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用過了晚飯,我與菲謝特一起走去我那三位夫人的住處,順便在路上商量一些事。 “等一下到了菲琳那里,你的言辭可要小心些。”菲謝特細心的交代著:“這三位夫人現在可是黑暗行省的半壁江山,如果你再得罪了她們,我保證你以後不會有好日子過。” “我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還不行嗎?”我心不在焉的回答著,用手上的枝條抽打著路邊的花草:想來也讓人氣悶,我在前面打生打死,回家來還得受這樣的氣。” “我倒是覺得她們是越來越可愛了。”菲謝特笑著說:“而且她們都是深愛著你的……愛之深、責之切,有這二位幫你,你應該滿足了。” “怎麼我們還像是夫妻嗎?”我叫起苦來:“舉行婚禮都好幾年了,本總督連她們的邊都沒碰到。” “這要怪誰啊?還不是怪你自己?”菲謝特聳聳肩:“何況這三位夫人都不是一般的女子,特別是菲琳,你如果能讓她真心服輸,她一定會幫你成就不世功勳。” “算了吧!我只要生活的開心就好了。”我搖搖頭說:“什麼不世功勳……這東西又不能當錢花。” “對了,現在想想……你的確從沒對我說過你有什麼夢想之類的。”菲謝特停下腳步:“現在說說看,你的夢想是什麼?” 菲謝特一說到這個,連我自己都吃了一驚! 一直以來,我的生活都是忙碌的,一個又一個的難題等著我去解決,哪里還有空閑去考慮“夢想”這種奢華的東西?說起來真是可悲,我居然是一個沒有夢想的貴族。 不,應該說我還是有夢想的,那就是要比前生更強,還要掌握自己的命運!但這好像只是一種單純的欲望,而且還不適合說出來…… “夢想?”我想了半天,還是決定蒙混過去:“我好像沒什麼夢想……” “沒有?”菲謝特以一種驚異的眼神看著我:“不會吧?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連夢想都沒有的人?” “我……我真的沒有……” “聽我說,科恩。每一個人降生在這個世界上,都是帶著自己的夢想與使命來的,不論這夢想與使命是好是壞。”菲謝特看了我半天,才緩緩說:“一個沒有夢想的人是不完整的,你應該是個有夢想的人,就算是你的夢想不那麼光明正大。但我是你最親密的朋友,你可以放心的說給我聽。” 我搖搖頭。 “欺騙君王是大罪。”菲謝特說:“我可不想法辦你。” “我賢明的陛下,你就饒了我吧!”我無奈的歎了口氣:“我已經想破了腦袋,可我是真的想不起我有、或者曾經有過什麼夢想。” “沒有夢想的話……那你生活的熱情是從何而來呢?”菲謝特皺起眉頭說:“又是什麼支援著你一次次的戰勝敵人,一次次的找到回家的路?” “我不確定,或許是大家的友情在支援著我……但絕對不是你所說的夢想。”我拍著腦袋說:“我親愛的陛下,那你的夢想是什麼呢?” “我的夢想……其實說起來,我的夢想原本是很模糊的,遇到你這活寶之後才逐漸清晰起來。”菲謝特轉過身,向前走出幾步:“我想,我想做一個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君王,一個賢明、睿智的君王,一個讓國民過上安定生活的君王!” “真是美好的夢想啊!”我拍著手說:“值得擺幾桌慶賀一下……” “不用慶賀。”菲謝特猛的轉過身,抓住了我的雙肩:“我想到一個更好的辦法!” 我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一個人不可能毫無夢想的生活下去,因為夢想就是我們生活的目標。”菲謝特緩緩的說:“為了你人生的完整,我決定把自己的夢想分給你一半。” “這個。”我傻呼呼的問:“夢想也……也可以分嗎?” “為什麼不可以?我還是認為你一定有自己的夢想,只是還沒找到。”菲謝特微笑著說:“在你沒找到自己的夢想之前,就讓我的夢想填補你心里的空白好了。” “可是……”我說:“接受了陛下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內心會不安的……” “不要拒絕我,就這樣說定了。”菲謝特用力的捏了我的肩膀:“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為了這個夢想,我們一起努力!”我還能說什麼呢?我只能苦笑著點頭,但這就意味著從此我小小的肩膀上就又多了一個責任。陛下就是陛下,用“半個夢想”就把我這苦命的總督給套住了。 走過了小花園,我們來到了後院。 菲琳正一個人在屋前整理花草,看到我和菲謝特,忙過來行禮。 “不用多禮了夫人。”菲謝特微笑著說:“本王是專程把科恩押過來給你道歉的,科恩,還不給菲琳道歉?” 我硬著頭皮上前幾步,把早已准備好的話說了出來。菲琳聽著我的話,臉上表情非常平靜。 “菲琳,你還滿意嗎?”菲謝特打著哈哈:“堊讓我們的科恩總督低聲下氣的道歉,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做這樣的事情,本王可是擔了很大風險的。” “多謝陛下費心。” “那好,科恩你就好好的陪菲琳說會話,夫妻之間應該好好相處才對。”菲謝特點點頭說:“本王要回去休息了。” 送走了菲謝特,菲琳沒有理會我,而是轉過身去繼續整理她的花草。看她那認真的樣子,根本就沒有打算和我“好好說會話”。 我本不想傻站著,可是在衡量了再要讓菲琳生氣可能導致的惡果之後,我還是決定忍一時之氣——要不然,菲琳聯合另兩位夫人撂挑子不干的話,我還真玩不轉這偌大的一個黑暗行省。 好不容易等她做完了手上的事,在一旁的石桌邊坐下,我就笑咪咪的為她灑水淨手。 “哦?我的夫君大人居然會做這樣的事?”菲琳抬起頭來看我一眼:“什麼時候學會討好人了?” “不能這樣說,有些事我可是生來就會。”我回答說:“再說了,能讓你高興不正是我的一大優點嗎?” “別自誇了。”菲琳不為所動,繼續洗著手上的泥土:“整個黑暗行省里有誰不知道,我們的夫君大人是英雄,可以不要妻子的英雄。” 對菲琳的刁難我毫不在意,至少她現在願意和我說話。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可從沒想過要做什麼英雄。”我也坐了下來,我們的距離是如此接近,我甚至從她水靈靈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平心而論,菲琳,你認為我真是這樣的人嗎?” “我不知道。”菲琳看著我,輕聲說:“自從成為你的夫人後,我就看不清你了,我有時甚至懷疑我是否認識你。” “你這樣說我可是會難過的。”我苦笑了一下:“換了你是我,又是在那種情況下,你也不可能做得比我更好。” “那麼,你是認為我不應該生你的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向你道歉。” “不,菲琳,人人都有生氣的權利,我不能就此向你要求什麼。”我說:“但你是否也該給我一個傾訴的機會?” “你現在不正是在說嗎?”菲琳拿過毛巾擦擦手:“而且我也在認真的聽。” “我知道,我是一個不安分的人,常常讓人擔心。但你也應該明白,這就是我的性格,雖然我在努力改變這一點,但你也要給我一些時間。我也知道,因為我的問題,所以在婚禮後你心里一直有些不愉快。”我真誠的說:“可我就算是在與敵人厮殺的時候:心里也牽掛著你們,你們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是別人無法取代的。” “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科恩,我的夫君.”菲琳說:“我根本就分不出你那句話是真的,那句話是假的。” “為什麼這麼說?你可以懷疑一切,但為什麼要懷疑我對你的感情?”我站起身來:“沒錯,我距離你心目中完美丈夫的標准還有很大一段差距,但我在努力,就算我一生都不能做到這點但我還是在努力!難道這還不能讓你感動?” “我沒有懷疑你對我的感情。” “那麼就是我失敗了,看來我所做的一切還不能讓你愛上我。”笑容已在我臉上散去:“算我一廂情願好了。” “你不必用這樣的語言來刺激我,你心里應該很清楚,我唯一的弱點就是愛上了你。”菲琳眼里逐漸蒙上一層霧氣:“盡管你渾身上下都是缺點,可我……還是不可救藥的愛上了你:雖然知道你本性難移,可我還是想試著改變你,你……你如果覺得難受,大可以說出來,我……我今後就再不給你氣受,也再不管你!” 看到菲琳轉身要走,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拖到身邊。 “不要這樣菲琳,是我不好。”我說:“我本來是想好好和你談談的,誰知道說著說著就變了……” “跟你沒什麼好談的。”菲琳摔不開我的手,只有眼看著別處:“放開我。” “你是我夫人,而且是愛著我的夫人。”我嬉皮笑臉的說:“我們是合法夫妻,拉拉手怎麼了?” “你這個無賴……”菲琳說著話,眼中的淚已經掉了下來。 “對不起菲琳,我讓你擔心了。”我輕輕擦去她臉上的淚:“我以後會盡量注意的。” “你還是不明白我需要什麼。”菲琳第一次將身體靠在我的懷里:“做為一個妻子,最重要的是得到丈夫的尊重。” “可我一直很尊重你啊!” “尊重的第二個提是誠實,你誠實嗎?” “當然了,我很誠實的。”我在她耳邊說:“到現在為止,我都在遵守我的諾言,從來沒有私自進過你們的房間。” “我指的不是這個。”菲琳轉過頭來看著我:“我希望你,我的夫君,你什麼事都不會隱瞞我,凡事都能和我商量。” “我沒有什麼事隱瞞你啊!”我嘴上正說著大話,心里卻突然想起這問題出在哪里,急忙改口說:“就算是我有些時候在某些事情上有些隱瞞,那也是善意的……” “從後果來看,善意的隱瞞也同樣是欺騙。我是你的妻子,是你一生的伴侶,怎麼你認為我不配知道真相嗎?” “我可沒這個意思……” 菲琳站直身體:“那好,你坐下,我有一件事要問你。” 我只好乖乖坐下,這哪是夫妻倆談話,分明又是一場逼供啊! “你准備好了沒有?”菲琳盯著我說:“我要開始問了。”我艱難的笑笑,希望自己能撐過去. “自從你上次去了萬普,萬普就每月分兩次上繳大量資金,而且從不耽誤。”一談到錢,菲琳就恢複了平靜,她用小指輕點著桌面,我知道這是她整理思緒時的小動作:“到現在為止,每月上繳的錢是越來越多了。這筆資金對行省的發展極為重要,已經占行省財政總收入的五分之一還多.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這些錢,黑暗行省的建設將會更加困難。” “這筆資金有什麼問題嗎?”我裝做不在意的問。 “這筆資金是沒問題。”菲琳黛眉一揚:“但我對提供這筆資金的人很好奇。” “是嗎?”我聳聳肩:“有錢用就好了嘛!干嘛還要管這麼多……” “不要岔開話題,老實回答我,這筆資金是誰提供給我們的?” “商人啊!你也知道萬普是個商業港口,那里有很多商人。”我說:“我制定了一系列的稅收條例,此外再搞點副業什麼的,這錢就齊了。” “是嗎?”菲琳沒有上當,態度相當認真:“我仔細的查過帳目,你所說的稅收在其中占不了多少份額,而且萬普的很多商人近來日子都過得艱難。” “過得艱難?”我呵呵一笑:“怎麼會呢?” “因為萬普新近崛起一位很厲害的女商人,在不長的時間里她已經掌握了萬普絕大多數的行業,從糧食到布料,從盔甲到紅酒,她什麼都做,其他商人被她壓得連氣都喘不過來。”菲琳不再與我在細微問題上糾纏,直接切入主題:“兩個月前我已經派人去仔細調查過,萬普雖然商業繁榮,但出得起這筆錢的卻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下個萬普最大的商家——迪爾.梅林。” “嗯,迪爾.梅林。”終于說到了重點,我不動聲色的回答:“我聽說過這個人。” “聽說過,應該不止這樣吧?這位女商人以前在萬普經商多年並無多大建樹,但在這兩年卻突然崛起,擴張速度快得嚇人。而且你以前的副官在各方面給予她很大的幫助……不,應該說是袒護才對。”菲琳看著我,明亮的眼神仿彿一直看到我的心里:“我聽說這是位厲害的貴族小姐,真是巧了,她還是在你去萬普那段時間里出嫁的。” “略有耳聞。”我點點頭,做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以旁觀者的語氣說:“聽說她丈夫是個走私犯。”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看來菲琳很不滿意我的回答:“這可是位非常能干的夫人,她名下的分店已經遍布斯比亞帝國,神屬聯盟每個帝國也有她的分店,以日進斗金來形容她的財富都不過分。像這樣一位出色的女性,以你的性格,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放過她呢?” “我的確是想過讓她為行省出力。”我笑笑說:“但是很遺憾,我去晚了一步,這位小姐已經嫁人了。” “這樣啊!”菲琳的眼神開始閃爍不定起來:“那我現在可以這樣說,我的夫君大人和迪爾.梅林小姐沒有關系?” “是的。” “這樣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麼?”我疑惑的問:“萬普出了什麼事嗎?” “現在看來應該沒什麼事了,此前我還擔心你與這位女商人有什麼關系。”菲琳輕描淡寫的回答我:“我在前幾天以走私罪逮捕了迪爾.梅林夫人,一個走私犯的妻子。” “逮……逮捕?為什麼?”我有點心慌,腦袋也開始漲大,我的大夫人逮捕了我的小夫人,無論這事情怎麼發展,我兩頭受氣的命運看來是不可更改了……這、這算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因為我們需要供養大批的難民和軍隊,此外還有陛下的開支,但我們手上沒有多余的錢。”菲琳淡淡的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只有在這位女商人身上想辦法。” “可是……” “我知道這事做得不是很妥當,但我們別無選擇,事實上迪爾.梅林夫人的確參與了走私活動,不是嗎?而且你也與她沒什麼關系……夫君,你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你不是想讓我放過她吧?” “那你打算怎麼做?”雖然我心驚膽顫,但還是鎮定的問:“她現在在哪里?” “我想把她的錢都收繳了,此外再給她定個走私罪。如果她真是很會做生意的話,我想把她收編到行省管理階層里。當然,這得費點心思,也要讓她吃點苦頭才行。”菲琳看著我說:“她已經被逮捕,正在押解來黑暗城的路上。很可惜,我們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她的丈夫,聽說這女商人死都不開口。” “你……你還對她用了刑?” “不能嗎?她只是一個商人而已,況且她的家族已經敗落,這應該沒什麼麻煩。” “你不能這樣對待她!”我終于忍耐不住,伸手拍了桌子。 菲琳看著我,異常冷靜的問:“說出你的理由。” “因為我、我……我就是她的丈夫!”喊出了這句話,我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著菲琳的審判。 菲琳的嘴唇動了動,終究沒有說出什麼話來,眼睛痛苦的閉上,偏過頭去。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