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戰爭永遠都會是殘酷的,並且帶著突出的破壞特性--任何人走在麗桑行省首府的街道上,哪怕他是個弱智都能明白這一點。 魔法肆虐後的嫋嫋青煙還在天空舞動,街道上的破磚爛瓦,四下散落的殘破兵器,被噴濺到牆上的血跡……麗桑城里是一片狼籍。 “老大,那個叫天照的家伙還不錯,當我們到達的時侯,麗桑城的城防被他破壞得很嚴重。”眉飛色舞的海爾特一路上講著破城的經過:“再加上被我們追趕的那股敗軍正在進城,所以我們化裝的部隊占領了一處城門,攻擊比較順利,傷亡也小。” “敵人的守軍沒有被全殲吧?”我問了一句:“我關照過你的。” “老大你的話我當然記得。”海爾特拍著胸脯說:“我軍只是三面攻擊,故意留下一個方向讓他們逃命。” “大概跑了有多少?” “被我們驅趕的那股敵軍到這里還有大概三萬人,加上城里的,大概跑了有四萬人。” “四萬多人的話,很快就能讓對面人心惶惶,這樣我就放心了。”我吩咐海爾特說:“你現在做兩件事,第一就是派一支騎兵繼續驅趕他們,能趕多遠就趕多遠,要把他們分別趕去所有和麗桑行省接壤的行省。” “那第二呢?” “修好被你破壞的城牆。”我說:“下午把你手下的高級軍官帶過來開會。” 說完,我和卡羅斯走進了還算完整的總督府。 整個上午,我都和卡羅斯在一起,他坐在麗桑行省總督的書桌邊核對繳獲的物資,我就躺在一邊的躺椅上想著接下來的計劃。 一個又一個的計劃在腦子里成形,又一個個的被自己推翻--總的說來,這些作戰計劃是很具可行性的,但我們現有的後勤不能保證這些計劃的順利實施。 中午,我們終于吃上了自開戰以來第一頓熱飯。 等菲謝特一日一次的信箋到了之後,高級軍官的會議就在總督府的花園里舉行,除去卡羅斯和海爾特,還有五個聯隊級別的指揮官和後勤官。 因為戰事進行的比較順利,所以大家的神態都還輕松,有說有笑的圍坐下來。 “長官,人到齊了。” “好,有關于這幾天的戰斗,我來總結一下。”我站起來,眼光環視一圈:“自與敵軍開戰以來,我們的進展相當快。因為有隱蔽力量的幫助,我們以微不足道的代價幾乎同時奪取了杜楓行省跟麗桑行省全境,為下一步的戰略安排創造了條件。” “雖然各團營的配合上還有些小問題,但這不是主要的。”卡羅斯接過了話:“我們的戰報已經送往黑暗城了。” “今天把你們叫來,是要商量一下接下來的戰事安排,只有指揮官的作戰思想先統一,下面部隊的行動目的才會更加明確。”我示意大家發言:“你們怎麼看待接下來的戰局?” “長官,在大家發言之前我想先把軍力部署說一下。”在征得我的同意後,卡羅斯說:“在我們剛剛奪下的這兩個行省里,目前有我軍第一、第二兩個軍團共計七萬人。參謀部所屬部隊正在趕來,第三軍團只需要十天時間就能到達,但第三軍團主要是負責守衛這兩個行省,還要協助防守黑暗行省,所以算不上是攻擊力量。真正能靈活調動的只有第一、第二軍團跟參謀部所屬部隊,一共是九萬人。” “我們為什麼要將這里作為基地呢?”一個聯隊長說:“我軍氣勢高漲,應該一鼓作氣多打下幾個行省才好。” “是啊!”另一個聯隊長接著說:“魯曼新敗,其他的行省得不到他的增援,正是我們大舉進攻的好機會。” 我和卡羅斯對看一眼,微微一笑。 “是的,我軍的戰斗力和士氣都很好,而叛軍才剛剛被我們打敗,是一個趁勝追擊的好時機……”我點著頭說:“但這正好是魯曼這個狗雜碎希望我們做的。” “為什麼?”海爾特懷疑的問。 “如果我們只擁有黑暗行省和暗月行省,那我們能用全部十二萬軍隊去進攻;但現在我們有了四個行省,就只能用九萬人進攻;如果我們再多奪取幾個行省……我們哪還有部隊進攻?就防守這問題都夠我們傷腦筋了。”我掰著指頭算給他們聽:“奪取的地方越多,被拖去防守的部隊也就越多,防線一寬也不可能防得很完美。而魯曼呢?他現在是在聚集精銳力量,就等著我們把兵力一點點的分散下去,然後找准我們防守的漏洞長驅直入。” “但我們可以少布置一點兵力防守,集中優勢兵力在一個方面上攻擊敵軍。”有軍官發言:“以我軍的戰斗力而言,一路打到聖都並不成問題。” 這是很明顯的輕敵思想。 “以我們目前所遇到的敵軍來看,你的推斷有一定的道理。”卡羅斯說:“但你沒有注意到一點:我們所攻擊的全是叛軍的外圍,也就是說我們並沒有與叛軍的精銳部隊發生過接觸。這兩個行省雖然是由魯曼的心腹掌管,但魯曼根本就沒有重視過。” “怎麼會呢?”這位聯隊長不解的問:“軍事上可以不重視一城一地之得失,但魯曼是個政客,他必須正視失去兩個行省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如果是兩國之間,或者是兩個聯盟之間的戰爭,出于政治上的考慮確是要注重兩個行省的得失以穩定民心。”我摸著下巴,耐心的解釋給他們聽:“但我們與叛軍之間的關系卻不是這樣,叛軍的實力遠遠超過我們,對他們而言一城一地的丟失根本無關大局。只要能讓我們分散力量從而露出破綻,魯曼還會很高興的讓出更多的地方給我們。” “那我們怎麼辦?難道說不進攻了嗎?就算在這里繼續等下去,我們所擁有的部隊也不會增加啊!” “誰說不進攻的?”我嘿嘿一笑:“現在的等待並不是空等,我們會抓緊這段時間爭取另一個方面的主動。” “在准備好之後就進攻嗎?” “當然,但在進攻之前我們得注意兩件事。” “第一,我們得最大限度的瓦解叛軍聯盟。”我拿過放在一邊的地圖:“你們看,我們已經奪得了兩個行省,這就必定讓後幾個行省的總督貴族們惶惶不可終日,如果接下來的外交計劃能夠成功的話,我們就可以把他們爭取過來。” 海爾特皺著眉頭問:“那第二呢?” “戰爭物資缺乏。”我說:“以我軍目前的能力,也不是不能打去聖都,但是看到聖都城牆的時候,也就是大家餓死的時候。” “不會吧?”敢這樣放肆問話的只有海爾特。 “這威脅是存在的,我徹底清算了我們的物資,包括這次戰斗中繳獲的--情況實在不容樂觀。還不要說這一條運輸線要跨越好幾個行省。還記得我們在神魔大戰中打敵軍的運輸線嗎?以前我們怎麼打敵軍的後勤,今後敵軍就會怎麼打我們的後勤……” 卡羅斯證實著我的話:“如果沒有外來的物資支援,我們絕對撐不到打下聖都的那一天。” “這樣的話,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只有爭取這些行省總督的支援了,他們手上有大批的儲備,這樣才能保證物資的供應。” “陛下不是正在做嗎?”一個聯隊長不無擔心的說:“如果我們冒然插手的話,會不會給陛下的計劃帶來麻煩?再說和貴族們打交道也太…… 對不起老板,我所說的貴族不是在指你。” “陛下的外交計劃是戰略性質的,那涉及到整個帝國與神殿。”我這才收回盯著他的目光:“但是我們的計劃卻不一樣,我們這個戰術性質的外交只要搞定攻擊路線上的幾個行省就可以了。因為我們的攻擊鋒芒直接就指著他們,他們會有很大的壓力,只要我們的條件開得好一點,拉攏他們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就攻擊線上的幾個行省,這夠嗎?” “足夠了,我們又不是政客,只能做到讓戰斗不受阻礙的進行。”我解釋說:“就如同我所說的,叛軍看似強大的聯盟其實並不穩固。不管有誰在他們背後撐腰,現在都不可能為他們解決眼前的危機,除了叛軍中魯曼的幾個堅定支援者之外,其他總督都是在觀望,而我們近來的戰斗已經讓他們明白到跟我們對著干只有死路一條,他們會怎樣選擇呢?我們的硬性戰斗手段已經向他們展示過了,接下來就得展示軟性的政治手段,以便爭取更多的支援。” “那我們需要做些什麼?”軍官們面面相窺:“外交的話我們能幫上忙嗎?” “當然可以,我會出面邀請他們來這里談判,而你們就要讓他們親身感受到無比巨大的壓力--甚至是死亡的壓力!”狠狠一掌拍在前方的桌面上,巨大的疼痛提醒我這桌子是石頭做的:“給我提供物資兵員的總督就能繼續坐穩自己的位置,通過談判還不識相的,你們就給我假戲真做的滅了他!” “是!” “要連續不斷的騷擾他們,就當是練兵好了。”我轉頭對卡羅斯說:“我的參謀官,具體的實施步驟你今天就得做出來,打鐵可要趁熱。” “我明白。”卡羅斯點頭:“建議騷擾的軍隊今夜就出發。” “可以,但你們要掌握好分寸,還沒開始談,你們這些家伙可別把假仇人打成真仇人,明白了嗎?” “是的,長官!” “那就這樣吧!散了!” 我走進房間,卡羅斯跟在我後面進來。 “對于我的計劃。”我先給自己倒杯水,然後小聲問:“你這個參謀官有什麼好建議?” “長官你能抑制自己急切的心理,在打下兩個行省之後停下腳步這很好。”卡羅斯同樣輕聲的回答我:“叛軍那邊絕對想不到這一點。” “可是,情報上說叛軍的力量正在持續聚集,我們能在他們來犯之前做好這一切嗎?”我把配刀解下扔到一邊,坐到躺椅上:“時間不多,我心里可沒底。” 卡羅斯坐在另一邊,沉默著。 “坦白說,這場戰爭誰心里都沒底。”好一會,他才開口說話:“我們是這樣,魯曼又何嘗不是這樣--別忘了,他這段日子以來得到的全是壞消息。” “以軍隊戰斗力來說,是我們占優勢;說到數量,我們已經消滅了十來萬敵軍,可魯曼手力還有大把的人。”我不無擔憂的說:“看過聯絡處發回的情報了嗎?大量物資跟軍隊正在源源不斷的通過國境湧入聖都。” “呵呵,長官你不會承認自己膽怯了吧?” “膽怯?那是什麼東西?我沒怕過什麼,什麼樣的危險我都可以上,我已經看過太多血腥了。”我滿不在乎的說:“可我的士兵呢?我的一個決定就會導致他們大批受傷、殘廢、死亡……參謀官閣下,你認為士兵們會甘心的接受這一切嗎?” 卡羅斯一本正經的盯著我。 “說別人我不知道,我就說說自己吧!”卡羅斯隨手拿過一份公文擋住自己的臉:“老板,你想知道我對你一直以來的看法嗎?” “嗯,如果是很差的評價就不要說了。” “在我們曆史性的第一次見面之前,我還以為是跟著殿下,心想著多年的期盼總算是到頭了,滿腔的熱血都開始沸騰起來。”卡羅斯沒有理會我,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可一見面,原來是讓我跟著傳說中的‘流氓總督’,我心里那個悲涼啊!如果當時能哭的話我的眼淚一定是‘嘩嘩’的……” “噗……”剛被我喝進嘴里的水被噴了出來。 “緊接著,老板你就當著我的面殺人,幾十個腦袋瞬間就掉在地上。”卡羅斯的語調里已經沒有了戲謔:“又給我心里蒙上一層長官嗜殺的陰影。” “那時你的臉色有點蒼白,神情也慌亂,是裝出來的吧?”我回敬了他一句:“你心里一定罵我是混蛋……” “我沒有這樣說。”卡羅斯非常狡猾:“但我不能阻止你這樣想。” “接下來,就是一點一點的領教長官你的厲害……好嘛!連聯軍總軍需庫都敢搶,老板你還有什麼事不敢做?”卡羅斯放下手里的文件:“但老板你是否知道,士兵們喜歡你這樣的長官?在他們心里,你是整個大陸上最好的長官。” “有什麼用?”我淡淡的說:“這個最好的長官不也一樣有犯錯的時候。” “土城之戰……正是經過這一戰,士兵們對長官你的崇拜才真正的到了顛峰。” “是嗎?” “當然了,眼前的魯曼算得了什麼?不錯,他現在是有大量的軍隊,是有大量的物資。”卡羅斯看著我說:“可他沒有長官你的威望,也沒有這樣一支願意為長官效命的軍隊。我們先前的勝利足已震撼叛軍聯盟,也能影響魯曼對整個局勢的判斷。” “這樣說來……”我嘿嘿笑著:“你對這段戰時外交很樂觀?” “當然了,我不過就是擔心陛下的選妃舞會太早舉行,聽說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參加。”卡羅斯一副向往的神情:“其實,我的慢舞跳得很不錯。” “嘿嘿,卡羅斯還是個苦惱的光棍。”我翹著腳躺下,眼睛盯著天花板上精美的浮雕圖案:“魯曼啊……在我打到聖都之前,你可千萬不要死。” 接下來的幾天里,分成小股的騎兵部隊就沖進了與杜楓、麗桑兩個行省接壤的其他敵對行省。 部隊所到之處,敵境全被搞得雞犬不甯,今天騷擾這個鎮子,明天就沖到距離行省首府不遠處晃上一晃……這些地方的守備兵力本來就形同虛設,我的騎兵根本沒人阻擋。 因為是向這些地方的總督展示我軍的實力,所以我命令這些部隊一不殺人二不放火--不遇到抵抗的話。 我寫信給每一個鄰近行省的總督,為表示誠意,這些信箋全是我親筆寫就……這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艱巨的任務,以這樣的誠意,足夠打動他們那貪婪的心腸了吧? “還不夠,長官你應該再加上這樣一句。”就在我寫草稿的時候,老在我旁邊晃來晃去的卡羅斯湊過頭來說:“除了陛下的封賞之外,叛逆魯曼送給閣下的財物是屬于閣下之私人財產,不必上交。” “真的需要這樣寫嗎?”我苦惱的說:“那可是一大筆錢啊!” “以長官的睿智,打贏這一仗什麼東西都回來了,現在這些錢只不過是寄放在他們那里而已。” “哎,你怎麼可以這樣形容自己的長官,本少爺可是很純潔的!” “純潔跟長官有什麼聯系?哎呀--長官你看外面,今天的天氣好好!” 數日之後,莫亞帶著自己的第三軍團到了,並立即接手兩個行省的防務。第三軍團的防守能力在我所有的部隊中首屈一指,至此,四個行省的防務已經聯為一體,完全不需要我分心去管。 而總數九萬的進攻部隊全部出城駐紮,可以隨時出動,至于出動到哪里,可以出去多久,那得看我手上有多少作戰物資了。 “物資,物資,物資……”聽岩石講,我做夢時都在這樣喃喃自語。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