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我們已經出了杜楓行省,正在包抄那兩路企圖進犯暗月行省的敵軍的後路。這些敵軍兵分兩路,以並行的方式逐漸向暗月行省靠攏,如果不抓緊時間追上並吃掉他們,接近二十萬人的軍隊會給暗月行省帶來很大的破壞。 其實早在那天射出數千份威脅楓葉城貴族與平民的公告之後,我就帶著部隊出發了。 在我看來,像攻打楓葉城這種既浪費時間、效果又不明顯的事當然用不著本少爺親自去干。哈力克這種垃圾,除了他自己之外沒誰把他當人看。 事實上,跟在我們後面的幾個野戰團才是攻打楓葉城的主力,他們行動沒有騎兵快,戰斗力也要差一點,是在我們離開楓葉城五天之後才到達的。 而楓葉城里的那些笨蛋在這五天里一直蒙在鼓里,哈力克除了向聖都派去了十幾批次求救的人之外什麼都沒做。 但魯曼怎麼會派兵來救他呢?對現在的魯曼來說,他巴不得我占領更多的行省以分散軍力--如果那樣的話,我的整個防守面就要比兩個行省大很多,總共十幾萬的兵力不可避免的會被分散,他在下次發兵攻打我時就能找到更多的空隙。 而我,我就得小心自己的腳步,約束自己張揚的性格與好大喜功的心理,在取得足夠周旋的空間之後停止進軍,不給敵軍絲毫反撲的機會。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科恩.凱達了。 趁著等待情報的機會,部隊抓緊時間休息。 天邊的云層遮蓋住了夕陽,傍晚的陽光又把云層染成妖豔的緋紅色,云層下,一條蜿蜒的河流靜靜流淌著。 河岸兩邊都是大片的草地,一隊隊的戰士正依建制三三兩兩散坐在地上,有的手拿水袋互相開著玩笑,有的躺在草地上閉目養神,而軍官們正在馬車邊忙著清點物資、分派任務。更多的戰士是在擦拭自己的武器。 作為我親自統領的第一軍團,十個近衛團在完成了改編之後,無論是武器裝備還是成員編成都與以往不同了。 十個近衛團全部士兵皆配備馬匹,騎術精湛只是基礎中的基礎,這些跟隨我征戰多時的士兵通曉步兵與輕騎的全部戰斗技能,可以說是整個黑暗行省里戰斗力最強大的部隊。 所有戰士們都隨身攜帶三種武器,騎槍、戰刀、戰弓或者連射弩。 原來的輕騎兵,除了弓箭或者強弩等必須裝備之外,都只能在騎兵長槍和戰刀之中選擇一樣。 部隊沒有更多的訓練是一個原因,而最重要的原因卻是馬匹的承受能力有限,一個輕騎兵的坐騎,在長途奔襲的要求下,還能承受多少重量? 當然是能少一點就得少一點。 一枝十五公分長的三棱箭,射中敵軍時可以在極短時間內讓其大量失血而死亡,看起來是很厲害。 可是這枝三棱箭的造價是普通羽箭的五倍,運輸時還得占據四枝普通羽箭的空間……最好的武器,卻並不一定實用,要認識到裝備上的錯誤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需要在實戰中逐漸摸索。 綜合以前戰斗中的教訓,我和矮人大師又把武器盔甲做了進一步的改進,使之更加適合我軍隊的風格。大幅度換裝,這也是我現在一時不能調集更多軍隊的原因。 近衛團裝備的盔甲,由原來的全硬甲變為半硬甲。重要部位還是硬甲,但許多地方改成了三層加裝鐵筋的細密煉甲,重量要比原來的盔甲減輕三分之一,關節活動更加靈活。 整副盔甲有嚴格的制造標准,要求能完全防禦百臂距離射來的魔屬聯軍羽箭,絕大多數部位能完全抵禦三十斤戰斧連續兩次砍劈。 騎槍也有改進,在槍頭下方加裝橫鐵,再不會出現槍頭刺進敵人身體太深而來不及回收的事故了,金屬槍身被非常堅韌的木材取代,同樣減輕了重量。 騎兵戰刀不再與我的黑鐵刀一模一樣,而是依據騎兵的特點做出了修改,直脊造型被徹底拋棄,刀身加長,彎曲幅度加大,重心也進一步向手柄靠攏。 羽箭的改進是在箭頭,已經不再是大三棱的箭頭,變成了更小、更輕、更尖銳的小三棱箭頭。在同等重量下,每個士兵們可以多帶一倍的羽箭。 每一隊近衛還配備了三輛輕便馬車,裝著全隊的帳篷、應急的糧食、後備的武器還有每人份的兩百枝羽箭。 此外,每個團、每個營,都編有自己的馬車隊。 有了這一系列的改進,這支部隊可以在沒有後勤支援下獨自作戰十到十五天。 “好天氣啊!空氣也不錯。”我把頭盔解下,順手就掛到馬鞍上:“黑暗城的大型舞會一定准備好了吧?要是不打仗的話就更好了。” “是的,少爺。”陪在我身邊的天照點頭:“我們一共送了三十一朵雛菊去花園。” 天照是來向我回報“秘密花園”行動的,因為他現在是個見不得光的人,所以就用一身黑色的長袍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臉上還蒙著面罩,只露出一對眼睛來。 我轉頭問天照:“路上有雛菊枯萎嗎?” “沒有,雛菊們都好好的,就是摘的時候傷了些看花的人。” “那就沒什麼關系了。”我掃了一眼天邊的紅云:“政治從來都是這樣的,只要這交易能成,染上的鮮血只會增添它的嬌豔。” “報告長官。”一個滿頭大汗的傳令官在我身邊拉住馬頭:“您的信箋,黑暗城來的。” 我接過信箋,看不一會就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來,身邊的參謀官和近衛們早就見怪不怪了,只剩天照一人用迷惑的眼神看著我。 “你這次的行動很完美啊!”笑得差不多了,我把信箋塞進胸甲里,駕禦著戰馬慢慢前進:“黑暗城那邊已經收到貨了,他們非常滿意。” “對我來說,能完成少爺交代的事情就好。”天照點了一下頭:“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我不會讓你去做超過你能力范圍的事。”我隨口問:“那些配合你行動的人員,還可以吧?” 一說到配合自己行動的偵察營,天照立即就興奮的回答我:“是的,少爺,他們的表現非常好!我手里就是缺少這樣的人。” “是嗎?”我摸了摸下巴:“如果我把他們劃到你名下,類似楓葉城魔法陣不能被及時喚醒的事情,就會頻頻發生了吧!” “是的!”天照非常激動:“少爺你能把他們給我嗎?我已經計劃好了……” “不要做出一點事情就莫名其妙的興奮。” “哦……” “不過,把他們配給你也好,反正他們已經知道你的身份了。”我想了想:“就這樣,一個偵察營的人給你,你要給我好好干!” “是的,少爺,我一定會好好干的!” “等等。”我一把抓住了天照的手腕,指著露出的一點流蘇問:“你怎麼會穿有流蘇花邊的襯衣?” “啊……那個,少爺。”一絲慌亂在天照的眼神中閃過,然後就被一種得意的神情替代:“我……少爺,這是我的個人愛好,這款襯衣穿起來相當舒服,還是我去年跟人談判的時候發現的,現在魔屬聯盟那邊的老大都穿這個……我要常常跟他們見面,就養成習慣了,少爺,我這也算為國捐軀吧……” “嗯。”我點點頭,隨口敷衍著:“看起來還不錯的樣子。” “啊!原來少爺也這樣認為啊!”聽了我的話,天照的眼神中滿是炫耀,立即挽起外面的長袍到肘部,把繡著精細圖案的襯衣袖子湊到我眼前:“衣料上乘,柔軟貼身吸汗,聽說以前都用這料子做公主們的內衣。繡工也相當好啊!紋樣是從某國皇宮里流出來的,普通人絕對買不到,有的幫會還大批采購。少爺你要喜歡我下次幫你辦一批……” “去你的!”我照他腦袋就是一巴掌,我要穿上這種襯衣,那就別想在總督府抬起頭來做人:“你以為我會穿這樣男女不分的玩意?” “哦……”天照閉上了滔滔不絕的嘴,眼神中滿是委屈。 “算了,你就穿著吧!”我想到發展黑勢力不容易,天照的日子過得也緊張:“又不是什麼大事,但要記得隱蔽自己的身份。” “是的,少爺。” “你去吧!”我擺擺手。 天照一帶馬頭斜沖出去,與遠處幾個同樣裝束的護衛會合。幾騎快速離去,漸漸消失在我的視野里。 像天照這樣地位快速上竄的年輕人,心理壓力也不小吧!有些小小的喜好也是可以原諒的,但願他的怪異習慣僅限于服裝就好了。 “報告長官!”參謀官一臉喜色的跑來:“長官,先前傳回的情報得到證實了。” “是嗎?”我翻身下馬,接過他遞來的文件:“作戰計劃呢?” “計劃已經制定完畢,部隊也休息好了,現在就等長官你的命令。” 我翻閱完手上的文件,然後遞還給參謀官,單手撫摩著正在喝水的坐騎。 “等一下,再讓士兵們緩口氣。”目光在河岸邊休息的戰士身上掠過,我淡淡的說:“很難得的時光,就讓他們多喝一口水,再多說幾句玩笑話。” “長官……” “看到那個小山坡了嗎?”我上了馬:“當我上去之後,你就發布集合命令。” “是!”參謀官明白了我的意思。 當集合的命令響徹河流兩岸時,幾個近衛團長已經拿著作戰計劃在我身邊商量起戰斗布局了。 “大家明白了嗎?”我指著地圖說:“參謀部的計劃也沒什麼過多的要求,還是一個快字。” “明白了!” “這里不是杜楓行省,我們路上可能跟小股敵軍遭遇,但這計劃是早就制定好的,其他的部隊不可能及時得到我們的情況。”我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幾個團長:“任何延誤都可能導致整個行動的崩潰,慢上半步都要死人,所以我的要求是--不管遇到誰都給我打,要以最短的時間踩平那些雜種!” 幾個近衛團長也不是第一天跟我,當然明白我的意思。 “好,行動!” 一陣馬嘶響起,三個近衛團首先出發,跨過河流的戰馬激起團團浪花,不一會就在麗桑行省的平原上展開了隊形。 我心中默念著行動的每一個步驟,然後緩緩的戴上頭盔,帶著直屬我的兩個近衛團縱馬從山坡上沖下,跟上前面的部隊。 麗桑行省……既然少爺我來了,你就注定得臣服于我! 麗桑行省,位置鄰近暗月行省,行省首府是麗桑城。在斯比亞帝國全部十八個行省之中面積位居第九,行省內多為平原草地所以畜牧發達,曾經是帝國戰馬的集中蓄養地。 而進犯暗月行省的兩支敵軍,他們都是通過麗桑城向暗月開進的,後勤線也通過這里。已經被證實的情報指出,兩支敵軍相距不過兩百里,已經開進到距離暗月邊界不遠處。當我們從後面繞過去的時候,也是他們准備跨越邊界的時候。 在這里作戰,我也將暫時失去後勤支援。 部隊的口糧沒問題,十天的糧食全背在他們身上;腳下就是大片的草原,馬匹的草料也不必顧慮。 讓我擔心的是武器與物資的消耗,特別是弓箭,這東西用起來簡直沒個數,對弓馬嫻熟的士兵而言,一次沖擊就能讓二十五枝裝的箭袋空空如也。 遇到敵軍巡邏隊之類的還好說,可如果遇到了萬人以上的大部隊而不能立即消滅,我肯定會頭疼的……不過,抄個後路而已,運氣也不至于壞到這步吧? 兩萬騎兵順著河流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直插進麗桑行省地界兩百里左右,途中還燒了二十來個小城鎮,然後方向一轉上了敵軍的補給線,逼近了那股十二萬人的敵軍。 到第三天早上,我帶領的部隊已經按照計劃奪取了敵軍身後的物資。 隨後到達的情報顯示,早已通告帝國跟隨叛亂的麗桑行省總督,在謠言的影響下他正收縮兵力以圖守衛麗桑城,並沒有輕易探出頭來,我心中的石頭也就放下了。 進入麗桑行省的第三天晚上,我們的偵察兵已經追上了敵軍,但還沒有其他部隊的消息,只能遠遠的躲起來。 結果第二天清晨,天上就開始下起小雨。 “你媽媽的……”我走進藏身的樹林,一把抹去臉上的雨水,很不爽的開始問候起這鬼天氣來。 “長官。”參謀官擔心的問:“他們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不會,我們可能是來得太快了。”我輕聲回答:“命令部隊,做好隨時出發的准備。” 命令下去還沒有多久,暗月行省的聯絡官就到了,才告訴我們一句“駐守暗月的馬丁將軍已經帶著部隊到了邊境,今日中午與敵軍交戰”就一頭栽到地上,暈了。 “把他送下去休息。”我放棄了打他一頓的想法,轉身看起地圖。 “長官,中午交戰的話……”參謀官指著地圖上說:“應該是在這里,平原地形,距離這里是差不多是八十里。” 我問:“另一支敵軍有什麼動靜嗎?” “沒有變化,海爾特軍團長一直在牽制著他們。” “中午交戰,我們應該來得及。”我想了想:“就看這一仗了,通知部隊,立即出發!” “是!” 一路上,前方的偵察兵不停的傳回情報,魔屬聯軍已經有了些對付偵察兵的經驗,但魯曼的走狗嘛!我想他們還不清楚我的偵察兵厲害到什麼程度--我與馬丁爺爺的聯系已經建立起來了。 因為暗月的防守面很大,所以馬丁爺爺這次出擊只帶了六萬部隊來,敵軍將領看樣子是非常有信心,十二萬部隊在一大清早就排列得整整齊齊,以戰斗隊形緩慢的跨過了邊界。 八個近衛團兵分兩路,相互間隔三里,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我終于在開戰時趕到了馬丁預設的戰場附近。 幾里之外,我就聽到戰場上的喊殺聲,戰斗剛剛開始。 “長官,我們是先殺進敵軍後面的營地嗎?” “不要管他們的營地。”我對參謀官說:“收縮成突擊隊形,全體下馬!” 一個上午的勞累,馬匹需要休息一下,士兵們全部下了馬,慢慢的向戰場步行。 “報告長官,指揮部選好了。”參謀官指著前方說:“就在距離戰場三里的一個小丘上。” “知道了。” “報告長官,敵軍發現我軍,一萬騎兵從其後隊脫離,正在掉頭,看樣子是要往我軍方向運動。” “前隊三個近衛團去攔截。”我上了馬,大聲下令:“在最短時間內消滅他們,團長自行處置。” “是!” “全體上馬,參謀部跟上。”我一揮馬鞭:“去指揮部!” 我的馬停在了小山丘上,黑暗行省的軍旗在背後樹立起來,整個戰場展現在我眼前。 我從來沒有目睹過如此規模的“正規戰爭”。 兩軍相隔兩里左右,暗月行省的部隊采取守勢,以營為單位,幾萬部隊排列得疏密有致;而進攻的敵軍是分為前隊、本隊、後隊三條線,前面的部隊正以團為單位在發起沖擊,兩軍中間的空地上有大量的敵軍尸體,看樣子是死在弓箭下的。 我的部隊是在敵軍側後方三里,從敵軍後隊脫離的一萬騎兵剛好整理完隊形,對上了迎面沖去的三個近衛團! “做好准備。”我用馬鞭指著敵軍本隊對參謀官說:“我們一會就從這里沖擊。” “是的。” 參謀官的話剛說完,近衛團與敵軍騎兵的戰斗就開始了。 敵軍騎兵本來排列緊密,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幅向你伸展過來的花布。 在相隔一里多遠的時候,齊頭並進的三個近衛團同時開始弓箭攻擊,一撥一撥的羽箭尖嘯著,如同暴雨般落在敵軍隊伍里,敵軍在慘叫聲里一片片的落馬,這匹“花布”馬上就變成到處都是“洞”的破布,沒了主人駕禦的馬匹四下亂跑…… 幾次齊射之後,三個近衛團分開,其中兩個團突然加速從敵軍沖擊隊形左右掠過,沿途不斷的用弓箭攻擊敵軍,而留在敵軍正面的那個團就盡量的縮小了沖擊面,以刀尖隊形插進敵軍陣形里! 士兵們平端騎槍,盡力壓低身體,馬頭前方排列著黑亮亮的騎槍槍頭。 我知道,我所有士兵的目光都鎖定在敵軍的右胸上,因為敵軍同樣是手持騎槍的騎兵,不過,早就用神屬聯軍的盔甲做過上百次的實驗了,對我的士兵來說,敵人如同是赤身裸體,這是鋼鐵與血肉的對抗。 沖擊的速度相當快,鋒利的槍頭毫不費力就能破開單薄的盔甲而紮進敵軍的身體。槍頭下,同樣鋒利的橫翼在瞬間擴大傷口,撕裂敵軍的右胸,並順便把整只右臂切下! 如同黑色的洪流,如同咆哮的颶風,帶著凌厲的殺氣,沖進去的近衛團把敵軍隊形從中剖成兩半! 成片的敵軍騎兵被撞飛,如同撞上岩石的浪花。 淒厲的慘叫響起,汙紅的血液噴濺,卑微的生命消亡…… 這是敵軍唯一的一支騎兵,在第一次接觸中就被我的一個近衛團沖得七零八落,我收回關注的目光--這支部隊不值得再關注。 正面戰場上,馬丁爺爺的一線部隊頂住了敵軍的攻擊,第二線的部隊正在向前靠,看樣子要發起反擊了,而敵軍後隊已經轉過身來,面向著我。 馬蹄聲中,前軍的兩個近衛團已經歸隊,敵軍騎兵玩完了。 “好大的一個面餅啊……先把它切成兩塊好了。”我撥下了頭盔護臉,對參謀官說:“魔法攻擊。” 毫無預兆的,敵軍頭上出現大片黑云,接著是數百道閃電同時劈下,相互糾纏的銀色光芒在敵軍陣營里歡快的奔突著。 “全軍注意!”無數把戰刀舉起:“突擊!” “為了陛下--殺!” 這一仗的結局,早已注定。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黑色洪流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