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三十六部族的人可不比一般難民,數量龐大自然不用說,他們還有自己獨特的傳統,有自己的生活習慣,再加上是來自神魔分界線,沒有一般意義上的宗教信仰。 誰都認為他們不止是包袱那麼簡單,他們簡直是很大的麻煩。 進入黑暗行省這幾天來,已經發生了很多起由三十六部族人引起的斗毆事件,雖然都是三兩個人掄拳頭,可這也是一個值得注意的跡象。他們與我行省原居民在各方面差距明顯,這使得情況更加複雜。 其中最要命的是心態。 黑暗行省的原居民,包括逐步開始內遷的水族在內的各個異族,他們因為是我的早期領民,而且在其他方面更顯得進步一些,所以他們正面對這些外來部族的時候都有一種優越感。 這優越感不經意的在各處體現出來,而三十六部族的人因為一直以來的惡劣環境,很容易就把這份別人的自我優越感當成是對自己的侮辱,再加上我對嘉德南拍了胸脯的原因,他們心里自然就不大樂意…… 就為了這,卡羅斯和杰克這段時間來忙壞了。 ‘既然大家都不出聲……’我背起雙手,走到異族首領們的座位旁:‘我就再向大家介紹一個人好了,小嘉德南!’‘科恩老爺。’小嘉德南從後排站起:‘我在這里。’‘到前面來,給大家介紹一下你部族的情況。’我大聲說:‘這位是三十六部族的總首領,名字叫小嘉德南。’‘是的老爺。’小嘉德南走到會場中。 ‘三十六部族是跟隨科恩·凱達老爺來到黑暗行省的,總人數是一百六十三萬八千余人。’小嘉德南清清嗓子,看來還有點不適應這樣的場合:‘說起來只是三十六個部族,可細分下來有好幾百個村寨,每個村寨都是一個相對獨立的整體,成員們不肯分開,所以安置起 來就有些困難。’ ‘請問小嘉德南。’一個內政宮站了起來:‘三十六部族的種族組成怎麼樣? 是不是真像傳言那樣複雜?’ ‘我可以告訴大家。’小嘉德南聽到這話,也止不住苦笑了一下:‘真正的情況比大家想像的還要複雜,三十六部族的人種幾乎囊括了神屬聯盟與魔屬聯盟里所有的種族。’沒有人說話,大家開始倒吸涼氣,就連各異族首領的眉頭都揪成一團。各個種族都有,還要按村寨安置,行省哪有這麼大的地方?以後又應該如何處理種族間的糾紛? 看來,我得讓管理內政的頭頭出面了。 ‘菲琳內政監督。’我回身問菲琳:‘你有什麼想法。’‘好的,我想過這件事。’菲琳站起來,慢慢走到會場中間:‘我們三位內政監督在這幾天已經商量過多次了,還分別與內政廳的主管們交換過意見。’ ‘有什麼結論嗎?’我問。 ‘以本行省現在的土地情況,單獨劃出一塊地來安置三十六部族是不現實的。’菲琳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除了異族聚居地外,以黑暗城為中心,整個行省共有中小城市五十四個,下面有四百六十四個鎮,八千三百七十一個村。土地分配早已經完成,總督的領民們已經在自己的上地上耕種了好幾個季節,現在要他們讓出來,絕對沒有這個可能。’ ‘的確是這樣。’我點頭同意:‘如果要讓平民們讓出自己的土地房屋,不等叛軍來攻,我們自己就先垮了。’‘但另一方面,菲謝特陛下與總督都已經下令必須妥善安置三十六部族,所以我們的意見是,三十六部族只能分散安排。’菲琳環視全場:‘這是我們在綜合了各方面情況後做出的決定,雖然是折衷方案,但我們只能做到這一步。’真不愧是菲琳,太了解我的想法了,怎麼能讓部族集中居住?萬一管束不了鬧起事來那還得了? ‘小嘉德南,你也聽到了,行省目前就是這樣的情況。’我對小嘉德南說:‘部族成員的前途我是向嘉德南保證過的,大家都在盡心盡力的做,那麼從顧全大局的角度出發,三十六部族是不是也應該替我分擔一點?’‘科恩老爺,我是您親手提拔起來的,您的話我一定執行。’小嘉德南說:‘但—我同時也是三十六部族的代言人,我必須把他們的意願傳達給您。’ ‘我明白。’我點點頭:‘他們還有什麼意願?’ 小嘉德南遲疑了一下,沒有立即回答我,看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那三十六個首領又給他出難題了。 ‘好吧!這個事我們散會之後私下談。’我大度的說:‘你們還是客人,你可以在會後召集三十六位首領,就說我請他們共進晚餐。’ ‘是的老爺。’小嘉德南感激的說:‘關于分散安置的問題,事實上我也很理解,相信總督老爺有妥當的安排。’我擺擺手,讓小嘉德南回到座位去。 ‘看來這問題是在各部族首領那里,他們的心結由我這個總督去解。’我笑著說:‘會後我會和他們詳細的談談。不過這個問題等不得,既然內政監督已經做出了決定,內政廳馬上商定步驟!’聽到我這個命令,內政廳的主管們馬上心領神會,立即發表自己的意見。從教育、衛生、農耕、種族等各方面人手,把一百六十多萬人東插一點,西塞一點,分攤到行省的各個城鎮中去了。 ‘小嘉德南。’我最後才說:‘軍務與政務必須分開,關于今後的各種事務,你就不用再和卡羅斯聯系,他是軍職,之前足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而現在,你有事可以直接向內政監督菲琳回報,我會叫人在內政廳為你准備一間房間辦公。’‘是的科恩老爺。’小嘉德南點頭說:…逗點我明白。” “那好,這個問題結束,我們現在來說兵員補充。”我轉過身子,大聲說:“內政廳的一般官員、各城鎮主管可以退場了。” 一大批中級官員立即站起來走出會場,現在會場中只剩下內政監督,最高級別軍官及各部司主管。 當然,異族首領們也還在,他們手上可掌管著我的特殊兵源。 “大家都知道,在這次遠征中,我們的軍隊可以說是死里逃生,軍隊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我悲痛的說:“特別是特殊兵種,我們的翼人部隊,我們的精靈部隊,他們為了我們的勝利,流血流汗做到了最好。” “總督大人,我們的族人從不怕犧牲,只要這犧牲有價值。”文的父親馬上就站起來說:“你不用說了,把族人交給你手上,我們放心!” “是啊!科恩總督,我們幾大異族已經商量好了。”瓦地的父親也站了起來:“你要打仗的話兵源不是問題,你要多少我們出多少!上次打仗你一個矮人戰士都沒帶,你不是看不起我們吧!” “沒有這回事!”面對這兩位愛抬杠的長輩,我連連擺手:“雖然我沒有帶矮人戰士,但我們身上穿的、手里拿的可都是出自矮人族的裝備,這些東西可是戰士們最信得過的朋友,怎麼能說矮人族沒有貢獻呢!” “你這麼說是沒錯,可這次除了裝備之外,我還有一個請求。” “你請說。” “自從你上次帶了沙人出征,就有個老小子總在笑話我。”瓦地的父親瞪著眼睛,吹著胡子:“這次,你帶多少沙人戰士,就要帶多少矮人戰士,我們矮人以勇敢著稱于世,可不能讓人看我們的笑話!” “您別激動,先坐下。”我陪著笑臉說:“矮人戰士要加入軍隊這當然是好事,但有一點我這個晚輩可要先講明。” “你說!” “帶誰出征,不帶誰出征,這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事。”我說:“這是得由參謀部根據實際的作戰目的決定。我總不能帶著沙人去打海戰,帶著矮人去沙漠吧?” “行,只要有你總督這句話就行。”瓦地的父親摸了摸自己的大胡子:“有了決定,給我捎個信就成。” “是啊!總督大人。”旁邊的半獸人首領也說:“面對戰斗,我們絕不會退縮。” “各位能這樣說,真的解決我的一個大問題。”我說:“征兵令很快就能到各位手上,我也相信各位會給訓練場提供足夠的兵源·” 接下來,就是決定各軍團的駐地,以及軍糧的供給、換裝的先後順序等等,雖然我心里很煩,卻不得不一項項的與相關人員仔細商議,直到最終解決問題。 如果不是有三位體貼的內政監督替我想辦法,我早就踢東西外加罵人了。 到會議最後一個議題結束時,天上已經是繁星點點,除了三位內政監督,在座的只剩下些高級軍官。 “這個會議呢!到現在就開完了……”我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走到軍官們中間:“今天的會議,軍事上的事說得不多,我們還得另找時間商量,那麼你們又知道我為讓大家參加這個會議嗎?” “長官,其他的我不知道。”瑪法活動著身體:“可我的身子都僵硬了。” “呵呵,你倒坦白。”我在他肩上輕拍一下:“別看你穿著軍服,你這總聯絡官可是半軍半政,怎麼能馬虎呢?” “我想,長官之所以叫我們來參加這個會議。”卡羅斯在一旁說:“應該是要讓我們了解一下內政的艱難。” “沒錯!”我贊同的點著頭。 “可是老大,我們是帶兵的人呢!”看看周圍沒外人,會議也結束了,海爾特也就換了稱呼:“要我們來參加內政討論,聽內政官員們叫苦……我們也拿不出什麼辦法來,只能在心里干著急啊!” “是啊老大。”莫亞也說:“下次還是讓總參謀官一個人來吧!” “為什麼是我?”卡羅斯哼哼一句。 “覺得很難受啊?這不怪你們,大家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我呵呵一笑:“溫絲麗內政監督現在可是主管行省教育的,讓她來給大家解釋一下怎麼樣?溫絲麗,快過來,你又有學生了。” 旁邊溫絲麗微笑著走了過來。 “給大家說說看。,”我拉著溫絲麗的手:“免得他們下明白。” “是這樣,會議之前科恩就和我們商量過。”溫絲麗說著話,語氣溫柔得就如同流過身邊的微風:“軍事政治本是一家,政治為軍事提供各種便利和保障,而軍事又是維護政治的強力手段,這兩個環節中,哪一個出了紕漏都會影響全局。” “怎麼說呢?就拿眼前即將爆發的戰爭為例。”菲琳也拉著妹妹走了過來,接過了話:“為什麼魯曼會發動兵變?那是因為他知道,政治上他不可能推翻克里默陛下,而軍事為他提供了這個主動。但他沒能把科恩怎麼樣,反讓科恩成功的救出了菲謝特陛下,這樣的戰斗結果又讓魯曼在政治上陷入了被動。” “所以啊!大家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只知道帶兵打仗。”我說:“要知道,你們可都是高級的指揮官了,在軍事行動中要注意與政治結合。” “結合?”莫亞抓了抓頭。 “是,為什麼我們的帝國鬧得天翻地覆,而神殿和光明神族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看了看周圍的人,壓低聲音說:“大家知道,在這件事里,神殿的紅衣祭司也有參與,這就是政治交易。魯曼和紅衣祭司相互勾結,利用各種手段造成了一個時間差,在這段時間里,光明神族是不會有任何反應的,這就是他們在政治上的優勢。” “原來是這樣。”杰克點著頭說。 “這次的戰斗,說到底還是一場政治爭奪,因為光明神族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表明態度,魯曼想要抓緊時間消滅菲謝特陛下,以既成事實來堵住神族的嘴,所以他的進攻一定是瘋狂的!”我繼續說:“而我們的目的就要保護菲謝特陛下,要以手里的軍事力量狠狠的打擊魯曼,為菲謝特陛下爭取到更大的政治主動。” “的確,光明神族沒有表明態度,這是很少見的。”卡羅斯說:“那事情會怎麼發展呢?” “我們打贏了,就消除了魯曼制造出來的時間差,隨著戰事的延續,整個大陸上的悠悠眾口可不是神殿堵得上的。”我招呼軍官們蹲了下來,腦袋擠著腦袋:“到那個時候,光明神族就必須出來收拾場面,雖然魯曼和神殿的紅衣祭司還有這樣那樣的手段,但在我們強大的政治軍事優勢下,光明神族不得不做出有利于我方、有利于菲謝特陛下的裁決。” “那我們在軍事上需要保持多大的優勢呢?”卡羅斯問:“我們要做到哪一步才能保證政治優勢?” “這要看菲謝特陛下怎麼說。”我摸了摸下巴:“如果菲謝特陛下要一鼓作氣的拿下魯曼,我們這些為臣的必須拼盡全力,一路殺到魯曼家里的臥室把他拎出來。” “不過以菲謝特陛下的睿智來看,他不會要求我們這樣做。” 一旁站著的菲琳說:“畢竟菲謝特陛下這麼仁慈,怎麼可能不愛惜士兵呢?” “是啊!培養一個士兵的花費可真不低。”卡羅斯說:“就今天的會議來看,我們行省的資源也很難支援我們四處作戰。” “所以啊!軍事上的困難就可以通過政治來緩解,只要我們打好頭幾仗,把敵人打痛了,他們就會把手腳縮起來。”我說:“在這個時候,觀望中的總督就會倒向我們這一邊來,陛下的實力就增強了,這些總督就算不派兵參戰,東西總得給吧? 這就是我們在政治上的第一個勝利。” “第二個。”我接著說:“隨著時間的推栘,光明神族得出來說話了,魯曼不是帝國正統這人人知道的,神殿還敢怎麼講?神族都出面了,那些幫助魯曼叛亂的別國軍隊還不腳底抹油?他們一走,魯曼的實力就被削弱了,這就是我們用政治取得的第二個勝利。” “我明白了。”莫亞說:“所以我們一定要守住魯曼的第一次攻擊,而且是不計代價的守住!” “對!只有打出氣勢來,我們才能更快的進入政治爭奪,軍隊的損失自然就小。”我高興的說:“如果你們一猶豫,這仗打得拖拖拉拉,我們就得和魯曼展開拉鋸戰,到那時,我們就會苦不堪言。” “是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別說是政治優勢了。”海爾特說:“我們還得為自己的小命祈禱。” “正所謂長痛不如短痛。”我冶冶一笑:“在第一輪戰斗中,我們就不能遮遮掩掩,要把手里的鋒刀徹底的亮出來,給他們一下狠的!” “然後就進入老大你剛才所說的過程。”海爾特眼中閃著光:“讓魯曼那個雜種不得好死!” “魯曼怎麼個死法,這得由陛下做主。”我說:“我們打好仗就行了,不過那些跟在他屁股後面跑的雜碎,我們可以慢慢的收拾……” “好了吧!你們。”菲琳說:“天色不早了,大家回去吃晚飯吧!” “對對,都回去吃飯去。”看著大家都領會到我的意圖,我也就站了起來:“吃飯……現在什麼時間了?靠!三十六部族的首領們還在等我!” “你還記得這個?”菲琳笑著說:“說起重要的事來就忘這忘那的,看你的記性。” “那我們快走吧!”我說:“他們可能都餓壞了。” “不用那麼急,我們又不是存心怠慢他們。”菲琳跟上我的腳步:“會場上的燈光,全城每個角落都能看到,身為科恩總督你的下屬,怎能連這點覺悟都沒有?” “說的對。”我放緩腳步:“再說了,這些家伙也有著私心,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還說呢!”凱麗也來湊趣:“剛剛還有一大群人有座不坐蹲在地上,鬼鬼祟祟的樣子,活像打家劫舍的小賊。” “不是小賊,是大賊,本少爺還是賊頭。”我把嘴湊到凱麗的耳邊說:“而夫人你呢…… 你就是賊婆。” “啊——姐姐!” “什麼?” “夫君偷吻我!” “正常。”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