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走過大廳,我找到科爾特,跟他說明我今晚不再出來,要他替我送客。 到了我的房間,露西急忙站起來迎接我,她還穿著舞會上的晚禮服,依據她一慣“密不透風”的著裝風格,裸露在外的雙肩還用一條繡工精致的披肩掩蓋著。 “你坐吧!我可渴壞了,真是熱。”我拿著水杯猛灌一口:“舞會上全是酒,你要杯水嗎?” “我不用。”露西笑著坐下,搖頭說:“我已經習慣了。” 我坐到露西對面,開著玩笑說:“我們很久不見了吧!美麗的女老板。” 露西低垂著眼簾:“總督大人別取笑露西了,請原諒露西上次的失禮。” “你也不要怪天照。”我說:“有關于我的真正身份,是我要他保守秘密不能向任何人提起這件事的。” “露西不會怪天照,其實在心里,我一直是把他當成弟弟來看待。”露西輕聲說:“再說,這些都是你們男人的事,我一個女子是不好插手的。” “那些商人,他們為什麼要把你推到前面來?” “是為了探聽您的消息。”說到正事,露西這才抬起眼睛看著我:“他們湊了很大一筆錢,想讓我……讓我滿足您的所有要求,並盡一切可能留在您身邊,以得到您真實的想法。” “你答應了?”我呵呵一笑:“不需對我用尊稱,就叫大人吧!” “是的,大人,我答應了。”露西紅著臉說:“因為在剛才我已經認出了大人了,而且他們出的錢也不少。” “是這樣。”我點點頭說:“你也知道本少爺缺錢了。” “在萬普,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露西回答我:“不過大人那麼睿智,必定會解決吧?” 我站起身,走到窗前:“那是當然,本總督怎麼可能斗不過這些商人。” “是。” 我轉過頭說:“你這麼聰明,應該已猜出本總督那位朋友的身份了吧?” 露西老實的點點頭。 “知道怎麼做嗎?” “知道。”露西低下頭去:“我會永遠保守這個秘密。” “你不用那麼緊張,這里有最嚴密的防衛,還有魔法屏障,沒人知道我們在談些什麼。”我把身子靠在窗台上:“曾經陪伴過我們的那幾位女士呢?” “還在的。”露西說著話,眉宇間流露出一絲憂慮:“兩位年紀大點的在幫我打理旅社生意;另兩位年齡小點的一直在我身邊,我教了她們一些禮儀,沒讓她們做什麼。” 我低頭考慮著。 “大人。”露西突然站起來走近,雙眼勇敢的直視我:“她們都是身世坎坷的可憐女子,本性純良,求大人……” “你干嘛?”我有些驚訝的盯著露西,她臉上的表情已經變成了企求:“我沒說要拿她們怎麼樣。” “大人,你就答應露西吧!”可能認為我是在敷衍,露西咬了一下嘴唇,眼里已經流下淚來:“你答應的話,我、我就陪你……” 等等,看她這樣,像是原本不打算陪本總督的……怎麼?居然不願意陪我?! “露西,不用擔心,我的確沒想過要把她們怎樣,本總督一向言而有信。”我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我倒是對你的話很感興趣,怎麼你不願意陪我嗎?” “請大人原諒,我知道自己並沒有反抗大人的權利,以大人的頭腦跟手段,我永遠都不可能抵抗大人。”露西低下頭說:“但請大人聽我表明心意,我願意一生為大人效力,永遠效忠大人。但是請大人、請大人放棄得到我身體的想法。” 聽著露西的話,我有點呆呆的,連拿著手帕的手都忘記放下。 在遇到我之前,露西非常慘淡的經營著一家妓院,而自身卻能保持純潔,哪怕受到生命威脅都不肯出賣自己的肉體,這本身就有些怪異了。在遇到我之後,了解到我的身份之後,就像是在今晚,她應該很樂意把自己交給我才對……怎麼,怎麼會這樣? 但是更讓我費解的,卻是自己並沒有生氣,一點都沒生氣,我心里只有迷惑。 “你知道嗎。”我托起露西的下巴:“露西,在我成為一個貴族之後,你是第一個要我放棄某種東西的人,而且還是位女士。” 露西同樣驚訝的看著我。 “你拒絕了我,拒絕了一個總督和一個神佑騎士,按我一貫的性格,我應該腦羞成怒的給你兩個巴掌,然後再扒光你的衣服丟到床上去……”說到這里,我不由迷惑的搖了搖頭:“可現在、本少爺現在居然一點都不生氣!” 在這個時候,露西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笑意。 “你笑什麼?” “對不起,大人。”露西連忙道歉:“你剛剛搖頭的樣子……真像個孩子。” “孩子?”我張大嘴問。 “是的大人,的確像個孩子。”露西差點又笑了出來:“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像個十歲不到的孩子,誰看到你這種乖寶寶的表情,都會忍不住露出笑意的。” 我這下是徹底呆住,這下臉丟大了吧!還乖寶寶?有殺得魔屬聯軍丟盔棄甲的乖寶寶嗎? “那現在呢?”我收回雙手,用力在臉上揉了幾下,努力裝出一副凶惡的表情:“好了沒有?” “現在很可怕。”露西嚇得後退一步:“大人!” 我壓下心里的慌亂,呼出一口氣,嘴里咒罵著走到桌邊坐下。 “露西大姐,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我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回大人。”露西走到我身邊說:“不是這樣,我心里還沒有喜歡的男子。” “那你為什麼不答應我呢?”我抬頭問:“是不是你立誓永遠不嫁人?” “也沒立過誓。”露西回答我:“每個淑女都應該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嗎?” 我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心里多少對露西的出身有了點想法。 “那好,我以後就叫你露西小姐。”我拉起露西的一只手:“本少爺今天就答應你,我會尊重你的決定。只要你看上我領地上的哪一位男子,我立即就去把他搶來給你!” “那就謝謝總督大人啦,我會留意,盡量給自己找一個好丈夫的。”奇怪的是,露西對我的這個提議卻欣然接受:“但那幾位女子,大人要怎麼辦呢?” “你把她們帶來沒有?”我問。 “我剛才已經讓馬車去接她們。”露西回答我:“現在應該快到了。” “是嗎?”我點點頭:“那我得去安排一下。” 走到門外,對岩石交代幾句,我轉身回了房間。 “我朋友那兩位,我會安排他們去做侍女。”我對露西說:“至于我那兩個,就讓她們先留在這里好了。” “謝謝大人寬容。” “我的寬容從不白給。”我低聲說:“其實這次來萬普,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去做。” “是什麼事呢?” “可能在十幾天後,天照會把一批女士送來這里,大概二十位或者更多。”我湊近露西,悄聲說道:“都是些非常嬌貴的大小姐,你要幫我降伏她們。” “嬌貴的小姐?這……”露西驚訝的望著我。 “都是些貴族小姐,可能還有更尊貴的。”我聳聳肩:“知道吧?菲謝特.夏麥陛下要選妃子了,可現在這狀況,我哪里請得來這些世家名媛?這些就是我們用特殊方法‘請’來的侯選人,她們來的時候會有點不樂意,而你就得保證讓她們高高興興的去接受陛下的挑選,還不能讓人看出破綻來。” 露西的眼睛越睜越大,我說完話好半天她才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知道了。”露西點點頭:“請大人放心,我一定能做到。” “好樣的。”我呵呵笑著:“你今晚睡隔壁,明天就裝做是被我占有的樣子好了。” 露西的俏臉馬上就紅了。 又問了些萬普發生的趣事,到前面舞會結束時,露西派去接人的馬車也回來了。在露西去帶人的時候,科爾特來到我的房間。 “長官,一切都弄好了!” “其他部隊有沒有消息?” “放心吧長官,都來人回報過了。”科爾特回答我:“都在按預定行程前進,不會誤事的。” “好,一切就照我們的計劃行事。”我揮揮手:“你下去休息吧!” 科爾特才剛剛出門,露西就帶著四位頭上罩著薄紗的女人進來。 “見過總督大人。”四個人撩起面紗,向我行著標准的宮廷禮:“總督大人晚安。” “免禮了。”我走近她們,上下打量著:“嗯,你是我朋友的那位漂亮火辣;你嘛,你是我的純情可人!” 四個女孩被我一一辨認,每認出一個,她都會低聲回答我並再次向我行禮,看樣子被露西訓練過一點都不假。而我的眼力也夠好,雖然過了兩年的時間,居然沒有認錯人。 “已經晚了,總督大人要休息了。”露西在身邊做出了安排:“你們倆侍侯總督大人,你們倆跟我來。” “向總督大人告辭。” “去吧!” 送走了露西等三人,我不由靠著門沉思起來:今天的事情太奇怪了,不霸占露西這事還好說,我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流露出“乖寶寶”的神態?這……真是丟臉之極。 轉頭一看,房間里兩個女子正看著我,一觸及我的目光她們忙低下頭。 “呵,抱歉,我想事情想入神了。”我走過去:“冷落你們了。” “不敢。”那位“漂亮火辣”抬頭說道:“我們本就是來侍侯總督大人的。” “你們以後就是我的侍女了,還是叫我少爺的好。”我托起她的下巴,用尾指摩擦著她的頸側到喉部之間:“明白了嗎?” 她怎麼回答我沒在意,我在意的是我的動作,尾指摩女性頸側的小動作是我前生與異性歡好時的習慣,怎麼現在做出來就像一個新手那麼生疏? 在這一瞬間,我的腦袋一陣迷亂,仿佛連時間也停滯下來…… 怪了!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我肯定自己的感覺是真實的。 “你替我更衣。”我非常迷惑,繼續挑逗著漂亮火辣,轉頭對純情可人說:“你脫衣服給我看好了。” “你叫什麼?”我問替我更衣的漂亮火辣。 “露西大姐說我們必須得忘記過去,所以她為我新改了名字。”她解著我的衣服說:“少爺,我是墨蘭。” “墨蘭?”我問一邊的另一位:“那你呢?” “回少爺。”她衣服脫到一半,半掩著胸脯說:“我是寒蘭。” “都是蘭花的名字啊!你們跟我另一個侍女的名字很相似。”我是沒想到露西還這麼了解蘭花:“她叫百合,回到總督府的話,她可就是你們的長官了。” “是。”墨蘭輕笑著說:“是我們的長官。” 我忍不住把她抱過來,輕咬著她的耳垂說:“寶貝乖乖的,用你的魅力喚醒我的野性——讓我沖動起來。” “是的少爺。”墨蘭的手劃過我的胸口,替我除去內衣,自己的呼吸也變得急促:“如果我不夠,還有寒蘭妹妹……噫,這腰帶怎麼解不開?” 我低頭看看,原來是那根被叫做“風之束縛”的腰帶。記得某位神族曾經跟我說過,這條腰帶會慢慢熟悉我的氣息,並在某日覺醒…… 我靠,結果它一睡就是兩年,連個呼嚕都不打。如果不是看這“風之束縛”成色夠新又夠堅固的份上,本少爺早把它壓箱底了。 “沒事,這只是一條很有性格的腰帶。”我隨手解下“風之束縛”仍到一邊,拉著墨蘭和寒蘭來到床邊。 寒蘭害羞,立即上床用毯子遮住自己,而墨蘭還等著我的話。 “你還有別的衣服嗎?”我問她。 她才不明就里的點點頭,我已經把她推倒在床上,雙手捏住她的裙邊一用力,撕出一個大大的口子,然後是上衣、內衣……直到墨蘭身體上的一切的衣物全被我撕得七零八落,那種新手的生疏感覺卻沒有再出現過。 “怪了,真是怪……” 我自言自語的說出這句,想著剛才出現的生疏手法是不是偶然現象……可腦袋里突然一聲轟響,眼里的景物一陣激烈的搖晃,再恢複過來後眼里就只剩下墨蘭的身體,是那種有點模糊的視覺……受她潔白肌膚的誘惑,內心深處有一股要摧殘眼前這個女性的惡念湧了上來,不可抑制的湧了上來! “少爺……啊!”墨蘭還沒做好接納我的准備,我已經壓到她的軀體上,粗暴的咬住她胸前飽滿的乳峰。 接下來,在墨蘭的低泣聲里,我粗暴的對待著她。 我的腦子是清醒的,我明白這樣的做法不是我的本意,但我完全沒辦法去抑制那股近乎狂暴的沖動! 在粗暴對待墨蘭的時候,很明顯的,我得到了一種極大的滿足感,身體的接觸、肌膚的摩擦,連墨蘭痛苦的呻吟聲都加深了這種感覺……動作越粗暴,這種感覺就越強烈。 就在一邊舔著墨蘭臉上的淚珠時,我甚至還有時間和空閑去想別的事,例如明天該做些什麼、軍隊的攻擊路線,或者回憶起迪爾今天穿的衣服真是漂亮之類。 後怕,真是後怕,如果迪爾今晚留在這里的話,那事情可就糟糕了……對了,真慶幸把迪爾先送走,她可是我所尊重的妻子——尊重的妻子,當心里想到這句話時,腦子里傳來一陣劇痛,這劇痛來得是這樣的突然,我還來不及抱住腦袋呻吟一聲,整個人已經無力的倒在墨蘭身上。 看到了墨蘭的目光,從恐懼到慌亂,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她臉上的表情也在變……可這一切,為什麼這麼緩慢? “……狼哥,先期到達的兄弟說,一切都很正常,他們已經開始交易了……” “……你做了太多的事,是時候退休了……” “……所有生命的記憶都該共同分享,以應對以後的危險……” “……媽媽,為什麼我的頭發是黑色的啊……” “……好,你想加進來也可以。但是你要叫我老大……” 腦袋里亂極了,前生和兒時的事情變成一個個獨立的片段,如同被擊碎的碎片一樣在腦袋晃來晃去。雖然我極力想把它們聚集在一處,但它們跳躍著、閃動著,讓我無法抓住它們……我就像是在看著別人的往事。 坦白說,我對另一個科恩的所有事情都是了解的,但僅僅是了解而已,我很清楚,我在祭台受傷時才真正醒來。在這之前的記憶並不是我的,我只是被動的接受它們,面對這些記憶我完全是一個旁觀者。 我知道這些事,但我不在這些事里,沒有對這些事的感受、沒有歡樂、沒有悲傷,甚至連麻木都沒有…… “……但是,科恩有時竟然變得連我幾乎都不認識了……” 小時候的自己和如今的自己之間有一道斷層,難道是我的體內其實有兩個科恩?這,這不會是兩個不同的科恩在爭奪身體吧…… “……姐姐!你快來看呀!我抓到一個賊啦!”小凱麗瞪著她那雙大大的眼睛,用長劍指著我。一瞬間,又變成長大的凱麗站在總督府宴廳外:“……就算是要拿刀子砍人,本夫人都不怕!” 凱麗,是凱麗,一想到凱麗,就想起她現在刁蠻的性格,還有、還有披風上的刺繡,小時候,她又是個怎麼樣的小女孩呢…… 腦袋里“呼呼”亂響,一段段關于凱麗的往事浮現出來——好奇怪,我不再是旁觀的身份,我慢慢感受到在每一件事里小科恩的感覺:尷尬、甜蜜,還有更多的無可奈何…… 慢慢的,對凱麗的感覺已經自行結合起來,從小時候到現在的,沒有一點遺漏。 機會啊!這明明是兩個片段,卻自己合並起來了。難道說,只要是兩個不同的科恩都有相同認知的事物,就可以結合起來嗎? 腦袋一陣陣的刺痛,接著就是菲琳和溫絲麗……這感覺很奇妙,每連接起幾件事,腦子里就冷靜一點,心里的暴躁情緒也會跟著消散,其他在腦子里亂晃的片段也慢了下來…… 漸漸的,凱麗、菲琳和溫絲麗的記憶完全融合,中間再沒有一點縫隙。而其他的零碎片段就以這幾段記憶為標記,自己找到合適的位置插進去。 逐漸的,腦袋也不那麼痛了。 “少爺……”墨蘭略帶驚慌的聲音在這時響起:“您怎麼了。” 我眨了幾下眼睛,發現墨蘭和寒蘭都緊張的看著我。 “我……”我拍拍腦袋,迷惑的問:“什麼時間了?從我倒下來開始?” “大人您說什麼啊!”墨蘭咬了下嘴唇:“你不是剛剛才倒下來嗎?” “剛剛才倒下來?”我幾乎抓狂,剛剛好像過了一年那麼久……可看看她們倆的樣子,不是在騙我啊! “抱歉。”我看到墨蘭身體上的傷痕:“剛剛弄疼你了吧?” “沒、沒關系的。”墨蘭下意識的縮縮身子,倒是寒蘭還驚恐未定,臉色保持著蒼白。 “靠近點。”我坐了起來,扶正墨蘭,伸出手覆蓋在她的額頭上。 “飛翔在夜空中的精靈,請睜開你高貴的眼睛,我以自然之名義呼喚你,治療我眼前之生命……”我輕聲詠頌著,放在墨蘭額頭的手逐漸發熱,手心中也溢出柔和的白色光帶,將墨蘭的身體整個包裹起來。 墨蘭身體上的抓痕和淤青在慢慢愈合,到我一段詠唱完結的時候,她的傷已經全好了。 “不痛了?”我看著墨蘭:“剛剛是我的錯,放心,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墨蘭不怪少爺。” “啊……剛剛這里的牙印好嚇人。”寒蘭撫摩著墨蘭的肩頭,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麼多傷口,這麼快,就連神殿法力很高的祭司都得花至少一刻鍾的時間。” “你怎麼知道的?”我問寒蘭:“你見過嗎?” “有啊!我小時候掉下山坡,有好多傷口,那時候正趕上神殿的‘神耀日’,母親就帶我去。”寒蘭慢慢的回憶著:“是位年紀很大的祭司給我治療,別的祭司很尊重他,我記得很清楚。” 難道我的魔力上升了嗎?難怪剛剛詠唱完畢,墨蘭身上的傷就好了。 “你們先休息。”我讓她們躺下,再給她們蓋上毯子:“我一會就回來。”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