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以岩石為首的一隊近衛簇擁著我,快馬奔向馬丁爺爺所在的小山坡,在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中,一黑一紅的兩面軍旗中並列在一起。 “馬丁爺爺。”我勒住馬缰,嘿嘿的笑著:“路上辛苦,你身體還好嗎?” “這點小場面還撐得住。”馬丁爺爺微微一笑,回答我的時候目光並沒從戰場上移開:“你這假惺惺的臭小子,現在知道來討好了,難道不是你要求我帶軍隊來這里的嗎?” “馬丁爺爺,這你可就想錯了,我其實是看著往日神屬聯盟的四大名將之一久不打仗悶得慌,所以才讓您來散散心的,怎麼您不覺得我是您的知音嗎……”我靠近他的身邊小聲說:“私心不能說沒有,順便也可以跟您學點東西。” “前鋒保持密集沖擊,要將敵軍本隊陣型貫穿再反抄。”對自己的參謀下達了命令,馬丁爺爺這才轉頭看著我說:“說的倒好聽,這打仗還有輕松的?我可聽人說你欺負了我兩個孫女……” “第七、第八近衛團包圍敵軍前隊。”我也同時向自己的參謀下達命令,再對馬丁爺爺陪著小心:“我哪敢欺負她們啊!是她們聯合溫絲麗來欺負我。” “啊!所以你就去找了第四位溫柔漂亮的夫人?”馬丁爺爺手中的馬鞭舉起來指著前方戰場,雖然他的語氣平淡,可也嚇了我一跳:“敵軍後隊開始收縮了。” “第三、第四近衛團脫離敵軍本隊,弓箭攻擊敵後隊!”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悄悄的控制著坐騎“滑”到他皮鞭控制范圍之外,這才接話: “怎麼?馬丁爺爺你也知道了,本來我沒那意思,可是菲謝特陛下陷害我……” “別往陛下身上拖--在你自以為做得天衣無縫的時候,我們這些老家伙就知道了。我見過她了,很聰明的一個小姐,長得也不賴。”察覺到我的小動作,馬丁爺爺呵呵一笑:“你母親很喜歡她,天天都叫這位迪爾.梅林小姐陪在自己身邊。” “能跟大家和睦相處就好啊!”我取下頭盔,不好意思的笑著。 “看看吧!”馬丁爺爺的馬鞭再次舉起:“敵軍前隊已經完了,本隊也快被沖垮,後隊根本沒有反攻的實力……” “是時候總攻了嗎?”我急切的問。 馬丁爺爺點點頭:“沒錯,叫你的魔法師支援我的步兵圍殲敵本隊,弓箭繼續攻擊敵後隊,不要讓他們沖過來作怪就好了。” 陣陣號角聲中,敵軍本隊上空開始閃爍起五顏六色的光芒,連環閃電、爆裂火球,這些最適合戰爭的魔法被大量釋放出來,攻擊的步兵身上被加持了魔法,在強有力的支援下打得敵軍鬼哭狼嚎。 試探幾次之後,前線指揮官一聲令下,全線發動的整個攻擊面像一個突然收緊的拳頭,把敵軍本隊捏得奇形怪狀…… 敵軍後隊急忙向本隊靠攏,但一路上受到連綿不斷的弓箭攻擊,以“舉步維艱”來形容並不過分。 “看不出來,你的近衛軍團戰斗力很不錯嘛!”馬丁爺爺的手指在馬鞍上輕輕敲擊幾下,然後對我說:“敵軍後隊就交給你了。” “好啊!”我對自己的參謀官說:“阻斷敵軍後隊與本隊,耗光他們,慢一點沒關系。” “是!” 號角聲變換著,我的兩個近衛團迅速插上,防守在敵軍後隊與本隊之間。 另五個近衛團不再與敵人接觸,而是在敵軍陣形外繞起了圈子。 天空中,密集的羽箭一波接著一波,排在陣列外面的敵人一層層的倒下,就像是被剝皮的大白菜…… “你這種密度的弓箭攻擊,消耗將會非常大。”馬丁爺爺提醒我:“這支敵軍是欠缺對付弓箭攻擊的經驗,一旦以後的敵人以重裝步兵或者特殊兵種強行突破,你怎麼辦?” “速度是我們最大的優勢,敵人接近之後我就跑,他們的兩條腿永遠跑不過四條腿,輕騎兵永遠不會跟敵人打消耗戰,弓箭才是我們最厲害的武器。”我回答:“消耗太大……這個問題真沒什麼好辦法解決,我也一直在傷腦筋,你看他們的弓箭射擊速度有多快,那可全是錢啊!” 一團團黑色的箭雨向著敵人飛掠而去,一個近衛團的一次齊射在帶給敵人巨大傷亡的同時,還會花去我將近三十到五十枚的金幣。 敵軍本隊在我們的聯合進攻下完全崩潰了,不少零散的士兵丟掉自己的武器,三五成群的跪在了地上,最後就連敵軍指揮部的軍旗也被士兵們奪下。 敵軍後隊倒還能抵抗,可他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報告長官。”跑來的傳令兵上氣不接下氣:“捉到敵軍指揮官!” 我向馬丁爺爺看去,老爺子先咳嗽一聲,慢吞吞的說:“連一次攻擊都抵禦不了的指揮官,我沒興趣見。” 我轉頭看著傳令兵,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當打掃完敵人的散兵游勇時,天邊已經掛上了片片紅霞,我跟著馬丁爺爺在戰場上溜躂,一邊巡視一邊聊天。 在戰場上游蕩的幾乎都是來自暗月的步兵,他們拿著小鐵鉗,正在拔除敵人尸體上的羽箭,雖然不少羽箭的箭杆已經折斷,但最值錢的箭頭總算回來了。 而我近衛團里的那些巫醫,他們正在全力搶救自方的傷員。 “戰場上的事誰也說不准啊!你裝備的武器是很不錯,但是要讓士兵們知道節省和愛惜才行。”馬丁爺爺緩緩的說:“另一支八萬人的敵軍,你准備怎麼對付?” “那是海爾特的任務了。”我呵呵一笑:“我的下一個目標是麗桑行省,我要完全掌握這個行省,這里將是與魯曼叛軍下次交戰的主戰場!” “你把戰場設在這里?”馬丁爺爺眉頭皺起:“有什麼好處?” “好處就多了。”我謙虛的回答:“從防守來說,這兒不是我的地盤,打爛了我也不心疼。又靠近暗月行省,物資補給線就會很短,而魯曼現在無論是要攻打暗月還是攻打黑暗,他都必須從我眼前經過,周圍是最適合騎兵作戰的地形……反正後面的兩個行省安全了。” “從進攻來看呢?” “只是一些小規模的偷襲。”我低聲說:“馬丁爺爺,你也認為我們現在可以進攻嗎?” “我們如果僅靠現在這幾個行省為基礎,這進攻無疑是非常危險的,除非你有把握在一月之內打到聖都。”馬丁爺爺歎了口氣:“可你能辦到嗎?” “這是不可能的,我仔細算過了,就算在一月內打到聖都,我方軍隊也已經消耗殆盡,”我無力的回答:“紅衣祭司不會放過我們,我們將無法抵抗其他帝國的侵略。” “所以啊!進攻的事要緩一緩,以保持自己的實力為主。”馬丁爺爺點著頭叮囑我:“今次的戰斗結束後,重點就已經轉移到陛下那里去了,如果陛下能爭取到更多行省的支援,我們收複帝國就指日可待。” “不是要舉行選妃舞會了嗎?以陛下的手段,俘獲幾十顆芳心不成問題啊!” “僅僅這樣還不夠。”馬丁爺爺把玩著手里的馬鞭:“我聽說你制造流言很有一套,為什麼不用用?” “你是說……” “放手去干吧!其他事有我們這些老家伙幫你看著。”馬丁爺爺哈哈一笑:“這次的傷員我帶回,我會盡快接管防守,把海爾特跟莫亞調過來。” “謝謝!” “就這樣吧!你起程去拿下麗桑城,我回暗月去。”馬丁爺爺掉轉馬頭:“你可以故意放過一支敵軍,然後追著他們的屁股去攻打麗桑城,那樣會簡單一些。” 果然是頭狡猾的老狐狸…… 不等清理完戰場,我就帶著部隊出發了,目標是另一支八萬人的敵軍--再不去的話,海爾特不會留下一個敵人給我。 我到達那里已經是兩天之後的事了,在第二軍團的指揮部里,海爾特一見我就咧著嘴笑。他笑得那麼暢快,以至于讓我有了不好的猜想。 “你……不會把敵人全殲了吧?” “啊?全殲,沒那麼快。”海爾特一楞:“因為老大你要我時刻注意其他方向的情況,所以我並沒用上什麼兵力,就讓一萬騎兵跟他們兜圈子。可是老大,這股敵人太脆弱了,才兩天的工夫我那一萬騎兵就擊潰了他們大約十二個團……” “等等……”我打斷了這個沾沾自喜的家伙的誇耀:“還有多少能跑能跳的敵人?” “大概四萬人吧!第一個照面我就端了他們的營地。”海爾特滿不在乎的說:“他們已經一天沒吃飯了……” “集合你的部隊,我們要將他們驅趕到楓葉城去。”我拍拍身上的灰塵:“讓他們去沖垮敵軍的防禦,順便制造些流言。” “沒問題老大。”海爾特大叫一聲:“傳令兵!” 這是我第一次以陣型進攻,小時候導師們就教過我,這種鶴翼陣型配騎兵有相當的殺傷力,可在我看來也不過如此…… 但當我這總數五萬的軍隊排著整齊的陣型,出現在連日來倍受海爾特折磨的敵軍視野里並緩緩靠近的時候,他們慌亂了。 先是震天響的驚呼,然後是士兵漫無目的的亂跑,原本樹立著的敵軍軍旗還莫名其妙的倒了一次。 “這就是我們的敵人嗎?”我看著前方那些散亂奔逃的小黑點對海爾特說:“照這樣看來,你這幾天也沒少給他們樂子玩。” “當然不會讓他們閑著,我辦事老大你就放心好了。” “你有跟敵軍聯系過嗎?” “沒有。”海爾特搖著頭說:“打仗又不是請吃飯,我聯系他干什麼?” “叫一隊游騎兵去跟敵軍指揮官見個面。”我淡淡的說:“有一件禮物要交給他。” “禮物,我看看成嗎?”海爾特探過頭來,臉上的正經神情絲毫不能掩飾他的好奇。 “嗯,雖然是禮物,可事實上我也沒看過。”我轉過頭去看著海爾特,微笑著說:“你確定你要看?” “我改變主意了。”看到我的微笑,海爾特猛的醒悟過來:“我不看!” 正在說笑,一隊游騎兵過來了,我讓岩石把一個木盒交給隊長。 “告訴敵軍的指揮官,就說那是我的命令。”我吩咐這個隊長:“除了暗月行省和黑暗行省的軍隊,在麗桑行省的地面上不得有任何軍隊的存在。如果還想活命的話,就脫下軍裝放下武器--給我滾!” “命令敵軍將領,脫下軍裝放下武器滾,一定轉達到。”這位小軍官大聲領命:“出發!” 一小隊游騎兵才區區十個人,只能勉強排列一個三角陣型,可他們就這樣威風凜凜的縱馬疾馳,穿過兩軍之間大片的空地,卷起一路黃塵奔向敵軍軍旗之所在! 我就是喜歡這種彪悍的士兵。 等了有一刻鍾的樣子,這小隊長又轉回來了。 “報告長官。”他說:“敵軍指揮官要你答應他三個請求!” “請求?”這一回換我發楞:“他有什麼請求。” “敵軍指揮官說需要五萬人份三天的口糧,還要一百輛馬車運送傷員,此外……”小隊長躊躇了一下:“他說回途辛苦,還要一點錢。” “要、還要錢?”一說到錢,我的心就開始亂跳:“禮物給他了嗎?” “給了,他看到那個人頭差點嚇暈過去。”說到敵軍指揮官的反應,這小隊長的臉上閃過一絲鄙視的神情:“但他堅持要五萬金幣才肯走。” 五萬金幣--我嘴里咒罵著,眼里有東西開始翻滾,大喊一聲:“海爾特,交給你了。” “知道了長官,我早就等著這一刻了!”海爾特唰的一聲抽出自己的雙手巨劍,拍馬而出:“進攻開始!” 魔法師開始往士兵身上加持魔法,傳令兵開始向各團營傳遞命令,弓箭手搭箭上弦……而我在很用力的嚼著一根草。 “長官。”岩石小心翼翼的說:“您別動氣。” “我呸!”吐掉嘴里的東西,我一一檢查著自己的武器:“我沒動氣!” “長官,那等一下開打你可別急著沖出去。”岩石勸說著我:“您是指揮官,可不是沖鋒的士兵。” “這句話誰教你的?”我橫了岩石一眼。 “是菲琳夫人。” “女人能明白打仗是怎麼回事嗎?”我皺著眉頭開導岩石:“她們只有在小事上才精明,怎麼能理解熱血沸騰的男兒呢?” 岩石還在眨著眼睛,前方的部隊已經開始沖鋒了。 “干……”我搶過身邊一名近衛的長弓:“敢跟我要錢,給我上啊!” 只稍微的一接觸,敵軍的陣型就散了,本來這些軍隊就是魯曼七拼八湊用來吸引我軍注意的,再加上是敗軍,根本沒什麼戰斗力,不過倒是給了我軍一次極好的鍛煉機會。 騎兵們嘗試著左右開弓,騎在馬上的魔法師極力調整著自己的詠唱節奏,翼人摸索如何在快速突擊中,將戰場情報及時傳遞--這一切,魯曼那蠢豬一定沒料到。 鋪天蓋地的弓箭射出去,巨大的魔法火球從空中飛掠過去,敵軍丟了軍旗,潮水般的向後逃竄……敵軍指揮官的腦袋一定是壞掉了,別說五萬金幣,他們連跟我要五個銅板的資格都沒有! 把一個箭袋里的二十五枝箭狠狠的射到敵人身體上,我才算出了胸中的一口惡氣。接著才能有心情布置追擊堵截,把敵人趕向麗桑城。 為了讓敵軍保持充足的體力,我下令每驅趕他們五十里就給一個鍾頭的時間讓他們喘口氣、喝點水什麼的,反正我只要他們人不人鬼不鬼的進麗桑城,嚇死那里的貴族跟守軍。 改編後的第二軍團一共有八個團的騎兵,海爾特就指揮著這兩萬騎兵輪番出擊,把兩倍于己的敵人殺得哭爹叫媽。 為了擺脫身後這個死神,敵軍士兵可以說是想盡了一切辦法,有藏進樹林里的,有鑽進灌木叢的,有倒在地上裝死的,甚至還有人在身體上裹滿稀泥……卻無一逃過被識破的命運。 在追擊開始的第一天晚上,我就命令海爾特要小心自己的腳步,不要把麗桑城圍得水泄不通,要留出空間讓守軍開溜,還把與麗桑城里潛伏人員的聯系方法告訴了他……然後就趴在我的行軍睡袋上睡覺了。 誰知道第二天醒來,海爾特已經帶領著前軍追出百里以外。 無奈之下,我也只得強打精神,一路緊追海爾特的腳步。 當我追上他時,也看到麗桑城里冒出的滾滾黑煙和殘破的城牆--這個混蛋,他只用一夜工夫就在步兵的配合下拿下了麗桑城! 這股步兵就是剛剛打下楓葉行省的步兵,我的參謀官卡羅斯只留一個團守衛楓葉城,帶著四個團一路飛奔而來,還居然趕上了攻城。 看到這兩個人嬉皮笑臉的站在一個巨大的城牆破口里迎接我,我的氣就往上沖。 “長官好!”海爾特把自己的胸膛挺得老高:“我們抓了幾個畫畫的,長官你要不要站在這里畫上一張做紀念?” “畫……畫個屁!”我指著城里的煙柱說:“還不去安排人手救火,你還想讓這火燒到什麼時候!” “老大你干嘛?”海爾特迷惑的問:“燒幾棟房子有什麼要緊?老大你打楓葉城的時候不是燒得很高興嗎?” “我靠!”我指著海爾特的鼻子說:“這里將會是我們的基地,燒壞的房子你去住!” “什麼?”海爾特轉身就跑,一路傳來喝罵聲:“救火,救火……你這雜種別點了!” “哎……”我解下頭盔:“真是傷腦筋啊!” 卡羅斯把一個水袋遞過來,我不滿意的埋怨他:“為什麼你不看著點海爾特?” “長官,你這可就錯怪我了。”卡羅斯把身體斜靠在城牆上說:“雖然有內線破壞了城牆和守軍防衛,可我們還是打了一夜,這不剛拿下來嗎。再說,你認為海爾特准將會聽我的話嗎?” 我只有苦笑著點頭,這倒是真的,除了我的命令海爾特是誰的話都聽不進去。 “走吧!找個地方休息一下。”騎了這麼多天的馬,我的屁股都麻木了:“順便商量點事。” “這里的總督府倒是完好的,長官你先去。”卡羅斯指著旁邊的幾個人說:“我把他們安排一下。” “什麼人?” “畫家。” “畫家?” “是的,長官。”卡羅斯回答我:“這幾個人是帝國皇家學院的美術導師。” “……”我用很真誠的目光看著我的參謀官。 “是這樣的長官。”卡羅斯輕咳一聲,壓低了聲音說:“因為麗桑行省風光非常秀麗,所以皇家學院美術分院就設在麗桑城里,這里有三位教畫畫的,一位教雕塑的,好像對長官有用的樣子,所以我就把他們留下了。” “有用,會有用的。”我慢慢走近這四個全身哆嗦的男士,哈哈大笑起來:“真是太有用了!” “那,把他們送回黑暗嗎?” “不,就留在這里。”我走下了城牆:“馬上就能用上!”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