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說心里話,雖然我和迪爾·梅林成為夫妻已經一年多接近兩年,可我一直沒有想好怎麼告訴大家這件事。現在被逼無奈說出這件事來,話一出口連我自己都楞住了,而我面前的菲琳也沒說話,她的臉上冷若冰霜。 我們兩人誰都不知道下面應該怎麼辦,要怎樣說話才能使情況不再更加惡化,所以也只好保持著這樣的沉默場面。 “這件事,是真的嗎?”很久之後,菲琳終于開了口:“你真是迪爾·梅林的丈夫?” “是的。”我點頭:“就是在上次去萬普的時候。” “在沒聽到你親口說出來之前,我一直都不肯相信這件事,我還存有一絲幻想,但沒想到真是這樣……”菲琳抬起頭來看著我,眼中溢出點點淚光:“為什麼?她很美麗嗎?你有沒有想過,你家中已經有三位妻子了!” “說到美麗,她不及溫絲麗;說到性格,她也不如你。”我試著向她解釋:“我之所以娶她為妻,是因為她在經商上很有天分,而我們的行省當時非常缺錢。” “所以,你就讓她做了你的妻子?”菲琳憤憤不平的說:“難道在你眼中,錢就是那麼的重要?如果以後你再遇到能幫助你的女士呢?難道你都娶她們為妻嗎? 兩個沒有感情的人怎麼能夠成為夫妻?” “菲琳,本來這件事我是想告訴你們的,可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我慢慢的靠近菲琳:“我們不要吵架,好好說,可以嗎?” 菲琳微昂起頭,強忍住眼中的淚水:“我在聽。” 于是我把與迪爾·梅林的事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的給菲琳講了一遍。 “就是這樣,她還不知道我的真實身分。”我鄭重的說:“我並不是想隱瞞你們,每一次見面我都想把這件事告訴你,可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此外,我們也是有感情的。” “果然,我想的沒有錯。”菲琳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我們三人在你心中就只能是這樣的地位。” “你怎麼會這樣想呢?因為我特別在意你們的感受,所以才不知道怎麼說好。” 雖然我不是很明白她的話,但還是很爽快的認了錯:“我知道這件事處理得不好,但我向你保證,以後不會再娶其他女子為妻了。” “你還是不明白,算上這一位你已經有了四個妻子,對我而言,我在一開始就犯下了錯誤。這錯誤的代價就是我永遠都注定要與其他女士分享自己的夫君,你娶更多的妻子又和現在有什麼區別?”菲琳已經恢複了平靜:“可我不能接受,我的夫君發生這麼嚴重的事居然不和我商量,連一絲消息都不透露。這樣看來,我在你心里算什麼?我對你而言,和一個陌路人又有什麼區別?” “不,菲琳,事情沒有你想的這麼嚴重。” “很嚴重!這錯出在你的意識上。在你眼里,我們這些妻子就像你的下屬,只能竭盡全力為你做事,而你心中根本沒有把我們當妻子看待。”菲琳的語氣變得強硬起來:“妻子是什麼?是一生都要與夫君同進退的親人!為夫君擔驚受怕我們沒有怨言,為夫君勞苦奔波我們更沒有不滿,無論多嚴重的事我們都願意為夫君分擔……但、但我們絕對受不了夫君的欺騙!” “可我這是善意的。”我急切的說:“就是怕你們受不了啊!” “別說是你多了一個妻子,就是陛下遇難、夫君‘陣亡’、行省被圍這樣的事我們都獨自撐下來了,我們還有什麼事受不了的?”菲琳冶冶的看著我:“善意的欺騙就不是欺騙了嗎?事實上你這拙劣的謊言才更令我傷心。” “我……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我毫無辦法:“我怎樣做才能讓你滿意?” “真誠,我就要你的真誠。”菲琳說:“難道要你一點真誠就這麼困難嗎?” “你認為……我沒有真誠的對待你?” “不是我要這樣認為,這是事實。” 坦白說,在這一瞬間我很氣餒……一種極端無力的感覺開始充斥著我的身心,填滿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哪怕是在面對魔屬聯軍圍困時我都沒這麼沮喪。沒人告訴過我,自己的妻子是這樣的難以對付。 可話說回來,像菲琳這樣厲害的女性也真是少見。 我頹坐在石凳上,雙手捧著發漲的腦袋,已經想不出什麼更好的辦法。連我自己都不明白這算是怎麼回事,照理說我的腦袋不算愚笨、手法也不僵硬,為什麼我可以在劣勢下打敗數倍于我的敵軍、可以在魔屬聯盟內馳騁縱橫……卻對付不了自一己的夫人? “怎麼,我們的總督大人無言了。”菲琳沒打算放過我:“這可不像是你啊!” “那你要我怎麼做?”我用無精打采的語氣認了輸:“難道還能把你這位市政監督吊起來打嗎?” “根據帝國法律,你有權利這樣做。”菲琳說:“但我知道,你不會。” “說真的,菲琳。”我頹然的搖了搖頭:“我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在婚禮前的關系是那麼的融洽,而自從婚禮後我們的關系就一直都處不好? 我們、我們這到底是怎麼了?” “我的夫君。”菲琳看著我,眼神已經不是那麼冷了:“我很高興,你終于注意到問題的關鍵。” “問題的關鍵?”我想了想:“是婚禮嗎?” “是的,婚禮之前我是你的朋友,但從婚禮之後我就成為你的妻子。”菲琳點點頭說:“你知道妻子是什麼嗎?而一位丈夫應該怎麼對待自己的妻子?” “這個我說不好。”我還是搖頭:“我是很在意你們,也很尊重你們,這樣難道是錯了嗎?” “對于一般的貴族男性而言,你這樣做已經是一個很稱職的丈夫了。”菲琳輕聲說:“可你是誰?你是科恩·凱達,你是比一般貴族要優秀得多的科恩·凱達,你應該比其他人做得更好。” “更好?”我苦笑著說:“我真不知道,我還要怎樣做才能更好?” “科恩,你比我聰明,你應該知道我、凱麗還有溫絲麗都是深愛著你的。” 菲琳臉上微微一紅:“雖然我和凱麗嫁給你是納舍爾阿姨的決定,但我們都願意。 所以我們的婚姻有感情為基礎,這是一個健康的結合,並不是權勢交易的畸形產物。” “是這樣。”我點頭同意。 “我們在婚禮之前是朋友,在那時你就很在意我們,也很尊重我們,我們也很高興能與你這樣的男子成為夫妻。”菲琳接著說:“可是在婚禮之後呢?你還像一個孩子一樣把我們當朋友對待,這是不合適的。” “為什麼不合適?”我有些驚訝菲琳的話。 “我們是夫妻,就說明我們的位置已經有了轉變。你知道因為爺爺的事我並不喜歡涉及政治,可我為什麼又要擔任行省的內政監督?” “難道是因為……你是我的妻子嗎?” “是的,因為我是你的妻子,所以我必須無保留的去幫助我的丈夫,我和我的丈夫是一體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將盡己所能、不惜代價去維護你和你的家族。”菲琳站起來:“而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你才值得我這樣做。” “那……我又做錯了什麼?”我疑惑的問。 “你沒注意到嗎?自從納舍爾阿姨賜婚後,你對我們的態度就有了細微的變化。”菲琳慢慢的走近我:“就拿溫絲麗妹妹的事來說,其實當時我和凱麗對接受溫絲麗這件事就是有心理准備的,我們知道,以你的性格你絕對不會舍下溫絲麗。可我們沒想到你會如此強硬的處理這件事,還和凱麗發生了爭吵。” “相信我,我不是有意的。” “正因為知道你不是有意的,所以我們才會原諒你。”菲琳走到我身邊坐下:“而你沒有意識到,你心里已經把我們當做應該躲在丈夫身後的那一類女性了。” “我……” “不要急著申辯好嗎?過幾天你會更忙,我們能這樣深談的機會不多。”菲琳阻止了我的話:“我們是在一起長大的,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這點你同意嗎?” 我點點頭,而菲琳已經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 “事實上被這件事困擾的不止你一人,在成為你的妻子後,我也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准自己的位置。”菲琳把我的手輕柔的握住:“一旦你想要做好,你就一定能做好。” “我無法保證,只能盡力。” “科恩,不是盡力。”菲琳用少見的溫柔眼神看著我:“我知道,沒什麼事能難住你。” “為什麼這樣認為?”因為她的態度,我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你對我這麼有信心嗎?” “是的,我對你非常有信心。”菲琳堅定的說:“還記得納舍爾阿姨對你的勸告嗎?你告訴過我的。” “當然記得。”我點著頭說:“不要迷失自我。” “對!不要迷失自我。”菲琳欣喜的說:“我真高興你記得。” “可是要做到這點可真難。” “不用擔心,你能做到的。”菲琳愛憐的用手撫著我的臉:“親愛的,雖然會很辛苦,可你也不能讓世俗的汙穢沾染了你的心靈。” “我的心靈。”我搖搖頭說:“我覺得自己生來就帶著壞習慣,是我在汙染這個世界。” “你是指你在聯軍和神殿里做的那些事嗎?不要這樣講,其實對我而言,那不過是你行事的手段,表面的東西根本無關緊要。”菲琳把頭靠到我的肩上:“我是你的妻子,我知道你的心,我才不管其他人如何看待你。” “這樣說起來,你不會是喜歡我這種行事手法吧?” “我不能要求你在每一方面都做到十全十美,我只能要求你做到某一部分。” 菲琳在我耳邊說:“那就是對我的尊重……不是尊敬、不是在意,更不是懼怕。” “我總算明白了。”我輕聲回答她:“原來,對我的妻子僅僅有愛是不夠的,還得有尊重。” “如果你能夠把這份尊重融入到對我的愛里去。”菲琳的聲音小到讓我幾乎聽不清楚:“我會更高興。” “我可不能保證在這過程中不犯錯。”我有點找不到方向:“此外,你還要給我點時間,我現在無法對你承諾什麼……我腦袋里一團亂。” “如果連你偶爾犯的錯都無法包容,那我還能做你的妻子嗎?我給你時間。” 菲琳說:“而且我也知道,你只會越做越好的。” “還有件事,我很不明白。”我問菲琳:“為什麼我和你們相處,總是我落下風?” “這很簡單,就和剛才說的一樣,你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菲琳說:“我們不是你的敵人,你自然不會使出對待敵人的那些方法。用朋友的方法對待我們嘛!又有個妻子的名義架在你心里,而你又不明白該如何對待妻子,什麼事總想著蒙混過關,不肯坦白,放不下面子……你心里自然就有了困擾,有了負擔。” “你是說……是我自己把自己套住了?” “難道不是嗎?”菲琳輕笑一聲:“沒想到我們的夫君這樣聰明,卻還會時不時的犯傻。” “嗯,看來我是應該檢討一下了。”我點著頭說:“原來今晚,受益最大的人是我啊!” “知道就好。”看來菲琳的心情也很下錯,笑了好幾次:“那你該怎麼感謝我?” “給你一個最最熱情的擁抱好了。”我抱住菲琳,吻了她的耳垂:“我也知道你們為什麼會在婚禮那天趕我出房間了。” 菲琳笑而不答。 她的表情讓我覺得有機可乘:“那我今天可以進房間了嗎?” “不行。”菲琳拒絕了我:“堂堂的科恩總督,怎麼能違背自己的話,你要拿著足以讓我們滿意的禮物才能進去。” “早知道這樣的話。”我又泄氣了:“我還說什麼誓言啊!真是傻到家了……” “嗯,你就當是個教訓吧!”菲琳干脆閉上了眼睛。 “你今晚對我說的這件事,凱麗和溫絲麗知道嗎?”我說:“我可不願意接連三次的被夫人說教。” “她們當然知道,所以我才在這里等著你。”菲琳抱著我說:“我們一直都想和你談談這件事,可苦于沒有機會。” “這樣我就放心多了。”我遲疑了一下:“那關于迪爾·梅林……” “現在不要說其他的人,這麼溫馨的夜晚,我要和我的夫君單獨待一會,在這一刻,我的夫君就是我一個人的,我不要聽到其他女士的名字。”菲琳用手掩住了我的嘴:“這樣的感覺,真讓人陶醉。” 說出這樣任性的話,這對菲琳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我沒有說話,只是用雙手把菲琳抱得更緊。 也不知過了多久,菲琳吻了我的臉,離開我的懷抱,坐直了身體。 “不早了,你明天還有很多事,快回去休息吧!”菲琳攏攏自己耳邊的發絲,輕柔的說:“我得回房間去,要不然凱麗和溫絲麗會著急了。” “可……”我說:“迪爾·梅林呢?” “我是騙你的。”菲琳狡黠的一笑:“這麼一個精明能干的小妹妹,我保護她還來不及呢! 又怎麼會叫人逮捕她?” “謝謝你。”我感激的說:“我知道你這是為了顧及我的感受。” “你明白就最好了。”菲琳站了起來:“什麼時候讓我們見見面?” “現在不合適,我的身分對她來說是一件很突然的事,她可能在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我也站了起來:“而接下來肯定有一連串軍事、政治上的大范圍爭奪,我也不想有更多的人為我擔心。” “既然你這樣決定,那就這樣做吧!”菲琳說:“不過我會先挑選一份禮物送給她。” “現在就打算開始你們的友誼了嗎?”我打趣說:“四位夫人同進退,我這做丈夫的可會更辛苦了。” “不要貧嘴,這全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別以為我們不知道陛下是你們的證婚人。”菲琳笑著說:“對了,你也寫封信給她好了,一位很久得不到丈夫消息的妻子,她內心一定是很痛苦的。” “知道了。”我說:“先送你回房間,然後就去寫信。” “那就走吧!”菲琳挽住我的手臂:“我親愛的夫君。”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