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召集令發出的第二天,行省下屬的、距離黑暗城近一點的地方官員就趕到了黑暗城。在之後的幾天里,各地方宮、各異族族長也陸續抵達,上百人把黑暗城里唯一的一個行館塞得滿滿的。 在這些人里,絕大多數都是我所熟悉的,各地方官基本上是我的下屬,異族首領也多是我的長輩,總督府內等待我接見的人大排長龍。 下屬要面見我述職,長輩們更是怠慢不得,我只能抽出時間去一一接待。雖然本總督忙到一天到晚腳不沾地的跑來跑去,到最後還是分身乏術,只好讓三位內政監督出面幫我應付。 好容易等到人來齊了,經過一一接見,我對目前行省的發展狀況也有了一定了解。但是父親因為路途的原因還需要幾天才能到,而我們卻耽誤不起這時間,在和菲謝特商量後,我決定先舉行一次行省范圍內官員參加的會議,先把黑暗這邊的事解決了再說。 會議是在午飯後舉行,一百多人在議事樓里根本坐不下,負責安排會議的凱麗把眼睛一鼓,干脆叫人把會場搬到了花園里。 會議開始前,我去請菲謝特。 “我不能去。”菲謝特坐在自己的書桌邊寫著什麼,連頭都不抬的回答我:“這次會議是黑暗行省的內政,以我現在的身分是不方便出席的。” “為什麼?他們都是陛下熟悉的人啊!以前有會議我們都是一起參加的。” 我心里有些懊惱,怎麼這幾天總是遇到讓我驚訝的事:“如果陛下不去,我心里會很不踏實。” “我的科恩總督啊!你又犯傻了……”菲謝特放下手里的筆,走到我面前:“你怎麼還不明白呢?如果我出席這次會議,就會直接削弱你在這批官員心中的影響力,甚至還會有其他的負面影響。” 我抓抓頭,用這個動作向菲謝特表示我很迷惑。 “如果其他行省的總督知道本王出席黑暗行省的內政會議,並在會議上對行省內政指手劃腳,那他們會怎麼想?”菲謝特解釋說:“帝國內亂,這批原皇室派的總督沒有立即倒向魯曼,除了魯曼不是帝國正統這個原因之外,他們還在觀望我。” “觀望你?” “是的,看我是不是一個值得效忠的國王,是不是打算對他們怎麼樣。”菲謝特點頭:“我出席會議,他們會認為我是在插手行省的內部事物,是在變相奪你的權。如果我連你這樣的關系密切的朋友都如此,當然更不會放過他們了…… 到那時,你想他們會怎麼樣?” “我明白了。”我點頭。 “如果你在內政上遇到什麼困難,我當然會幫助你的。”菲謝特拍拍我的肩:“但自己份內的事你卻休想偷懶。” “這個我知道。”我說:“不過對于這些總督來說,陛下總是不出面也不是辦法,你應該做點什麼讓他們知道你的存在。” 菲謝特微微一笑:“你看看我在寫什麼?” 我走到桌邊一看,桌上全是菲謝特寫給沒有參與叛亂總督的信箋。 “原來陛下早想到了。” “這些信件要等與你父親商議後才能發出。”菲謝特說:“但願這些總督還沒被魯曼收買。” “放心吧陛下,我們的機會比魯曼好太多了。”我安慰他說:“這些總督以前都屬皇室派系,與魯曼有不小的矛盾,也知道魯曼骨子里是個什麼貨色。對于這些心有余悸的總督官員們,魯曼想要收買他們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算你說到了關鍵吧!”菲謝特笑著說:“快去開你的會,遇到難以決斷的事可不准亂發脾氣。” “明白。” 才剛剛走出菲謝特的房間,就遇到了菲琳三人。 “怎麼這麼巧?”我微笑著走到三位夫人中間。 “不是巧。”凱麗說:“會議要開始了,我們是專程到這里來等你的。” “你們怎麼知道我會在這里。” “是菲琳說的。”溫絲麗走過來為我整理了衣襟:“沒想到你真是在這里。” “真是這樣嗎?”我呵呵一笑:“菲琳已經可以當預言家了。” 菲琳是笑而不答,倒是一旁的凱麗說了話:“還不止這樣,姐姐說你在會前一定去請陛下參加,而陛下一定不會答應你,怎麼樣?你服了吧?” “服,有什麼不服的?”我和菲琳交換了一個眼神:“我科恩·凱達有這樣了解自己的妻子,高興都還來不及。” “看來,花前月下的長談真的能加深感情啊!”說到這里,凱麗壓低了嗓子,學著我的口氣說:“我親愛的夫人,夫君我先送你回房間,然後再去寫信……” 我又好氣又好笑,也只能由得她去。 “立正……長宮好!”剛到會場,坐在會場右側的軍官們就在值星官的口令下齊臻臻的站起來向我行禮,另一旁的文職官員則行撫胸禮。 “各位好。”我還禮:“請坐下。” 眾人紛紛坐下,三位夫人就坐在我後面的座位上。 “等了幾天,大家總算是來齊了,你們都是行省的重要官員,本總督也就不用講廢話了。” 我站在自己的座位前,目光環視著全場:“這幾天,我分別和大家見過面,對你們這一年來做的事有了粗略的了解。坦白說,我認為你們做得不錯,雖然有的人免不了犯點錯,但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屬于對職責的理解不深,對怎麼當官這事還沒琢磨透。沒關系,依我看,大家可以做得更好。” 一段話說完,左側的文職官員們臉上有了些笑意,而近年來一直跟隨著我的軍官們卻一個個正襟危坐,眼光幅度一致的跟隨我的身影移動……兩邊一比,很有點特色。 “雖然大家把份內的事都做得很好,可我們的努力卻沒有形勢的變化快。在某股勢力的引誘下,魯曼那畜生的野心和貪念在一夜之間就膨脹炸裂,現在已經沾染了一半國土。”我的話停頓了一下:“為了替遇難的克里默陛下夫婦報仇,我們必須改變策略,把這個畜生盡快送到他該去的地方!” 我這段話倒是得到了一致的反應,所有人同聲回答:“願跟隨大人!” “菲謝特陛下對整個局勢有應對的辦法,這點我們不必過度擔心。”我接著說:“但對我而言,我只關注戰斗,而這場戰爭是一觸即發的!整個行省必須為即將到來的全面戰爭做好准備,今天的會議就是一個戰爭通報,也是戰爭動員。 我們要有備而戰,不能讓士兵們因為戰備不足而白白犧牲!” “是!” “今天的會議有好幾件大事,其一就是戰備,其二是安置三十六部族的事… …這兩件做起來都有難度,大家可以暢所欲言!”看大家的情緒被調動得差不多了,我也就進入了正題:“卡羅斯。” 坐在右側的卡羅斯立即站了起來:“是的,長官!”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卡羅斯是黑暗行省軍隊的總參謀官。”我向卡羅斯點點頭:“你先把我們軍隊的情況給大家說說。” “是的,長宮!”卡羅斯微轉過身子,面對著文職官員:“目前,我黑暗行省的正規部隊總人數是一十五萬。在這其中,有行省原來的守備部隊加上訓練場里的學員共三萬人,還有這次跟隨總督回到黑暗行省的十二萬人。” “根據科恩總督的命令,參謀部對這十五萬部隊再次做了調整,分為三大軍團和行省守備軍。”卡羅斯從懷里掏出一張紙:“…一大軍團是科恩總督親領的第一軍團,海爾特准將帶領的第二軍團以及莫亞准將帶領的第三軍團,原守備部隊與訓練場的學員編成行省守備軍。 我們將從這三大軍團中撥出一部分經驗豐富的戰士充實行省守備軍,訓練場也會得到一大批合格的教官。” “關于為什麼要把軍隊這樣分,我來說一句。”我走到會場中間:“我與凱麗內政監督談過了,守備軍的最重要職責是行省的防務,平時分駐行省各個地點維持治安,戰時聽從行省內政廳的調派,所以這一支部隊基本上不出黑暗行省的邊界。他們的給養由駐紮地負責提供,有問題嗎?” “總督大人,下官有個問題。”一個城市主管站了起來。 我點點頭:“說。” “您所說的給養,是否包括了武器裝備呢?三這位主管說:‘糧食我們可以想辦法,哪怕是我餓著肚子也得讓軍隊吃飽。 可武器……我就是哭也哭不出來啊!’ ‘不用你哭。’我大聲說:‘武器裝備由參謀部統一發放,換裝下來的裝備……凱麗內政監督說你們建立了戰爭後備力量,這些東西就地移交給後備力量使用!’ ‘是的,總督。’主管欣喜的說:‘下官明白了!’我對卡羅斯一揚頭:‘卡羅斯,你接著說。’ ‘是,除了這件事,還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急待解決。’卡羅斯繼續說:‘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的軍隊在神魔大戰中經曆了多次惡戰,雖然我們挺過來了,但卻積累了近萬名傷員,當中還有三千余士兵成了殘疾。怎麼安置他們,這關系到科恩總督的威望,也關系到軍隊以後的士氣,身為軍職人員我們解決不了這件事,所以,我們只能把這些手足拜托給各位了。’一聽到是近萬名重傷員,還有三千多殘疾士兵,內政廳的幾位主管不由得面面相窺…… 這包袱可不小! ‘總督大人。’在我眼光的逼迫下,一位主管小心翼翼的發言說:‘這麼大的規模,我們哪一個部門都吃不消啊!’‘是的,大人,你也知道我們的困難,我們實在是難以安置這些士兵。’另一位主管接著話:‘是不是可以將他們遺散返鄉,或者是修建營地集中安置?’ 他的話剛說完,會場右側的軍官群中當即就有了幾聲細微的響聲傳出,像是凳子受到擠壓,中間還混雜了捏緊拳頭的聲音。我轉頭過去看看,這些情緒激動的軍官們立即恢複了平靜。 ‘我知道這批傷員數量很大,你們的困難我也清楚……就算再怎麼困難,你們也得把這批傷員安置好!’我的目光在一干內政官員身上掃過:‘你們想過沒有?他們是為了我而受傷、他們是為了整個黑暗行省而殘疾!我不能給他們一人幾個銀幣就把他們趕走,我也不能修個營地把他們當牲口一樣的養著,這不是我科恩·凱達干得出來的事!’‘總督大人,我們也是您屬下的官員,我們不是不想管這些傷員。’一個主管急忙站起來解釋:‘現在會場里的人,沒有一個不是您一手提拔的親信,沒有一個不是盡忠職守的官員,總督大人的事就是我們自己的事……可這件事真的是很棘手,給我們點時間好嗎?’‘正是因為棘手才找你們來。’聽他這樣說,我口氣也略有放松:‘什麼事都由我這個總督做了還要你們干什麼?現在形勢緊張,我們沒時間在這些事情上糾纏,在今天的會議里就必須拿出辦法解決。’聽我這麼說,一干內政官員頓時愁眉苦臉起來。其實我也不是不理解他們的難處,相反的,我對他們的困難一清二楚…… 但如果我不加重語氣,軍官們就會有情緒,軍隊的凝聚力也難以保證。其實這件事的解決辦法我心里已經有了底,但整件事一定要由內政廳出面解決,只有這樣,軍隊里的士兵們才能明白在黑暗行省里,除我之外還有很多人關心著他們。 會場沉默著,每個官員都在為想出辦法而絞盡腦汁……的確,這萬多名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士兵夠讓人喝一壺的。 ‘凱麗內政監督。’看這些官員都鑽進了死胡同,我不得不開導他們一下:‘行省內所有的醫所是你在管理,你先談談?’ ‘好的,其實在這幾天,我也去看過傷員了。’凱麗站了起來:‘我們有足夠的醫所,也有藥劑作坊,只要有資金,以行省目前的治療能力,我們為這批傷員提供完善的治療沒有太大的問題。但他們中多數人傷勢嚴重,在治愈之後,恐怕殘疾人數將進一步增加……大概是現在一倍的樣子。’ ‘盡我們的力量,盡量挽救他們吧!’我說:‘說到底,這都是我的責任,如果不能妥善的安置他們,我心里有愧。’凱麗答應後坐下,坐著的菲琳目光一動開了口。 ‘羅倫佐院長。’出呼我的意料,菲琳先點了羅倫佐院長的名字:‘我想聽聽你的意見。’羅倫佐從後排站起來,先向菲琳行了一禮,然後才說:‘夫人,我不是管理內政的官員,我只能就此事說出我個人的看法,至于是不是行的通,還得請大家商榷。’ ‘你請講。’菲琳淡淡一笑。 ‘這批傷員之所以會讓人覺得難以安置,多半是因為大家認為他們是殘疾的原因。’羅倫佐緩緩的說:‘士兵靠什麼成為士兵?就是健全的身體,身體一殘疾,那做為一個士兵,他們也就沒用了。’他這話一出口,不但軍官們臉色發青,連文官們的臉色都變了。雖然他說的是大實話,可我手下的軍官無一不是從士兵升上來的,聽到這樣的話心里會滴血! 我只得再次用眼神壓下了騷動的軍官:心里卻恨不得沖上去抓住羅倫佐,左右開弓給他幾十個大耳光。 ‘但是,事情果真就嚴重到了這一步嗎?我們為什麼不能換一個角度來看待他們呢?’羅倫佐似乎沒有感受到會場的氣氛因他的話而改變,不動聲色的繼續講了下去:‘在這些口子里,我天天都在觀察著這些士兵……我發現在他們身上,在這些經曆過多場戰爭的士兵身上,有著非常可貴的品質!’我大松了一口氣,這老家伙總算沒有笨到家。 ‘他們有淳樸的本性,有敏捷的頭腦。’羅倫佐慢慢的走到前排:‘在菲謝特陛下的教導下,他們的忠誠不成問題!軍隊生活讓他們有紀律,戰斗磨練了他們的意志,遠征開闊了他們的眼界,他們已經不再是眼光寸許的老百姓……’‘羅倫佐院長。’菲琳插了一句:‘我不想打斷你,但請你說重點好嗎?’‘是的夫人,我想說的是,如果加以適當的培養,他們完全能夠勝任村長級別的行政官員!’羅倫佐說:‘要知道,村長級別官員缺乏一直是我們行省的一個大隱患,那里幾乎是權利的真空,特別是在現在這個關鍵時刻,防止內亂相當重要。這批傷員忠誠、堅強、不亂來,而且警惕性高,在上層官員的領導下,當個村長不成問題。’經他這樣一說,會場里的人頻頻點頭。 ‘謝謝羅倫佐院長的提議,請你坐下。’菲琳看了我一眼。 ‘溫絲麗內政監督。’我問:‘我們現在的學校,能為這批特殊的學員提供教育嗎?’‘可以的。’溫絲麗回答我:‘我們有足夠的場地,雖然這批學員的學習目的與一般學員有區別,但我們可以請參謀部派人參與管理,個別課程還可以由內政廳派官員教授。’‘溫絲麗內政監督已經答應了。’我再對內政廳的官員們說:‘你們還有問題嗎?’我的內政官員們可不是笨蛋,有羅倫佐的這個思路,接下來的事當然好解決。 每個主管輪著說,從教育流程一直到安置順序,三下五除二就把整件事情安排好了。 ‘參謀部怎麼說?’我面向軍官問:‘這樣的安排,你們有什麼意見?’‘報告長官,我們沒有意見·’卡羅斯站了起來,動情的說:‘我替那些受傷的兄弟感謝總督,感謝內政廳的各位同仁,也感謝羅倫佐院長!’ 說著,所有的軍官,包括兩位軍團長都同時站起來,向內政官員們行了一個標准的軍禮。 事實上他們心里也知道,這批傷員的安置很成問題,聽到昔日的手足能有這樣的歸宿,他們非常欣慰。而羅倫佐院長,這個老家伙也自這刻起得到了軍官們的好感。 ‘這樣就最好不過,內政廳在時間上要抓緊。’我點點頭說:‘先讓他們管著,我不要求這段時間他們做出多好的成績,這段時間里行省的局面要以穩定為重點,至于民生方面,以後我會給他們陸續派去助手。’‘是!’ ‘好了,現在討論第二件事。’我說:‘關于三十六部族共一百六十萬人的安置。’一聽這讓人心焦的數字,內政廳的主管們非常整齊的低下了頭。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