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為了證實我的“真誠”,我一大早就帶商人去參觀迪爾以前用來走私的碼頭。 看到倉庫里貼著“走私品”標志的貨物,看到碼頭上被“扣押”的船只,他們無不精神振奮,奔走相告。 迪爾的走私活動一直是壓在他們心頭的大石,可以說他們一直生活在迪爾的巨大陰影之下……現在,我親愛的迪爾已經不在萬普,他們也認為走私被我徹底打擊了。自然的,他們許諾的捐款和物資以最快的速度填充著我的倉庫。 至于那位“小本生意”,他在舞會的第二天清晨就送來鮮血寫成的保證書,為了證明是自己的血液所寫,他還把手指上的傷口展示給我看。一來我不想失去他那筆捐款;二來嘛!我還有其他打算…… 他被人推到前面頂撞我,在出事之後不但沒有人幫他開脫,居然也沒人肯在他的保證書上簽名擔保,以“小本生意”的小心眼,他心里一定是恨極了這些人。 我需要這樣一個人,我需要他繼續留在萬普的商場里,“小本生意”一定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報複他人的機會——再說,這也顯得本總督寬宏大量不是嗎? 于是我拍著他的頭,說些安慰的話原諒了他。 在接下來的一天中,我除了處理公務之外都是跟露西在一起,我們去購物、游覽,神態親密無間,騙得萬普城里人人都以為她成了我的妾。 在我到達萬普的第二天夜里,我照例在城主官邸舉行舞會。不過我只在舞會前露面一下,然後就從後門上了一輛馬車,剩下的事情全部丟給科爾特。 馬車平穩的行駛著,不大一會就出了城門。我不慌不忙的換上全套裝備後還小睡了片刻,到我醒來時,馬車已經停在萬普城幾十里外的一片野地里。 “長官,我們到了。”岩石上來為我打開車門:“要換馬。” 跳下馬車,我帶來的一個近衛團早就以行軍隊列等在道路兩側了,漆黑的夜幕下,士兵們盔甲整齊,正在安撫自己的坐騎。 “精神不錯嘛!”我一邊走向自己的戰馬,一邊打著手勢讓前隊出發。 我們去打仗,有商人的支援就是好啊!在馬蹄上包了布以後,二千多人的隊伍行進居然沒有多大聲音。 近衛團的士兵都不是菜鳥,再加上一路都有偽裝成商隊的後勤人員為我們補給,所以我可以帶著他們馬不停蹄的前進,猶如颳過原野的季風,快速的、不可阻止的,一路向哈力克那蠢貨的封地而去…… 哈力克的封地是杜楓行省,面積只有半個暗月行省大,主要是以農耕為主。城市不多,行省首府是一個有數百年曆史的中等城市——楓葉城。 杜楓行省同時也是斯比亞帝國貴族名門比較集中的一個行省,素有“貴族繈褓”的別名,而在這個行省的土地上,到處是各個貴族世家的祖產和鄉間別墅。 選擇哈力克作為我的第一個的打擊對像不是沒有道理的,第一,只要在杜楓行省取得優勢,我就可以從側後打擊進犯暗月行省的兩股敵軍。第二,這麼多貴族世家,總能抓幾個小妞回去交差吧? 據以前的情報,杜楓行省也不過二、三萬的守軍,其中一萬五千人是楓葉城守軍,因為楓葉城的貴族較多且嬌貴,所以這支部隊的人數是鐵打不動的,神魔大戰時都不曾被帝國抽調。此外還有不到一萬五千人的軍隊分別駐守行省各地,這些零散的部隊將是被我們首先打擊的。 我麾下部隊的行進速度經過參謀部多次推演,因為大部分步兵團還在訓練場,有的訓練沒結束,有的人員不齊,所以我第一批帶來的部隊不是很多,也就八個近衛團兩萬人左右,所以各團進攻的時機、相互的配合就顯得非常重要了。 第一軍團里的十個近衛團是我黑暗行省軍隊的精英部隊,這次就被我帶出了八個,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在想些什麼,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兩天之後,我帶領的這個近衛團已經趕到沙漠入口附近,其他七個近衛團已經跟我所在的部隊取得了聯系,他們先到,所以戰地指揮、偵察等等都已經完善。 部隊分散進入沙人士兵構建的工事里休息,我就直接到了參謀部,等待著最新情報的傳回。不久之後,瑪法就風塵仆仆的趕回。 他沖進參謀部,一邊抖落身上的沙塵,一邊大聲吆喝:“我回來了。” “看見了。”我示意身邊的近衛給他倒水:“我的總聯絡官,眼看你就要成為文臣了,注意一下儀表好不好?” 瑪法差點沒被一口水嗆死,咳嗽著問我:“啊?文臣?我不是軍官嗎?” “這是陛下的意思,不過是我還沒答應而已。”我面帶微笑:“如果想繼續當軍官,你就祈禱你這情報系統不要失靈。” “絕對不會。”瑪法放下水杯走到我面前,拍著胸脯說:“放心好了。” “廢話少說。”我把地圖推給他。 瑪法單手按著地圖,從旁邊拿起筆來:“我正要說明,情況有一點變化。” 我一招手,參謀部的頭頭腦腦立即圍到桌邊。 “進攻暗月行省的兩支敵軍行進緩慢,按原來制定的計劃,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抓住他們的尾巴,此外杜楓行省的守軍變化也不大。”瑪法指著地圖,用筆在相關地點標上最新的守軍數量:“但麻煩的是,原本在鄉間躲戰亂的貴族們大多已經收拾起東西跑去楓葉城,長官你期待的強擄少女計劃有些行不通了。” 我摸著下巴:“的確是麻煩。楓葉城說小也不小,強攻會遭受很大損失。” “而且麻煩的是,我們現在根本沒時間在杜楓行省耽擱。”一個參謀說:“我們的計劃是以最快的速度打開通道,直接威脅進犯暗月行省的敵人。” “是啊……正因時間緊迫,才出動近衛團。”我的手指在原定的進軍路線上滑動著:“可陛下選妃的事一旦成功,對敵人造成的影響將是巨大的,他們的陣營會產生猜忌,甚至分裂崩潰。兩方面同時進行,比我們在戰場上單干強得多。” 我們面臨一個兩難的選擇。 首先我們兵力不足,打了進攻暗月的敵人就沒空去抓貴族小姐,而後者造成的正面影響將遠遠勝過一次戰役。方方面面都要照顧到,真是不容易啊! 這兩個目標都要完成,但時間不多。既然時間不多,就要兵行險著……不過,離這里不遠處就有一個步兵訓練營地,也許可以讓卡羅斯帶點人上來支援一下。 “這樣好了,照常進攻。”我下定決心,指著地圖說:“八個近衛團分成三路,中路兩團我來指揮,左右兩邊各三團,我們同時進攻,矛頭直指楓葉城!” “為什麼這樣打?” “為什麼?”我嘴角微微一翹:“貴族們不是在往楓葉城里跑嗎?我們就做出包圍楓葉城的架勢,把他們逼出來……同時又不會浪費很多時間,我們沿途要大造聲勢,最好是能夠直接包圍楓葉城。” “包圍楓葉城?”身邊一個參謀發出驚呼:“我們只有兩萬多人啊!” “是的,我們就兩萬人,雖然我的目的不是楓葉城,但是我要讓哈力克魂不附體,嚇得他鑽床底!”我在地圖上用力一拍:“就這樣決定!命令後面,立即調集六個步兵團跟上來,增援我們攻打楓葉城!” “是!” “部隊准備好出發了沒有?” “准備好了,隨時可以出動。” “天黑行動!” 沙漠里的夜是寒冷的,疾風在身邊呼嘯著,夾著飛沙,刮起戰士們盔甲外的罩衣,也帶起我的披風,吹亂我的頭發。 在排列整齊的五千多士兵前,我抬頭看著月亮,眼光久久凝視著這散發微弱光線的上弦月,在我正面,五千多雙眼睛卻在凝視著我。 “今晚這月亮,這所有的一切……”我突然大聲喊出:“都是屬于我們的!” 戰士們用同樣巨大的聲音回應我:“都屬于我們!” “把死亡……”在風中,我極力把聲音凝成一股:“帶給敵人!” “我們生存!” “我將帶領著你們,光榮的近衛軍人……”我高舉右拳:“為陛下而戰斗!” “為陛下而戰斗!” “出發!” 我隨即蒙上面罩,掉轉馬頭,一馬當先的沖了出去,身後跟著五千個燃燒的靈魂,跟著五千顆火熱的心。 這條路線是熟悉的,就在這塊沙漠,我上了軍事生涯的第一課。 背負著十五天的口糧,兩個近衛團的士兵跟隨我越過邊界,兩個鍾之後,我們已經出了沙漠,踏上了杜楓行省的土地。 在此之前,我的命令很明確,對杜楓行省里的人,穿軍裝的一個不放過,不穿軍裝的一個也別管,各級官員的住宅官邸全數夷為平地,但貴族私產絕不能碰! 五千人的隊伍逐漸分成前後兩軍,我帶著參謀部在中間,岩石也忠誠的履行自己的職責……帶著一隊近衛把我圍起來。 戰斗之前,杜楓行省就布滿了我的情報人員,一部分是瑪法的手下,一部分是天照的手下。一路上都有人為我們指引方向,敵軍最新的動態也會在第一時間傳回。這些人真是太重要了,我對杜楓行省領地上的一切幾乎是了如指掌。 一匹白色戰馬在曆經重重檢查後靠到我馬邊,馬上商人打扮的人向我大呼:“大老板,前面五里有敵軍營地,守軍八百!” 我轉頭,向一邊的傳令兵做出手勢。 前隊加速了,“為了陛下——殺!!”的狂呼聲隨風傳來,無數枝的火箭被射出,拖著橘紅色的尾巴,照亮了漆黑的夜空,也點燃了戰士眼中的複仇火焰。 當惡狼一樣的近衛軍收起手中馬弓准備沖進敵軍營地之時,大多數的敵軍才從夢中驚醒過來,根本來不及布陣,只能三三兩兩的迎上來……迎接死亡。 這種疏于訓練的守備步兵,盔甲凌亂、腳步輕浮,在我看來根本就不值一提。 前隊如風卷殘云般掠過敵營,留下遍地死尸……而在這個時候,隨軍魔法師高聲吟唱,天空閃現出絢麗多彩的光芒,先是連環閃電,再是爆裂火球,銀白色的閃電在跳躍,暴烈的火焰吞嚼著一切,這個營地被魔法力量撕得支離破碎! 在淒厲的慘叫聲中,在肉體焚化的焦臭氣味中,在漫天飄散的黑灰中,零散的敵軍抱頭鼠竄,他們只想著避過這一連串的打擊,哪里還有戰斗的意志? 好不容易,這魔法的肆虐總算是過去了,幸存下來的敵軍還未來得及感謝神明,隊型比前隊更加密集的後隊已經騎著戰馬沖到他們近前……所有不屬于黑暗行省軍隊的生命,在後隊的沖擊下全部化做血霧飛濺! “不准停留……”我在狂呼:“繼續前進!” 七個鍾之後,我們已沖到百里外,此時已是早上——第二個敵營就在眼前! 後隊加速趕上,接替前隊位置,而敵營中警號連連,五百敵軍已經手持長槍排好陣勢,可惜他們還沒等到我軍逼近,就被一陣急箭射得七零八落,死傷慘重之下,有人一聲發喊,余下敵軍丟下戰友尸身,全數退回營中。 對強健的馬匹來說,營地單薄的柵欄如同爛紙般脆弱,對揮舞著戰刀的近衛軍來說,馬下那些驚恐失措的敵軍幾乎就是白癡……有敵軍被長槍刺穿身體,慘叫聲經久不息;被戰刀斬下頭顱的,噴濺出高高的血柱。 憑藉訓練與裝備的優勢,更有軍種和數量的差異,這區區數百敵軍那能抵擋? “把敵人低賤的身軀踩在馬蹄下,奪去他們的生命,讓他們接受可恥的失敗!”我揮舞手中的黑鐵刀,依舊是在狂呼:“向我們的目標——楓葉城前進!” 其他兩路的行進也相當順利,始終保持著和中路一致的速度,到當日中午時,三路鐵騎已經突入杜楓行省兩百里的地方,相互間的間隔保持在一百里之內。 這是曾經戰勝過魔屬聯軍的軍隊,這是一支不可阻擋的力量,這滾滾的鐵流奔騰著,咆哮著,夾帶著為陛下複仇的欲望,風馳電掣的湧入了杜楓行省的腹地。 杜楓行省地處斯比亞內地,一百年都難得用兵一次,平時守備之松懈可想而知。在成為前線行省之後,雖然哈力克意圖加強軍力,可軍隊里日積月累沉澱下的懶散習性怎麼可能說改就改?更別說為讓部隊跟著自己叛亂,哈力克是大撒金幣,他麾下的每個士兵都變得前所未有的那麼富裕…… 邊境部隊慢吞吞的換著駐地,在遭到進攻時都沒進入要塞,還貓在臨時營地中。要害城市里的部隊照樣在花天酒地,縱情尋歡。而魯曼給他們撥來的糧草物資,因為有內線的保護而盡入我手! 一個個村莊被占領,一個個小城鎮插上了代表夏麥家族的王旗。在我軍所經之處,哈力克的行政體系被完全摧毀,效忠哈力克的地方官員,連同他們的家人全部以判國罪論處,身體被高懸在城鎮最高的建築物下……這沒什麼好說的,想想克里默陛下和納舍爾阿姨的遭遇,我的士兵們忠實的執行著這一切。 平民沒有被傷害,他們也是我斯比亞帝國的子民,這場卑劣的叛亂與他們毫不相干,我下令在每一個城鎮張貼告示以安撫民心……至于治安,在斯比亞帝國所有行省,天照的手下早已成為最大的黑幫,如果我願意的話,我可以知道每個村鎮里每個小混混的所有事,所以我從不用為治安煩心。 但貴族的事處理起來就麻煩些,因為要達到分化敵人的目的,所以在待遇上必須要有明顯的區別。 家族里有適合婚嫁的女性,又沒明確支援叛亂,宣布效忠王室的,所有財產皆受保護;家里有適合婚嫁的女性,但支援了叛亂的,家產被暫時沒收,家中成員與奴仆不得外出;家中沒有適合婚嫁的女性而又支援叛亂的,所有財產被暫時沒收,家中成員被看管起來,等菲謝特選妃的消息一傳開,他們也就算活到頭了。 左右兩軍一個大彎繞過來,兵分三路的部隊在第三天重新彙合,並在次日兵臨杜楓行省首府——楓葉城城下。在我們所經過的路線上,哈力克所有的守備部隊全部被消滅,足有九千多人…… 而我們這兩萬多人只是前鋒而已,如果我事前制定的計劃被執行的話,在我們後面的主力部隊早就在開始行動了。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