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岩石的腳步聲越來越大,房間里所有人都聽到了。 菲琳臉上的紅暈逐漸淡去,眼中的惆悵一閃而逝。而一邊的溫絲麗沉默著,收好了桌上最後一份公文。只有凱麗,她還在用迷茫的眼神看著我們三個人。 “報告長官。”岩石雄厚的嗓音在門外花園處響起:“近衛隊長岩石有事稟報。” 我勉強的向三位夫人送上一個飽含歉意的笑容,然後回答岩石:“到門邊說。” “是……”岩石站近了些:“有緊急軍情,卡羅斯長官請長官你立即回營。” “知道了。”我點點頭:“你去為我准備馬匹,我就來。” 一直到岩石的腳步消失在院外,三位夫人都沒說話。 “真讓人泄氣啊!原本我還打定主意,今晚要留在這房間不出去的。”我搖搖頭,站了起來:“你們好好休息。” 剛剛轉過身要向外走,菲琳卻突然伸出手來,隔著桌子抓住我。 “科恩……”我轉頭看去,只見菲琳咬了咬嘴唇,低聲說:“你要小心。” “只有這句?”我有些失望的問。 菲琳搖搖頭,欲言又止。 我的手立即就伸了出去,掀翻了隔在我和菲琳之間的桌子,探身用另一只手把菲琳緊緊的擁入懷中。 掀翻桌子的手也沒閑著,直接就把走到身邊的溫絲麗攔腰摟了過來,我的動作是這樣的突然,她們都沒機會發出抗議。 凱麗也走過來,三張白如瑩玉的臉就在我眼前,有不舍、有幽怨,卻都是那麼的可愛。 “科恩。”菲琳垂下眼低語著:“我們……” “我明白,我也想多留一會。”感受著雙臂中嬌弱的身體,我戀戀不舍的說:“不要擔心,我會很小心自己的,因為有你們在等著我。” “答應我。”溫絲麗撫摩著我的臉:“一定要平安的回來。” “當然。” 遠處傳來戰馬的嘶鳴,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我該走了。”我慢慢的收回雙手。 三位夫人卻不約而同的拉著我的衣服不松手。 “讓我走吧!”我握著溫絲麗和凱麗的小手,緩緩的說:“這是我的職責,是為了你們,也是為了我所有的朋友,我必須去。” 兩人向菲琳看去,而菲琳卻幽幽的看著我,在長而卷曲的睫毛掩蓋下,我看不真切她眼神中所包含的情感。 “路上小心。”菲琳突然上前一步,吻了我的嘴唇,涼涼的,還帶著一絲淡淡的甜味:“夫君,我們會等你回來。” 我笑笑,壓下心頭翻滾的情感,放開她們徑直出了房間。 一行人急速回營,當進入營地大門的時候,整個大營都是燈火通明。一隊隊的傳令兵縱馬如飛,異人偵察兵正在升空,早先進城的高級軍官們也一個不少的站在我的帳篷外。 我大步走進帳篷,解下配刀,來到卡羅斯的身邊。 “什麼情況?” “敵人,偵察兵發現了不少于二十萬的敵軍。”卡羅斯指著地圖說:“他們兵分兩路,一路十二萬,一路八萬,正在逼近暗月行省,這是他們的進軍路線。” “干!那雜碎的動作挺快的嘛!”我看著地圖上兩條粗大的紅線,摸著自己的下顎說:“他們路上有沒遇到麻煩?到暗月需要幾天?” “魯曼好像為這次進軍花了大價錢,路上的總督們居然沒有為難,還有兩個總督賣物資給他。”卡羅斯的手指在地圖上點著:“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在十五天到二十天之後就可陳兵暗月邊界。” “這些混帳總督的態度還真是曖昧啊!”我低聲罵了一句:“魯曼不可能有這麼多軍隊,知道他們的軍隊編制情況嗎?” “知道,這一路十二萬人的應該是主力,傳回的情報說他們裝備不錯。”卡羅斯分析著敵情:“而八萬軍隊的這一路,全是由其他帝國留在斯比亞的殘余部隊組成,戰斗力不高,應該只是策應的。” “卡羅斯,你對這一仗有什麼看法?” “長官,不能再讓他們摸到暗月的邊,那里是我們的物資基地,沒了暗月,這仗就沒法打了。”卡羅斯看著我,眼神沉穩得不再像個三十來歲的人:“我們手上的兵力足夠攻其一路,我想迫其退兵應該沒問題。” 我沒有說話。 “長官,我們不一定要消滅他們,化解眼前的危機就可以。”卡羅斯繼續說:“這兩路敵軍都不算太強大,我們果斷出擊的話,他們必定會退縮。” 我在帳篷里踱步,腦子里考慮著卡羅斯的建議,仔細揣測著魯曼的進攻意圖。如果不得出一個正確的結論就冒然出兵的話,那將是非常危險的。 “卡羅斯,你想過沒有,我們的戰斗力魯曼不是不清楚。”我看著我的總參謀官,低聲問:“二十萬軍隊並不是很多,就算魯曼是文職出身他也應該知道勝算不大……那麼,他為什麼還要這樣干呢?” 卡羅斯搖搖頭:“事實上,我不認為魯曼現在就有了孤注一擲的心理,他們現在還占優勢。” “是啊!”我點點頭:“魯曼不是個蠢貨,他必然是有後著。” “長官,你的意思是有人幫他,是神殿的紅衣祭司插手了嗎?” “這是早晚的事,我心里早有准備了。”我看著地圖說:“最大的可能,魯曼是想用這次攻勢來吸引我們的注意,讓我們放棄其他方面的進攻與這些軍隊交戰或者對峙。這樣的話,他就為自己贏得了時間,以等待後援的到來。而這支八萬人的雜牌軍,根本就是一個誘餌。” 聽著我的話,卡羅斯再次看著地圖。 “我們,或者是暗月的馬丁爺爺,如果我們選擇出擊的話,都會選擇打擊這支數量少的部隊,雖然這八萬部隊說多不多,但我們也得花上一段時間才能吃掉。”我的手指點在代表八萬人的紅線上:“這些部隊不是魯曼的,他不會心痛。而在這段時間里,我們卻浪費了寶貴的物資,當魯曼得到後援下次再來進攻時,我們的處境就很危險。” “那我們如何應對?”卡羅斯抬頭問我:“暗月千萬丟不得!” “總共才兩個行省,不但是暗月丟不得,哪里都丟不得!我們缺乏防禦縱深,但有馬丁爺爺在,暗月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我的臉上有了笑意:“而我們呢!我們就給魯曼一個驚喜好了……他打他的,我打我的,看誰先沉不住氣!” “你的意思是說,讓暗月那邊先頂一下。”卡羅斯的表情有些吃驚:“而我們另開戰局?” “是這樣,與其在我們的地盤上打,還不如沖進他們的地盤。”我想了想:“不過既然要打,就要打狠一點,讓魯曼把自己的爪子收回去。” “長官……”卡羅斯不安的問:“你不會是想著向那些總督們下手把?” “為什麼不?他們含混不清的敷衍態度早就讓我煩透了。”我冷冷的說:“魯曼拉攏他們的時候,一定給了很多承諾,以至于他們拿自己當寶,想在兩邊都占到便宜。而我就是要讓他們知道,不把陛下放在眼里的人,我科恩絕不放過!” “可是……可是陛下不是在盡力跟他們溝通嗎?”卡羅斯急忙勸說:“這樣一來,我們會打斷陛下的計劃。” “計劃?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我回答卡羅斯:“外交的事就交給陛下好了,我們是軍人,是要帶給敵人死亡與痛苦的軍人,不明確歸附陛下的,就是我們的敵人!身為斯比亞帝國的官員,他們在陛下與魯曼之間必須選擇一方,在這時候不與陛下同甘共苦,還有什麼資格活下去?” “我明白了。”卡羅斯說:“那麼先從誰開始?” “就哈力克好了,那是我幾年前的一個老朋友。” “幾年前?”卡羅斯想了想,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我嘿嘿一笑,轉過頭高聲下令:“高級軍官進來,戰前會議開始!” 身著戰甲的軍官門魚貫而入,圍著桌子站定,仔細聽著卡羅斯的敵情通報。莫亞一臉慎重,而同為軍團長的海爾特一聽說有仗打,兩只眼睛早亮了起來。 “怎麼樣?”等卡羅斯把情況介紹完,我又說出自己的出擊構想,征詢著大家的意見:“大家有什麼想法?” “沒有大的問題。”海爾特自信的笑笑:“哈力克封地的防禦並不嚴密,除了攻打主城會花點時間以外,占領他的全部行省並不困難。” 看來,現在的海爾特除了奔湧的熱血之外,還多了些理性。 “但是我們要在短時間聚集兵力就比較麻煩了。”莫亞指著地圖說:“雖然黑暗城外的部隊都已經完成了訓練,可我們的特殊兵種卻不在訓練場,還有些異族士兵沒有到達。” “還有,我們的偵察系統剛開始布置,後勤更是個問題。”這時,卡羅斯也插話說:“要馬上行動的話,准備時間的確是倉促了些。” “沒關系,攻打哈力克不用太多人,他的部隊不是很多,而且戰斗力偏低。”我說:“至于說後勤,我想不是問題。” “不是問題?” “哈力克的轄地與我們接壤,他的行省一定為以後的進攻囤積了大批物質,只要我們的速度夠快,這些物資就會被我們得到。”我解釋說:“此外,我們也兵分兩路,一路大張旗鼓的准備戰斗,令進攻暗月的敵軍有顧忌,他們會放慢腳步,這樣就緩解了暗月的壓力。” “那另一路呢?” “另一路嘛!就打著整頓地方的旗號出發好了。”我哈哈一笑:“我去萬普轉轉吧!反正那的商人也需要敲打敲打,他們的走私也搞得太不像話了,居然跟迪爾.梅林搶生意。” “可是長官,我們的時間不多。”卡羅斯不自然的笑笑:“是不是可以定在其他地方?” “就是萬普,不要再討論了,你立即命令科爾特回去萬普當他的城主,今晚就出發!”我沒有理會卡羅斯的勸告,已經做出了決定。 一聽我在下令,擔心沒仗打的海爾特急忙問:“那,老大,我們干什麼?” “海爾特軍團長,你得帶著你的軍團到邊境駐紮,做出要在正面打擊敵軍的樣子來,我會在最短時間內把你軍團缺編的特殊兵種補全。”我一字字的說:“但是我們的物資不夠,你千萬不可妄動,你這支部隊只要保證暗月不受到攻擊就好。” “那我不是成了擺設?”海爾特失望的大叫一聲:“老大,我不要做佯攻!” “兩只拳頭都可以打死人,兵分兩路哪來佯攻部隊的說法?”我一把抓住海爾特的胳膊:“再說你這樣的將領,做佯攻不是浪費了。” “那……” “在某些時候,佯攻和主攻並無差別,只是一個在明一個在暗而已。”我轉頭對莫亞說:“莫亞,你帶著你的軍團,負起黑暗行省的防守重任,你就是我們的預備隊。” 莫亞很認真的點著頭。 “那長官你呢?”卡羅斯問。 “我?我當然是帶著我的軍團去萬普。”我回答說:“你馬上放出假消息,就說萬普商業混亂、海盜猖獗,需要整頓。” “好的。” “你還要加快部隊的訓練,到底是怎麼回事,行省守備部隊的訓練到現在都還沒完?”我拿起一邊的水杯:“命令特殊兵種訓練場停止訓練,兵員回歸原部隊。” “馬上就辦。”卡羅斯無奈的說:“這是我的疏忽,事情實在太多了。” “所以你得留在黑暗。”我點著頭說:“還有後勤那攤子事,哪一個環節出了錯都夠我們喝一壺的。” 聽到要留在黑暗,就算是年長的卡羅斯,神情中也帶有一絲惋惜。 “干嘛?又不是沒仗打,以後的戰斗會忙得你們喘不過氣。”我拍拍他的肩膀:“魯曼的屁股,你一定會有機會踢的。” 幾個人一陣哄笑。 當夜,我再次回到總督府,將敵情告之菲謝特和老爸,大家一致贊同我的思路,幾個人還仔細商定了兩個行省的戰爭部署。 我一直認為老爸很狡猾,但我不知道,其實老爸狠下心的話和我也有一拼。 因為老爸建議菲謝特,立即以斯比亞國王身份邀請一大批世家名媛來黑暗城做客,說是做客,可王室怎麼會平白無故的請妙齡女士去做客呢?當然是選妃了。 菲謝特紅著臉想拒絕,可話還沒說出來就被老爸封住嘴。 “陛下,這不是你個人的私事,它更是一種政治手段。”老爸低聲說:“在旁人看來,哪一個世家的名媛來了黑暗行省,也就是這個家族對陛下您的承認。如果有二、三十位名媛來,那我們就可以說得上是聲勢浩大了,魯曼那邊的貴族必定會有猜疑。” 老爸的意思是,既然有些人還在左右觀望,就不如拉他們一把,跟我們不是朋友沒有關系,只要他們與魯曼交惡就好了。 可誰都知道,現在的黑暗行省實際上是陷入魯曼的包圍之中,這些世家名媛自然是請不來的,不止是出于安全的考慮,這些貴族世家還得對比一下陛下與魯曼的實力。而且,戰爭還沒開打,現在也不到下注的時候。 怎麼個請法?當然是偷偷“請”,惡狠狠的“請”…… 因為他們都有一張非常正義的臉,擅長做正義的事,所以這件不怎麼正義的、辛苦的差事自然就落到了我的頭上……斯比亞帝國的貴族世家上百,家道中落的可以忽略不計,老爸要我至少“請”來二十位。 “科恩你一定要記住,你所請來的每一位名媛,她所在的家族必定會被魯曼猜忌。”老爸說:“而在這個緊張的時候,一點點的猜忌都可能會惡化,而同時帶給我們莫大的好處。” “好吧!”我硬著頭皮答應。 “如果你請不到本國名媛二十位。”老爸笑了笑:“可以用其他帝國公主湊合,但一定要沒有婚約的,如果你弄錯了,這事可收不了場。” “可是,這樣不會引發什麼亂子嗎?”我說:“如果他們出兵對付我們怎麼辦?” “現在這個局面,哪個帝國有膽子出兵?”老爸說:“不要說其他的,三個紅衣祭司那邊就過不去……這三個祭司已經把斯比亞當成是自己口袋里的東西,絕不會讓他人染指。” “那好吧!我去做。” 不知老爹的這個主意是怎麼想出來的,這不是給魯曼腰上插刀子嗎?不過,老爹還真是選對了人……雖然有段日子沒干這種事,但我的確是個綁架高手。 對象可是漂亮的貴族小姐呢!刺激。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