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出了宴廳,一直到進了後院之後,凱麗的腮幫子還是鼓鼓的。 “科恩。”終于,凱麗氣呼呼的對我說:“為什麼對他們那麼客氣?他們真是不知好歹!” 我停下腳步,和菲琳相視一笑。 “這邊吧!”我指著前幾天與菲琳“談判”的那個小石桌說:“我們在這里坐坐好了。” 凱麗還在生氣,溫絲麗笑著過去拉,這才讓她坐下來。 “照我們凱麗內政監督的意思,”我笑呵呵的說:“得把刀架在他們脖子上?” “不是我要這樣想。”凱麗說:“事實上,他們不也是因為你科恩才能活著到這里的嗎?憑什麼敢飛揚跋扈?真是太不知趣了!” “小部族的首領,自然比不上幾大異族族長有見識啊!有一身好體格,會點能跟人交流的語言,還是世襲,素質能好到哪里去?”我握住凱麗的手:“我們應該包容一些,給點時間讓他們去學習。” “可是他們的態度,真的很過份啊!”凱麗說:“我真想打他們個皮開肉綻。” “不能這樣做啊!他們雖然找我要官,但忠心上並沒問題,也就是臉皮厚了一點。”我搖頭說:“再說現在行省的十五萬軍隊中,有半數是他們族里的子弟,如果冒然動他們,會導致軍心不穩。” “可是我還是擔心。”凱麗擔憂的說:“他們和內政廳的各級官員差距那麼大,以後怎麼共事啊?” “哈哈。”我笑著說:“需要在一起共事嗎?” 凱麗張大眼睛問:“可姐姐不是說,讓他們當議員嗎?” “可你姐姐有說議員管誰嗎?議員啊!那得進學院學習之後才能當。”我笑的更開心了:“被羅倫佐折磨過之後,你想他們還能是現在這副模樣嗎?” “那議員到底是什麼……” “他們可以和內政廳最高主管舉行會議,還可以面見夫君與陛下,地位與高級官員相仿。乙菲琳笑著說:“非常的風光,可就是沒有半點實權。” “原來是這樣啊!”凱麗恍然大悟:“害我白擔心一場。” “所以啊!我親愛的凱麗夫人可不能再對他們裝出一副要吃人的樣子。”我說:“其實三十六部族的人都很苦命,本身也不失樸素本質,就是在心里有很嚴重的自卑感。慢慢來,我們能改變他們的。” “可是。”凱麗撅著嘴說:“我一看到他們,就不由自主的會生氣。” “這是因為你對他們缺乏了解,知道你夫君我為什麼要遷就他們?”我說:“那是因為在土城戰役中,我看到了他們的另一面,他們身上同樣有可貴的東西。這些首領們,也就算是這一百多萬人里最滑頭的了。” “好吧……”凱麗勉強答應著:“我試著去做。” “對了。”我轉頭問菲琳:“怎麼陛下會在那個時候送酒來,你安排的?” “還不是怕你亂發脾氣。”菲琳橫了我一眼:“在會議結束前,我就讓人通知了陛下。” “謝謝,沒有你們三位,找還真應付不來這些場面。” “啊我們的夫君嘴變得好甜,肯定是有不良的企圖。”凱麗誇張的說:“姐姐不要理會他,溫絲麗,我們把他趕走好了。” 溫絲麗嘴上答應,卻一臉柔情的看著我不動手,菲琳還阻止了凱麗的繼續胡鬧,四個人笑著聊天。我這苦命的總督經常奔波在外,實在難得能這樣與夫人們暢談,大家都很珍惜這機會…… 當然,本總督最後還是孤單的一個人去了書房。而要狠下心從三位美麗夫人的柔情中脫身出來,這又需要多大的決心?本少爺現在絕對是坐懷不亂的典范人物,就這份堅定的心力而言,絕對無人可以比擬…… 在接下來的兩天里,我幾乎沒機會走下前議事樓,無數的公文事務把我壓在桌邊動彈不得,蓋個總督大印連手都蓋腫了,跑上跑下的官員差點踩壞了樓梯,本總督拍桌子罵人的事更是頻繁發生…… 菲謝特的近衛官每隔一段時間就跑來傳話要我冷靜,到最後就干脆就站在我對面,手中高舉一塊寫有“冷靜”兩個大字的木牌。 忙碌的日子讓我少了與夫人們聚首的時間,本少爺幾天來都是在桌邊睡著,然後才被岩石背回書房。真不知道其他行省的總督是怎麼當的?他們怎麼在公務之余還有時間去花天酒地? 如果不是父親大人及時來到,我這苦難日子還得繼續。 聽到父親到達的消息,我一把推開身邊還在向我回報政務的下屬,向陛下的後議事樓跑去。 雖然父親的精神還好,可比上次見面時瘦多了,梳理得很整齊的頭發里也出現了銀白的顏色。 “維素大叔,你看看我們科恩總督的樣子。”看到我風風火火的沖進房間,菲謝特當著大家的面數落我:“我可記得,就科恩主持政務這幾天,整個行省內政廳里沒挨罵的官員一只手就可以數過來。” “啊我最最親愛的陛下。”我大聲喊冤:“他們做錯了事情,難道還不該罵呀?” “你倒是說說看。”菲謝特說:“他們都做錯了什麼?” “他們啊!死不悔改。”我鼻子一歪:“明明一句話可以說明白的事,非要向你說上五句……” “了解,了解,你不要再說了。”菲謝特舉起手來阻止了我的話:“現在維素大叔到了,你的苦日子也到頭了。” “這話怎麼說?”我欣喜的問。 “是這樣的科恩。”父親在一旁解釋說:“陛下知道你的性子比較急,總督府關不住你,所以讓我來處理你的內政事務,而你就可以專心軍務。” 我喜出望外,一把就把菲謝特抱了起來,猛轉圈子。 “成什麼話,科恩!”父親大聲說:“還不停下!” 我把菲謝特放下,這才發現一大房間的人均是額頭冒汗……我才醒悟過來,抱著陛下轉圈子是要受懲罰的,還好這里沒外人。 “沒關系,沒關系。”反倒是菲謝特替我開脫:“他是太興奮了。” “這可不行,陛下”看來老爸非常在意這點:“君臣禮法不可逾越,科恩必一須接受懲罰,臣建議將他的爵位降一級。” 抱一下就降級啊…… “維素大叔,我明白你的心意。”菲謝特被轉暈了,摸著額頭說:“但我與科恩的私人關系不一樣,有些時候,禮法約束不了我們的友誼。” “可是陛下……”父親堅持自己的意見:“您現在已經是陛下了,全國的總督都在看著您。您的一舉一動都關乎著大局。科恩又是這個性子,不加約束的話,誰知道他以後還會做出什麼驚人的舉動來?” “科恩是一省總督,突然降爵同樣會引起其他總督的猜疑。”菲謝特說:“還是不降的好。” “臣堅持……” 我就只能乖乖的站在旁邊,聽著他們倆討論對我的處罰,當個總督當成這樣,真夠沒面子的。 “好吧!維素大叔,我就將科恩的爵位降一級。”到最後,菲謝特無奈的說:“不過現在局勢特殊,此命令不對外公布,我們知道就可以了。” “是的,陛下。” “維素大叔你剛到,本來應該讓你休息一下。”菲謝特坐下說:“可是有些事情不能等,只好請你再受累一下。” “這是臣應盡的職責。” “那好,科恩總督。”菲謝特轉頭對我說:“請你下令,召集你的最高級軍政官員立即到我這里來,我們要舉行一個會議。” “是!” 雖然是軍政兩方面,可最高官員也沒幾位,軍隊這邊有二位軍團長、總參謀官、總軍法官,內政這邊就只有三位內政監督……大家隔桌而坐,我看著內政這邊人太少,便不顧瑪法的哀求神情,硬把他這個總聯絡官給歸到內政里去了。 “大家都到場了,那我們就開始。”菲謝特說:“這次的會議,主要是跟大家商量一下今後的戰略,確定每個人的分工。” “大家都知道,我們目前就只控制了暗月和黑暗這兩個行省的范圍。”菲謝特指著桌上的地圖:“但是人手少,事務多,還得打仗,所以我剛和維素總督商量了一下,讓他兼管這兩個行省的內政。” “這個我贊成。”凱麗說:“科恩處理政務時情緒太急躁,罵人的聲音很遠都能聽到。” “不過呢!黑暗行省的很多做法值得暗月借鑒。”菲謝特說:“維素總督管理兩個行省的內政,不但可以讓政務協調一致,還可以補上科恩總督經驗不足而留下的漏洞。” 我不由連連點頭,因為我心里很清楚,行省里的政務真的有不少漏洞。 “還有,杰克這位總軍法官得獨立出軍隊,他年紀小,最需要教導。”菲謝特接著說:“先跟著我和維素總督學習一段時間,然後出任行省大法官。瑪法的聯絡官職務也不能再掛在軍隊里了,要獨立出來。” “這很好。”我點頭說:“他們這兩個職務不能局限于軍隊體系,杰克是法官,瑪法的情報系統也應該發揮出更大的效果來。他們跟著我打仗學不到更多東西,前途遲早毀在我手上。” “陛下,那科恩總督呢?”杰克忍不住問。 “科恩總督嘛!他的長處更多的是體現在軍事上。”菲謝特微微一笑:“所以我們讓他騰出手來,專心于軍事。” “可是。”這回是菲琳發言了:“科恩控軍的能力是不錯,可現在真的可以挑起這個擔子嗎?陛下要慎重啊!”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是我沒說明白。”菲謝特說:“我們並不是要科恩負責兩個行省所有的軍務。事實上,以科恩的風格來看,並不適合指揮以前暗月的軍隊。而他自己的軍隊呢!別人恐怕也管不下來。維素總督,暗月的軍務你給大家講講。” 聽到菲謝特這樣說,我不由大松了一口氣。 “是這樣,還在克里默陛下時期,暗月就有了一定數量的軍隊和一批常備物資,但這是個秘密,在整個帝國里知道的也只有三個人,叛亂初時我們沒有准備,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父親說:“但現在這支軍隊已經被完全召集起來,總人數有七萬,由馬丁·路德擔任指揮官。” “這樣就太好了!”我驚喜的說:“我一直在為暗月的防務擔心!” “你先別高興,暗月行省可不同于黑暗行省,黑暗一面臨海,一面與暗月相連,真正需要防守的只有一個方向。”菲謝特說:“而暗月行省分別與另四個行省接壞,要防禦的面太大了,這七萬軍隊再加上暗月本身的那點守備軍隊,也只能勉強組建起一條防線,根本幫不上你的忙。” 我高漲的情緒被打擊了。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能打開局面的也只有科恩你了!”父親接著說:“內政方面你完全不用擔心,軍隊的後勤也由我們負責。” “那……”我眨了眨眼:“大家要我怎麼做?” “我們要你打仗。”父親非常嚴肅的說:“我們要求你,在最短的時間內連打幾場勝仗!” “這個最短的時間……”我舔舔嘴唇:“我該怎麼理解這句話?” “二個月。”父親說:“我們只有這點時間。” “可我手上沒多少人,能拉出去打的部隊也就是三個軍團而已。”我說:“而魯曼那畜生也不一定在這一個月里派軍隊來打我們啊!” “事實上你猜對了。”父親說:“魯曼現在還沒有軍事行動,他已經開始拉攏其他還未變節的總督,想徹底孤立我們。” “是這樣……”我不無意外的說:“光明神族那邊,仍然是一點消息也沒有嗎?” “恐怕是這樣,三位紅衣祭司的能耐不可小看。”菲謝特說:“別的他們做不到,可在短時間里讓光明神族不出面還是可以的……說不定光明神族本身也在觀望。如果是魯曼掌握了局面,光明神族也不用費時間出來收拾殘局了。” “看來魯曼花了大價錢。”我呼出一口氣:“三個紅衣祭司也在他身上壓了重注。” “當然是這樣,他甚至給你父親和兩個哥哥去了信,許以優厚條件,我們不知道其他行省的總督能堅持多久,聽說魯曼的信使都是帶著裝滿金幣的馬車去的。” 菲謝特面色沉重:“我們的局勢不容樂觀。” “別擔心,我的陛下。”我站起來說:“不就是打仗嗎?沒問題。”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波濤洶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