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進黑暗城,我就發現街道兩旁跪滿了各族民眾,每人胸前都佩帶著一朵野花,這是窮苦的異族悼念親人的唯一方式。 當我們經過的時候,他們就默默的看著菲謝特,並用右手手指在心髒部位劃一下,意為“感同身受”,而菲謝特就以手撫胸還禮。在肅穆的氣氛中,我們進入了總督府。在一年的時間里,總督府又新添了許多建築,建築監督凱南又是一大串的介紹,我不由得感歎——天底下,像我這樣不了解自己府邸的總督可真是少見。 我的夫人們為迎接國王很費了一番腦筋,廣場後的前議事樓還歸我用,後面的小議事樓為菲謝特專用。再後面的內院也被一分為二,大的是菲謝特用,小的是我用。 身分的改變就意味著很多事情也得跟著變,應該說,突然成為陛下的菲謝特很不適應這樣的生活,我們同掩K皇視Γ界G鶚俏頤且皇蹦岩越郵芘笥訓墓叵低蝗槐簧矸終庵侄鞲艨@? 久不見面的杰克剛從軍營處理完公務回來,一看到菲謝特,就沖上去想來個擁抱,但被我用眼色阻止。杰克不得不噘著嘴跪下行著臣子的禮節,一臉的索然。 “怎麼了?我的杰克大法官?”對我們的性格了如指掌的菲謝特,在這時表現出極強的親和力:“你看起來不高興了。” “菲謝……陛下。”杰克站了起來:“老大用眼睛瞪我。” “嗯,本王等一下就訓斥他。”菲謝特拉起杰克:“你的事做得怎麼樣?” “回稟陛下,各軍團紀律良好,沒有太多違反軍紀的事情發生。” “做得不錯。”菲謝特輕聲誇獎著杰克:“但是你不能松懈,要把這個良好的局面維持下去。” “我知道!” “知道就好,本王還等著看你這大法官威風凜凜的樣子呢!”菲謝特轉頭看著我:“我們那三位美麗的市政監督呢?怎麼不見人影?” 他的話音剛落,三位夫人就在大門邊現身出來。 “見過陛下。” “三位美麗的夫人,你們今天已經行過太多禮了。”菲謝特微笑著說:“雖然往日的菲謝特已經成了陛下,但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把禮節簡化一下好了。” “是的,陛下。”菲琳輕聲說:“我們是來向陛下和總督回報這一年來行省的內政的。” “大家坐下,我們來聽聽三位市政監督的回報。”菲謝特讓大家落座:“在見其他官員之前,本王也急于了解黑暗行省的具體情況。” “陛下,我想讓兩位軍團長和總參謀長列席。”我說……逗對他們制定以後的軍事計劃會有好處。” “好的。”眾人到齊之後,菲謝特示意菲琳開始。 “至神魔大戰開戰時,黑暗行省共有總人口七百余萬,在這其中,異族民眾占了一小半。”菲琳雙手交疊著放在膝上,緩緩說道:“在這一年的時間里,我們著重解決行省領民的衣食住行,糧食的盈余雖然不多,可除了自給自足外,還可供養一支十萬人的軍隊。” “真是辛苦你了。”菲謝特點著頭說:“黑暗行省自建立到現在也只有三年的時間,算算也不過是收獲六季,而能填飽七百多萬人的肚子,你菲琳功居首位。” “謝陛下,但是總督這次回來……”菲琳的眉頭皺了起來:“總督共帶回一百六十多萬部族民眾,我們的糧食又不夠了。此外還要為這批人分配住宅與耕地、衛生教育等等,我們事先沒有得到消息,安排起來會很困難。” 我對內政一竅不通,當然沒有開口的份,不過心里可是不大高興。 “關于三十六部族,本王在路上就有想過。從某個角度來看,他們間接的挽救了科恩總督,也間接的挽救了本王,所以他們是有功的。”菲謝特很體諒的為我解了圍:當然,本王知道他們人數眾多,黑暗行省在接納時會很吃力,但他們勤勞且勇敢,必定會在今後的日子里為黑暗行省做出更多的貢獻。” “請陛下放心,菲琳既然身為市政監督,必定會盡全力安排好三十六部族。”菲琳橫了我一眼:“只是還要請陛下做主,讓科恩總督日後在做承諾時,也稍微考慮一下我們的承受能力。” “菲琳啊!這可是你們夫婦的私事,本王不好多管。”菲謝特哈哈一笑:“下面到誰了?” “輪到溫絲麗!”凱麗大聲說:“最後才是我。” “好,就讓溫絲麗先說。”菲謝特看著凱麗:“都已經是尊貴的總督夫人了,你這火暴脾氣還沒改過來啊?” “本小姐才不改!”凱麗氣呼呼的說:“對了,陛下,我們等會還要逼供,你要不要參加?” “啊……厲害厲害。”菲謝特不懷好意的看看我:“是誰惹我們的凱麗夫人生氣了?” “哼……哼哼。”凱麗挽了挽衣袖:“這個人嘛!他自然心里有數。” “這樣啊?本王旁觀好了。”菲謝特一本正經的點點頭:“溫絲麗,你說吧!” “是的,陛下。”溫絲麗微笑著看了我一眼:“大家知道,我們行省學校的建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到現在已經分為三級,分別是初級學校、中級學校和學院。” “初級學校的教育對象是各族小孩,這等級的學校數量最多。行省現在的四百多個鎮子里,每個鎮子都有一所,以民眾小孩的數量決定教師數量,大概是二百名小孩配備一名教師。這些教師不但負責教授各種初級知識與常識,還要向中級學校推薦品學良好的學生。小孩子要在初級學校學習兩年,此後才能按照特長升人中級學校,年紀大點的或者資質歪同的,會被各鎮的管理機構分派事務。” “那他們在中級學校里會學習些什麼?”菲謝特問:“學院里又怎樣?” “中級的學校教授各系魔法,還教授初級政務與村鎮一級的基本管理,被教育的對象畢業後將能勝任一般管理機構的職員。”溫絲麗為我們詳細解釋說:“學院就複雜一些,根據總督的命令,我們把學院分為幾大系,分別培養各種專業人才,有文學、內政、建築、農耕、水利等,為此羅倫佐院長不止一次的提出抗議,說我們把學院編制得太複雜。” “羅倫佐院長的個性就是如此,我們應該給他時間來適應。”菲謝特不以為意:“已經有學員畢業了嗎?二 “有的,我們的初級學校和中級學校一年畢業兩期,至今已經有一期畢業,他們全部被充實到鎮一級的行政機構中,有部分還直接擔任村長級官員。”溫絲麗點頭說:“至于學院,因為學習年限的原因,要等到今年晚些時候才會有第一期的畢業學員,他們的所學專長是農耕和水利.” “好啊!有了這一批人,吃飯問題會更容易的被我們解決。”菲謝特滿意的點點頭:“科恩總督,你說是嗎?” “是的,不過我還有點擔心。”我說:“這些家伙雖然畢了業,但事實上他們沒有什麼實務經驗,我們需要走的路還很長。” “有問題總能解決——這句話不是你以前常常說的嗎?”菲謝特不慌不忙的將了我一軍:“怎麼?我們的科恩當將軍當久了,就不會當總督了?” 我只好站起來保證:“陛下請放心,我會解決這些問題!” “有你這句話,本王就放心了。”菲謝特對凱麗說:“凱麗,現在到你了。” “總算到我了!”凱麗站了起來,英氣勃發的走了兩步,我這才注意到她腰上系著的腰帶是可以掛配劍的那種。 “陛下,我的職責是負責監督行省的衛生與警備。”凱麗不無得意的說:“現在,整個行省共有醫所三百多所,可以同時收治病患近五萬人。另外,還有常備藥劑作坊十二間、藥材種植場二處、巫醫學校兩所,這些可都是我一手組建的。” “了不起,警備方面又如何?”我插了一句。 “在每一個城市,我們都建立了警務署,現在行省的治安是很完備的。”凱麗狠瞪了我一眼,繼續說:“在爺爺的幫助下,我們還初步建立了戰爭後備力量,一日一有戰事,村鎮里的精壯男子都會被很快的組織起來,參加守衛戰斗。” “真是有很大的改變。”菲謝特感慨的說:“才一年多不見,你們三位就逐步完善了黑暗行省的內政,雖然這也是上下官員共同努力的結果,但這其中也凝聚著你們全部的心血。” “謝謝陛下誇贊,這是我們的職責。”三位市政監督回禮。 “科恩總督,你怎麼看?”菲謝特又轉頭問我:“這當中有問題嗎?” “陛下,這些措施本是針對和平時期的,但現在情況有了變化。”我苦苦思索著自己的說詞,想要盡量不刺激我的三個夫人:“在這幾天,父親大人就應該到了。我想,我們有必要召集行省各主管官員、軍隊將領、異族首領,還有三十六部族首領舉行一次會議。” “調整內政與戰略方向嗎?”菲謝特想了想:“我同意,但你有把握在這幾日就准備好?” “我會在這幾天與他們先碰一下頭。”我笑笑:“再說,不是還有陛下在這里嗎?” “說起來,本王是答應過你的。”菲謝特爽朗一笑:“好!本王也幫你。” “多謝陛下……” “那就這樣決定了。”菲謝特跟個沒事人似的站了起來:“來人啊!關上門。” 看我一臉不解的模樣,菲謝特對我笑笑說:“現在是私人時間,最合適逼供了……” 所謂的私人時間,是我以前為修理菲謝特而想出來的。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里,再沒有身份的限制,有冤的可以伸冤、有仇的可以報仇——以民主方式決定一切。 “陛下……你不會是認真的吧?”我看看四周,所有人都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好漢架不住人多,我馬上就說了軟話:“我可沒得罪過陛下你啊!” “我不參加,本王旁觀就好。”菲謝特拍拍手:“大家可以開始了。” 還沒等我三位夫人有什麼反應,剛才一句話都沒說的海爾特已經站起,捏著手指向我逼了過來……我真是自作自受,把他叫過來干嘛? “海爾特!我以總督的名義命令你,停下來!”我先告訴自己不要慌,然後大聲恐嚇他:“不然我會很嚴厲的處罰你!” “老大,你好像忘記現在是私人時間,這里可沒有什麼總督。”海爾特嘿嘿一笑,看著莫亞說:“是不是啊,莫亞?”莫亞憨厚一笑:“我聽大家的。”這這這……這還是我的莫亞軍團長嗎? “是啊,莫亞,我們都同意向科恩逼供。”凱麗說:“你沒有意見吧?還有杰克。”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也同意。”莫亞點著頭說:“對不起了,老大。” “杰克,你呢?”我往後稍微退了一步:“你不會也同意吧?!” “老大,你不是讓我平時多聽取別人的意見嗎?”杰克呵呵一笑:“我現在正在照你的話做啊……” 我不等他說完,猛的轉過身就往身後的窗戶沖去,現在被他們逮住可不得了。 令人氣餒的是,早有一個人好整以暇的坐在窗戶下——是菲琳,她輕搖著羽扇,面帶微笑看著我,我只得停下來,想好的逃跑大計當然泡湯了。 “菲琳,你也不用這樣做吧?”我苦笑著說。 “哎,我們的夫君大人,怎麼你逃跑還是喜歡用跳窗戶這一招啊?”菲琳收起羽扇,用扇柄優雅的敲敲窗格:“聽聽看,我可是好心呢!這些窗戶可都是金屬的哦!” 海爾特和莫亞照以往逼供的老規矩,已經抓住了我的手,把我摁在一張茶幾上。 “大家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我只能“痛快”的投降:“我招供,我什麼都招,不用大家逼……” “你們不要聽他的。”菲謝特一邊喝著上好的紅酒,一邊慢悠悠的說:“從科恩嘴里說出來的話,上騙百歲老人,下騙百日嬰兒……不逼,哪有實話?逼!” “其實啊,我們早就准備好了。”凱麗從旁邊拿過一個小盒子,在我頭上晃了晃:“夫君大人,這里面都是你小時候用來嚇我們的那種毛毛蟲,我們可抓了很多,還花了很多心思才把它們養得肥肥壯壯的呢!” 看她那戲譫的眼神,我不由想起和她的第一次見面。 “不用了吧,凱麗。你是我的夫人,你問什麼,我當然就答什麼。”我苦笑著說:“我這次絕對說真話!” 凱麗得意的放下手里的盒子,眼睛看著菲琳。 菲琳緩步走了過來:坐到茶幾邊的椅子上,掏出一個黑色卷軸:“知道這是什麼嗎,我的夫君?”我茫然的搖搖頭。 “那我念一遍給你聽,致尊貴的菲琳.羅娜夫人、凱麗.羅娜夫人及溫絲麗夫人:令夫神祐騎士、一等伯爵科恩.凱達,已于近日的戰斗中以身殉職。他的犧牲是偉大而壯烈的,他的意志與忠貞值得我們學習。聯軍軍部已經報請光明神殿,追授了令夫光明神殿護衛將軍的稱號,望三位夫人節哀……神屬聯軍軍部。”菲琳打開卷軸念著,最後不忘問我一句:“夫君大人,你有什麼想法?” “這不就是一封陣亡通知書嗎?”我討好的笑著說:“可我現在還好好的待在這里啊!這比什麼都重要,不是嗎……” “你知道什麼是重要嗎?在我看來,你只在意自己的感受,什麼時候注意過我們的感受了?”菲琳放下手中的卷軸,一字一句的說:“你知不知道?當這份通知書到達的時候,我們的心里是什麼感覺?我們做到了你希望我們做到的一切,甚至做了更多。雖然我們是市政監督,但如果不是你的妻子,我們是不會這樣做的……但就是這份通知書,它讓我們的努力、辛苦、牽掛在瞬間化為烏有,變得毫無意義!” “說真的,我也不希望事情發展成這樣。”我解釋說:“但當時的情況很危險,我也沒辦法通知你們我沒事,但我保證下次會小心……” 聽了我的解釋,菲琳的臉卻更冶了。 “親愛的,我們是被人出賣的。”我說:“這是個意外……” “你根本不知道你錯在哪里……同樣的卷軸也會送到父親和母親大人那里,還有兩位哥哥那里,你試著想想看,會有多少人為了你‘犧牲的消息’而傷心?!”菲琳生氣了,啪的一聲把卷軸扔到地上:“你還一副沒什麼事的模樣,你知不知道,你現在不是三歲的孩子,你有家庭,你要為你的家庭負責!如果你真的死了,我們怎麼辦?” “我……”我這才明白菲琳為什麼會發火,但卻找不到什麼說詞為自己辯護。 “凱麗,把這些東西全給他喂下去!”菲琳站起身來:“反正他也沒什麼良心。” 我還沒來得及發表意見,這位武斷的審判官已轉身向陛下告辭,徑直出了房間。 “笨蛋!你是個笨蛋!”凱麗用盒子敲著我的頭:“你知不知道,姐姐收到那個卷軸後,內心受到了怎樣的煎熬,偏偏你這個笨蛋又不知道逗她開心.” “好了,放開科恩吧!”溫絲麗走過來說:“科恩,你這次真的做錯了。消息一傳來,讓大家擔心你不說,整個行省內部都動蕩不已。你也不能怪菲琳,她那時是強忍著淚水在安撫其他官員,要撐起整個行省,這是多辛苦的一件事……” 我無言的點著頭:心里也不平靜,我行事一向想到就做,可以說是無法無天,真的一點都沒有考慮到身邊親人的感受。 “快說,你在外面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凱麗惡狠狠的問:“為什麼人家要出賣你?” 我握住了凱麗的手,緩緩說:“沒得罪什麼人,只是點燃了一場火。” “放手!”凱麗掙了兩下,沒有掙脫,只好紅著臉問:“是什麼火?” “一場大火。”我說,一字字的說:“會燒到很多人的大火!” 大家一楞。 “我只不過是想活下來而已,想讓我的士兵活下來而已。但我這個單純的想法卻破壞了某些人的美夢。”我低聲說:“他們把自己的貪欲構築在無數生命之上,美夢破滅後則發動屠殺掩蓋真相……這殺戮之火一旦點燃,可不是那麼容易熄滅的,這火會越燒越旺,終有一天,他們會被這火焰吞滅。” “好了,今天的私人時間就到這里。”一旁的菲謝特說:“我們留點時間給科恩。科恩,我看你還是去看看菲琳吧!” “是的,陛下。” “還是不要了,現在的菲琳可是在氣頭上。”菲謝特想了想:“晚飯後吧!晚飯後,我陪你去。”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