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當大門再次關閉時,我向迪爾.梅林走近了一步。 “阿布,來!”我拍拍雙手,恢複了自己的聲音:“快過來讓我看看。” 我還在碼頭的時候,阿布和我就在用精神交流了,現在一聽我叫它,毛茸茸的阿布立即興奮的叫著,從迪爾.梅林的懷中一掙而出,扇動著兩支翅膀向我飛過來。而迪爾和百合,她們兩人已經整個呆住。 我右手接住阿布,左手取下自己的頭盔,看到我的臉後兩人驚呼一聲,迪爾眨著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而百合則急忙掩住自己的嘴。 “我走了這麼久,你乖不乖?有沒有偷跑出去看其他魔獸妹妹?”我一邊逗弄著懷里的阿布,一邊走到迪爾面前:“親愛的,我回來了。” “你……你是誰?”迪爾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蒼白:“你到底是誰?” “我是你的丈夫,你不認識了嗎?”我把頭盔遞給百合,從懷中掏出她最近才寫給我的信:“怎麼了?你心里不是在打算著把我趕出去吧?” “可你……”迪爾疑惑的指著我的頭發:“你的頭發。” “你說頭發?這很好解釋,整個大陸上只有我一個人的頭發是黑色的。”我笑笑:“如果外出時不改變顏色,我的仇人哪能放過我?” 因為迪爾還是不相信,我只有將頭發再變成金黃色,還把我們之間最秘密的事複述一遍給她聽。 “這麼說來,你一直都是在騙我?”聽我說完,迪爾瞪著我的眼神還是沒有一點改變:“你……你真是太過份了!” 說完這句話,她就一個人沖上了樓梯,把我丟在大廳里。 “哎,百合,怎麼辦?”我再歎一口氣:“看來本少爺注定是個苦命丈夫!” 百合接過我的外套,抿嘴偷笑。 我放下阿布,走去樓上迪爾的房間,和我想的一樣,房門並沒上鎖,迪爾正坐在梳妝桌前生悶氣。 “迪爾,上次不是說了嗎,到合適的時候我會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你。”我隨意的坐到床上,看著鏡中的俏臉說:“別告訴我你沒有懷疑過我的身份,你把走私做得這麼明目張膽,就是想讓黑暗行省的總督府發現吧?” “是的,誰叫你把我一人丟在這!”迪爾把玩著梳子,沒好氣的回答我:“我有很多的空閑時間,把前後的事情連起來想想,就不難把你的身份確定下來。” “是嗎?”我笑了笑:“聰明過人的迪爾小姐是怎麼確定我的身份呢?” “很簡單的事,你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兩年不聞不問,哪個丈夫會這樣做?”迪爾這才微微轉過點身子:“不要說我這些日子以來賺了多少錢,就只論本小姐的容貌,你也不會放心把我一個人留在這里。這樣想來,就只有一個原因,你對我的安全絕對的放心。” “可為什麼放心呢?僅憑你留下的那些衛士絕對辦不到。萬普城主呢?他對我的態度就向對待上司一樣。再後來,萬普城主換人之後,我的待遇不降反升了,如果你們只是合作關系的話我能得到這樣的待遇嗎?”迪爾說著話,眼光在狡黠的閃動著:“那麼,對于你的身份,我還能有幾個選擇呢?” “厲害厲害。”我拍著手說:“請繼續。” “對照斯比亞帝國的貴族世家,你這個年齡的人可不多,再想想你的行事風格,答案更是呼之欲出。”迪爾的語氣里帶著無比的驕傲:“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只有黑暗行省的總督,科恩.凱達家中有三位夫人——兩姐妹和一位精靈。” 不好了,夫人們一個比一個狡猾,我以後的日子可不太妙…… “聰明……”我點著頭說:“但是迪爾,聰明的女性往往不是一個好妻子,她會被丈夫嫉妒的。” “我才不管你嫉妒與否,那都與我無關,而且你的身份還不止于此吧?”迪爾的臉色逐漸冷下來,正在我驚異的時候,她嘴里說出這樣一句話:“笨蛋小賊,把黑鐵匕首交出來!” “啊!小賊?”我被嚇了一跳,被人當面揭穿謊言的感覺可不怎麼好受:“黑鐵匕首?你在說什麼啊?” “看你的表情很驚訝,難道你一直把我當成一個愚蠢的女人在對待?”迪爾的眼光變得凌厲起來:“從你剛剛進門,馬腳就露出來了。” “我不是。”我想我的神色一定有點慌張,但我還是堅持著自己的話:“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別硬撐啦,科恩總督,自從你走進房間一說話,我就覺得你的聲音很熟悉。就是那種怪怪的、帶著點聖都口音的話,還有你獨一無二的黑色頭發……既然你能偽裝一個身份,那你就能偽裝更多。”迪爾走到床邊,冷哼一聲,像個男子般伸出手來托起我的下巴:“小賊,這下栽了吧?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她的樣子是很生氣,但是……我覺得她更多的是得意,得意自己看破了我的身份,在兩人的爭斗中占了主動。想想當初,還是我耍盡手段娶到她而挑起這場爭斗,真是自作自受的報應啊! 她是樂在其中,而我卻是在苦笑。看來我的夫人們一個比一個厲害,加在一起已經不遜于一個魔屬聯盟了…… “好,我親愛的迪爾,你贏了。”我乖乖的從腿甲處把黑鐵匕首拿出來,遞到迪爾攤開的小手上:“我們打和了。” “打和?”迪爾一聲冷笑,一掌把我推翻,肘部頂到我的脖子上:“你騙得我好苦,這樣就算了!?” “記帳記帳!記帳,好不好?”我心想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大聲慘呼:“我才被家里的三個夫人修理了出來……” “哈……活該,她們都修理你了,我也要有一樣的待遇。” “我就是因為要來看你才被修理的,我這脆弱的心靈經不起連番折騰……” “哼,那就先放了你。”迪爾收回手,隨手把匕首掛到腰帶上說:“如果讓我查到你又騙我,我可饒不了你!” “不要對我怎麼凶嘛!這麼久沒看到你,我心里也不好受。” “裝可憐啊!就算你在戰時脫不開身,可剛才又算什麼回事?”迪爾惡狠狠的盯著我:“你居然用地位權勢來試探我!我不能受這樣的侮辱,如果你不解釋清楚,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這你就錯怪我了,你以為我想這樣做?”我撐起身體微笑著說:“萬普的勢力這麼雜亂,誰知道在這個城堡里有沒有敵人的奸細?萬一我們的關系被敵人知道,你可就危險了。剛才近衛官在檢查,我總不能什麼話都不說吧?” “你是以一個總督的身份,我是一個商人的身份,難道就沒有其他話題了嗎?”看來迪爾是相當的在意:“為什麼一定要用這樣的話來刺激我?!” “誰叫你那麼迷人,讓我昏了頭,才情不自禁的說錯了話,這能怪我嗎?”我很鎮靜的回答:“為了消磨這段檢查的時間,我是准備好一大堆的廢話,可一見你就什麼都忘記了……你那樣的神態中,含有致命的吸引力。” “這麼說,你很想念我咯?”迪爾用閃動的眼神挑逗我。 “當然……” “不是吧!別想用這些話把我搪塞過去,我可不會輕易上當。”迪爾輕蔑的哼了一聲:“科恩總督,神魔大戰結束多久了,而你回來黑暗行省多久了?如果真像你所說的那樣,想我的話會不來看我?” “我真是抽不出身。”我陪著小心:“能有辦法的話我早就回來了。” “小賊,這就是你不對了,烏鴉也不提醒你。”迪爾用手指戳了我的頭:“對了,那個烏鴉是誰?” “烏鴉,”說到菲謝特,我的神色不禁黯淡下來,輕輕摟過迪爾,在她耳邊說:“那個時候,他是菲謝特殿下。現在嘛!他是菲謝特陛下,我的王。” “你是說,那個時常被你欺負,偶爾被我欺負的烏鴉……就是菲謝特陛下?菲謝特.夏麥陛下?”迪爾驚呼著說:“天啊!流言說菲謝特陛下現在就在黑暗城里,還說魯曼已經發兵來攻打黑暗行省了,你們不是很危險嗎?” “連你也知道,那這件事就人盡皆知了?”我點著頭說:“菲謝特陛下剛剛失去雙親,情緒很低落,我這個既是朋友又是臣子的苦命人,總不能不幫他吧?” “如果你是這樣不顧情誼的人,我就不會嫁給你了。”迪爾忘了其他事,微紅著臉說:“就是嫁給你後才發現,我也會離家出走的。” “真抱歉。”我拉過迪爾的手,讓她坐到我身邊:“我沒有做到自己的承諾,也沒能帶給你安定,而且不能留下來陪你……你一點也不恨我嗎?” 迪爾堅定的搖搖頭。 “你是沒有陪我,但我也知道,你同樣沒有陪著你另三位妻子,事實上你從沒在這件事情上騙過我,我很滿意這點。”迪爾把頭放在我胸前,幽幽的述說著:“男兒志在四方,而我唯一的遺憾,就是在你有危險的時候我沒能陪在你身邊。” 我輕輕的抱著她,久久無言。 “還有,我不要待在這里了。”迪爾抬起頭來,有些生氣似的噘著嘴說:“不管怎麼樣都好,我一定不要再待在這里了!” “讓你留在這,安全上也是個問題。”我點頭說:“你還沒見過我家人呢!” “還不是怪你!你這個壞蛋!”迪爾狠狠的捏起拳頭,卻是輕輕的捶打下來:“你家里還有另三位夫人,我該怎麼去面對她們啊!” “這個倒不成問題,你自己已經解決了一半。”我淡淡的笑著:“你的走私這麼做法,菲琳早就注意到你了。她們的禮物,你收到沒有?” “收到了。”迪爾的雙眼看著自己的腳尖,小聲回答我:“我還回了禮。” “那不就結了?”我說:“打完這一仗,你就到黑暗城去。” “打完這一仗?”迪爾驚訝的問:“你這次來萬普是為了打仗?萬普周圍沒有敵人啊!” “親愛的,做生意是你在行,可打仗就不一樣了。”我站了起來:“你得陪我演上一出好戲。” “什麼?” “你的商業網是否完備?我的意思是說,你離開,它仍然能正常運轉嗎?” “當然了,在確定你身份的時候我就有了准備。” “那就好,這場戰爭不是一兩個月能打完的。”我說:“我有一個計劃。” “什麼計劃?” “把你這位走私商人變成總督夫人的計劃,同時我們的走私還要不受影響。”我笑笑說:“至于其他商人嘛,在萬普做了這麼久的生意,也該付出點什麼吧!” “你可不要亂來。”迪爾搖搖頭,握住我的手說:“魯曼叛亂,萬普本來就人心浮動,商人們也在觀望,你如果不計後果的亂來,商人會逃亡的。” “這我明白,下蛋的雞不能一棍打死。”我說:“但出點血總不過份吧?” “這樣的話還可以。”迪爾很認真的點點頭:“你要怎麼做?” “戰爭馬上就要開打,我這次到萬普來是為了擾亂敵人的視線,今晚我會在萬普城主官邸舉辦舞會,先把他們穩住,也讓敵人的眼線知道我的確在這里。”我回握著迪爾的手,低聲說:“當他們把消息傳遞出去,我就得馬上出發了。” “那我能做些什麼?”迪爾問。 “你要馬上把走私生意分成幾份,交給手下人管理,最好是生面孔,別人不知道你們關系的。”我說:“我會在兩天後宣布,你因走私被逮捕,家產沒收。” “你……你……”迪爾說:“我把生意給了下面人,那我做什麼去?” “不要急嘛!知道你喜歡經商。”看著迪爾著急的樣子,我笑著解釋:“有整整兩個行省的商業等著你去管理,不比小小的走私強?” “兩個行省的商業?”迪爾歪著腦袋想了想:“好吧!看在你態度還算誠懇的份上,我就勉強答應你好了。” “謝謝!”我苦笑著說:“原來我親愛的夫人,還看不起這兩個行省……” “當然,兩個行省算什麼?”迪爾站起身來,無比驕傲的攏攏頭發:“你乖乖的等在這里,我去把這該死的走私生意拆散。” 說干就干,迪爾的魄力可真是不一般。 是夜,萬普城主官邸。 前廳張燈結彩,人聲鼎沸,萬普所有夠份量的貴族、名流、商人全被科爾特請來了。 在整個比斯大陸上,貴族們都自認涉足生意是一件可恥的事,但在萬普這個繁榮的商港,他們卻絕對無法與經商劃清界限。所以,在萬普的多是其他帝國耐不得貧苦的破落貴族,只要手里有黃燦燦的金幣,要拉攏他們的話並不是很困難。 而那些純粹的商人就比較難辦了,想想看,迪爾的走私是怎樣的規模?想在這樣的商業壓力下求得自身的生存,沒點本事那是做夢。 雖然迪爾告訴我,這些商人大部分是她有意留下來作為掩飾的,但能讓一向自傲的迪爾看中留下,本身就已經說明這些人的能力。而身為總督夫人,迪爾以後也要擔任市政監督,不會再親自去做生意,這些人自然是為我所用的好。 “長官。”科爾特走到我身邊:“人都來齊了,您現在就出去嗎?” “好吧!”我放下手中的酒杯:“一切都准備好了?” “是,跟魯曼有聯系的幾個商人早早就到了。”科爾特低聲說:“而且絕大多數的人都知道,您會在今晚的宴會上露面。” “好。”我整整衣服:“我們走。” 穿過回廊,我在科爾特的陪伴下步入前廳。 “黑暗行省總督……”在我踩上鮮紅地毯那一瞬間,內侍就非常精神的唱喝著:“科恩.凱達伯爵到!” 紛亂的嘈雜聲沒有了,前廳里湧動的人頭齊唰唰的看過來。 男士們馬上拱身撫胸,女士跟著牽裙矮身,齊呼:“晚上好,總督大人。” “各位晚上好,免禮吧!”我面帶微笑的脫下了白色手套,再擺弄一下手指上的冰淚石戒指:“這是社交舞會,大家不用拘束。” “多謝大人!” “早就聽說萬普是個繁華的城市,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虛傳。這份繁榮與各位的努力可是分不開的。”我接過內侍送上的紅酒,舉杯說:“這第一杯酒,就祝我王——菲謝特.夏麥陛下國運昌隆!” “祝願我王國運昌隆!”眾人將手上美酒高高舉起,一個個滿面紅光全情投入……誰都知道,菲謝特現在的情況不怎麼好,這里又會有幾個人心甘情願的把菲謝特當成是自己的王? 但他們現在是身在黑暗行省的土地上,就得遵守這個規則——至少在表面上。 “干杯!”我說。 “干杯!”他們心照不宣的喝下。 我把手上的酒杯交給內侍,不慌不忙的走近這些人。 前來赴宴的人,無論有沒有頭銜在身,都立即以身份高低分排成了兩列,行動迅速、有條不紊,不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他們是怎麼相互協調的? 我走到最靠近我的一排盛裝男士面前,科爾特搶前一步站到我的側面,開始了簡短的介紹。 一串串煩瑣的頭銜,一筐筐累贅的稱號,這個某某先生,那個某某夫人,不斷的行禮、奉承,做得還真是有模有樣。 我面帶微笑,一一應對著,誰說我只會打仗耍流氓?我身上的優雅風度一點也不遜色于其他的世家子弟。 “久聞總督大名,今日總算得見。”在萬普擁有九家店的布匹商人媚笑著說。 “很失望是不是?”我打趣說:“傳言中的我,不是應該擁有兩個半獸人的身高,三個野蠻人的體重,外加十個陰謀家的詭異嗎?” “哪里!哪里!沒有這樣的事。”商人就是商人,雖然在刻意修飾自己的言辭,可怎麼都改不了低俗的習性,聲音大得可以讓所有人聽到:“總督大人的高雅風范哪能被傳言歪曲!” “高雅?”我態度和藹的敷衍著他,心中卻冷笑了一下,這商人的來曆我早就知道,他是魯曼安插在萬普的眼線之一,等到他把我到達萬普的消息傳遞出去之後,會有人讓他見識什麼是真正的“高雅”。 “總督大人。”科爾特站到一位亮麗女士身邊:“這位就是萬普女性中最漂亮的露西小姐了,年輕有為,她手上經營著萬普所有的賭場和旅店。” 科爾特的話沒說完,露西還經營著萬普所有的妓院——而且是我安排的。 “露西小姐是嗎?早有耳聞。”我握住她的手:“祝你永遠都這麼美麗。” 看清楚我的臉,露西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我嘴上說著話,握著露西柔荑的手微微一緊,這就給了她肯定的回答,露西俏麗的臉蛋又多了一分紅暈。 “見過總督大人。”露西單手提著裙邊,向我行了一禮:“謝謝總督大人的盛情款待,大人如果有時間的話,可否讓露西改日回請大人?” 露西可是三句話不離本行啊!不過她的回話倒是很合適,身為萬普賭場、妓院、旅店的老板,拉攏官員的手段當然不只錢這麼簡單。 “我是很想去做客,但前提得是我有時間。”我笑著回答並放開了露西的手,搬出一個政客應有的手段:“而我這個總督,手上總是有大把的事情需要處理。” 露西給了我一個甜甜的微笑,我則走到下一位女士身前……差不多一刻鍾之後,我才轉完這個大圈子。 一位貴族再次舉起酒杯:“諸位——讓我們為敬愛的總督大人再干一杯!” “干杯!”看我今晚的態度如此親切,不少人的戒心已經散去,大家非常興奮的喝下這杯酒。 “來吧!先生們女士們,為了迎接總督大人的到來,大家盡情的跳吧!”身為地主的科爾特大聲宣布:“今晚的群星是如此的璀璨,今夜的微風多麼的輕柔,你們一定要把自己最優美的舞姿留在這里!” 隨著眾人的歡呼,音樂響了起來。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