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安排好余下的事,我帶著四個近衛團出發了,因為一路上的道路都經過修繕,在短短幾天之後,萬普新建的城牆已經遙遙在望。 當然,我帶來的部隊遠不止這點人,已經有幾支部隊先于我之前秘密趕到,現在他們正在萬普周邊待命。 在進萬普城之前,我已經躺進了舒適的馬車里,就是那輛特大號的馬車。既然對外宣稱是總督巡視,當然要做足架勢。 “長官。”岩石的聲音在車外響起:“萬普城主請求你的接見。” 我撩開車窗上的簾子看了一眼,先到兩天的科爾特已經站在城門處。 “讓他過來,直接上馬車。”我答應了一聲,再對岩石說:“不覺得這樣說話很辛苦嗎?還是用你的方式回話好了。” “是的長官!”岩石點點頭,轉身而去。 科爾特在馬車下行了禮,然後笑嘻嘻的上了車,車廂微微顫動中,我們已經進了城門。 就算是在如此嚴峻的形勢之下,只看那麼多被士兵隔在街道兩旁的人就會知道,商城萬普比我上次來時更顯得繁華熱鬧,兩邊店鋪里的商品更是種類繁多。衣著講究的商人們多是空手而來采購大宗貨物的,不像一般小販,有什麼東西全帶在身上。 我收回自己的目光,看著科爾特:“你來幾天了?” “回長官的話。”科爾特小聲說:“已經兩天了。” “這里的情況你都摸清楚了嗎?”我再問。 “都摸清楚了,這里畢竟還是下官的起步之地,下面官員的變動都不大。”科爾特小心翼翼的回答:“天照已經回來了,正在等你……” 我舉起手,阻止科爾特再說下去。 “我為什麼又把你放到萬普來當城主。”我說:“這其中的原因你明白嗎?” “這個……”科爾特沉吟一下:“長官,是和現在的戰局有關嗎?” 我點點頭。 “是這樣,不然你以為我是為什麼來萬普?魯曼那雜碎是個管帳的出身,暗月行省出產多少東西,而兩個行省又得消耗多少東西,他心里可是清楚得很。這次進攻,他多半是想耗掉我們手上並不充裕的物資。”我淡淡一笑:“但這個雜碎千算萬算,卻忽略了萬普。” “可是人人都知道萬普是個商業城市啊!”科爾特說:“魯曼怎會不清楚?” “萬普所進行的正常商業活動魯曼當然知道。”我示意科爾特坐近了點:“但他不知道的是,我們有完備的走私體系和水族的船隊。” “可是下官還擔心一點。”科爾特說:“我們的走私體系雖然龐大精密,但還不足以支撐兩個行省的消耗。” “這正是我來萬普的原因,想以這樣一個體系支撐行省的日常消耗是做夢,最多只能為這次軍事行動提供物資支援。”我贊許的點點頭:“我一方面可以敲打一下其他商人,一方面還可以對這個體系做些調整。” “那長官你要怎麼做?” “我先和天照談談,然後你把萬普的大商人集中起來,由我出面辦幾次舞會,他們不是很喜歡參加舞會嗎?”我想了想:“對了,迪爾.梅林在哪里?” “迪爾.梅林小姐……不,迪爾.梅林夫人一直住在那個靠海的小城堡里,平常不進城來的,我們一直保護得很好。”科爾特說:“但是這些商人……他們已經越來越狡猾了,長官你什麼時候和他們見面?我一定給你安排好。” “再看看吧!”我躺了下去:“我不急。” 馬車緩緩停住後,我整整身上的衣袍,下車走進了萬普城主的官邸。 官邸里,近衛們里三層外三層的守衛著,在這樣的保護下,連只蒼蠅都別想飛進來。科爾特帶我上了樓,打開一個小房間的門,然後知機的退下。 房間里只有一個以黑色長袍裹住全身的人,岩石身體一晃,已經隔在我們中間。 “什麼人?”岩石手中的刀已經出鞘,低聲呼道:“立刻退下!” 黑袍人緩緩的抬起手來,放下自己頭上的風帽,露出一張消瘦而堅定的臉,向我單膝跪下。 “科恩少爺。”他說著話,眼中已經泛出淚光瑩瑩:“是我,我是天照。” “嗯,很久不見。”我拍拍岩石的肩,示意眼前這人沒危險,然後進了房間。 “是的少爺。”天照望著我說:“我一直都在外面,很少有機會回來。” “先起來,坐下說話。”我讓岩石關上門,自己先找了張椅子坐下,再仔細端詳著天照的臉:“你又瘦了點,過得還好嗎?” “還好。”天照遞過一個卷軸來,仍然垂手站在一邊:“這是天照這兩年發展出來的民間勢力網,請少爺過目。” 我隨便翻了翻,這家伙干得還不錯。 “不錯,在斯比亞帝國里,幾乎每個城市你都放進人了。”我放下卷軸說:“你的收支情況怎麼樣?” “收支上略有盈余。”天照恭謹的回答:“少爺派來的大批精干人手,對我們的發展起了很關鍵的作用。” 這倒是不假,在每一期的軍校學員中,都有大約五分之一的人轉到天照或者瑪法手下。 “就如同我當初說過的一樣,收支上我不管你。”我的話頓了頓:“但你要確保我交給你的任務。” “是的少爺。”天照用肯定的語氣回答我:“我能完成少爺交代下的事情。” “你這樣的回答讓我很欣慰。”我站起身來走到天照身邊,低聲問他:“但你有沒有想過,你現在所做的事非常危險,你的身份又必須隱藏,你很可能終生都無法像其他人那樣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走在我的府邸中……就算是這樣,你也不後悔嗎?” “能跟著少爺,為少爺辦事,我就不後悔!”天照抬起眼來看著我,眼中已沒有初見面時的那種慌亂和懦弱了。 “你的性格變了。”我伸出手,撩開天照脖子上的圍巾,看見一條觸目驚心的傷疤:“怎麼?跟人搶地盤留下的?” “意外,是去年的事,就是神魔大戰最激烈的時候。”天照有些羞愧的說:“在跟魔屬聯盟一個城市里的老大談判時,中了對方的伏擊。” “在下面混久了,這也是難免的,我回頭再撥幾個近衛給你。”我拍拍他的肩:“你的身體不是很強壯,武技也平常,之所以讓你來擔任這個職務,我是看中你自小的經曆。人,只要努力,都有成功的可能。” “是的。” “你不缺乏向上的動力,但不要老想著在武技或者體力上超過其他人,這點你做不到。”我湊過頭去,用很低的聲音說:“用你的腦袋,用你的計謀,用你的氣勢。” “少爺,你怎麼不早說?”天照苦澀的笑笑,摸著自己的脖子說:“有很多次,我差點就回不來了。” “這些話如果早點說,你未必會明白啊!”我歎了口氣:“要有親身體會,才能感受到我話里的意思。” “謝謝少爺。” “好了,其他話不多說了。”我坐回到椅子上:“叫你回來,是有兩件事要你辦。” “請少爺吩咐。” “第一,我馬上要進攻哈力克的行省,我要他整個行省混亂並且人心浮動,你還有不到五天的時間做准備。”我正色說道:“第二,我這有份計劃給你,你按照上面所寫的步驟去執行——要小心,這件事非常重要。” 說著,我抽出一張寫有“秘密花園計劃”的紙交給天照。 天照看了看,然後面不改色的把計劃折好放入懷中,好小子,我就喜歡不講價錢的人。 “能辦好嗎?” “完好無損的二十朵雛菊,我明白少爺的意思。”天照回答我:“但少爺,你想讓哈力克的行省亂到什麼程度?” “盡你的全力,我不但要哈力克的行省亂,和他接壤的行省也要亂才行。” “是!” “那就這樣,你退下吧!”我擺擺手說:“其他事情先放著,全力做好這兩件。” “少爺保重。”天照行著禮說:“屬下告辭。” 我看著天照走出去,心里也很高興,他成長的真快,本身頭腦就夠用,現在又已經有了堅定的性格,如果再有人從旁指點,成為梟雄一點都不難。 但我現在不需要他成為梟雄,當好他的大混混就可以。 “備馬,我帶你們出去兜風。”我對岩石說:“把我隨身要用的東西都帶上,只跟一個近衛營。” “是的長官。”岩石立即走到門外下令去了。 離開這里已經很久了,走私用的小碼頭已經被改良過,只看看碼頭上的系纜樁,我就推測出現在的泊位是原來的十幾倍。碼頭後面是連片的倉庫,還有工人的住處,就是連接往來這里的道路都被徹底修繕過,變寬為能同時並行兩輛馬車那種。 萬普城的駐軍營地就在這里,以碼頭和城堡為中心,方圓十里全是禁區,陸上崗哨林立,海中有水族快船巡邏……明眼人一看便知,這是典型的“官商勾結”。 我催馬上了碼頭,仔細看著眼前的一切。 碼頭上的人被近衛隔在碼頭角落,這些人看著我,一點都不驚慌的樣子。 靠在岸邊的是樣式統一的三桅快船,穿著統一服裝的搬運工,手持帳簿的記錄員,上下貨物的滑道……這一切,比我想像中的走私還要專業,還要有效率。我瞄了一眼堆在旁邊的貨物,心里估計著它們價值和利潤——令人吃驚的數目。 好樣的,難怪菲琳會知道萬普有個膽子極大的走私商人,這樣搞法,身為黑暗行省市政監督的菲琳不知道才是怪事。 我掉轉馬頭向城堡看去,我親愛的夫人也必定在城堡中注視著我,只是不知道是從哪個窗戶,但她現在也不可能知道,碼頭上的這位跩跩的貴族,其實就是她的丈夫。 看我一直沒說話,被近衛們隔在旁邊的人眼中流露出不安。 因為我穿著一身神佑騎士盔甲,還放下了護臉,黑色長發散落在披風上,這一切,都表明著我的身份,整個帝國民眾都清楚的一個身份。 黑暗行省總督、神佑騎士、科恩.凱達伯爵。 一個以前被我留下保護迪爾.梅林的護衛疾步走上碼頭,才遠遠看到我的黑色長發,眼中已經放出興奮的光。 “長、長官?”眼光在我身上掃視著,他更肯定了我的身份,急忙解下身上的武器,單膝跪到我馬前:“見過長官!” “嗯,起來說話。”我抬抬手,不動聲色的說:“迪爾.梅林在嗎?” “回長官的話。”他回答說:“夫人在的!” “讓這些工人干自己的事。”我不想讓自己的到來打亂迪爾的賺錢大計:“你帶我去城堡。” “是,請長官這邊走。”護衛轉頭向工人們低呼一句:“做好自己的事!” 說完接過我的馬缰走在前面,而岩石那警惕的眼光就一直沒離開過他的身體,直到我向岩石做出手勢。 隨我而來的近衛營已經接替了城堡里的防衛——這是事先的安排,這塊小小的地方如今已經變成財富的代名詞,天知道在這里還有多少其他勢力的眼線?我可不想冒險,也不想讓旁人知道我跟這位夫人的關系。 而我帶來的士兵大多都不知道這是我的地盤,少數幾個軍官倒是清楚,但又不明白我想怎麼做,也就只好在旁邊一本正經的巡視。 我心中忐忑不安,迪爾.梅林就在眼前,不和她見面是不可能的,不要說我眼前的戰局急需她的援手,不見面的話就是我心中也會過意不去。 但見面之後呢?天知道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嬌蠻女士會怎麼對待我?愛我是一回事,要坦然接受我一直隱藏的身份又是另一回事了……好難辦啊! 仿佛明白我的感受,戰馬在城堡大門前停了下來。呼出一口氣,雙腿一夾馬腹,我在部下不無驚訝的注視下進了城堡。 “長官請下馬。”牽住缰繩的近衛雙手扶住馬頭:“夫人在大廳等您。” 我點點頭,整理一下盔甲外的袍子,下馬走進了大廳。 門邊依舊是花紋豔麗的落地窗,家俱依舊是擦得光可鑒人,過道里依舊擺放著淡香四溢的花盆,我停下腳步,深深的呼吸一口帶著清幽香味的空氣,這種跟外面截然不同的空氣立即就讓我整個身體放松下來……我差點就解下自己的頭盔扔一邊,並且大叫“夫人,我回來了。” 但我還是忍住了,用很強的毅力。 一身盛裝的迪爾.梅林懷里抱著阿布,正站在大廳中等我,火紅的長發仔細的盤在腦後,梳理得一絲不苟,顯得嫻靜而高貴,神態平和的臉上畫著淡妝,但看我的眼神中又流露出謹慎。乖巧的百合站在她身後,微微低著頭,而調皮的阿布一直在向我吐著舌頭…… 我在離她們十步遠的地方站定,看著迪爾.梅林。 比起上次離別時,迪爾整個人顯得成熟多了,在她纖細的眉毛下,一雙優雅、清澈的眸子正回望著我……她這種看陌生人的眼神,還真是令人懷念。 我的喉嚨干咽了一下,迪爾立即就後退一小步,手中的阿布被她抱得更緊了一點。 我只得在護臉下苦笑一次……好吧!既然遲早都要面對,就由現在開始! 于是我取下手套,用改變過的嗓音向後面的岩石說:“關門。” “迪爾.梅林夫人是嗎?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了吧?”我把頭抬高了一點:“如果你不想本總督把你怎麼樣的話,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總督的待遇呢?” “是的,科恩.凱達總督大人。”雖然我下令關門讓迪爾疑心重重,但她仍舊冷靜的向我行了禮:“迪爾.梅林見過總督大人、光榮的神佑騎士,願您的光輝永遠照耀在黑暗行省的土地上。” “嗯,你的禮節很正式,不像本總督一路上接見的那些愚婦。”我對岩石做了個手勢,再對迪爾說:“聽說你已經出嫁了,為什麼不用夫姓?” “請總督大人原諒,我的丈夫不是貴族,姓氏並不出名。”仿佛是想不到我會這樣問,迪爾還楞了一下,眼神中已經是戒備了:“但我們很恩愛。” “恩愛?”岩石搬過來一張椅子放好,我老實不客氣的坐下:“我接到舉報,說你丈夫……是個走私者?” “總督大人,這是謠言。”迪爾冷靜的回答我,線條明晰的下巴略微向上揚:“我可以向您保證,沒有這回事。” “是嗎?那我剛才看到是什麼?”我輕聲一笑:“那碼頭、那貨艙、還有那些工人,難道只是夫人你用來玩家家酒的嗎?” “當然不是。”迪爾笑了笑:“我的每一筆生意,都有向萬普城主申報。” “老實說吧!我已經更換了萬普城主,恐怕你的生意得告一段落了。”我說:“不過對于你本人,本總督倒是有個建議。” “總督大人請講。” “不可否認,你的容貌令我心動,而有關于夫人你的經商手法,本總督也聽說了點,不知道夫人你……介不介意忘記原來的丈夫?”我緩緩的說:“在你迪爾的名字前面加上凱達家族的姓?” “你說什麼?!”迪爾的雙眉一顫,眼睛已經鼓了起來,連她身後的百合也驚訝的抬頭看著我。 氣氛一下就緊張起來。 “嫁給我,做一個堂堂的總督夫人。”我再次說:“從此不用再偷偷摸摸的走私,我可以把黑暗行省的商業都交給你管。” “你……無恥!”迪爾漲紅了臉,指著我的手指在戰抖:“給我出去!” 看來迪爾是真生氣了。 “你可要考慮好。”我嘿嘿一笑:“這關系到很多人的生命,包括你、你的家族、你的父親,甚至于你的丈夫。” “科恩.凱達總督,你有特權,你可以拿走我的一切,但我的感情你是永遠都拿不去的。”迪爾毫不畏懼的看著我,一字一句的說:“我不在乎你能怎麼樣,隨便你好了,就是你這幾句話,已經讓我打心眼里鄙視你。” 我歎了口氣,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這個話題,而岩石這個家伙,他的手已經抓住了自己的配刀。 “報告長官。”一個我帶來的近衛軍官從樓上探出身子:“我們已經檢查過了,城堡里沒有外人,魔法屏障也已經完成了。” “我知道了。”我把手套丟在一邊:“所有人都出去。”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