的命令。 軍官們全體立正。 “為了更好的戰斗,我黑暗行省軍隊將暫時劃分成三個軍團。”我說出了自己的構想:“第一軍團的指揮官由我擔任,下轄十六個團共四萬人,番號從第一團到第十六團!” “是!”這十六個團的所有軍官大聲響應。第一軍團中包括了五個近衛團,十個野戰團,還有一個團是由各種特殊戰斗編制組成的。 “海爾特提升為准將,擔任第二軍團的指揮官。”我接著命令:“第二軍團三萬人,一共十二個團!番號從第十七到第二十八團!” “是!” 在海爾特的部隊里,包括了我手上所有的騎兵部隊,但他在回答我的時候,已經沒有更多的興奮了。 “莫亞提升為准將,擔任第三軍官的指揮官!”我再大聲下令:“第三軍團也是三萬人共十二個團,番號從第二十九團到第四十團!” “是!” 在莫亞指揮下的十二個團里,除去一個近衛團之外全是清一色的野戰團。 “參謀部與指揮部合並,原來單獨運作的執法團、訓練團、後勤團、裝備團也一同編入指揮部,再外加四個野戰團,一共是兩萬人。”我看了一眼有些驚異的卡羅斯:“合並後依然稱為參謀部,卡羅斯提升為准將,擔任黑暗行省軍隊總參謀官!” “是!” “總軍法官杰克、總聯絡官瑪法提升為准將,並擔任參謀部副職!” “是!” “以上就是第一份命令。”我晃了晃手中的紙:“名不正,言不順,但從現在起… …你們就可以對所有人說,你們是黑暗行省的軍隊,是我科恩.凱達的兵!” “是的,長官!”軍官們紅光滿面的大聲回答:“我們是黑暗行省的軍隊,我是科恩.凱達的兵!” “現在,我們就進入正題。”看著軍官們的反應,我滿意的點點頭說:“以下是戰斗命令!” “是的,長官!” “我命令!”我站直了身體:“第三軍團指揮官莫亞!” “到!” “你的任務是帶著你的部隊,在戰斗開打之後保護三十六部族,你要帶著他們安全的進入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其後向馬丁.路德報到,轉入黑暗行省以及暗月行省的整體防禦!” “是的,長官!” “我命令!第二軍團指揮官海爾特。” “到!” “你的任務是--立即清理掉峽谷出口的六千敵軍,為三十六部族的出發創造條件!” “是的,長官!” “我命令!總聯絡官瑪法。” “到!” “你的任務是與翼人偵察兵配合,立即出發,強行通過我們與加里亞之間的地段,路上不得走漏風聲。”我對瑪法說:“你要在第一時間與加里亞的留守部隊取得聯系,告訴科爾特准備好一切!” “是的,長官!” “參謀部跟隨第三軍團行動,第一軍團跟我行動!”我最後說明:“瑪法和文立即出發,第二軍團的部隊馬上准備,峽谷出口的戰斗在五個鍾之後開始!” “是!” “散會!” 時間對我們來說是相當緊迫的,雖然大量的事務把兄弟們忙得雞飛狗跳,但部隊卻是在有條不紊的運作,當我徑直走進自己的帳篷旁邊的時候,第一批出發的翼人偵察兵已經升空了。 “敬禮!” “長官好!” 這些家伙的聲音很大,讓我不得不把看著天空中的目光轉過來看著他們。 是少尉岩石,他帶著他的士兵整齊的站在我的帳篷外,百來人一臉不舍的看著我。 看著他們的表情,我不由得奇怪的問:“你們是怎麼了?” 百來個人都沉默著,不但岩石不說話,當中竟然還有人開始抹眼淚……我看了看身邊的近衛軍官。 “長官。”近衛軍官在我耳邊小聲說:“是這樣的,岩石的營長剛才有命令給岩石。” “岩石。”我一揚頭:“出來!” 岩石幾步走到前面,微一挺胸說:“長官。” “你是軍人嗎?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看看你們現在這個樣子,我這麼幾天的訓練白費工夫了?”我大聲訓斥岩石:“是什麼命令?” “報告科恩長官,營長要我們歸隊。”岩石的喉節動了動:“但我們,舍不得…… 離開。” 如果我沒記錯,這是岩石第一次說話結巴,也是第一次有男性說舍不得離開我,再向岩石身後的士兵看過去,情景也的確有些淒然。 或者,讓他們留在我身邊也好,我可以觀察這些部族出身的士兵能做到些什麼。 “你們跟著我的話,遠比當個一般的士兵危險。”我對岩石說:“你要想好。” “我不怕!”岩石大聲回答我:“我們都不怕!” “如果達不到我的要求,我隨時會把你踢出近衛隊,你們會很沒面子。” “我不怕!”這次是所有的人大聲回答我:“我們什麼都不怕!” 我點點頭,對一邊的近衛軍官說:“把他們編進近衛隊。” 岩石和他手下的士兵頓時就沸騰起來,但他們馬上就被其他近衛用拳頭腳尖制止… …當近衛,就得時刻保持安靜。 “給我換盔甲。”一走進帳篷我把身上的外衣丟在一邊,吩咐自己的近衛:“快點。” “又開始了……”接過自己的神佑騎士盔甲,我開始穿起來:“去你媽的戰爭!”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