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在音樂響起之後我才意識到,作為這舞會上身份最高的人,第一曲舞應該由我來領跳。 不過說起跳舞,所有親近的人都不曾給過我好的評價,所幸的是菲謝特曾經對我加以特別訓練,在他還是王子的時候,他只有利用這樣的機會才能理直氣壯的“教導”我。 就算是在菲謝特無以複加的熱心督促下,我所學到的東西也只是皮毛而已……本少爺那麼忙,哪有心思去鑽研這些東西? 樂曲的前奏已經過半,我只得環顧四周,請出一位打扮入時的夫人來進行這種比打仗還要累的社交活動。而依據貴族的社交傳統,只有等我跳完半曲之後,其他人才能下場。 為了讓舞伴不要太緊張,我的臉上始終帶著微笑——挑上這位夫人可是花了心思的,年紀小了不懂得配合,年紀大了顯得本少爺沒品位。但這位嘛……看得出她才新嫁不久,帶著鮮花剛剛開放的風韻。 事實證明我的選擇很明智,這位舞伴跟我走到大廳正中,臉上顯露出無比驕傲的神情。才略微的適應一下我的腳步,她就乖巧的跟上了我的節奏。 看來,熬過這一曲是不成問題了,因為周圍傳來相當熱烈的掌聲。 “很高興能與你共舞。”當舞曲結束時,我放開她:“謝謝。” “能和總督大人跳第一支舞,這是我莫大的榮幸。”她向我行著禮,然後告退。遵照一個紳士的傳統,我必須注視著她離開。 在她回到自己的女伴中時,回頭向我一笑,我這才轉身向科爾特走去,在這個時候,他身邊已經有好幾個人在等著我的到來。 “總督大人。”看到我走近,科爾特說:“我們去偏廳坐坐好嗎?” “好啊!”我看了看身邊的其他人,笑著回答:“大家一起去吧!” 偏廳就在旁邊,以好幾重布幔與嘈雜的大廳隔開。 “大家坐,不要拘束。”我先在一張舒適的靠背椅上坐下,再招呼著眾人:“早就想跟大家談談,只是一直苦于沒有合適的機會。今晚的舞會,相信大家也和我一樣的期待吧!” “當然期待了,不是有個笑話麼,居然有人想高價收購我發出去的請柬!”科爾特不失時機的插話:“大家不要怪我這個城主沒先說明,我們的總督大人是最公私分明的。今晚是私人聚會,大家有什麼不明白的、有什麼不滿意的,都可以暢所欲言,要是到了明天,大家要見總督可就只有照規矩請見了。” 在坐的這幾個人都是萬普最重要的貴族和商人,我跟他們之間的交流,就是在這樣輕松的開場白中展開的。 “總督大人的到來,是我們萬普的光榮。”一位中年貴族舉著酒杯說:“當然,更是我們所有人的光榮,希望總督大人能多待些日子,我們也好多跟總督大人親近。” 哦,他是在問我還要待多久。 “大家放心好了。”我拿起酒杯淺嘗一口:“本總督這次來萬普,其實除了巡視之外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不會立即就走的。” “不知道總督大人有些什麼事須要處理呢?”另一位性急的商人接過話頭:“對不起,我的意思是說,如果力所能及的話,我們都樂意為總督大人分憂。” “說起這些事情,是需要大家的理解與支援。”我搖晃著手里的酒杯:“大家都應該知道吧!帝國現在的形勢比較嚴峻。” “這個……我們多少知道一點。”沉默片刻,有人說:“但總督大家你也知道,萬普是個商業港口,比起政治軍事,我們更擅長的是經商。” “這個我當然清楚。”我哈哈一笑:“總不能讓你們上前線去打仗吧!” “那……總督大人。”一位謹慎的貴族說:“我們有什麼能效勞的?” “大家都是明白人,打仗是需要錢的,需要大筆的錢!”我漸漸的收起的笑意:“我要諸位支援我的,就是資金。” 聽我直言不諱的談刮錢,幾個人面面相窺,幾乎同時低下了頭。 我看了他們一眼:“呵呵,諸位都是萬普首屈一指的大商家,眼看著行省的財政吃緊,不會不有所表示吧?” “當然……當然……”幾個人敷衍著我。 “諸位不要擔心,總督大人又不是要大家傾家蕩產。”科爾特打著圓場:“你們幾位都是萬普舉足輕重的人物,總督大人和我還指望你們能為行省賺更多的錢呢!” “可我們……小本生意,小本生意。” “小本生意?太謙虛了吧!”科爾特當場就把這句話頂回去:“先生你有四間香料鋪子、一間糧食鋪子、一支近海船隊外加三條遠洋船,還算小本生意?” 這家伙紅著臉,小聲申辯著:“可、可生意不好做嘛!” “現在這個世道,做什麼都不容易。”科爾特拿著酒杯說:“你們做點生意不容易,可總督大人要管理整個行省的軍政就更不容易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各位在萬普是賺到了錢的,在這個時候一毛不拔,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 聽到科爾特這樣說,商人們企求的目光向我看了過來。 “大家不要擔心,我剛才就說了,我在尋求諸位的支援而不是強行攤派。”我語氣溫和的解釋:“主要還是看大家手里的資金是否寬裕。” “當然了,要大家在這個時候支援我,可以算是進行一種帶有風險的投資。”沒等他們有所反應,我又接著說:“我在這里向各位明白的說,只要在我科恩.凱達掌管黑暗行省期間,依據各位的貢獻,你們會得到相應的回報。” 我說出了承諾,商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像是有一點心動。 在這個時候,誰都不敢肯定時局會向著什麼方向發展,如果他們現在投資給我,那麼就得冒很大的風險,得不到回報的話沒人會干這樣的傻事。 “請總督大人原諒。”一直強調自己是小本生意的家伙站了起來,謙卑的說:“我想請問您一個問題。” “請說。”我表現得非常有耐心。 “嗯,是這樣。”他說:“總督大人,我們能從什麼地方得到回報?” “政令!”我用肯定的語氣說。 “政令?” “是的。”我點點頭:“你在這個時候支援我,我當然會在恰當的時候支援你,大家互相支援嘛!如果你有這個能力,貢獻又夠大,我會下達對你非常有利的政令。” “例如呢?”他的眼光在閃。 “例如……”我微笑著,緩緩的反問他:“作為一個商人,你有沒有過這樣的夢想……自己能將某一個行業完全壟斷?又或者想在某塊地域上操控所有的生意?” 聽清楚我的話,他的身體完全凝住。眼神先是困惑,然後癡迷,最後控制不住身體,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 我輕聲笑著,喝了點杯中的紅酒……嗯,這酒現在有點味道了。 “大家怎麼說?”科爾特看他們考慮的差不多了,在一邊督促:“各位出多少啊?” 商人們互相看來看去,眼光還是有些捉摸不定。 “既然是總督大人的意思。”一個坐在“小本生意”旁邊的家伙說:“那……那我明天就給大人送一千金幣來。” “是啊是啊……我也送一千來。” “我,我送一千五。” 他們臉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眼睛無比誠懇的望著我,仿佛這千多金幣就是他們全副身家一樣。 的確,在普通人眼中,一千多金幣可能是窮一生之力都無法賺到的,就連我親愛的夫人迪爾.梅林,在我們剛認識時她的家產也不超過四千金幣。但那時,她有個揮金如土的父親。 在成為我的夫人後,迪爾不得不對于這些商人手下留情,因為得靠這些家伙在前面撐住台面,以掩蓋迪爾才是萬普最大商家的事實。在今天中飯時,她就掰著指頭為我徹底清算了這些人的家產。 所以,我心里明白,這些人是在用打發乞丐的手段對付我,盡管本少爺給出了這麼優厚的條件。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科爾特。 “一千金幣,呵呵。”科爾特笑嘻嘻的走過去,站在“小本生意”身邊:“真是不少,我可得謝謝你了。” “是啊……”這家伙習慣性的回答:“這幾乎是我近年來所賺之全部……” 科爾特把酒杯交到左手,右手在“小本生意”輕輕肩上一拍。 “在你眼中。”科爾特輕聲問道:“我算是個怎樣的城主呢?” “當然……當然是很好的城主。” “那你為什麼不尊重我,為什麼要我在總督大人面前大丟臉面?” “我沒有……我沒有不尊重城主大人你……” 科爾特右手一動,已經捏到了“小本生意”面頰,這家伙是第一個跟我在戰場上混出來的副官,雖然當了幾年的文職官員,但他骨子里又能有多文雅? “十五天前,你在本城玫瑰酒吧賭錢,一晚輸掉八百金幣。”科爾特冷冷的看著他:“二十七天前,你在碼頭跟人發生爭執,自稱萬普第一富商,家財達數萬金幣……這是你吧?” “我……我……那是我是喝醉了,再說跟人吵架是為個氣勢,也做不得准!” “那好,我慢慢跟你算。”科爾特繼續說:“你全家三十二口人,除了你的至親,你有十二個侍妾,四十三個仆人,五十以上的護衛……這些一年得花多少錢?” “我……” “別跟我耍小聰明,聽我繼續給你算……” “科爾特,不要這樣。”我出聲阻止了科爾特:“我已經說過了,願意拿出多少就拿多少,硬逼就不是本總督的本意了。” “是的總督大人。”科爾特放了手,走回原位,又對“小本生意”說:“但因為你惡意欺騙總督大人,我要你明天就離開萬普……我一個銅板也不要你的,你帶著你的船隊跟錢走吧!” 其他商人默不作聲的看著,不要他一個銅幣而讓他離開萬普,這處罰本身是很合理的,甚至說得上是寬大的。 但作為一個破落的貴族,“小本生意”在其他地方不可能被允許涉足商業,哪怕是行乞都不能去做生意——其他貴族會把他當做“恥辱之源”給清理掉。 “小本生意”面色蒼白,額頭上流下冷汗,帶著哭腔哀求著說:“大人慈悲!請不要讓我離開萬普……” 這一聲嘶啞的仁慈,讓我想起在土城之戰中,那些死在城牆上的魔屬聯軍奴隸士兵,在死在自己人手里之前,他們也這樣哭叫過……這“小本生意”說到底也就如同一個奴隸而已,是我的奴隸。 而我呢!我又是誰的奴隸?肯定不是菲謝特的奴隸,我是置身于這世界規則之外的人,我只能算是我自己的奴隸…… “算了。”心里一陣煩悶,我站起來說:“你不用離開萬普,隨便去哪里買塊地,收地租養活自己好了。”這已經是我最大的容忍了,至少他不用死。 “謝謝總督大人的慈悲……” “今天就到這吧!”看了他們一眼,我就要邁步離開。 “總督大人。”一個進來偏廳之後就很少說話的商人突然說:“請您等等。” 我停下腳步,背對著他:“有什麼話,說吧!” 這位穩重的商人說:“總督大人,我們能支援你,但就如同你所說,這會有很大的風險。” “然後呢?” “我們是商人,當然明白做生意是有風險的,有賺就有賠這很正常。” 看來這家伙比較有心計。 “但是我要說,我願意支援您,用我一半的家產支援您,您的城主應該知道我有多少家產。” 我緩緩的轉過身子,看著他。 “說出你的條件。” “或者您不知道,其實我們在萬普的生意做的不怎麼如意,因為萬普周邊有一個……龐大的走私市場。”這位商人說:“我們所做的每一筆生意,都可以說是從走私商人手中漏出來的。” “繼續。”我沒流露出任何表情。 “如果您給我們一個公平的環境,真正公平、沒有走私干擾的環境。”他說:“我們就不遺余力的支援您!” 我淡淡的說著話,心里早樂了:“你所說的,就是那位住海邊城堡里的商人嗎?” “是的,這位夫人的走私生意這麼成功,是因為多方面的原因,並不是我們的生意手段比她差。”他的話停頓了一下,還看了一眼科爾特:“我也不好再說其他什麼……” 我也裝模作樣的看了一眼科爾特。 “總督大人如果下定決心的話……”這位自以為得計的商人看看其他人:“大家都會支援大人您的。” “是的!”面帶淚痕的“小本生意”突然有了精神:“我捐一半的家產……兩萬金幣!” 其他人立即附和,轉眼間“支援”的資金已達十七萬金幣。 而我還裝著思索了一下,才說:“成交。” “謝謝大人!我們明天就把錢交來,金幣可不可以?” “不用全部都拿金幣來,我還需要其他的物資。”我淡淡的說:“至于具體是什麼東西,科爾特會給你們安排。” “好的大人,無論您需要什麼物資,只要這東西還在大陸市面上流通,我們就能替您搞到。” “呵呵。”我實在是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錯,商人有商人的手段。那今天就談到這里,我去換件衣服,失陪了先生們。” “大人!”見我沒對他的事說什麼:“小本生意”急忙抓住這最後的時機:“我……我知道錯了……” “你?”我看了他一眼,再對其他人說:“如果你們願意幫助這位先生的話,就在明天聯名寫個保證書送到我這來……我再考慮。” 說完,我走出偏廳,一路上不停的跟人點頭致意,最後來到戒備森嚴的後院,進了我的房間。 “是少爺。”百合忙放下手里的阿布,走上來接過我外衣。 正在跟百合聊天的迪爾也站了起來:“你怎麼不在前面跳舞?你可是舞會的主人呢!” “在某一位漂亮的小姐心里,我不是鄉巴佬跟暴發戶嗎?”我輕輕握住她的小手:“哪里還會跳什麼舞呢?” “怎麼,你不是嗎?”迪爾用略帶挑釁的眼神看著我,臉又紅了些:“這一生里,你都是我的鄉巴佬跟暴發戶,至于你其他的身份,本小姐沒興趣要。” “啊……我夫人,不,是俺老婆才對。”手中一用力,我已經抱住了迪爾,用粗得不能再粗的嗓門說:“俺老婆真是個大量的娘們……” 阿布怪叫一聲,裝摸做樣的倒在地上,百合就在一邊扶腰抿嘴,笑得無力。 “小賊……”迪爾瞪我一眼,捏住我胳臂上一點點皮肉:“你剛剛說什麼?” “啊……我是說。”我嘿嘿笑著:“本總督心愛的夫人果然是一位心胸開闊的女士。” “能不能正經點,整天都嘻嘻哈哈的。” “有事跟你說。”我拉著迪爾的桌邊坐下:“那些商人肯出血了。” “啊!這麼快?”迪爾的眼睛眨眨:“他們答應出多少錢?” “加起來十七萬。”我接過百合遞過來的水杯:“是金幣。” “這個數字,他們倒真是大出血了。”迪爾笑笑:“你是用什麼方法說服他們的。” 我喝口水,看看迪爾。 “看我做什麼,在問你話呢!” “我沒有說服他們,是他們跟我談條件。”我淡淡的說:“快佩服你夫君的先見之明吧!他們的要求就是讓我將萬普最大的走私商人抓起來。” 迪爾微張著嘴,好半天才記起萬普最大的走私商人是自己。 “這些笨蛋,真是不可救藥……”迪爾搖搖頭:“這麼好的機會,要是換成本小姐……” “換了你,又怎麼樣?” “哼,換了我,你就准備哭吧!” 我慎重的點點頭:“不過,我親愛的夫人,你現在准備好要哭了沒有?”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