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處理完俘虜的事,再解決掉當日的軍務,已經日落西山了。 整天我都是一刻不敢離開的陪在菲謝特的身邊,看著他有條有理的處理著一件件自己份內的事,總覺得他是強壓著心內的憂憤,我不由擔心他會悶出病來。 我讓後勤官盡其所能弄了一頓豐盛的晚餐,還叫來兩位大叔作陪,希望這能讓菲謝特心情好點。 對著滿桌的菜肴,餐座上的氣氛卻不怎麼好,菲謝特不但面色沉重,還常常走沖。 看到菲謝特還是這樣,我就跟威伯大叔打著眼色。 “聽說陛下放走了敵軍將領?”心思細密的威伯大叔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找了個話題:“陛下是怎樣想的呢?” “要照我說,一刀砍了他倒乾淨!特納西大叔也不笨,馬上在一旁接過話說:“那是個沒骨氣的東西,聽說這廢物當時還嚇得尿了褲子?” “礙…是這樣的。”菲謝特回過神來,慢慢說道:“我也仔細想過,留下他或者殺了他,除了出出氣之外,並無益處。但放走他的話,一是讓其他帝國參與叛亂的人知道我現在很安全,而且還有科恩的部隊在身邊,這可以瓦解部分敵人,也能擾亂魯曼的計劃。再一個,其他沒有參與叛亂的行省的總督也多少會收到點消息,能堅定他們與魯曼抗爭的信心。” “陛下雖然年輕,可行事卻很周密,這點比我們這些老家伙要強。”威伯大叔歎了口氣,再轉頭問我:“科恩,你呢?我原想你會隨後派人把這個少將收拾掉的。” “很簡單啊!我看了一眼菲謝特,微笑著說:“既然這是陛下決定的事,我當然會遵照著去執行,不會陽奉陰違。” “就這麼簡單?”特納西大叔搖著頭說:“我才不會相信你,這不像你的風格。” “我的科恩總督啊!菲謝特看著我,不知想起什麼,反正臉上是第一次有了笑意:“你還是老實的說出來吧! “好,我交代、我坦白。”看到菲謝特被我們的話題吸引,我滿不在乎的雙肩一聳:“就我來說,我巴不得波塔帝國里所有掌權的將軍都是這種膿包。這樣一來,要是將來在兩國間有沖突的話,這一個膿包將軍就會幫我們不少忙。” “果然是這樣。”聽了我的話,兩位大叔一起搖頭:“你果然是這樣的人! “過獎、過獎。”我含笑回答:“謝謝兩位大叔的贊譽! “我們不是在誇你。” “沒區別啦!我說:“我可是聽著兩位大叔的教誨長大的,不過是將兩位大叔教授我的東西發揚光大而已。” “有本事。”威伯大叔沖我一豎大拇指:“我們會跟維素算清這筆帳的! “吃飯吧,兩位大叔。”菲謝特拿起刀叉,看起來他心情好了點:“要跟科恩算帳很費勁,我們不如吃窮他好了。” 一通調侃,終于讓大家有了吃晚餐的興致。 飯後,兩位操勞多日的大叔告退了,我就陪著菲謝特散步。 夜幕降臨,陰云彌漫的天空中偶爾會有點點星光顯現出來,現在時值冬日,夜里的風吹起來已經有些冷了。 菲謝特一言不發的沿著城堡里的一條小道緩步而行,他不說話,我自然也沒有開口的份,只能乖乖的跟在後面。 我們一路走到了小城堡的城牆上,看著城牆下往來巡邏的隊伍,還有遠遠近近的營火,整個營地都盡收眼底。 “在這世界上,一件事情變化快得可叢讓你來不及反應。”菲謝特單手撫著城牆,終于說了話:“《天早上這城堡還危如累卵,晚上我卻可以與你把乃言歡……而我們在這當中只要稍微踏錯一步,那結果就是無法挽回的悲劇。” “陛下……” “如果不是你夠機智,”菲謝特說:“科恩,可能我們再也見不了面了。” “陛下,你不要想那麼多,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我走到菲謝特身邊說:“你可要振作起來啊!這是你的責任。” “我明白的,科恩,我知道這是我的責任。”菲謝特低下頭去,低聲說:“可是、可是我的心好痛!我伸出手來拍拍他的肩。 “這想想克里默陛下和納舍爾阿姨吧!他們是不願意看到你這樣的。”我柔聲勸說:“兄弟,你不能太傷心,要堅強起來,他們兩位會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我……” “陛下,你想想看,克里默陛下和納舍爾阿姨一定也希望你振作起來吧!我握著他的手:“他們一定知道你能脫離危險,並且替他們報仇,才心無掛礙的離開……你要做到這一切,做個好陛下。只有這樣,才不會辜負他們兩位對你的信任。” “如果能換回父王和母後,”菲謝特眼里含著淚光:“我甯願付出我的一切。” “不要傻了,我的陛下,這是人力不可為的事情。”我說:“世人都有離去的一天,誰也不能例外。克里默陛下和納舍爾阿姨是帶著驕傲離去的。一位是威儀賢明的陛下、一位是仁慈雅慧的皇後,他們已經成為夜空中兩顆最耀眼的夜星,會永遠被世人所仰慕。” “是嗎?”菲謝特抬起頭,看看夜空,手在微微顫抖。 “陛下現在要做的,就是撕開阻擋在星光前的這些黑云。”我低聲說:“魯曼,還有紅衣祭司,決不能讓他們活! “這點,我當然會做到。”菲謝特脫口而出:“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手刀這幾人! “放心吧,陛下,你不是一個人。我,還有其他人,會一直陪在陛下身邊的,不管是誰,他們都不能阻止我們的腳步! “科恩,我知道你永遠會和我站在一起,可是……”菲謝特扶住我的肩,眼中露出細微的迷茫:“可是,一聽到你叫我陛下,我心里就覺得我們的關系變得好生疏。” “其實呢……這樣的稱呼,我也不是很習慣。可你現在是陛下,你就應該具備一個陛下的威儀,而我是陛下最親密的朋友,我有責任,也有義務去維護陛下的威儀。”我微笑著說:“陛下,雖然這一時難以適應,但有很多事情我們都要去學著接受。請陛下放心,不管我們叫對方什麼,這都只限于一個稱呼而已。在我心里,陛下依然是我最親密的朋友、是我的兄弟。” “你保證?” “是的,我保證,陛下永遠都是我的兄弟。”我真誠的回答:“你會成為一個好陛下的,因為這不但是你的意願,也是克里默陛下和納舍爾阿姨的意願,讓我們一起來完成這件事。” “看來,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我試著當當看好了。”菲謝特點點頭,站直了身體:“科恩,我們什麼時候離開這里?” “明天早上。”我回答:“只等海爾特准將的部隊撤出聖都外圍的戰斗,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海爾特已經是准將了啊!菲謝特背起雙手:“他干得怎麼樣?” “很不錯,但時不時會犯點小錯什麼的。” “跟我講講你的事。”菲謝特總算收拾起了沮喪的心情:“說說你怎麼死里逃生的。” 肩並肩的在一旁的石階上坐下,我從慘烈的土城之戰講起,再說到那條離奇的通道,一直講到午夜……這些事本身就很吸引人,再加上我添油加醋,菲謝特興致非常高。 突然,遠處傳來快馬疾馳的聲響。 不一會,岩石那獨特的厚重腳步就在階梯上響起,直沖我和菲謝特所在的地方而來。 “見過陛下、見過長官。”岩石行著禮說:“第二軍團的翼人偵察兵來報,海爾特准將已經帶著第二軍團退出了聖都周圍的戰斗,海爾特准將請長官與陛下先行一步,他來斷後。” 我和菲謝特對看一眼. “知道了,科恩總督,你來安排吧!本王要休息了。”菲謝特站起身來:“岩石上尉,從現在起你是少校軍銜。” “是、是的,陛下。”岩石有點奇怪。 “不用驚訝,近衛隊長的軍銜不能太低。”菲謝特一邊順著台階離開,一邊回頭對岩石說:“這軍銜也不白給你——替我看好科恩總督。” “是! 送走菲謝特,我對岩石說:“傳令部隊!天一亮就列隊出發,直去黑暗行省! “是的,長官! 再次起程的第四天,海爾特的部隊就追上了我們,合兵一處向黑暗行省前進,正好在進入黑暗行省前遇上了掩護三十六部族的莫亞,三大軍團擁護著菲謝特,軍容極之鼎盛。 遇到了莫亞和卡羅斯,自然就有了關于黑暗行省與暗月行省的最新情報。 在聖都叛亂開始前,暗月行省邊界就駐紮了大約四萬人的聯軍部隊,而黑暗這邊雖不受重視,可也有一萬多人。叛亂一起,這些叛軍就與魯曼派系里的一些總督進行武裝聯合,開始大舉進攻暗月和黑暗行剩 黑暗這邊有馬丁.路德坐陣,再加上我在黑暗行省留下了足夠的部隊,健全運作的行政機制更是反應快速,兩萬多來犯的敵軍剛剛進入行省三百多里,就被馬丁.路德聯合精靈、矮人、沙人等異族包圍。打了一整天,這股打算輕取黑暗行省的叛軍敗得慘不忍睹…… 而暗月行省的情況就不是很好。魯曼對我父親辛苦經營多年的這個行省非常重視,一共派遣七萬部隊負責攻打,當時叛軍包圍了暗月城,父親與兩位哥哥手上僅有九千多士兵,戰斗在頭幾天進行得非常艱難,當暗月行省各處的援兵和馬丁.路德趕到並擊潰敵人時,守城的部隊只剩三千人。 其實,人員的損失還好說,更嚴重的是,暗月行省幾乎有半數的城鎮遭到叛軍嚴重破壞! 誰都明白,現在的魯曼已經掌握了聖都,而且他背後有極雄厚的財力物資支援,雖然帝國有些行省暫時還沒被他染指,但他控制了大半個帝國卻是不爭的事實。要想打敗他,沒有大量的物質和資金是難以辦到的……這下,該換我們頭疼了。實際上,在帝國十七個行省中,身為陛下的菲謝特現在只擁有黑暗及暗月行省,而這兩個行省的面積只占全國總面積的五分之一,特別是我的黑暗行省,剛剛建立不說,這次還帶回百多萬急待安置的部族難民,哪里還能拿得出錢來支援龐大的討逆軍隊? 而現在,收入相對穩固的暗月又遭到破壞,我一想起這事就心急火燎,不知怎麼跟菲謝特說。 結果,反倒是菲謝特主動來安慰我. “不用太擔心,我的科恩總督。”他仿佛成竹在胸:“說起打仗,我的確不是很在行,但要是說到內政,你卻是拍馬難及——我們會有辦法的。” 他都這樣說了,除了點頭之外,我還能做什麼?我得相信我兄弟。 有感于暗月行省的態勢,我讓莫亞在他的第三軍團里派出十個野戰團、海爾特的第二軍團派出兩個騎兵團到暗月城報到,協助防守。 而我就伴著菲謝特繼續前往黑暗城,兩天之後,我們已經看到黑暗城那高大的城門了。 “又一次見到這城門了……想想上次分別,真是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菲謝特騎在馬上,抬頭仰望雄偉的城牆,輕聲問我:“科恩,你心里怎麼想?” “我?”我想都沒想,這話就脫口而出:“本少爺既然沒出事……那欠我的人就一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點,我是深信不疑的。”菲謝特轉頭看著我:“真羨慕你有顆單純的心。” “是嗎?我的陛下。”我不好意思的笑笑:“這話好像不是在誇獎我。” “本來我是想誇獎你的。”菲謝特也笑了:“但我卻在擔心,你那單純的心馬上就會不規則的跳動……” “為什麼?”我大聲的申辯說:“我是這樣的人嗎?我的心一向很爭氣! “那麼,”菲謝特把頭微微一揚:“就請科恩總督看看城門下。”我順著菲謝特所說的方向看過去。在城門通道外,幾十名高級官員正整齊的排列著,而站在最前面的三個人,正是本總督心里時刻牽掛著的三位夫人……果然,我的心立即不規則的跳動起來! “你的心,現在怎樣?”菲謝特的話又在我耳邊響起:“它還在跳嗎?” “是的……”雖然我不情願,但出于對陛下的禮節,我卻不得不老實回答:“我的陛下,它正在撲通撲通的——亂跳! “我開始喜歡自己的身分了。”菲謝特的聲音里滿是促狹:“你知道原因吧?” 我當然知道原因,身為陛下的菲謝特,現在可以盡情的欺負我這個小小的總督了…… 要是換了以前,換了還是王子身分的菲謝特,我一把就可以將他從馬背上拖下來,再找個沒人的地方狠揍他一頓…… 但是現在不同了,他是我的陛下,是我要效忠一生的陛下,不要說是語言戲弄我,只要他不是打算要我的腦袋,我什麼事都得忍了。 “知道。”我用很無辜的眼神看著菲謝特:“我最、最、最、親愛的陛下。” “哈哈哈……”菲謝特大笑幾聲,取下了自己的頭盔:“看你好像很心急的樣子,那我們騎快點好了。” 兩匹快馬越眾而出,一前一後的向城門疾馳過去,馬匹打著響鼻,最後在城門前人立停步。 城門上的十枝長號立即吹奏起皇家禮樂。 馬上的菲謝特氣宇軒昂,一頭金發在陽光下反射著光芒,威嚴的眼神掃過城門下等候的人群。 “黑暗行省市政監督菲琳.羅娜,攜同凱麗.羅娜與溫絲麗兩位市政監督,”干練的菲琳.羅娜上前兩步,手牽裙邊微微下蹲,行了一個正式的宮廷禮節:“率領黑暗行省各部官員見過陛下! “陛下日安!三位女士行著下蹲禮,而其他男性官員全數單膝跪地,向菲謝特——我斯比亞帝國今日的陛下行禮。 “諸位愛卿有心了。”菲謝特微微點頭:“大家平身。” 官員們站起來之後,有一個蒼老的身影從隊列後面走了過來,正是新建的黑暗行省學院院長——羅倫佐,他又重新在菲謝特馬前跪下。 “陛下日安,臣等于日前驚悉克里默陛下的噩耗,全省官員雙目皆赤,這是臣下夜書的討逆文告,請菲謝特陛下一覽!羅倫佐激動的從懷里掏出一個卷軸:“魯曼此賊狼心狗肺,陛下萬不鰉讓他善終! 菲謝特翻身下馬,親手把羅倫佐從地上扶起。 “羅倫佐院長放心,本王定不會饒過此人!菲謝特堅定的回答說:“本王會光複帝國、會重震河山,也會手刀魯曼! “臣等一定會追隨陛下,肝腦塗地在所不惜!幾十名官員又齊唰唰的跪下了。 “諸位愛卿的心意,本王明白了。”菲謝特對官員們朗聲說道:“本王要完成這件事,當然離不開諸位。現有諸位不遺余力的幫助,本王一定會達成心願!請諸位愛卿平身……” “這陛下稍稍貴步,到總督府休息。”看到這里實在不是說話的好地方,菲琳再次上前說道,雖然她是在對菲謝特說話,可一絲眼角余光已經落在了我身上,雙頰還仿彿泛起了紅暈。 “好的。”菲謝特看看我:“科恩總督,你跟著我。” “是的,陛下。” 我這才緩緩的取下頭盔,跟在菲謝特身後進了城門。在打量我手下一千大員的同時,我還沒忘記抽空為我的三位夫人送去一個淡淡的笑容,而她們三個卻不搭理我……怎麼,死里逃生回來的丈夫,就只能得到這樣的待遇嗎? 幾聲口令喊過,耳邊已經響起護衛們整齊的腳步聲,黑暗城啊黑暗城……幾乎是在一年之後,我終于又回來了!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